我就是賣豬肉的
小說推薦我就是賣豬肉的
停手?
听到这句话,贺鹏举下意识的紧握双拳,一脸的不甘心。可没过几秒钟,脸上就浮现出颓败之色,嘴唇哆嗦了几下却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但凡还有办法,他相信舅舅都不会说出这种话。
陶董事长看到了贺鹏举的细微变化,又是轻叹一声,“你也不要多想,一时的挫败并不算什么,只要你有想法,早晚会等到合适的机会。”
……
虽然还没有进入十月,但昼夜温差已经很明显。
酒精炉上面的小铜锅热气翻涌升腾咕嘟作响,锅内的大块红焖羊肉随着咕嘟轻轻颤动,看着就很诱人。
“之前九鼎商贸帮屠宰场卖白条,那时候大家都以为他们是为了囤货应对贺鹏举,谁能想到他们别有目的?其他方面暂且不说,最起码在策略手段方面,贺鹏举跟九鼎商贸的差距确实有点大啊。”
坐在钱德明对面男人声音中带着莫名的情绪,蒸汽挡住了他的表情变化。
西遊之武道儒僧
钱德明伸手把酒精炉的火力关小,国内的蒸汽瞬间变淡,钱德明端着酒杯冲着对面的男人示意一下,两人隔空碰杯一饮而尽。
夹起一块肥瘦相间的羊肉放在嘴里,随着咀嚼嘴角溢出一抹油,钱德明下意识的伸舌头舔了一下,这才开口说道:“老白,你是不是后悔了?”
老白夹菜的动作停滞一下,而后坦然点头道:“确实有点后悔,但后悔有用吗?”
荒野流星 呷咪
放下筷子,点燃一支烟,老白靠在椅背上,吞云吐雾的时候又是说道:“这都好几天过去了,贺鹏举一直没能拿下新的承包权,我估摸着难了。”
快遞驚魂
九鼎商贸帮屠宰场销售白条和金鹏商贸大肆拜访屠宰场的事情人人皆知,一边如火如荼热闹非凡,不管是屠宰场还是跟九鼎商贸合作的分包商都是皆大欢喜的样子。另外一边只有看着的份,少不了有人眼馋对方的利润。
羡慕的同时自然希望贺鹏举能够旗开得胜拿下更多的承包权,可事实让这些人大失所望,贺鹏举不但没能取得成果,反而气势越来越弱,到现在已经很少能听到金鹏商贸的声音了。
老白就是因为钱德明的劝说才脱离的九鼎商贸,接手的屠宰场在北湖,如果不是这两天回老家办事,两人也不可能坐在一起喝酒。
看钱德明不说话,老白突然感慨道:“老钱,我已经想好了,如果贺鹏举真的不行了,北湖那边的场子我会直接放弃。”
千年前的愛情神話
听到这句话,钱德明微蹙眉头,已经得罪九鼎商贸了,再放弃北湖的场子,接下来怎么办?
“你准备去哪?”
老白的表情有些淡然,“我算是看明白了,咱们跟他们这些做商贸公司的人比起来,差的不是一星半点。无论跟谁合作,充其量是人家手中的一个棋子工具。说难听点,有没有咱们都影响不到人家的生意。”
“与其低三下四的委曲求全,倒不如洒脱一些主动拉开距离,反正九鼎商贸也看不上那些小屠宰场,我准备找一家屠宰量差不多的小屠宰场玩,最起码过得自在一些。”
钱德明能感觉到老白不是说谎,当下急道:“可……”
刚开口便被老白摇头打断,“自己做虽然风险大一点,但想想前些年的日子,不都是这样熬过来的吗?更何况,如果贺鹏举真的失败了,你觉得九鼎商贸还能接收咱们吗?”
按灭烟头,老白端起酒杯示意钱德明,等钱德明举起酒杯,老白又是笑道:“老钱,我之前听你的退出了九鼎商贸,现在你也听我一次劝,我真觉得贺鹏举赢的机会很小很小,你最好早做打算。”
老白的话让钱德明略显尴尬,好在他没从老白的话音中听出埋怨,心里稍稍舒服一些。同时他也明白,如果事情真如老白说的那样,老白的选择无疑是最好的。
九鼎商贸应该不会倚强凌弱针对他们吧?
