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某不科學的機械師 起點-第三百九十五章相愛相殺,崩壞以及實驗終止鑒賞


某不科學的機械師
小說推薦某不科學的機械師某不科学的机械师
(下班晚了……还剩一点,大概要一点多)
“果然还是在城市里生活比较有人的味道……”伊安一行人在商业街溜达着。
“潘多拉Ⅲ上不是有商业都市吗?从人文角度上来看,这种商业街是最没有人味的地方之一了吧?”美里抄着手四处打量着环境。
“但是那边的人大多都认识我这张脸不是?而且啊……那几个商业都市里的贸易对我来说果然还是有点太朋克了……”伊安表情一垮。“承接歼星舰抛光/打蜡、拆洗私人宇宙舰发动机、清洗航母油槽、高空作业擦洗卫星表面积尘、穿梭机喷漆保养、人工星球设计,海洋环境保养及维护,南极冰川修复、星球形状改造业务,批发战斗机、轰炸机、MS,量大从优……”
“然后嘞?”
“这当年只是段子啊……现在在那个城市里竟然是日常……反倒是美食和购物比例低到不能再低,按理说这两个才是商业街的精髓吧?”
“没办法啊,来的人太少了。这种传统民间商业自然发展不起来。
我们内部的成员大多有自己的母星,大部分休闲行为都在自己母星上就能完成。
需要集结的话上船开着跨世界引擎用不了多久也就到总部了。
如果想要体验别的文明的风土人情是来潘多拉星系这种后来商人建造的全是商业气息的假风土人情好,还是花稍微高一点的船票钱去人家的母星看看好?”
“你说的也是……”
“所以潘多拉Ⅲ商业星变成国家级交易集散地以及雇佣军的集散地我一点都不奇怪。”
“砰!”远处传来枪响。
“……(人群刺耳的尖叫声)”
“……啊,又是枪击案啊…”美里特淡定的看着远处出现骚动的地方。
“…枪击案啊!很常见吗?”
超棒的都市言情 某不科學的機械師討論-第三百九十五章相愛相殺,崩壞以及實驗終止閲讀
“这里是纽约。”美里奇怪的看着伊安。
“……好吧。那么我们要去帮忙不?”
“不用。”
没一会,一个穿着白色底色粉红色和黑色蜘蛛纹路兜帽紧身衣的妹子从天而降,而地面上,一个穿着低识别度紧身战斗服,骑着重型摩托背着中间画着五角星盾牌的,屁股非常翘的男人也赶到了。
两个人一拳一个嘤嘤怪的把十几个银行劫匪打翻在地,用蜘蛛丝捆住之后,两个人相继离开。
在两个人离开五六分钟后,NYPD才姗姗来迟,几十号NYPD带着长枪短炮从车上冲下来洗地……带走劫匪。
“妈耶,这边的日常这么凶残的吗……”伊安愣愣的看着这一幕。“还有,刚才是蜘蛛侠格温和美队?”
“没错,是他俩。纽约这边是抢劫枪击这种案件比较常见,活跃的也都是神奇四侠,美国队长,蜘蛛侠,忍者神龟,地狱男爵,夜魔侠这种动手比较干脆利索的超级英雄。
那些比较喜欢搞心理战术的反派大多数在哥谭市和蝙蝠侠斗智斗勇,剩下的都是零零散散的了,比如恶灵骑士一般在加州活动。
另外,我们的邻居,斯塔克父子,虽然是最热门的超级英雄,但是他活动的范围大多在中东西亚等战乱地区,只有大事件发生,比如84年的那次“站在世界中心呼唤爱”事件,霍华德斯塔克才会在美利坚本土动手。
另外,还有一点,这边蜘蛛侠不止有格温一个人,另外起码还有迈尔斯·莫拉莱斯,彼得帕克等两人。”
“所以,为了平衡这些英雄的存在,这边的罪犯也变得超级多吗?”
