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 愛下-第二十七章 偉大存在【創造】 (6666)閲讀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怪物被杀就会死
自从苏昼进阶天尊以来,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
虽然说,整个封印宇宙自寂静时代后第一位天尊的诞生,对所有宇宙文明而言都是头等大事,莫说是银河系,就连其他星系团的文明都已经通过宇宙网道AI的传输知晓了这一消息,掀起了众多难以置信和质疑的浪潮,甚至有人声称这是谣言。
但这一切非议,讨论,辟谣和反辟谣,都和苏昼没有什么关系。
倘若说,一位天仙还有可能被外界的情况干扰,不被其他有着深厚底蕴的文明放在眼里,亦或是忽视无视。
但Ω级的天尊就是另外一个概念了。
那意味着,倘若你与其为敌,并不能找出对方的大道传承所在的话,就要面对一个直到宇宙尽头还会与你为敌的敌人。
而且,并不仅仅是因为敬畏。
也是因为‘感谢’。
Ω灵能者的力量,铭刻于宇宙时空,任何人只要机缘足够,都可以领悟这传承——倘若这位Ω级尊主心胸开阔广大,那么所有种族生命都可以遵循其道而行。
这是所有生命的恩典,天地万物共尊的缘由。
而苏昼自然心胸开阔,所以在前段时间,便有源源不断,来自银河系,乃至于银河系之外各大文明借‘庆贺’之名送来的各种大礼与‘拜名帖’。
不过,为了不打扰到苏昼,这些‘大礼’目前都送到了距离太阳系三十二光年外的一个普通行星系中,其数量之多,简直足以构成一颗小行星。
说实话,苏昼一点也不期待。
就好比前段时间,他收到了一个等离子生命文明的大礼,据说是这个文明中最珍贵的宝物,因苏昼之前封印了终焉十面这一文明大敌,故而在其成为天尊时,作为庆贺之礼奉上。
但实际上,那大礼是什么?
答案是冰!
用特殊的灵能固化,永不融化的‘不融冰’!
那个生活在褐矮星上的等离子文明,是一种特殊的热能生物,祂们的修行会急剧提升自我的体温和能量波动,分子运动非常剧烈,别说是冰,在他们的身边,任何非超凡金属都会直接气化。
这也会导致他们的寿命减少,就像是蜡烛一样,火越大,烧的越快,只有修行能勉强延寿些许,但也是在和燃烧的寿命一齐赛跑。
只有修行到了返璞归真,可以将自我热能收敛,甚至自由控制,归还分子运动能量,自由组合气态星中的氢氧,凝聚成‘冰’时,才能说明这位修者的修行大成,达成‘长生不死’的不朽。
‘冰’在他们的文化中,就是至高无上的‘崇高之礼’,象征着‘至大’‘不朽’与‘升华’!
而这块冰,据说是这个文明曾经出现过的一位Ω级灵能者成道时所铸就的‘不灭物质’的一部分,象征意义更大了。
——但归根结底也就是块很大很硬的冰而已!
所以说,在不同文化背景,不同价值观体系下的大礼,还是真的算了吧。
当然,苏昼对这些礼物都很感谢,到时候他会把它们全都放进个人空间保存起来,并打算一一写信回敬。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第二十七章 偉大存在【創造】 (6666)看書
互相尊敬,也是文明交流的一环。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 ptt-第二十七章 偉大存在【創造】 (6666)推薦
此时,整个地球,都在给予苏昼‘平静’的空间,用以稳固‘天尊’的境界。
虽然说他并不需要这种空闲,但青年也没有刻意去拒绝。
和过去不同,天尊的确没必要经常在普通人面前出现,强者过于频繁的现身,毫无疑问会对一般人的生活造成变化,倘若一不小心出了什么差错,对年轻人的坏影响更是不可估量。
苏昼以身作则,约束自己,也会令后来的所有修行者在成就更高境界时小心谨慎一些。
毕竟,就连‘天尊’都这么做了,你区区一个人仙,地仙,天仙,又有什么资格在那里妄自尊大,肆意行事?
