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說 一世獨尊-第一千九百零八章 誰在裝……相伴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一世独尊
第一千九百零八章
在无霜公子锋芒毕露时,思过崖上的林云,也将万剑归一修炼到了入微之境。
化境之上,细致入微。
蹭蹭蹭!
思过崖的平地上,林云心念微动,身体中就蹦出了十三道人影。
几乎是刹那间,一个没有任何破绽的圆,彻底而完整的成型。
与以往不同,这个圆蕴含着磅礴剑意,有数十种不同的异象叠加在其中。
锵锵锵!
等到林云将要出剑的刹那,整个思过崖都被他的剑意所笼罩。
等着一剑刺出,剑尖一点萤火之光,像是有生命般爆发力出去。
砰!
平日之间,四方空气如镜子般裂成好多碎片,一眼看去无比骇人。
“又是这招。”
熱門小說 一世獨尊 愛下-第一千九百零八章 誰在裝……
思过崖外白霄眉头紧皱,不得不说,这夜倾天真是个剑道奇才。
这几天对方都在修炼万剑归一,进步神速,出剑的速度越来越快。
到现在已经完全是剑随心走的境界了,甚至还未动,其中意境就让人毛骨悚然了。
“无尘宫。”
林云收剑走过来,他听到琴音,抬头看去很快就知道是无尘宫方向传来的。
“宴会开始了吗?”林云轻声自语。
“咋了?”
白霄收拾好心中震惊之色,笑道:“你不会真以为自己是葬花公子吧,别想了,你不配。”
林云笑道:“我不配什么?我配不上白疏影,还是不配和葬花公子比,还是不配和无霜公子交手?”
白霜稍稍一怔,他惊讶的发现,今日的林云比之前似乎通透了许多,有一股锋芒在他眉间凝聚。
他竟然在气势上被压制了,半响才硬着头皮道:“都不配。”
林云没与他争辩,道:“白大哥,你曾说过我能走出去,你就不拦着我对吧?”
白霄眉头轻挑,不知道对方打什么主意,只得硬着头皮道:“我只说过,若葬花公子在此幽兰剑阵绝对困不住他。”
林云继续道:“说过没?”
“算,算说过吧。”白霄有些心虚的道。
林云叹了口气,而后笑眯眯道:“其实我一直犹豫该不该出去,其实想到现在也没答案,这世间终究是有些事,没法靠一剑就能斩断的。”
白霄接口道:“那就别出去。”
他现在有些虚,他的确说过林云走出去他不拦着,可林云真要走了,那也是他的责任。
林云似乎没听到一般,脸上笑容渐渐收敛,冷冷的道:“该不该出去我没想明白,可有一件事,我却是越想越明白。这什么狗屁无霜公子,他是真的不配!!”
咔擦!
白霄脸色微变,他惊讶的发生,四方生长在虚无中的幽兰花,正一朵接着一朵不断凋零。
……
“不着急,一个一个来。”
聂无霜笑眯眯的说着,他很平静,可这话却是嚣张之极。
我不是针对你,是针对你们所有,一个一个上就是了!
“我来吧。”
天道宗众人义愤填膺之际,只见一道雷光闪烁,下一刻,有人影直接出现在殿前广场。
欧阳鹤!
二十年前就是龙榜前三了,他精通雷霆之道,修为高深莫测,很早就有四元涅槃修为了。
如今修为已到五元涅槃之境,境界看似不高,可涅槃之气却是恐怖之极。
他是天道宗出了名的狠人,许多七元涅槃的圣徒,都对他极为忌惮。
“你确定吗?你这修为,我怕不小心伤到你。”无霜公子“和善”的笑道。
“不够格吗?呵呵,这样够了嘛。”
欧阳鹤嘴角勾起抹笑意,而后突然张开手,掌心一道惊雷暴起。
砰!
这一道雷光化为闪电,竟然长达千丈,直入云霄将这殿前广场,映照的极为醒目。
“六品雷霆意志!”
众人面色心中微惊,瞬间明悟,知道这欧阳鹤的底气在哪里了。
无霜公子摇了摇头,笑道:“你能进我十步,便算我输。”
众人目光一闪,这家伙,未免太狂傲了些吧。
进你十步?
即便你是无霜公子,神乐世家出身,可还不至于强到这般地步。
“想的可真多!”
欧阳鹤脸色微沉,他突然暴走起来,一股雷霆威压弥漫出来,仿佛天都变了。
无尘宫殿前广场,狂风呼啸,惊雷炸响。
聂无霜神色淡漠,十指拨动琴弦,他的琴音同样是一声炸响,如平地惊雷。
惊雷之声,居然压制住了欧阳鹤的雷霆威压。
还没完!
聂无霜直接闭上双眼,弹奏起一曲极为罕见的古曲,杀无赦!
轰隆隆!