“还真是差不多这个意思,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在这些诸如蜘蛛侠等后起之秀崛起之前,只有美队、钢铁侠等几个老牌大佬在纽约的时候,纽约的治安还是不错的。
但是当蜘蛛侠这些年轻一代涌现出来的时候,越来越多的罪犯来到了纽约,来挑战这些所谓的超级英雄。”
“简直就像勇者和恶龙啊……”伊安砸吧砸吧嘴。“话说,他们会什么回来挑战这些超级英雄啊……”
“因为反派酒吧,恶棍联盟,不义联盟,暗影复仇者联盟这些恶棍组织的存在啊……就像超级英雄在完成打击超级罪犯之后,会被吸纳入正义联盟,复仇者联盟,少年泰坦这些组织一样,恶棍完成对超级英雄的打击之后,会被吸纳入这些反派组织里去。
另外像奥斯本工业、莱克斯工业这些公司手下也会养一批超级罪犯啥的。
比如靶眼就在金并手下充当雇佣军。
哦对了,这群人其实都有“地盘”或者“辖区”这种感觉的,比如之前有一伙从华盛顿DC流窜过来的超级罪犯,要到纽约来。结果被这边的恶棍联盟给打跑了,似乎是跑到哥谭市去了,但是也是后来渺无音讯,目前情报部在核实是我们的情报网有问题还是他们已经被哥谭市的那群超级罪犯给弄死了。
更夸张的是在九十年代,一伙克里人和一伙山寨……斯库鲁星人在地球上打起来了,差不多双方都有三四百人吧……加起来不到一千人,在托马斯·韦恩也就是蝙蝠侠他爹,第一代夜枭,X教授还有万磁王的联合呼吁下,数千名超级英雄、超级罪犯还有变种人让克里人特战队成建制的在地球上被歼灭,如果不是斯库鲁人投降的快,斯库鲁人也得全灭。
那个克里舞王,好像叫指控者罗南的家伙也被老万按在地上好一顿打。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某不科學的機械師討論-第三百九十五章相愛相殺,崩壞以及實驗終止分享
然后,当惊奇队长觉醒力量,把外面克里人舰队差点全打死之后,残存的克里人和斯库鲁人离开地球,而这些罪犯和英雄回到自己的城市接着撕逼……
托马斯韦恩就是在刚回到哥谭市就被上一代小丑把腰子给捅了。而就在五个小时之前,小丑拼死给托马斯韦恩创造机会阴了罗南一把,为此小丑胳膊都断成了四节。”
美里摊手。
“真是看不懂这些人。”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相爱相杀吧?你的腰子只能我捅,你遇见麻烦我还要去帮你那种……”伊安也挺无语的。自己这是错过了多少好戏啊……
“喂?这里是阿纳海姆信息安全部……托尼斯塔克失踪?斯塔克工业希望动用我们的中亚情报网搜寻托尼斯塔克?”美里刚想回答,但是一个电话打断了她的思路。“嗯,那就让中亚情报部动起来吧,记得让他们做好直播工作。”
“开始了?”伊安挑眉。
“开始了。”
————————
“额,这位兰格雷小姐,你在说什么……什么这个世界那个世界的……你难道想说你是律者或者说什么别的东西吗?”
“……那么,我简单的说一下。”明日香清了清嗓子。“我来自一个非常遥远的地方,这个距离遥远到无法用数字来表现。果壳中的宇宙中讲的空间泡理论你们知道吗?”
两个中年人点点头。
“那就好说了,我来自你们这个宇宙之外的一个宇宙,你们现在的遭遇,在五年前曾经发生在我的身上。同样外观的敌人,但是力量的基础完全不一样。同样藏在地下的巨大空洞空间以及机密行动机关,但是最终决战兵器完全不一样。同样属性的驾驶员以及驾驶员的遭遇,但是两个拥有同样元素最终兵器驾驶员是完全不一样的人。
你的,明白?”
那些比较喜欢搞心理战术的反派大多数在哥谭市和蝙蝠侠斗智斗勇,剩下的都是零零散散的了,比如恶灵骑士一般在加州活动。
另外,我们的邻居,斯塔克父子,虽然是最热门的超级英雄,但是他活动的范围大多在中东西亚等战乱地区,只有大事件发生,比如84年的那次“站在世界中心呼唤爱”事件,霍华德斯塔克才会在美利坚本土动手。
另外,还有一点,这边蜘蛛侠不止有格温一个人,另外起码还有迈尔斯·莫拉莱斯,彼得帕克等两人。”
“所以,为了平衡这些英雄的存在,这边的罪犯也变得超级多吗?”