……
“收手?”
金顺先是反问一句,脸色急剧变冷,“那你告诉我,前期的投入怎么办?这可不是几百万的损失。”
虽然抢夺承包权的事情一直没有重大成果,但好歹也抢到了三十多家屠宰场的承包权,为了这些承包权,金鹏商贸可是付出了几千万的违约金。再加上给屠宰场支付的保证金,这么大的资金量压在这里,损失怎么计算?
“金总,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贺鹏举无奈叹道,“解决不了九鼎商贸设置的障碍,咱们就不可能打动屠宰场。再说了,咱们并不是放弃,只是暂停争抢承包权,已经拿下的屠宰场照常生产就行了。”
“还有,咱们这段时间一直都有出货产生利润,损失并不像你想象中的那么大。”
金顺冷笑一声,商业竞争向来都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之前是因为某些特殊原因给了九鼎商贸喘息的机会,虽然遇到了挫折,但合作双方的心思一直不曾动摇。只要有决心,金顺不介意暂时的得失。
金鹏商贸这边除了违约金,正常的账目确实有所盈余,反观九鼎商贸,不敢说他们赔钱卖货,最起码利润少之又少。
可现在不一样了!
之前都不能一举击败九鼎商贸,真若停下攻势,让他们彻底恢复元气,还拿什么跟九鼎商贸斗?更何况,贺鹏举此等做法就是畏惧不前,心态一旦产生变化,还能指望他干啥?
金顺明白贺鹏举的小心思,无非是担心自己撤资,先拿好听的稳住自己,至于以后会发展成什么样,估计他自己心里都没有数。
此时此刻,金顺比贺鹏举都不甘心,更多的确实恼火。
去年在云省时,王泉在他面前就是一只小蚂蚁,如果那个时候对王泉出手,可以很轻松抢走王泉拥有的一切。谁能想到仅仅一年的时间,对方就成长到了如此的高度,联合唐人都不能伤其根本!
他很明白,如果这次不能击败九鼎商贸,九鼎商贸就会真正站稳脚跟,以后再想对其出手,必须得慎重考虑了。
不知怎么的,金顺突然想到胡大海之前的劝说,眼神变得复杂。
沉思片刻之后,金顺缓缓开口:“贺总,如果你真要决定停手,那我选择退出,损失按照股权比例各自承担。”
金顺的声调不高,但威胁的意味却很浓,贺鹏举自然能听出金顺的不满。先是沉默片刻,随后干脆说道:“好。”
金顺不满,贺鹏举何尝满意了?
之前他就怀疑自己跟金顺合作是否是最正确的选择,事实证明金顺除了能够提供资金,其他的一点帮也帮不上。单凭自己掌握的资源根本斗不过九鼎商贸,与其这样憋屈,为什么不考虑更换一个扎根在猪肉制品行业中的合作伙伴呢?
……
“啥意思啊?我有点没听懂。”
王泉都躺在床上了,突然接到温涛打来的电话,只能拿着手机来到客厅接听电话,可温涛的话让他一头雾水。
电话里传来温涛粗喘气的声音,随后听他说道:“简单点说,我们老板想跟你谈合作,合作投建屠宰场。”
王泉瞬间愣住。
据他所知康源屠宰场的老板董自立是温涛的姐夫,虽然王泉没有跟他沟通交流过,但从一些事情上能看出,董自立是一个很有能量的人,最让王泉记忆犹新的就是董自立能在敏感时期拿到首府的检疫票通行证。
他怎么想着跟九鼎商贸合作投建屠宰场了?
仔细想了想,脑子里出现一种可能,会不会是九鼎商贸这几天显露出来的白条销售能力让董自立心动了?
有了猜想,王泉嘴角多出一抹笑容,“怎么个合作法呢?”
“啊?你不拒绝?”
拐個上仙:溺寵囂張萌徒
过了好几秒钟才传来温涛的声音,声音中的惊讶毫不掩饰。
温涛的反应让王泉疑惑,你主动给我打电话谈合作,为什么会是这种反应?
没等王泉想明白,又听到温涛略显激动的声音,“你要是不拒绝的话,我让我们老板亲自去洛河找你谈,咋样?”
