祕笈古文網
小說推薦祕笈古文網
“天姐!”沫云尖叫一声,向沫天扑去,被程清月眼疾手快一把拽住。
韩逍几人反应很快,趁着康武明显一愣神的功夫,一起冲上去,再次围攻起康武。
康武顿时慌了神,甩手将沫天的尸体丢开,免得妨碍他对敌。
沫云飞扑到摔得远远的沫天面前。
接连遭受巨大打击的她,精神几近崩溃。
一下子瘫倒在地上,抱起沫天的尸体,失声痛哭。
“天姐,你为什么这么傻啊,为什么!
就剩我们几个人,你又走了,让我怎么办啊!”
唐小剑走上前,扶住沫云的身体,看着没了生气的沫天,默默垂泪。
韩逍几人暗恨康武又害死沫天,更拼命加紧围攻康武。
两分钟不到,康武就身受重伤,眼看就要被打死。
“韩逍,我们也算相识一场,你真要赶尽杀绝吗?”
“我错了,是我对不起山哥,看在山哥的份上,就饶了我这一次吧!”
“我保证以后绝对不和你为敌!不,我可以奉你为主,当你的奴仆!住手啊!”
康武狂乱地不断喊叫着。
死到临头,他终于发现,自己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坚毅。
他害怕了,死亡的恐惧不断冲击他的心神,让他不由自主浑身战栗。
“小云,你就如此绝情,不管我的死活了吗?”康武绝望地哀嚎着。
沫云和唐小剑扭过头,相拥而泣。
沫天的死,让他们终于对康武产生了一些恨意。
但他们还是不忍心眼看着康武垂死挣扎,一步步陷入死亡的深渊。
没多久,康武一声惨叫之后,现场恢复了平静。
一切都被夜色重新掩盖。
除了在场的这几个人,没人会知道这里曾经爆发了一场激战。
沫云和唐小剑耳听身后传来挖掘土石的声音,还是没有回头。
不一会儿,韩逍带人走过来,轻声说道:
“嫂子、小剑,康武已经就地掩埋,山哥的仇报了一些,等后续陆续将龙人诛灭,以慰山哥在天之灵。
我们带着天姐,回城吧。”
沫云含着泪点点头,慢慢转头看了一眼平整的地面。
“当时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她现在很想知道真相。
韩逍一边走,把当时康武坑害他和老杨、老宋,唐远山奋不顾身赶来救援,老杨和老宋不惜自爆为他和唐远山争取生机的过程,详细说了一遍。
沫云和唐小剑听到惨烈之处,不禁悲从中来,再次落泪。
最后韩逍愧疚地说道:
“唉,都怪我,此事因我而起,连累了你们,而且如果当时我实力再高一些,山哥和老杨、老宋也不会枉死。”
沫云稳了稳心神。
要说对韩逍没有一点怨言那是不可能的。
但她也不是不讲理的人。
“逍弟你就别再自责了,害死山哥和老杨、老宋的,是康武。
亏我竟一点都没有察觉,如果不是你,我这辈子都无颜面对山哥。
在这点上,我还不如小剑。
小剑一直就说你肯定是无辜的,我却不信他。”
韩逍闻言,看向唐小剑,心中温暖又欣慰。
唐小剑已经是大小伙了,他不再摸头,而是拍了拍唐小剑的肩膀。
···
回到熔火城家中,刚好出去溜达了挺久的吴天麟也回来了。
鬥破巔峰
吴天麟对韩逍和康武的事情不感兴趣,自然不会在熔火城一起干等着。
得知康武的踪迹后,韩逍倒想到了另一个事情。
带着唐小剑和沫云找到吴天麟。
“老吴,我给你送来个徒弟,快看看。”一进屋,韩逍就嚷嚷道。
唐小剑一听,急忙拽了拽韩逍。
韩逍跟他关系好,他还亲眼目睹了韩逍几人的变态实力,早就决定跟着韩逍混。
哪知韩逍突然带他过来见什么素未谋面的师傅。
沫云也愣住了,不知韩逍打什么主意。
先婚厚寵
韩逍拍拍唐小剑的胳膊,示意他稍安勿躁。
吴天麟同样一头雾水,有些疑惑地打量着韩逍:
“没傻啊,我怎么没听懂你说什么呢?”
“徒弟啊,给你找的,贼合适,你赶紧接收吧。”
“什么就徒弟了?还贼合适?去去去,我不需要徒弟。”吴天麟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蛇精病!
唐小剑闻言也有点不乐意。
心说你不需要徒弟,我还不需要你这便宜师傅呢。
“呵呵,老吴,你听我说完啊,你见过我办没谱的事情吗?”
“切~~~见得多了。”
韩逍被噎了一下,有些不满:
“你别污蔑我啊,谈正事儿呢。
也不让你白收,对你可是大有好处。”
陸少的隱婚夫人
说着,把唐小剑拉到身前,让唐小剑运转功法,然后对吴天麟怀里的玄天剑说道:
“老玄,来感应感应,有没有感应出什么?”
沫云和唐小剑看着韩逍竟和一把剑唠嗑,有点凌乱。
却见玄天剑还真的抖了一下。
韩逍心中一喜,有反应就好,就怕玄天剑像平时一样装死。
“老吴,你看老玄都感应出来了。
我大侄子叫唐小剑,剑道天赋很高,他修炼的《玄天锻体功》说是从《玄天剑体》演化而来。
怎么样,跟你也算是同源,你就收下,和老玄一起调教调教。”
这么回事啊,吴天麟恍然。
年少多輕狂
不过他立刻摇摇头:“我可没空教徒弟。”
“都说了不是让你白收。
一来,我把《玄天锻体功》给你,虽说不如《玄天剑体》,其中也有一些独特之处,说不定让你能够对《玄天剑体》有新的感悟。”
吴天麟闻言心中一动。
韩逍说得确实不错。
不过这一点还不足以打动他。
他的《玄天剑体》是由玄天剑亲自灌输传授,肯定是相当完善的。
《玄天锻体功》或许能有些参照作用,但估计用处不大。
韩逍看吴天麟有些不以为然的神色,继续说道:
盛世隱婚:絕寵小嬌妻 沈落木
“二来,你剑道天赋是很强,但一直以来都是独自一人靠自己领悟。
银河系修行之路刚兴,在这方面注定不能为你提供多大帮助。
而他们来自于神藏宇宙,接触的理念和功法比银河系要完善成熟太多,对你修炼剑道大有好处。
三来嘛,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一个道理。
其实在师傅教授徒弟的过程中,不仅仅是徒弟单方面受益,能学到知识。
对于师傅来说,同样是一个对自身所学的梳理过程。
说不定很多你原本想不到或者想不清楚的问题,由此得以解决。”
韩逍目光炯炯地白话着,仿佛再次被人生导师的角色附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