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
很多年后,褚六响还能回忆起这一天。他忘不了这鬼地方的鬼天气,一会儿阴一会儿晴,一会儿飘着雪花一会儿又下雨,以及那一场海警队成军以来最荡气回肠的一战!
正如小早川所料,明朝舰队在进入坛之浦口前明显慢了一下来,似乎是对忽然收窄的海峡心存疑虑。
木葉之影流 紅葉知玄
这很正常,六七百米宽的海峡,别说展不开战列线,就连把三十多条船一字排开都不够。
门司城上,小早川目不转瞬的看着驻足不前的明朝船队,嘴角挂起一抹冷笑。
每当正午时,关门海峡的潮流必然转向,这是老天爷定的,菩萨也改变不了!
二次元之幻想系統 銀閃之風
当年源平合战时,源氏就是靠着突然改变的潮流,瞬间扭转了战局、反败为胜的……
说起来,当时源氏水军也跟明朝船队一样,都是从东往西攻的。但截然不同的是,源氏水军勇于接舷,渴望战船与战船的直接碰撞,不像这群可耻的明朝懦夫,就只会躲在远处开炮。
上午时,其实潮流方向是有利于小早川水军进攻的,但同样也有利于明朝船队放风筝。而且见事不好,明朝船队还随时可以逃跑。所以小早川不得不放弃有利于自己的时段,只求潮流将明朝人吸进坛之浦口中。
他相信,只要双方短兵相接,凭借人数和勇气的优势,胜利一定属于毛利家!
不敗劍神 斷劍
~~
明朝的战船确实在浦口外停了下来。
刺骨的东北风卷着雨点与雪花,拍打在将士们的身上和脸上,却凉不了他们的满腔热血!
各条船上的舰长、警务指导员、教导员,将所有警官警员都集中到了甲板上。
然后,就像王总队长和马委员那样,向手下弟兄们训话!
不少舰长的思绪,回到了那日的战前会议上……
王如龙用木棍重重指着墙上的关门海峡地形图。上头还清楚的标着不同时间的潮流方向!
“正午过后,潮流向西,是对我们有利的!”王如龙向他的舰长们咆哮道:“这一仗,我们要主动冲锋!”
“这一仗,我们要向日本人证明,我们大明皇家海警部队,不是只会在远处放风筝!”舰长们向他们的部下咆哮道:“我们的强大之处,在于不怕牺牲的勇气,在于奋勇杀敌的决心!在于横扫千军的战斗力!”
“我们要让小日本看清,不管是来远的还是近的,区区倭奴全都不是我们大明男儿的对手!”王如龙面红耳赤的继续训话道:“只有全方位的碾压敌人,彻底粉碎他们最后一丝侥幸,才能在他们心中彻底建立敬畏!此战之后,日本将再没有水师敢于挑战我们!”
“此时顺风顺水,我们还止步不前,只一味远程发炮的话,非但无法完成歼敌的目标,也会让小日本输的不服气。这次,我们要用他们最崇尚的方式击败他们,让他们日后见到我们的战船就手脚发软,望风而逃!”警务干部也激情澎湃的做着最后的动员。
“弟兄们,让我们向公子证明,我们无愧于他的信赖!”所有的声音汇聚成同一个振聋发聩的怒号:
“为集团奋勇向前,献出你们的心脏,满帆!冲锋吧!”
~~
是的,王如龙从一开始,就打算来个直捣黄龙,冲进峡湾去杀他个天昏地暗!
他和小早川隆景同时选中了关门海峡作为决战战场。后者看重的是这里地形险恶,明朝人被潮流吸进来就退不出去了,只能乖乖与他打接舷战。
但王如龙看到的却是,毛利家水军主力猬集于狭长的海峡内,兵力上的优势根本无从发挥。而己方的火力优势却可以发挥到极致!
只要恶龙有勇气冲进浦口来,就有密密麻麻的羊群任它饱餐!
勇气?浑身是胆的王如龙,怎么会缺少这玩意儿!他带出来的骄兵悍将,怎么会缺少这玩意儿?
就连平日里安全第一的赵公子,这种时刻都难得的勇敢了一把!
王如龙的计划很简单——既然海峡中无法摆战列线,那就横队变纵队,以旗舰101为先导,十条中型的乌尾船护卫旗舰左右。二十条艘大福船分两队紧随其后。让整个舰队变成一柄锋利的长剑,直刺敌人的心脏!
101舰可是称霸中国海的大杀器——万斛乌尾船!王如龙怎么能只当做摆设来用呢?而且也只有它能肩负起剑刃的作用。可以靠它坚固庞大的船身,把敌阵冲个七零八落!
战前,王如龙想请赵公子转移到货船上,留在大分湾里‘坐镇指挥’。
却遭到了赵公子的严词拒绝,海军淬火就在此战,他绝对不能缺席!