温涛的前后反差让王泉多了一个心眼,稍稍迟疑之后回道:“不用那么麻烦,你问问你姐夫准备怎么合作,然后告诉我就行了。如果可以,我会给你答复,如果不行也能避免尴尬。”
“也行,你等我一会儿,我这就跟老板打电话。”
电话被温涛挂断,王泉也没返回卧室,走到阳台上点燃香烟,他有点好奇董自立会拿出什么样的合作条件。
似乎想到了什么,王泉在微信群里发起视频通话,很快其他几个人就出现在画面中。
李宏在屠宰场的办公室内,林东则是在酒店房间里躺着,张浩明面红耳赤明显是喝酒了,宋鹏飞面无表情的看着镜头,从画面中的环境中能看出,他此时还在外面,而且还能听到细微的声音。
王泉不着痕迹的撇了撇嘴,老宋肯定是在约会。
刚把温涛的电话内容说完,就听到李宏惊呼出声,“我说他今天怎么有心思跟我闲聊,还旁敲侧击的打听咱们白条销售有没有压力,原来是打这个主意。”
李宏电话勾起了另外几个人的好奇心,特别是张浩明趁着酒劲儿,强烈要求李宏把今天的事情详细说一遍。
等李宏说完,林东接过话题笑道:“他们肯定是看上咱们的白条销售渠道了。”
宋鹏飞一直没说话,始终绷着脸看着。
王泉看他这种表现脱口说道:“老宋,你要是不方便,就先挂了吧,你这样绷着脸我都替你难受。”
“噗嗤,呵呵呵……”
视频中突然出现笑声,仔细一听不是苗苗的声音是谁?
宋鹏飞被王泉揭穿,表情瞬间变得不自然,注意到其他三个人玩味的笑容,立刻挂断了视频,随后发来一句语音:“先问清楚对方打算怎么合作,等眼前的事情结束之后再考虑也不耽误。”
就在宋鹏飞的语音消息出现后没几秒钟,视频通话突然被来电打断,王泉顺势接通。
……
“叔,你说王泉是不是忘记之前说过的事情了?”
杨瑞接完今天的货,立刻驱车来到杨德军所在的市场,手里拎着路上买来的小菜。杨德军的伙计简单喝了一点就离开了,此时一楼店铺只剩下杨德军杨瑞叔侄俩。
杨德军听到这句话先是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杨瑞说的是什么事。顿时笑道:“着急了?”
杨瑞坦然点头,“九鼎商贸每天出售这么多白条,足以证明就算他们自己的屠宰场还没投入使用,依旧能调来大量的白条。”
王泉给儿子办喜宴的时候杨瑞当借机道歉,并且跟王泉表态以后不会再犯类似的错误,王泉也答应给他机会,只不过有一点要求,要离开金陵才能继续合作。
杨瑞本以为要等九鼎商贸的屠宰场投产之后才能开始,可看到现在的情况,他还是忍不住着急了,毕竟跟白条比起来,副产品确实有点不够看。
杨德军淡淡点了点头,现在市场并不算缺货,只要想接货肯定能从其他渠道接到货。杨瑞没有自作聪明足以看出他确实长记性了,这让杨德军倍感欣慰。
他不反对杨瑞自立门户赚钱,要不然也不能在杨瑞刚开始做生意的时候给予支持,而且他很希望杨瑞能独立成长,并且长久的把生意做下去。
经历了这些事情,他相信杨瑞心智会变得成熟起来,意志力也会更加坚定,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想好去哪了吗?”
“杭城。”
杨瑞似乎早有打算,杨德军话音刚落就给出了回答。
说到杭城,杨瑞的表情愉悦不少,声音也变得轻快起来,“我前两天问过郑胜利了,杭城那边的白条客户是郑胜利从三汇带过来的,并不是以九鼎商贸为主,空间还是有的,王泉应该能同意我过去。”
“杭城也行,离家不算很远,王喜明在那边路子还可以,多少能给你一些照顾,但前提条件是你不能跟他起冲突,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杨德军先是点头同意杨瑞的选择,随后又是严肃交代着。
“我知道的,我过去后只做白条,副产品绝对不搞。”
说着,杨瑞又是殷切看向杨德军,“叔,要不你跟王泉打个电话说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