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讓世界變異了 起點-第八百七十九章 鴻蒙令符推薦


我讓世界變異了
小說推薦我讓世界變異了我让世界变异了
肖沐拿出手机,直接给赵千打电话,结果过了很久赵千才接起电话。
“喂,赵兄,好久不见。”肖沐看着屏幕上的赵千一脸笑容。
赵千迷茫的,“是肖兄啊,肖兄最近去了什么地方,最近我一直找肖兄都没找到。”
肖沐大囧,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他把赵千忽悠到了后勤处管理各种变异植株,结果自己却跑了。
“咳咳!外出执行了一点任务,赵兄最近在忙什么?”
肖沐很机敏的岔开话题。
赵千一如既往的容易欺骗,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带偏,他从身边拿出一块三角锥形恰好托在手里的灰色土块献宝似的对肖沐炫耀,“肖兄,你看这是什么?”
肖沐盯着灰色土块看了一眼,结果立刻就变得严肃起来,“混沌土!”
灰色土块中蕴含大量的混沌之力,即使隔着手机屏幕肖沐都能察觉那种澎湃的力量。
混沌之力侵蚀一切,能将所触碰到的万物都归于混沌,不管是真实还是虚幻的东西。
而赵千手中的这块土壤,毫无疑问掺杂了大量混沌之力。让肖沐惊奇的则是这块土壤居然没有被混沌之力侵蚀,毫无疑问是和混沌之力掺杂太久,二者已经彻底融为一体了,因此肖沐称之为混沌土。
赵千神秘兮兮的道:“肖兄,经过我的研究,我发现这块混沌土里面藏着一条通道,通往一个本不存在的世界。”
怎么可能?
肖沐第一反应觉得荒谬,在混沌之力的侵蚀下,万物都不能保存,不管这物体是虚幻的还是真实的。
所谓通道,极有可能是赵千的臆想,如果混沌土中真的有一条通道,这通道岂有不被混沌之力侵蚀的道理?
等等,赵千说什么?不存在的通道?什么意思?
忍不住问:“赵兄,什么是不存在的通道?”
赵千伸手挠了挠头,歉然的:“我也解释不清楚,总之,这条通道本身是不存在的,好像被某种奇特的方法给隐藏了,目前,我正在努力把这条通道找出来。”
赵兄,你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吗?
肖沐顿觉哭笑不得,完全不知道赵千在说什么,甚至,他怀疑赵千自己是否能听懂自己所说的话。
赵千越说越兴奋,“肖兄,我已经研究出了一些找出通道的办法,甚至,我在这条不存在的通道深处,发现了不属于混沌的另外的力量。”
“咳咳!”
肖沐急忙借咳嗽掩饰尴尬,赵兄,你说的太深奥了,超出了我的理解范畴,既然不存在,你又怎么发现通道深处含有混沌之外的力量?
肖沐并未反驳,反而祝贺,“那我祝赵兄早日完成研究,找出那条不存在的通道。对了,赵兄,我这次找你,是想向你要一株变异植株。”
“变异植株?我的变异植株,威能又提升了,一株够肖兄使用吗?要不要多来几株?”赵千一听肖沐提到自己的变异植株,立刻满脸喜色,变异植株乃是他的得意杰作,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
“不用了,不用了,一株就够。”
肖沐连忙推辞,哪敢多要,那可是牵涉到鸿蒙道尊的古怪生物,身边放置的多了,肖沐很担心鸿蒙道尊会顺着变异植株找到自己面前。
“真的?肖兄,我的变异植株又变了,肖兄确定不多要一些?”赵千以为肖沐是在谦虚,特意又问了一次。
“一株就够,多谢赵兄好意,真的,一株就够!”肖沐急忙打消对方的念头。
“好可惜,我还想多送肖兄几株呢。”赵千一副十分惋惜的架势,“肖兄注意接受,我马上就派人通过肖兄的神庙给肖兄送过去。对了……”
说着,赵千又突然变得神秘兮兮,“我的变异植株新变异多了一种力量,肖兄拿到之后可以细细体会。”
多了一种力量?
