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劍宗旁門-第六百零三章 陽教密地鑒賞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剑宗旁门
少阳尊主阳黎带着苏礼来到了阳教所谓禁地,这是个让苏礼没想到的地方,竟然是在火山口内的一处洞穴之中!
这也是他第一次近距离观看这大火山……却见那岩浆喷吐,只是神念所到之处就看到了不少的火行天材地宝。
这些天材地宝放在外面都绝对都可以遭到哄抢,但是在这阳黎眼中却都是视若无睹。
或许对于阳教的众人来说,这大火山本就是最好的修炼至宝吧。
这些天的言谈中,苏礼已经了解到这阳教中人几乎都是要来这大火山修行的。
所以他们并不担心自己的修为进境,唯一担心的却还是自身的使命是否能够完成。
优美都市小说 劍宗旁門-第六百零三章 陽教密地熱推
这个地方很奇怪,明明岩浆漫涌,但实际却是在岩浆湖的表面之下存在着许多完全不会有岩浆流入的通道。
苏礼如今就是在这些通道中行走,有些时候,他甚至都感觉自己就是行走在岩浆湖之中!
同时他又感觉十分奇妙,这大火山内的岩浆虽然灼热无比,但是岩浆流动竟然都是在某种力量的约束之下进行,显得极为规律。
而且这大火山中给他带来了十分可怕的感觉,仿佛这是某个巨大的沉睡中的东西……一旦苏醒,便是天崩地裂。
有好几次,苏礼都觉得这阳黎该不会就是想将他活埋在这岩浆中吧?但看这情形似乎又是不像……
这时海棠在苏礼的头发中轻声耳语:“这绝对是赤阳那家伙的手笔,这里的通道你一定看起来很奇怪吧?明明存在于岩浆湖之下却不会有岩浆漫入……”
“因为这完全是一种建立在上界视角下的通道体系,蕴含着部分空间奥秘的!”
苏礼听着心中大为惊叹……这竟然是运用了空间奥秘的通道?难怪行走在其中他会有种空间错乱的感觉。
他试图以地脉对自己定位,却发现自己竟然难以把握这大火山的地脉动向……似乎这里除了火行元气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劍宗旁門 起點-第六百零三章 陽教密地閲讀
不过他还是想到了办法,干脆借着以天地元气的感应,将自己与这天地进行重新定位……
然后他才发现,自己其实已经走进了那无垠冰洋之下的某处了!
空间的奥妙如此玄奇,他原来一直是沿着底下的火脉在走……但他是如何在大火山的山体通道中跨越万万里之邀来到这世界另一端的地底,他却是一头雾水了。
稍稍停顿,他却没有将自己的发现说出来……在对方目的不明的时候,还是藏拙比较好。
由此他也明白了首阳教主的空间能力是哪里来的……的确,只要悟通了这条通道的奥秘,自然能够领悟部分空间的奥妙。
甚至在苏礼看来,这里所蕴含的空间之奥妙更为直观简单一些,不像海棠传授的传送阵其实十分深奥,众人就算使用也只是依样画瓢。
苏礼见猎心喜,甚至有些想要在这里好好研究上一阵子的想法了……
而通过了这段通道,苏礼就又开始看到阳教教众活动的迹象了。
这里有许多神色肃杀的教众在来回巡逻……只是阳黎显然很有威信,这些人看到阳黎都会恭敬地叫上一声‘尊主’。
就此情形,苏礼就已经明白这里的情况了。
这里,应该是个时常需要鏖战的地方!
“情况如何了?”阳黎直接来到一人面前询问。
苏礼看到这人,认得是先前酒宴上侍立在阳黎身旁的那个少阳使弥夫。
少阳使中唯一的女性,看起来也应该是阳黎真正的心腹。
这弥夫神色庄重地答道:“暂时已经击退又一轮的魔物,短时间内魔窟应当还算安稳……不过,现在魔物入侵的频率真的是太高了一些。”
“辛苦了,但是再难我们也要坚持下去。”阳黎神色郑重地答道。
随后她就带着苏礼来到了通道尽头,一处位于熔岩河畔的宽口大洞窟前。
这洞窟之内无数符文的光芒闪动,使其内中十分明亮。
但是在这洞窟深处,却是又很快暗淡,并且有冰寒之冷气从中吹出。
苏礼注意到洞窟周围有不少阳教门徒正在打坐休息,背靠着地下火脉的火元之气,他们的法力恢复倒是很快。
只是苏礼发现一个事情……那就是因为这洞窟内冲出的天地元气蕴含杂质极多,以至于这处哪怕是背靠着地下火脉有着纯粹的火行元气,但这些阳教门徒却依然要面对充满了杂质的天地元气。
任何人在这种环境下修炼都必须要十分小心,否则法力不纯是小事,元婴受创都是极有可能的。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劍宗旁門 愁啊愁-第六百零三章 陽教密地分享
可是这里的阳教门徒却是一味地追求速度,他们似乎总有着一些莫名的紧迫感,只是简单炼化一下天地元气就纳入体内充作法力了……
这种情况使得苏礼忽然间有些明白了,为何阳教之中元婴不少却少有洞冥与真仙……
他们如果多是以这样的方式炼化法力,怎么可能出得了洞冥或真仙?