虽然这激活了王如龙取消作战的权限,但老王却被赵公子迸发出的勇气折服了,居然同意他留在了旗舰上……
其实主要还是老王打仗上瘾,他处心积虑造成的一场大决战,怎么能舍得放弃呢?
以妃為尊
“升起我的总司令旗!”赵昊一身戎装、手握七星剑,笔挺立在艉楼上,沉声吩咐海尔哥道:“让将士们知道,我与他们同在!”
“是!”海尔哥激动的沉声应下。
旗舰主桅上,很快便升起了一面白底金锚旗,在北风中猎猎舞动。
跟在后面的战舰,发出了震天的欢呼声,士气高到了极点!
那欢呼声甚至传到门司城上,让小早川不禁眉头紧锁,他被明朝人这突如其来的精神头儿搞蒙了。
但现在,木已成舟,什么都改变不了了,只能静看战况如何发展了……
~~
潮流果然在正午转向,明朝的舰队挂起了满帆,向着关门海峡深处进发!
在东北风和洋流的相送下,舰队的速度越来越快,转眼就过了狭窄的门司城,面前的海峡瞬间又开阔起来。
然而在那道浮桥与门司海岬之间的海面上,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战船。
毛利家、小早川家、来岛家的战旗下,足足五百艘战船严阵以待!
且在浮桥的另一侧,还有能岛家的三百条战船。一来防御大友舰队从海峡西面偷袭。二来,也是因为桥东面实在摆不开了……
不过大战即将展开,后续的人马不准再上桥,能岛水军守桥的任务业已完成。
毛利家的工匠正在桥两端待命,可视战局需要拆掉浮桥,让能岛水军加入战团……或者放小早川和来岛水军撤退。
这场载入史册的大决战,在雨夹雪中开始了。
最先发言的是织田市火箭!陆战队员们此战有守船重任,一旦接舷战开始了,哪还有闲情逸致放烟火?因此趁着舰队还没接敌,开始朝密密麻麻的敌船,疯狂释放织田市火箭!
而且这种火箭没有后坐力,不会影响到舰队冲锋的船速。
无数拖着红色尾焰的火箭,朝着日本水军直射而去。到处都是成片的敌船,根本不需要瞄准!
一支支火箭呼啸着射到各式各样的日本船上,被击中的如遭重锤,自己横飞出去不说,还把好几个人也带落水中。
那火箭落在船上,仍然喷着长长的火焰。而且火焰引燃了沾满油脂的外壳之后,就是丢到水里也依然会燃烧。
陆战队员完全不考虑下一场战斗了,就要一次射光所有的‘织田市’!
情惑
让人胆寒的嗖嗖声响彻整个海峡,无数火箭把阴沉沉的天空映成了诡异的紫红色,不知多少水军众被洞穿,许多战船燃烧起来,就连海面上也到处是火!
“兔子给给!”
“杀给给!”
“突击!”日本各水军的指挥官们,纷纷挥舞着小太刀,指挥战船潮水般涌上来!
这时候已经没有任何战术可言了。所有水军众只需要记住三件事——拦住敌人,包围敌人,消灭敌人!
然而那艘海上城堡般的黑色巨舰,在劈波斩浪间,撞毁了一艘又一艘拦路的关船,小早甚至无法靠近它,就被它卷起的巨浪掀翻了……
人皮信封 狼七
距离非但会产生美,也会让人严重误判。只有真正靠近了101舰,日本人才能真切体会到万斛乌尾船是个什么概念。
大,太大了!硬,太硬了!
市川经好的安宅船,因为是从坛之浦撤进来的,所以此时十分靠前。当那艘黑色巨舰撞翻撞碎了十几条关船小早后,便来到了他的安宅船面前!
他万万没料到,明朝人居然不退不避,选择蛮干。
似血殘陽
市川经好知道主公失算了。这下自己凶多吉少……
他想躲避,但到处都是船,根本就无处可退,只好硬着头皮撞了上去!
轰的一声巨响,在日本人眼里有如城堡般宏伟坚固的安宅船,居然被万斛乌尾船直接拦腰撞断,船身上的天守,整个飞了出去,砸翻了好几条日本船。
至于天守上的市川经好,估计是凶多吉少了……
不过安宅船毕竟块头摆在那,撞了这一下,101舰的速度明显减缓下来。
重生民國嬌妻
周遭的日本船见状一拥而上,想要包围这条‘地狱魔王的座舰’!
然而紧随其后的那十条中型乌尾船上来了,‘魔王的扈从们’直接撞碎了妄想靠近旗舰的敌船……
穿越大反派 四月廿四
跟在乌尾船后面的大福船队,可不敢这么刚猛。万一把自己的船撞漏了,那就哦豁了。见已经深入敌阵,舰长们纷纷下达了侧舷开火的命令!
二十条大福船的侧舷火炮同时轰鸣,三种火炮加大佛郎机将葡萄弹霰弹喷洒向潮水般涌上来敌船,只一次齐射,就让周遭明显空了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