殿前广场又有雷音爆炸,却是欧阳鹤不断逼了过来,众人惊讶的发现。
欧阳鹤浑身上下都沐浴在雷光上,连天上的云层都被他影响,竟然不断释放出可怕的电光。
“不愧是欧阳鹤,修为虽然不高,可这武道意志,同辈之中却是罕有能及。”
众人看着不断逼近的欧阳鹤,算是瞧见了这位圣徒的真正实力,天道宗必可一雪前耻。
因为在众人的目光中,欧阳鹤确实在步步紧逼,并未被无霜公子琴音所阻。
欧阳鹤继续逼近对方,他凝结手印,催动着某种功法。
在涅槃之气的加持下,雷霆异象变得更为可怕起来,天地间窜动的雷霆之力。
凝聚成数不清的紫色气流,轰隆隆,这些气流像是一条条恶龙,伴随着欧阳鹤的逼近发出声声怒喝。
无霜公子似乎没有察觉一般,依旧双目紧闭,十指拨弄琴弦。
琴音如雷,铿锵有力。
但众人并未注意到,在他弹琴的指尖,有白色寒气一点点溢出。
无形的杀意,正在疯狂蓄积,像是火山将要喷涌一般。
“欧阳鹤停了!”
忽然,众人惊讶无比的发现,欧阳鹤前进到十步之后,竟然寸步难进。
他势如破竹的气势,在这十步之外,像是碰到了无形的阻碍。
无论是雷霆异象,还是他自身气势都被阻拦在外。
两股力量在疯狂对拼,雷霆爆炸之声愈发惊人,殿前广场顿时被恐怖的气息笼罩。
神道阁的圣传弟子冷笑不已,天道宗众人则是万般惊讶,这就是聂无霜的底气?
欧阳鹤眉头微皱,他以秘术催动的雷霆异象,竟然真的被对方挡住了。
本准备一鼓作气,直接碾压对方,强行打断对方的琴音。
到时候不管输赢,起码这无霜公子的面子是没了。
可以狠狠挫败对方的气焰,但现在竟然久攻不下,琴音如有魔力般,比他的雷霆威压更为可怕。
咻!
就在此时,无霜公子突然睁开双目,他像是地狱中的菩萨一般,低眉浅笑,可恶鬼尽数臣服。
他屈指一弹,琴弦颤动,琴音震破天上狂云,让十里雷云裂开一道狰狞的缝隙。
有金色的阳光落下,与此同时,他与琴弦碰撞的指尖,迸发出一道血色惊鸿。
轰!
纯粹由杀意汇聚而成的血色惊鸿,一闪即逝,欧阳鹤的雷霆异象一触即溃。
“这……怎么可能?”
欧阳鹤大惊失色。
锵锵锵!
可琴音不止,每一道琴音都伴随着一道血色惊鸿,不过须臾欧阳鹤的异象就被彻底崩溃。
无霜公子曲调陡然加快速度,锵锵锵,琴音如刀兵般迸发出去。
噗呲!
欧阳鹤身上多处一道道血洞,口吐鲜血,身体直接横飞出去,将一张桌子当场震碎。
至于他本人,则连起身都无法做到。
“一曲杀无赦,群魔斩灭绝。”
无霜公子面露笑意,缓缓停手,殿前广场一片死寂。
“继续。”
无霜公子看向天道宗诸多圣传,脸上笑意,却压的众人喘不过气来。
太可怕了!
竟然真走不到十步,明明只差一步,就是无法踏进去。
“十五步似乎太难了,这样,三十步吧。无论是谁,只要靠近在下三十步,就算我输了,实在不行一起上也可以。”聂无霜笑眯眯的道。
“这家伙欺人太甚啊。”
“太狂了!”
“欺我天道宗无人?”
“麻蛋,不就懂点音律嘛,我就不信了。”
天道宗诸多圣徒,何曾被人这般小看了,一个个顿时都被激怒了,顿时不断有人登场。
“来得好!”
聂无霜笑了一声,继续大杀四方,一曲杀无赦,无人能挡。
他的杀意彻底爆发了,浑身血光冲天,琴音炸裂让人不寒而栗。
几乎没多久,就连胜八场,几乎全都败了。
等又胜一人之后,聂无霜的琴音达到无可匹敌的状态,他十指在琴弦在重重一拍。
砰!
好些人还未登场就被震飞去,天道宗这边许多人桌前酒杯都应声而碎,可怕的杀意狂啸八方。
聂无霜笑道:“还有谁。”
一声喝问,四方寂静,无人说话。
“夜倾天,不来了吗?”
王子岳面露着急之色,右拳紧握,显得极为愤懑。
天道宗这方,一道道目光,全都不由自主的看向夜青鸿、白奕洲和章魁等人。
他们是年轻辈的翘首,皆有传承功法,若是愿意出手,肯定不至于让无霜公子这般嚣张。
但这几人早与聂无霜有过交易,一个个老神在在,事不关己,仿佛自己不是天道宗圣徒般。
众人气的咬牙切齿,偏偏又无可奈何。
这家伙太嚣张了,就没人治治他吗?
“谁在装……啊,谁在弹琴,夜某也想听听。”
呼哧!
就在此时,一道破空之声传来,有人影落在广场外围的屋檐上。
那人面带笑意,神色慵懒,嘴角带着丝玩味之色。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