这也是一种先行者带来的‘约束’和‘规矩’。
苏昼的所作所为,其实对于现在全地球,那百余位地仙的存在而言,是一个隐晦的警告。
——都安心当个背景板得了,毕竟不出手就不会破格。
正因为如此,最近这段时间,整个地球都迎来了一阵平静期,苏昼也算是又多享受了一段难得可以和家人朋友们祥和生活的日子。
每天赏花种树,散步观景,活的就像是退休了十五年的老大爷。
但苏昼怎么可能真的就什么都不做呢?
实际上,他一直都在为那些真正重要的事情做准备。
“克罗赛尔最近回馈给我的情报显示,他们与一位先驱空间的探索者进行了深度合作,那位名为‘德奇姆斯’的探索者有着相当强的实力和探索能力,而且曾经在原初世界‘创世之界’中进行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冒险。”
“而创造之界,也正是我最近了解比较深的原初世界——或者说,这个原初世界非常乐于展现自己,它并不自我封闭,反而非常开放。”
“值得注意的是,德奇姆斯的爱人,另一位先驱探索者被本地的‘十天神系’捕获,如今正在被‘研究’……这是第一次我遇到先驱探索者会被捕获的案例,十天神系的力量非同小可。”
苏昼对创世之界的关注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
不谈自家小妹曾经在创世之界的下属世界‘天光之界’冒险过,单单就是虚无教团的目标,封印有‘终寰镇印’的超巨型恒星‘终耀之门’,也有一部分出现在天光之界,与那个世界互通。
虽然并非直接与原初世界联通,但这之间的关系以及非常近了,苏昼对这方面的敏感性很高,倘若一不小心让虚无教团真的成功夺取了终寰镇印,那么产生的连锁反应,很可能就是【创造】的原初世界与封印宇宙联通,直接导致伟大存在【创造】脱困。
然后,整个多元宇宙就会变得一团糟。
因为曾经的冒险还有为了救出爱人做的准备,德奇姆斯对创造之界的了解,远胜于其他冒险者,苏昼考虑过,如果要去创世之界的话,就选择他作为进入先驱空间的队友,让对方带自己前去。
这算是为了彻底解决相关问题的准备。
除此之外,苏昼还额外制作了一个【诸天万界烛昼互相系统】。
和蚁人巫妖安森特所持的【诸天万界烛昼系统】虽然只差了两个字,但实际上却大不相同。
这个系统,本质上,是凭借苏昼进阶天尊后对自己的同位体的感应,以完美的‘般若之书’为基础,联系了诸多‘烛昼’的交流群。
一般来说,如若想要持有‘多元宇宙信息交互共振’,令自己的同位体大范围地出现在诸多世界,起码实力也要到‘返虚道一’的高阶乃至于巅峰,也就是说起码也要有完美世界中,‘辟始凤凰’和‘始源真龙’级别的力量。
到了那个级别,才能诸界传闻。
但是,因为苏昼与雅拉立约,他在人仙境界时,对多元宇宙时空的信息影响就已经非常大了。
类似于黑暗之狼,元素时代,旧日方舟等游戏的变化,都是苏昼在诸界冒险在地球的反馈而成。
而到了地仙时,苏昼甚至能跨越世界,听见其他人对自己的信仰,亦或是对自己革新之道的感应。
而现在,苏昼成就天尊后,这能力便更进一步提升。
他可以直接联通诸界中,一些和他共鸣很高的烛昼,进行直接交流!
