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系遊戲
小說推薦生活系遊戲
“各位观众朋友们,现在可以看到泰丰楼的吴敏琪选手突然走向食材区看样子是要挑选食材,让我们看看她拿了些什么。首先她拿了几个橙子可能,她现在正在走向水产区,正在挑鱼,好的,大家可以看到吴敏琪选手挑选了三条新鲜活鱼。鸡蛋,她又走向蔬菜区……”
“奇怪,是泰丰楼的菜品出现什么问题吗?为什么吴敏琪选手突然一下挑选了这么多菜品?刚才摄影老师把镜头给到江枫,从江枫选手的表情上来看泰丰楼的菜品应该没有出现什么问题,他很平静。好的,他看向了吴敏琪选手并冲她点头,显然是对其挑选菜品的认可,可能是泰丰楼的全新战术。值得一提的是江枫选手和吴敏琪选手是一对情侣,情侣档上阵显然比其他厨师更加有默契。”
从吴敏琪挑选菜品开始,新换上来的解说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嘴巴一刻不停地盯着泰丰楼的几位选手说,完全无视正在奋力搅拌面糊的罗兰。
吴敏琪把食材拿回来后和孙继凯一起制作鱼丸,江枫则选择先把新鲜时蔬炒了解解馋。
“泰丰楼的最新战术果然令人费解,江枫选手突然放弃他一直精心照料的高汤转而去烹饪蔬菜,莫非这盘蔬菜要加到高汤里。这倒是新鲜的烹饪方式,闻所未闻,好的,大家可以看到现在江枫选手正在烹饪的这盘清菜已经出锅,让我们看看他会怎么处理这盘青菜。”
修羅君子 無措倉惶
“他尝了一口,可能是想试试味道。他又加了一筷子青菜但是没有吃,他正在向吴敏琪选手走去,他……他把青菜喂给吴敏琪选手了?!”
“他自己开始吃了?!”
“他又喂了吴敏琪选手一口?!”
不光解说懵了,所有现场观众和现场观众都懵了。
泰丰楼的选手在比赛中途比着比着突然开始吃饭不算什么新闻,大家又不是没有见过。但比赛比到一半突然开始撒起狗粮就有点过分了,你吃饭就吃饭,喂大伙做什么。
解说毕竟是专业解说,他很快就当做刚才那些话都不是他说的一样继续开始解说起场上各个选手的动态,但他并不知道这盘炒青菜只是一个开始。
江枫又炒了一份鱼香茄子。
炒了一大盘面。
四份凤凰蛋。
至于为什么是四份凤凰蛋,江枫非常贴心的给前三排的亲友团做了三份,一排一份,每人正好可以分到一颗。
全场观众沸腾了,韩贵山流泪了。
后面的观众以为凤凰蛋是每个人都有的,所有人都伸长脖子翘首以盼,等着江枫做下一批,结果江枫什么都没做,回去看顾高汤了。
高汤快好了。
江氏参羹也要开始制作。
離地獄最近的人 夏漢誌
无比漫长的两个小时。
漫长这两个字是相对于现场的观众而言,他们原以为又到了喜闻乐见的吃饭环节,没想到不光饭没得吃台上的厨艺制作过程也不精彩,所有厨师都在围着砂锅转,阿诺厨师还在搅拌浓汤。
比赛还剩5个小时。
属于最无聊,最没有看点,最劝退,同时也是最让人昏昏欲睡的中部阶段。
却也是江枫原计划中炫技的阶段。
这个时间段,江氏参羹在灶台上小火慢炖,不需要他看顾,海参鲍鱼汤也终于进入最后收尾的几个小时,不需要孙茂才一直在边上守着时不时再加些新食材进去。
吴敏琪和孙继凯就更不用说了,什么都不用干只需要在旁边坐着看就行。
每个人都很闲,每个人都有充裕的时间不务正业,干点比赛之外的事情。
比如说做点能让全场观众振奋,同时也具有一定观赏性的拿手菜。
“琪琪你帮我去拿点食材,老孙,我记得食材区有乳鸽,你去弄五只乳鸽整鸽脱骨。”江枫决定开始不务正业了。
“你要做八宝栗香鸽,现在?”孙继凯不知道江枫的计划,乍一听他要在这种情况下做八宝栗香鸽,吃惊到一时忘记表情管理。
“闲着也是闲着,粥那边的五口灶就交给你了,反正前面的步骤老孙你都熟,最后勾芡由我负责就行。”江枫笑道。
孙继凯算是听明白了,江枫要做八宝栗香鸽,但他不只要做八宝栗香鸽。
“你该不会还想再做点别的什么吧?”孙继凯现在只担心江枫做别的做high了,玩脱了,把江氏参羹砸在手里。
“我还想再做6份拔丝山药。”
孙继凯松了一口气,这个简单,不费工夫,很快就能出锅。
“5份菜包鸡。”
孙继凯点头,这个也简单,不怎么费工夫。
“三份沙福罗鸡。”
孙继凯:???