肖沐闻言汗毛都竖了起来,能够和鸿蒙之力混杂在一起的力量,会是什么?他简直不敢想象。
好在不久之后他就知道了结果。
挂断电话没有多久,肖沐就感觉有人在通过神相和自己联系,神念转移,从赵千的助手那里拿到了一株变异植株。
变异植株的外形没有什么变化,像是一株普通的盆栽,但这植株根本不需要土壤种植,而是空植于一个巨大的玻璃瓶中。
透过玻璃瓶,可以看到内部根系的情景,变异植株的根系甚至没有在空气中扎根,而是穿过空气,直接扎根在另外的空间。
这种惊人表现越发让肖沐对其敬而远之,想起赵千所说的混入了另外一种力量,他忍不住细细打量植株的根系。
结果原本透着一丝紫灰色的根系中,肖沐又发现了一些浅浅的灰黑色。
混沌之力!
肖沐吃了一惊。
引人入胜的小說 《我讓世界變異了》-第八百七十九章 鴻蒙令符
变异植株根系中混入的混沌之力不多,远不能和鸿蒙之力相比,但却被赵千使用了不知什么手段,借用变异植株,硬生生的将这两种无上力量融合在了一起。
不对,不是融合!
接着肖沐就发现了不对劲,鸿蒙和混沌两种无上力量并非融合,确切的说,乃是鸿蒙之力的根系扎根于混沌当中,从混沌中吸收能量。
“难道混沌天王真的殒落了,否则岂会放任鸿蒙道尊吞噬他的力量?”
变异植株根系处的情景让肖沐惊异不定,暗暗猜测混沌天王的情况,可是,很快,他就抹除了自己的念头,决定不给自己找麻烦。
混沌、鸿蒙那种无上天神存在不是他能够招惹的,连对方的情况都最好不要胡乱推测,以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不见五德神君身为正神,都不敢招惹这种太古天神层次的无上存在吗?
抹除念头,肖沐开始为提取鸿蒙之力做准备。
首先,他拿着种植有变异植株的玻璃瓶离开了自己的房间,一直遁往暮林村边缘的荒凉地域。
这时,肖沐才将变异植株放在一片宽敞的空地正中,而他本人,而他则从大地印空间中拿出一枚枚阵法宝物围着变异植株布置起来。
那是一枚枚令符状物品,总共有九十七枚之多,肖沐均匀的将这九十七枚令符状物品插在变异植株的四周,围了一个圈,布置成困雷大阵。
而每次将令符状物品插在地上,肖沐都输送出一团天帝至高无上意念将其固化。
等九十七枚令符状物品布置完毕,肖沐直接放出天帝印,一时之间,天帝印在空中高悬,九十七枚令符状物品释放出金紫色的光芒,将整个暮林村边缘地带映出一片瑰丽的金霞。
这时,肖沐本人反而后退,在退出九十七枚令符状物品组成的大阵之后,一个假身直接从他身上走了出来,进入大阵。
面对变异植株,肖沐的假身不由深深吸气。鸿蒙道尊的恐怖无以计量,即使是用假身面对对方,肖沐依然觉得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
嗡!
天帝印回落,悬于肖沐真身头顶上方守护住他的身体。帝印中的人形虚影竟然自发的从帝印中走了出来,挡在肖沐的前方,这让肖沐更加如临大敌。
“封!封!封……”
大令旨飞出,直接往肖沐身上布置了十三个封字。
这‘封’字的目的不是要封印肖沐,而是在封印肖沐所处的空间,为他挡住外力的侵蚀。
十三个‘封’字加身,肖沐反而更加紧张了。
可是,既然走到了这一步,就再也无法回头,除非他放弃窥切鸿蒙之力。
想了想,假身再次深深吸气,脸上露出慷慨赴死的神色,似乎下定决心,终于将一股神念释放出去,直接往变异植株的根系处覆盖过去。
轰!
这道神念透过玻璃瓶,直接覆盖在了变异植株的根系上面,结果这神念立刻像是炸开了,进入了一个恐怖无边、巨大无边的恢弘宇宙。
在这恢宏宇宙中,鸿蒙道尊深处鸡卵状的本初宇宙胎体当中,突然举目向肖沐这边望来。
轰隆!咔嚓!崩……
于是随着鸿蒙道尊的目光侵蚀而来,肖沐和其之间的日月、星辰、大地、空间、万物都开始崩塌,世界直接湮灭了,一直蔓延向肖沐的方向,要将他一起湮灭。
这湮灭的速度极快,超出了人的认知,刚一开始就直接到了肖沐的面前。
肖沐的假身直接开始崩毁。
咔嚓!砰!轰隆!