不过,苏昼也没有打算直接下场去和他们交流。
取而代之,他建设了互助系统,令这些烛昼相互之间试探交流,而自己就潜水旁观。
反正他也就是借此观察其他世界的情况,也没打算从对方身上获得什么——偶尔能发现一些重要信息,那可就大赚特赚了。
就像是现在。
“雅拉,创世之界的情况可不对劲。”
站在窗边,苏昼认真问道:“这么多伟大存在的力量齐聚,结果却没有双神木……不管怎么想,这个原初世界都和我之前遇到过的不太一样啊。”
“那只能说明你对正常的定义太死板了。”
蛇灵先杠了一句,然后才思索了一会,认真道:“但这一次,的确不太正常。”
如此说着,雅拉身上的鳞片都开始亮起一阵阵虹光,祂沉思道:“是啊,太怪了,创造当初和双神木关系相当好,甚至可以说隐形的三人组。”
“为什么,祂的原初世界中,居然连双神木的一点要素都没有?”
这也是苏昼觉得奇怪的地方。
不谈其他地方,单单就说封印多元宇宙,双神木乃是万物根源,存在之基,祂们的‘存在’和‘延续’之道,基定了这个多元宇宙最基础的道德和秩序。
别的不说,地球仙神文明之所以会发展成这样,就和大道之树的延续之道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任何宇宙世界,包括黄昏世界群,也绝不可能摆脱双神木的影响。
即便是微弱,但有就是有。
苏昼相信,即便是创世之界中,也肯定有神木存在。
但是,十天神系,四大禁区,几乎囊括了几乎所有伟大存在眷属的神系组织,却单单没有双神木?
傻子都知道不对劲!
“有好几种可能。”
沉思之后,雅拉的尾巴甩了甩,肃然回答道:“第一种可能,就是双神木的力量隐藏的比较深,已经深入这个世界的根基沉眠,表面上看并不能看出祂们的具体倾向——毕竟只要存在,双神木也不管你是什么阵营,祂们可能只是分散在各大势力中,作为客卿长老亦或是外援。”
“第二种可能……可能是一种尝试吧。”
雅拉并没有将话说完,老谜语人行为了。
但苏昼却抬起眉头,作为立约者,他很轻松地就解析出了‘谜语沉默’背后的意思。
青年有些恍然道:“对,一种尝试……就像是将大道树和世界树分离那样……屏蔽掉‘存在’和‘延续’的力量,然后再进行后续的推演……”
“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一种‘创造’,创造出一种全新的逻辑和秩序?”
“或许,这种事情,没有亲眼见过,即便是我也不可能笃定。”
蛇灵微微点头:“但这种行为,很符合创造的风格。”
【创造】
如若说,存在是一切的根源,延续是最初的变动,那么创造就是直接根基于存在与延续之上,将最初【正确】变化繁多的【正确】。
“创世,造物——一切的开辟者,一切的缔造者,如若说万物根基于名为存在和延续的大地,那么创造就是铺设道路,设计花草与日月星空,手握最初权柄者。”
轻声阐述着这一伟大存在的领域,雅拉陷入了回忆:“祂很古老,恐怕仅次于双神木与黄昏,祂也很强大,温和,除却面对黄昏时总是会怒气冲天外,即便是我也很少看见祂发怒的样子。”
闻言,不仅仅是苏昼睁大眼睛,就连在一旁旁听的邵启明也都微微侧过耳朵。
——好家伙,面对混沌也只是偶尔发怒?那脾气可还真好!
“创造总是热情满溢,祂的眷属也大多如此,对万事万物充满了热情——但凡是想要创造什么东西,无论新旧,无论美丑,无论之前有没有出现过,之后有没有用处,只要是想要阐述‘心中的创造欲’,哪怕是写小说,哪怕是拍电影,哪怕只是费尽心思想要创作一个究极冷的冷笑话。”
“只要有着这样的心,那么【创造】的眷顾便会降临。”
“虽然说可能已经说过许多次了……”苏昼不禁嘟囔了一声:“但是你们这些伟大存在单单是听好的那一方面,根本就不像是会被封印的模样啊?”