还没等孙继凯说话,江枫接着往下说。
“两份糯米藕,6份红烧肉,5份剁椒鱼头,10份清蒸青鳝,6份蕴鸡,5份两色大虾,3份鸽吞燕,如果还有时间的话再看情况要不要做其他的菜。”
“对了,乳鸽再帮我挑三只,一起处理了。”
孙继凯:??????
孙继凯觉得他现在不是脸上写满了问号,他自己就是一个小问号,有非常多的问题。
他觉得江枫八成是疯了。
图什么?至于吗?比赛呢?尊重点行不行?!
虽然孙继凯觉得江枫八成是疯了,但看在他现在已经是名厨录第六,排名比孙茂才还要前的份上,孙继凯选择了沉默,和吴敏琪一起走向食材区挑乳鸽。
“我觉得你应该劝劝江枫,就算他现在胸有成竹,也不能……做这么多菜吧。”孙继凯觉得他还是该说几句。
距离比赛结束还剩5个小时,一般情况下,晚间营业从食材准备开始到结束也就5个小时,做这些菜绝对是绰绰有余。
但不代表在一个严肃的美食比赛决赛现场做这些菜是合理的。
简直是太不合理了,太嚣张了,太膨胀了,比阿诺厨师先前所有综艺节目的表现加在一起都要嚣张!
“我相信枫枫。”吴敏琪道,走向蔬菜区给江枫挑选他刚刚报的菜名所需的蔬菜。
孙继凯只能认命去挑乳鸽。
hp之鉑金誘惑
“你真的要做那么多菜?”孙茂才倒没有反对的意思,从昨天的最后一次模拟他就看出来江枫12个小时做江氏参羹和金玉白菜绝对是绰绰有余,他只是觉得没有必要。
如果是阿诺的厨师做这么炫技的事情他可能不会感到惊讶,但江枫平时的表现给他的印象,让他觉得江枫不是这种会选择在这种场合炫耀自己厨艺的人。
“偶尔总想做一些出格的事情。”江枫笑道,“尤其是在这种重要的场合。”
要知道,在上一个类似这种情况的场合,他可是拿起话筒当众喊出吴敏琪我喜欢你呢。
虽然是被当时的几位评委逼的。
等等,评委。
江枫看向评委席,果不其然,4位评委撑着头,百无聊赖地盯着台上。许成最先发现江枫在看他们,和江枫四目相对,眼神中充满着委屈和饿。
刚才分饭的时候工作人员没给评委,只是在午饭时间段给评委一人发了一盒盒饭。可节目组准备了十几块钱一份的盒饭,哪能和泰丰楼出品的粥和顶层餐厅出品的蒜香面包比,4位评委吃盒饭的时候那叫一个不情不愿没滋没味,都没吃几口。
比赛进行到这个时候,他们4人皆是弱小,可怜,无助,饿,还想吃。
天知道许成看见江枫让工作人员把凤凰蛋端去亲友席分发给大家的时候,有多想伸手拦住工作人员让自己先尝一口。
他真的很想吃东西,连江枫先前炒的面都想吃。
江枫给了许成一个懂的眼神,表示下一份菜一定有你的一口,再次确认了一下江氏参羹没有问题可以很长时间不去关注它,便成食材区走去挑主要食材。
有些食材可以让吴敏琪和孙继凯帮他处理,有些食材最好还是自己处理。
泰丰楼三人皆奔赴食材区,并没有引起解说的注意。
这个解说觉得他已经看透泰丰楼这群厨师了,全部都是虚晃一枪,现在去食材区找菜肯定是刚才那顿没吃饱所以又想弄点什么做来自己吃,他才不上当呢。
很快解说就发现自己错了。
有孙继凯,吴敏琪和孙茂才三人,同时帮江枫处理食材打下手,江枫的出菜速度非常快。
第1批是6份拔丝山药。
用油底沉糖的方法做6份拔丝山药,一锅接一锅不停,不光速度快,效率高,同时也非常炫技。
换句话来说,就是极其具有观赏性。
哪怕现场观众全是外行看不懂,也能看出来这个技法很酷,和一般做拔丝菜的方法完全不一样。
尤其当着6盘拔丝山药有1盘被端上评委席,剩下5盘端向观众席,由最后一排从后往前发的时候,全场观众几乎沸腾,甚至有不少观众激动的站起来疯狂吸气,甚至还有人情不自禁的发出小声欢呼。
就差鼓掌了。
前排所有观众的目光基本上都在跟随工作人员手上端着的热气腾腾的拔丝山药,齐刷刷的向后看,伸长脖子,仿佛舞台在后面。
第1个接过拔丝山药最后一排的观众几乎喜极而泣,他没想到自己做了一个这么差劲的位置,居然有机会吃到第一口新鲜出炉的热乎的拔丝山药。
太感动了,如果不是这个比赛现场观众只是摆设没有办法投票的话,他一定会给江枫随手投满票。
这位幸运观众站了起来。
用中午吃盒饭剩下还没扔的一次性筷子,激动的心颤抖的手,颤颤巍巍的夹起一块滚烫的拔丝山药,奋力往外一拉。