“还真是差不多这个意思,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在这些诸如蜘蛛侠等后起之秀崛起之前,只有美队、钢铁侠等几个老牌大佬在纽约的时候,纽约的治安还是不错的。
但是当蜘蛛侠这些年轻一代涌现出来的时候,越来越多的罪犯来到了纽约,来挑战这些所谓的超级英雄。”
“简直就像勇者和恶龙啊……”伊安砸吧砸吧嘴。“话说,他们会什么回来挑战这些超级英雄啊……”
“因为反派酒吧,恶棍联盟,不义联盟,暗影复仇者联盟这些恶棍组织的存在啊……就像超级英雄在完成打击超级罪犯之后,会被吸纳入正义联盟,复仇者联盟,少年泰坦这些组织一样,恶棍完成对超级英雄的打击之后,会被吸纳入这些反派组织里去。
另外像奥斯本工业、莱克斯工业这些公司手下也会养一批超级罪犯啥的。
比如靶眼就在金并手下充当雇佣军。
哦对了,这群人其实都有“地盘”或者“辖区”这种感觉的,比如之前有一伙从华盛顿DC流窜过来的超级罪犯,要到纽约来。结果被这边的恶棍联盟给打跑了,似乎是跑到哥谭市去了,但是也是后来渺无音讯,目前情报部在核实是我们的情报网有问题还是他们已经被哥谭市的那群超级罪犯给弄死了。
更夸张的是在九十年代,一伙克里人和一伙山寨……斯库鲁星人在地球上打起来了,差不多双方都有三四百人吧……加起来不到一千人,在托马斯·韦恩也就是蝙蝠侠他爹,第一代夜枭,X教授还有万磁王的联合呼吁下,数千名超级英雄、超级罪犯还有变种人让克里人特战队成建制的在地球上被歼灭,如果不是斯库鲁人投降的快,斯库鲁人也得全灭。
那个克里舞王,好像叫指控者罗南的家伙也被老万按在地上好一顿打。
然后,当惊奇队长觉醒力量,把外面克里人舰队差点全打死之后,残存的克里人和斯库鲁人离开地球,而这些罪犯和英雄回到自己的城市接着撕逼……
托马斯韦恩就是在刚回到哥谭市就被上一代小丑把腰子给捅了。而就在五个小时之前,小丑拼死给托马斯韦恩创造机会阴了罗南一把,为此小丑胳膊都断成了四节。”
美里摊手。
“真是看不懂这些人。”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相爱相杀吧?你的腰子只能我捅,你遇见麻烦我还要去帮你那种……”伊安也挺无语的。自己这是错过了多少好戏啊……
“喂?这里是阿纳海姆信息安全部……托尼斯塔克失踪?斯塔克工业希望动用我们的中亚情报网搜寻托尼斯塔克?”美里刚想回答,但是一个电话打断了她的思路。“嗯,那就让中亚情报部动起来吧,记得让他们做好直播工作。”
“开始了?”伊安挑眉。
“开始了。”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某不科學的機械師》-第三百九十五章相愛相殺,崩壞以及實驗終止鑒賞
————————
“额,这位兰格雷小姐,你在说什么……什么这个世界那个世界的……你难道想说你是律者或者说什么别的东西吗?”
“……那么,我简单的说一下。”明日香清了清嗓子。“我来自一个非常遥远的地方,这个距离遥远到无法用数字来表现。果壳中的宇宙中讲的空间泡理论你们知道吗?”
两个中年人点点头。
“那就好说了,我来自你们这个宇宙之外的一个宇宙,你们现在的遭遇,在五年前曾经发生在我的身上。同样外观的敌人,但是力量的基础完全不一样。同样藏在地下的巨大空洞空间以及机密行动机关,但是最终决战兵器完全不一样。同样属性的驾驶员以及驾驶员的遭遇,但是两个拥有同样元素最终兵器驾驶员是完全不一样的人。
你的,明白?”
“那就好说了,我来自你们这个宇宙之外的一个宇宙,你们现在的遭遇,在五年前曾经发生在我的身上。同样外观的敌人,但是力量的基础完全不一样。同样藏在地下的巨大空洞空间以及机密行动机关,但是最终决战兵器完全不一样。同样属性的驾驶员以及驾驶员的遭遇,但是两个拥有同样元素最终兵器驾驶员是完全不一样的人。你的,明白?”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