“不然怎么是正确呢。”雅拉轻叹一口气,祂啧了一声,趴在苏昼头顶甩着尾巴道:“但是仔细想想吧,如若人人一味创造,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自己的欲望中,那又有何意义呢?不交流,不交互,不互相沟通,只是一味地思索,创造,那样的世界,生活在那样世界中的众生,将会遭遇什么呢?”
“就像是一本小说,一个作者自顾自地自我娱乐,自我感动,那哪怕是他写的再好,心中的故事再怎么精彩,哪怕是他读了许多人的书,有着丰厚的知识和底蕴,但倘若不能让其他人理解,明白,那这创造就不几近于‘虚无’吗?”
“任何正确,都要面对‘虚无’的质疑,所以任何伟大存在,都与黄昏为敌。”
如此说道,蛇灵缓缓闭上双目,祂有些奇怪道:“创世之界,这个原初世界倒也不奇怪,每个神系都有自己的小宇宙,这从基理上就符合创造的正确。”
“这样一来,无论是谁的眷族,哪怕是我的眷族,再怎么反驳祂,也无关痛痒了——因为祂们实际上都在履行创造之道。”
此刻,雅拉也懒得对苏昼隐瞒,祂谨慎且怀疑地自语道:“难道说,创造这家伙,是想要把双神木排除……”
“自己尝试,以自己为‘万物之基’的可能?”
“以‘创造’取代‘存在’和‘延续’?!”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怪物被殺就會死-第二十七章 偉大存在【創造】 (6666)分享
这个想法实在是有些荒谬,但仔细想想,却未必没有其道理。
不过,苏昼懒得在这方面细想。
思考?思考当然有用处!
伟大存在都是对的嘛,无论怎么想答案就是这个。
无论创造想要干什么,对于祂,对于祂的眷属,对于祂爱着的众生而言,那自然都是对的。
问题在于,真正需要思考的点,真正值得去批判的事情,在于‘更好’,如何才能更好。
而这种事情,不亲自去见证,去感受,是没有意义的。
“承道之龙……”
苏昼暂时不再思索这方面的事情,他再一次将目光转移到了承道龙女如今的情况上。
作为自己在创世直接的信息共振体,苏昼并没有将承道之龙,视作另一个‘自己’,亦或是什么时空同位体。
当然,对方的确是,依照任何一种标准,出现在多元宇宙其他区域的烛昼,都是苏昼的时空同位体。
但是,也可以不是。
只要苏昼不承认就行。
而苏昼永远不会承认,任何一位其他的‘烛昼’,其他时空中,和自己相似的存在,是自己的某种‘衍生’。
多元宇宙中,有强大的存在,仅仅是存在,就会造成信息扩散。
就像是庞大的质量体仅仅是存在,就会令时空扭曲,形成凹陷那样,强大的存在什么都不做,祂们的信息也会像是引力波一样,在多元宇宙中扩散。
而这些信息造就的改变,除却缔造出诸多眷族外,也会缔造出众多与祂相似的生命,有着相似的传承大道,乃至于血脉意志。
在最古老的传承中,想要得到真实意义上的‘不朽不灭’,就需要勾连这些已经散播至多元宇宙中的其他‘相似’的存在,并以这些存在,作为自己的‘不朽根基’。
这样的话,除非这强大存在的敌人,能抹杀这强者的所有信息,多元宇宙中祂的所有相似个体,那祂就会永恒不死,即便被消灭,也会自那些相似的存在中再次复活!
这根基于信息波动而来的不朽,正是‘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的源头,论起高深,更胜于三不朽。
不需要立下不世奇功,被世人铭记;不需要广散传承,令后来者追随;不需要指定标准机理,衍生出一种思维逻辑……
只需要足够强,就能不朽。
这便是某种意义上的以力证道,以力不朽。
但是,这种法门,最后却绝迹了。
为什么?答案很简单。
因为孤独。
仅仅是足够强,又有什么用?
你强?你的敌人难道就弱?