长长的糖丝,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晶莹剔透,闪闪发光。
最闪耀的要素,他筷子上夹着的那一小块,还在冒着热气的淡黄色的山药。
这一刻,这块山药是全场的焦点,摄像老师甚至还给了它一个特写。
工作人员正要把凉水给这位幸运观众,这位观众就迫不及待的将滚烫的山药塞进口里,被烫得差点从座位前弹出去。尽管如此,他依旧非常倔强的将其嚼碎咽下,露出痛苦且幸福的表情。
在所有人包括他前面手上正端着一盘拔丝山药的2号幸运观众的注视下,这位最后一排的幸运观众发出深情并茂且超大声的感叹:“好吃!”
“太好吃了!”
“就是有点烫。”
“为什么不从第1排发菜啊!”眼巴巴的朝后看,其实连菜都看不太清的江建康发出渴望的声音。
甚至不用工作人员提醒,这位幸运观众就迅速将手中的拔丝山药递交给身边人。
全场这么多观众,他能吃到一块已经是顶顶幸运的事了,可不能贪得无厌。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所有正在回头的观众其其转回来,聚精会神写充满渴望的盯着台上。
江枫还在做菜。
他不光在做菜,还做得很快。
每出一道菜就去看一眼江氏参羹有没有问题,却任没有问题后才返回旁边的灶前继续做菜。
菜包鸡,糯米藕,红烧肉,剁椒鱼头,清蒸青鳝……
江枫按照他先前说的顺序一道一道菜往下做,速度快到令人瞠目。
质量也高得令人瞠目。
工作人员则按照从后往前的顺序,从最后一排开始发菜,观众们都非常有默契,每道菜吃一口,吃完就传给旁边人,一道一道菜传下去。
解说员傻了,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甚至忘记解说只记得吞口水。
线上观众能看到的只有画面,他在现场不光能看到画面,还能闻到味道。
线上观看直播的观众也傻了。
大洋彼岸一觉醒来看电视正好看到比赛直播观众更是已经傻到呆滞。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美食比赛,一个完全不像美食比赛的美食比赛,却意外的好看。
超级好看!
不光做菜好看,太好看,就连看那些现场观众吃菜都好看,不光觉得好看,甚至还觉得好饿。
濟世神針
不少观众一边看一边流口水,下意识的点开外卖APP,发现该死的外卖APP能够点的外卖居然只有红烧肉和剁椒鱼头,剁椒鱼头还死贵死贵的。
再贵也要点,再穷不能穷伙食,再苦不能苦舌头。
鸽吞燕是最后一批出锅的。
因为燕窝需要一定的时间泡发的缘故,鸽吞燕出锅的时间比八宝栗香鸽要晚很多,在距离比赛结束只有40多分钟的时候出锅。
只有三份。
江枫没有时间去做别的菜了。
这是他最后一批不务正业的菜。
隔壁阿诺厨师那边的两道菜基本上都快成型,一道用他精心烹饪了十个小时的浓汤做出来的炖菜,一道看不出是什么的原材料居然是浓汤那些已经被炖碎炖化的料制作的菜。
一汤两吃,还蛮少见的。
最后的三份鸽吞燕,江枫没有像先前的菜品那样分发到观众席,两份让工作人员送到评委席,一份留下来给吴敏琪吃。
“琪琪,我记得你好像还没吃过我做的鸽吞燕吧,尝尝吧。”江枫把鸽吞燕递给吴敏琪,回头看了一眼大屏幕上的时间,发现是时候去好生盯着江氏参羹免得错过收汁勾芡的最佳时机。
“孙师傅,孙继凯你们要不要吃?”吴敏琪扭头问二人。
两人纷纷摇头,表示他们对狗粮味的鸽吞燕不感兴趣。
吴敏琪只能一人独享这份奢华的鸽吞燕。
“看看,小枫这孩子多贴心,最后一道菜还不忘让咱家琪琪吃。”吴妈妈笑得合不拢嘴。
“哼。”吴翰学底气不足的冷哼一声,“净搞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刚才那八宝栗香鸽不好吃?”吴妈妈给了吴翰学一记眼刀。
吴翰学顿时静声。
前三排的亲友席虽然没能吃到S+级的拔丝山药,但他们吃到了这一批菜中理论上最为贵重的八宝栗香鸽。虽然每人只有一口,但相较于需要提前几天预订还不一定能预定到的购买难度,这一口已经很赚了。