苏礼忽然停顿了一下,说道:“看起来阳教适合古修法,就像首阳教主那样……”
只是这一句话,就让阳黎瞬间明白苏礼已经看穿了阳教的弊端所在。
只是阳黎叹息一声道:“古修法虽好,想要修成却是时间、天赋与机缘缺一不可。”
“相比之下,今修法能够更快地形成战力,是以包括我在内如今大家修的都是今修法。”
苏礼明白了阳教的尴尬之处……
古修法以肉身储存法力而不修元神,却是因为肉身的强大,可以不必在意天地元气驳杂与否。
但是那样速度太慢了,就算有《南离心经》可以修炼心灵,但是要走古修一道也还是需要天赋与更多机缘。
偏偏阳教的性质决定了,他们很难有机会外出去寻找自己的机缘……
阳黎说到这里没有继续说这个话题,因为这对于阳教来说只要他们还在这里履行使命,就是个无解的命题。
她转移话题道:“如今刚好有一波魔物被清理了,苏兄是否要进那魔窟去看看?”
“应当会有一些零星留存,但是放心,也只是少量罢了。”
苏礼点头道:“那我们这就进去?”
阳黎却又说:“苏兄身上还带着两只妖宠吧?黎建议还是将妖宠留在魔窟之外,否则万一遇到魔物它们心神失守,怕是会很麻烦。”
苏礼现在特别好奇这个‘大胸弟’想要折腾些什么幺蛾子,于是也没说什么,仿佛从善如流地从口袋里掏出了肉肠又把左肩后面海棠托在手中。
“你们先在外面等我,我去去就来。”
肉肠落地之后就是一阵纯净的妖力波动,随后化身成少女柔嫦,不舍地拉着苏礼的衣服不肯放。
好在海棠很倒是明白苏礼的想法,跳到了柔嫦的脑袋上轻轻拍着说道:“不要担心郎君,和妾身一起在这等着就好,不会出事情的。”
这就是苏礼喜欢海棠或者说是喜欢椿的一点了……她永远不会让你费心去说服,她总是以自己的智慧维持着一种让苏礼能够最大限度感到轻松与安心的相处方式。
苏礼对着海棠点了点头,其中表达着对自信,也有对海棠的信任……
他不信有什么突发事件是自己处理不了的,就算有,海棠也绝对能够应对。
所以他很是坦然地走了进去,似乎是表现出了对这阳黎的彻底信任。
他往前走了两步,却发现本应该在前面领路的阳黎却是脚步慢了两拍,两人差点撞上了……
这对于一个修真者来说绝对算得上是异常了,但是苏礼却是很平静地问:“有什么变故吗?”
阳黎脸上莫名复杂的神色一转而过,随后却是一派从容与平和地说道:“只是有些伤感于教众们的牺牲吧。”
苏礼点点头就表示自己接受了这个解释,然后就和阳黎走进了这魔窟。
洞窟之中重重禁制的光辉闪耀,看起来光彩绚丽十分美丽。
但是苏礼能够感觉到这些禁制很危险,一旦开启就会对洞窟内的一切都形成毁灭性的绞杀……
当然,这些都是一次性的,一旦使用就都废弃,算得上是最后手段吧。
阳黎则是边走边讲解道:“苏兄所见,都是我阳教历代先辈再次不断增设的强大禁制,一旦遇到难以匹敌的魔物,就可以之强行灭杀。”
苏礼问:“这么多禁制……是从来没有用过吗?”
阳黎则是忽然低头神色一黯,语气略略低沉地说道:“用过两次,事实上这些依然明亮的禁制是这五百年间首阳教主亲自一点点抽空重新刻画上去的。”
“每一次使用,都意味着大量精锐门人与那恐怖魔物同归于尽……”
苏礼听了心中也是有些震撼……五百年这阳教经历了什么?
看如今阳教中的教众其实都还算年轻,也就是说五百年的阳教几乎是经历了一场灭顶式的打击!
难怪首阳教主依然苦苦支撑,难怪阳教的每个人似乎都充满了焦虑感,修炼时宁愿自损根基也要快速提升修为或者回复战力……因为他们可能都隐隐有所察觉,他们已经没办法坚持更久了……
沿路走了一段距离,两人算是深入了这个魔窟之中。
光线渐渐暗了,但是苏礼却反而看到了一些阳教的门徒正在往来忙碌……
“他们在重新设置陷阱、布置战场,我们现在所在之处,就是抵挡魔物入侵的主战场了。”阳黎说着就带着苏礼在这个巨大的洞窟空间内行走。
这是一个十分复杂的洞窟空间,每一处岩壁都以法术甚至是神力加固过,显现了阳教对这个战场的重视。
这里同样是机关重重,为的就是在魔物大举入侵的时候阳教门徒能够有足够的缓冲空间来进行拉锯。
阳黎在前面一边走一边向苏礼解说着,而苏礼也是不断地做出一些回应……
可奇怪的是,明明两人似乎相处得很融洽,但却总有种越来越沉重的气氛在两人之间凝结。
问题并不在苏礼身上,而是在气息越来越冰冷的阳黎身上……似乎是随着不断的深入,或者说是不断地遇到在此重新布置战场的阳教弟子,她的心情就会变糟糕一分……
苏礼对此也不说穿,只是好奇她究竟要做到什么程度。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