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的師傅是魔王
小說推薦勇者的師傅是魔王
蜂巢,那是一个建立在高山的庞大建筑,猎人的总部,由生活在卡尔德里拉的十多个魔族部落联合打造,用来对抗来自世界之边的异魔。
云雾缭绕的山路,那是一条看不到尽头的阶梯,海利格回到了这里。在蜂巢训练的新人排着整齐的队伍,从山上小跑下来,训练从太阳出来就开始,一直持续到太阳下山,看着这些新人,海利格也会想起了那段艰苦的岁月。
他记得在这里训练的日子里,每一天他的身体都像是被一百个人锤过一样,每一块肉都疼得不得了,晚上睡在硬邦邦的床板上非常的痛苦,但更痛苦的是第二天依旧继续训练。
现在回想起来,他能够通过这恐怖的训练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并非每一个人都能顺利坚持下来,成为一名猎人,大多数都会在半途偷偷逃走。这些人回到自己的部族中,肯定会被当作懦夫,他们也的确是懦夫。
海利格没有驻足多久,他继续朝着山顶走去。
见到这位有名号的猎人回来,守在山门前的护卫自然不会拦着他,而猎人们也很乐意与这些德高望重的猎人攀谈。
但对方似乎有什么急事,没说几句就大步离去。
蜂巢只是名字,这里并不像蜜蜂的巢穴,而是正常的建筑,当然这里的建筑风格多种多样,两道城墙将建筑围起来,远处看去像是高山带上了银色项链一样。
超級仙帝重生都市 南瓜沒有頭
最外层是新人训练,还有军事防守的区域,中间是生活的区域,巨大的粮仓在山体里,即使被困在山里,这里的战士也能够依靠粮仓坚守半年。而最里面就是蜂巢的核心,所有与世界之边有关信息,全部会送到这里来,最厉害的魔法师、巫术师和咒术师在这里工作,他们有的研究对抗异魔的方法,有的用魔法传递信息。
而猎人一切活动和任务都在这里做出决定,包括对异魔的战略展开,大大小小的决策全部出自捕风楼,这里汇聚了许多德高望重的智者,他们通过猎人们收集的情报,制定计划,其中最高一层的决策,就是各族派出的长老代表所组成的四方会议。
海利格此次前来,就是来找这些长老代表。
“我要见长老。”
他抬头对拦在身前的守卫说道。
砰!
大门关闭的声音传来,海利格花费了一番功夫,终于来到了捕风楼的最顶层。
他第一次来到这里,也没想到这个房间如此空空如也,里面一片漆黑,且安静得吓人。
忽然,一条发光的鲤鱼出现在他面前,它以空气为水,绕着海利格的身体游了几圈。它那淡淡的光芒照在海利格的身上,这是魔法的光芒,他不会弄错。
随后像是对他失去了兴趣一样,突然就向远处游去,海利格抬头看着它,眼睛里也出现了一条发光的鲤鱼,很快,他看到了一只消瘦的手。
木葉之最強核遁 小雞愛啄米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光,亦或者是海利格的双眼习惯了黑暗,他看到了一个老人,他的脸上全是白毛,褶皱的皮肤一层一层地叠在一起,此时正闭着眼睛,坐在第二层的位置上。
“长老。”
海利格立马单膝跪了下来,魔族的等级分明,虽然猎人之间没有这么多麻烦的礼,但面对这些长老就不一样,他必须按照魔族的规矩。
对方一动不动地坐在上面,像是一尊雕像,但又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压迫感。
很快,这道诡异的光越来越明亮,它照在海利格的身上,只要他抬头一看,就能看到开透的屋顶,夜晚的时候,这里可看到星空。
但他不能抬起头,至少在得到长老的允许之前不能。
極品礦工
“谁来了?”
我的老公有點壞 ☆—′彼岸
“他是独角族。”
“来做什么?”
“不清楚,你自己问问他,为什么要敲响黎明之钟。”
“这是你的族人,该由独角鬼处理。”
几个声音宛如抓不着的虚影一样在房间中回荡,紧张的海利格皱起了眉头,额头上冒出了几颗汗珠。
“够了,安静各位长老们。”
那手握光鱼的老人一声令下,周围的声音马上消失得一干二净,房间又变得死寂。
“抬起头吧,你有什么事情,独角鬼族的猎人。”
海利格慢慢抬起头,透过那点光,他看到了其它的长老,其中还有一个他认识的老人,同样身为独角鬼族的玛札长老,她用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
最高层不是一般人能来的,而长老也很少聚集在一起,但是蜂巢有那么一个规矩,那就是在有突发情况的时候,任何人都可以敲响黎明之钟,听到钟声后所有人都得回到职位上,包括长老。
但如果没有任何原因,亦或者是因为一些不严重的事情而敲响警钟,责罚非常的严厉。
“长老,我有非常重要消息要告诉你们。”
雷神影 暴雷
坐在最中央的,就是蜂巢的最高位者,观星者秋钟。
“快说。”
“我们可没时间听你慢吞吞地说。”
长老的脾气各不一样,自然有不耐烦的。
“是!前些天我发现二层的魔窟第三营地被袭击,驻守的猎人无一幸存。”
“那件事情我们已经知道了。就在你发出信号的半小时里,而且我们已经派出了精锐去调查。”
“你就是为了这件事而来的吗?那只是在浪费我们的时间。”
一名长老已经开始用问罪的语气说话。
“不,我是说的确和此事有关,受袭击的营地……死者有被拷问折磨的痕迹,这是前所未有的事件,再加上我在扭曲之心观察到的现象分析,我认为已经出现了具有高等智力的异魔,并且开始计划地对我们进行反击。最坏的情况,或许它们已经出现了类似军队的组织。”
此话一出,长老们又议论了起来。
腹黑總裁:嬌妻乖乖入懷 流藍若尋
“荒谬!简直荒谬!”
倒追男神攻略:我為大叔狂 情迷日落
“畜生怎么可能会有纪律。”
“不过的确出现过比较狡猾的异魔。”
血塔羅:黑道風流學生
“可是证据呢?总不能因为一个被袭击的营地而妄自定论吧。”
忽然,他们又安静了下来,并一同看向海利格。
“证据……我……我遇到了一个,能够用语言交流的异魔……”
海利格犹豫着说出了一段让长老们诧异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