足以让不少对江枫不够了解的人对其大加赞赏。
比如卢先生。
比如季夏婆婆。
卢先生来看这场比赛完全是一时兴起,前半段无聊的几个小时里甚至还有些后悔,但这后半段的一口八宝栗香鸽却让他感到无比庆幸,甚至还有一些隐隐的不知从何而来的自豪。
时至今日,他才算有些理解为何爷爷会把拥有泰丰楼的那段时日视为一生的辉煌。
“泰丰楼,果然是了不得啊。”卢先生衷心地感叹。
“是啊。”卢晟作为永和居的老板无比赞同的点头,“真的是相当了不得。”
季雪,季夏和婆婆坐在第3排视线最好的中间位置,季夏和季雪这些天给她们婆婆讲过不少江枫身上值得吹嘘的事情,只不过他们这些天的讲述,都比不上今天的几口菜来的真实,震撼,有说服力。
“夏夏,你师傅真的是一个很优秀的人呐。”季夏婆婆看着台上的江枫感叹道。
季夏疯狂点头表示赞同:“师傅超厉害的,做什么菜都好吃!”
“所以夏夏也要变得优秀才能配得上你师父呀。”季夏婆婆笑着摸了摸一时有些茫然的季夏的头。
另一边,吴敏琪正在品尝鸽吞燕。
虽然在比赛即将结束,大家都在做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收尾工作,自己优哉游哉的吃东西有些不太好。但美食当前,食材又这么名贵,最重要的是鸽吞燕是男朋友的一片心意,不吃实在是浪费,吴敏琪只能这样不合时宜的继续吃下去。
吃着吃着,吴敏琪突然走神了。
她突然想起了一些非常模糊不清的记忆。
想起了很小的时候,小到走路的时候还得牵着妈妈的手,小到那时候她还扎着两个高高短短的羊角辫,小到那似乎是她最早的有关于妈妈带她去外边吃东西的记忆。
那是早已模糊不清,甚至几乎被遗忘,之前却在拼命寻找的记忆。
吴敏琪仿佛听到了记忆中妈妈的声音。
“琪琪,这个是红油抄手是妈妈吃的,你还太小了,这个很辣的,你只能吃一个哟。”
记忆渐渐淡去,味道却逐渐清晰。
她终于知道,她寻找的那个味道是什么。
简单,普通,平凡,让她第1次体会辣并且爱上辣的独一无二的味道。
吴敏琪看向观众席,吴妈妈和吴翰学也正在看她。
吴妈妈温和的冲吴敏琪笑着,吴翰学也非常难得的对吴敏琪露出了一个鼓励且肯定的笑容。
吴敏琪回以一个灿烂且高兴地笑。
“琪琪好像很高兴。”吴妈妈举起手机拍下了吴敏琪的这个笑。
“嗯。”吴翰学笑着点头。
吴敏琪吃完了鸽吞燕。
比赛时间还剩下20分钟。
江枫开始给江氏参羹勾芡。
他很清楚,这才是这道菜对于他而言最关键最重要的一步,先前的十几个小时为的就是这一刻,芡汁淋下去赋予这道菜真正灵魂的一刻。
他成功过很多次。
但他还是有些紧张。
起手。
勾芡。
菜成。
【江氏参羹 S+级】
江枫长舒了一口气,不由得向隔壁厨艺台看去。
阿诺厨师的进度几乎和他一模一样,炖菜已经进入最后环节。阿诺厨师花了近11个小时的时间制作出了一锅近乎纯肉的浓汤,这份浓汤所搭配的炖菜却是纯素的。
土豆,胡萝卜,大白菜等一系列随处可见平平无奇的炖菜会用到的蔬菜,令人摸不着头脑。
阿诺厨师的第2道菜和江枫的金玉白菜一样神秘,在其他人看来江枫的第二道菜目前只有一锅还在灶上温着的汤,不等江枫动手他们肯定猜不出来江枫要做的是一份炒白菜。
阿诺厨师的第2份菜目前所呈现的只不过是滤汤后剩下的汤渣,完全看不出来这些汤渣能做什么,比灶上的炖菜更让人摸不着头脑。
阿诺厨师先动了。
他把汤渣放进锅内爆炒,大火爆炒,不停的颠勺,翻滚。
江枫也动了。
他开始炒白菜。
一场拖拖拉拉的厨艺比赛,到最后几分钟突然变得精彩纷呈。
没有人知道他们要做什么,观众席上唯一两个知道江枫要做什么的老人家已经呆了,他们知道江枫要做什么,却又不敢相信江枫要做这个。
江枫开始浇汤。
阿诺厨师开始撒香料。
江枫开始抹猪油。
阿诺厨师开始收汁。
菜成。
时间到,比赛结束。
突如其来的,不知道哪个观众先鼓起了掌,所有人像突然惊醒了一样,全场爆发起无比热烈的掌声。
还夹杂着王浩浑水摸鱼般的欢呼。
“枫哥牛逼!”