肖沐的假身手一扬,困雷大阵被开启了,九十七枚令符同时放出光华,天帝至高无上意念在整个空间中流转徘徊,紧跟着每一道令符都射出一道光华如真实长矛直刺中间的变异植株根系,锁定根系上蕴含的鸿蒙之力。
砰!
肖沐的假身直接炸开,被从本初宇宙胎体中传来的鸿蒙道尊目光直接刺穿。
而这力量刺穿肖沐的假身之后,并未停留,而是紧跟着锁定了肖沐的真身,再次对准肖沐的真身轰击过来。
肖沐下意识的后退,只听见哗啦一声闷响,困累大阵直接被那目光剩余的力量给轰破了。
而其余的力量继续刺向肖沐的身体,天帝印中落下的人形虚影迈步向前,用自己的身体为肖沐抵挡。
砰!
这人形虚影直接崩碎,当场化作能量体崩散。
接着,来自鸿蒙道尊的剩余力量不受阻碍的再次轰向肖沐的身体,砰砰砰……
大令旨封镇的十三个封字一个接一个的在肖沐身边炸开,全部化作纯粹的能量用来阻挡鸿蒙道尊的目光。
这十三个封字被破开只用了十几秒钟的时间,在破开封印之后,便直接打在肖沐的身上。
噗!
肖沐的身体直接被从胸膛处洞穿,紧跟着从内部开始向外爆炸,接着,他的身体便直接飞了出去。
“咳咳!”
一直飞出上百里的肖沐干咳着从地上站起身来,黑血在他嘴角留下,让他的状态看起来极为憔悴。
即使是连续破开封印之后的鸿蒙之力,打在他的身上时依然让他重伤,但好在,连续破开困雷大阵,天帝印人形虚影,大令旨十三个封字,鸿蒙道尊打出来的力量已经所剩不多,只是将肖沐重伤而不能将他击杀。
“看来又要修养一段时间恢复伤势了,还好,鸿蒙令符顺利做成了。”
肖沐庆幸的自言自语,遁回原地时看着地上一块精致的紫灰色犹如麻将牌一样表面篆刻着各种奇异花纹的精致玉符,脸上不由露出会心的笑意。
尽管受伤不轻,但好在鸿蒙令符做成了,他本人还算不亏。
有了这枚令符,也就意味着他有了对付孤崖真人玄命镜的手段。
“鸿蒙道尊一定恨死我了,这种太古天神层次的存在,能不招惹最好还是不要招惹啊,太危险了,感觉自己的行为就是悬崖上走马。”
肖沐附身捡起鸿蒙令符,无奈的再次自言自语。
但事实上,他还是高看自己了,以他现在的层次,还不值得鸿蒙道尊那种层次的存在记恨,除非他已经步入了天神层次。
至于他从鸿蒙道尊手中窥切的一丝鸿蒙之力,对于鸿蒙道尊来说,更是连九万牛的一毛都算不上。
“嗯,有人来了,应该是护村队的人,刚才的轰击惊动了附近巡逻的护村队的异变者。”
肖沐突然看到附近有遁光闪烁,有人正在向这边遁来,立刻就猜到是自己的引发的动静吸引了附近异变者的注意,将对方吸引过来查看。
于是肖沐不再停留,拖着伤势,展开遁术往自己的住处遁去。
他的遁速很快,片刻间就将护村队的异变者甩开。
回到住处,肖沐再次闭关,食用能量果实修复被鸿蒙道尊击出的沉重伤势。
沉重的伤势让肖沐一直消耗了三天的时间才勉强恢复。
恢复伤势的第一时间,肖沐就直接和赵靖言联系。
“穆兄,你找我?穆兄交给我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了。”赵靖言双手托住手机,对肖沐的态度似乎更加恭敬了。
肖沐布置的头发任务,让他再一次感知到了肖沐的强大,这可是连孤崖真人都可以算计的人物。
“任务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这次找赵兄,是要告诉你,孤崖真人有危险,下次任务,赵兄就不要去了。”
肖沐淡定开口,将自己新探知的情况通知赵靖言。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