四道菜被端上了评委席。
完全不同的四道菜,却又有些相同的四道菜。
评委席上时常被忽略的四位评委,终于成为全场的焦点。
大家开始尝菜,每个人表情都很严肃,可能是故意的,目的就是不让大家察觉出他们的真实意图。每道菜都只尝两口,浅尝辄止,尝完后,也只是点点头,漱口然后尝下一道菜。
4位评委的表情弄得大家都很紧张。
尤其是到了该打分的时候却没有一个人动笔,弄得大家更紧张了。
评委似乎很为难。
观众显得很着急。
反倒是两位参赛的主角,江枫和阿诺厨师显得很淡定。
江枫觉得自己肯定赢,阿诺厨师也一样。
4位评委还在犹豫,两位咖位比较小的来自大洋彼岸的评委已经开始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彭长平和许成了。
这两位也在互相看对方,很显然都希望对方来做这个决定。
所有人都在犹豫,犹豫到节目组的工作人员都有些着急,开始打手势催促评委赶快给出一个结果,再拖的话美国那边的电视直播的时间就要到了。
虽然现在的收视率还不错,但时间真的不够。
突然,阿诺厨师举起了手。
工作人员通过耳麦叮嘱了他几句,把他的麦打开,让全场观众都能听见他说话的声音。
阿诺厨师说的是中文。
“我想尝一下江枫的菜。”
4位评委皆是一愣,还是彭长平最先反应过来,点头,示意阿诺厨师可以走到评委席前尝菜。
摄像老师迅速把镜头切换到阿诺厨师。
阿诺厨师走到评委席前,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一双全新的筷子,把勺放在空餐盘里,将筷子伸向金玉白菜。
一口。
两口。
阿诺厨师舀了一勺江氏参羹。
一口。
两口。
和4位评委一样,阿诺厨师每道菜都吃了两口。
然后他又把自己的两道菜每道菜吃了两口。
陷入沉默。
阿诺厨师的沉默让场上的江枫都有些困惑了,难道两个人菜的质量有这么接近,接近到都没有人能评出一个胜负吗?
沉默了差不多一分钟,阿诺厨师终于开口:“I lost,you win.”
全场哗然。
此时此刻,大洋彼岸电视机前不知道有多少阿诺厨师的铁杆粉丝捂着嘴,抱着头大喊Oh,my god!
“菜很难分出胜负,但是我输了。”
阿诺厨师看向江枫:“你比我年轻,做出的菜却和我不分伯仲,我输了。”
金主的橫刀奪愛:搶來的新娘 葉非夜
掌声如潮水般响起,一阵接一阵,持续了差不多40秒才渐渐停歇。
这些掌声既是恭喜江枫赢得这场比赛的胜利,同时也是送给阿诺厨师输的洒脱。
虽然这场堪称世纪对决的比赛的结果不是由评委来宣布的,但是对手心服口服的认输,似乎比4位德高望重的评委来断定更具有说服力。
节目组准备了一个非常好看,且精致的冠军奖杯闪闪发光。
泰丰楼赢了,江枫赢了。
彭长平捧着奖杯走到舞台中央,走到泰丰楼4人面前,走到江枫面前。
吴敏琪,孙继凯和孙茂才皆非常有默契的微微后退一步,把这个荣耀的时刻留给江枫。
彭长平递出奖杯。
江枫接过。
一递一接。
一老一少。
新旧交替。
仿佛一个时代的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