别搞笑了!以力证道又不是什么独门能力,那是‘基本功’!一种强到那个地步时,就自然具备‘特征’!
强者能散布无尽信息于多元宇宙,强者也能消灭无尽信息于多元宇宙,听上去杀起来很麻烦,但对于真的抵达这个地步的强者来说,只要击灭源头,顺着因果之线直接灭杀诸多世界同位体并不难。
所以,看似麻烦,看似困难,看似苛刻的三不朽法门,才会出现。
因为,这样一来,想要剿灭不朽,需要对付的,就不仅仅是一个强者和他的诸世界同位体,而是一群这个强者培养出来的强者,和整个传承山门,宗门的底蕴!
同阶相比,人多就是比人少强,你会以一敌多的法门,人家还会以多敌一的法门呢,你能扭曲一加一大于二,那别人也能把数学规律扭曲回来。
哪有那么多弯弯绕绕。
苏昼觉得,这或许也是昔日伟大存在和怪物之战时,那些怪物遇到的窘境。
【怪物】们不强吗?
未必,说实话,假如对方真的不强,怎么可能打那么久,等到许多新出现的伟大存在出现后,正确一方的阵营才将对方彻底击败?
但祂们就败在了这点。
苏昼此刻,能感应到承道之龙与自己的相似性。
对方是烛昼,也是和自己相似的执着者,她的性格和自己也很类同,面对危机时刻的选择也是直接上去自爆了事,很有当初他在神龙世界和应龙战斗,把身体留下来自爆,头颅飞走的风范。
虽然对方是从造物之墟中浮现的天生械神,但谁说机械造物就不能是烛昼?烛昼岂是如此不便之物!
承道龙女,是最标准的苏昼时空同位体。
但苏昼永远不会承认这一点。
也不仅仅是她,聊天群中的造反家,天魔人,大鹏鸽子,树和龙,以及其他还未发话的烛昼,苏昼都不会承认。
“因为生命是独属于生命自己的,我是苏昼,唯独我才是苏昼,我的正确和错误都属于我自己,未来也需我自己开辟——这些同位体因我而生,但却有着不一样的经历和起点,我可以是祂们的‘父母’亦或是‘缔造者’,祂们是我的子女和传承者,但却不是我。”
“他们可能会遇到困难,我会帮忙,我遇到困难,他们也会帮我,我们天生有着联系,是最亲密的关系,但倘若将另一个独立的生命视作自己,就不仅仅是傲慢,而是一种‘罪恶’。”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我’是唯一的,不容任何其他思想染指……如若越线,和谋杀何异?”
苏昼目光清澈,他抬起手,遥遥指向无尽虚空彼端。
一道蕴含着些许传承的信息流,由诸天万界烛昼系统,传至几乎快要失去自我意识的承道龙女灵魂中。
这是一份礼物,一份对方帮助他看清楚‘创世之界’如今情况的酬劳。
这是他的选择,他的正确。
不过,在这同时,感应到承道龙女如今情况的苏昼,不禁轻咦了一声。
“嘿,巧了。”
他低声奇道,然后转过身,对身后的邵启明大声招呼:“启明启明,咱们老妹又碰上事了!”
“啊?”
从一开始就坐在旁边处理公务,顺便经营集团事务的邵启明不禁一愣。
他眨了眨眼,少见地呆了一下,才抬眉道:“霜月……霜月她怎么了?”
“她又在先驱空间惹事了?”
“没,或者说,还没来得惹事,但照我看快了。”
此刻,苏昼眯起眼睛,他的目光悠长,仿佛能看见无垠虚空彼端:“准确的说,不仅仅是霜月。”
他能看见,此刻的承道龙女,来到一艘星云周边太空战舰中,附体在了一位看似平平无奇的舰队成员身上。
而这个舰队成员,根据气息来看,其实是一个先驱空间探索者势力的下属。
而这位探索者的气息,苏昼再也熟悉不过了。
那正是蚁人巫妖,在数个月前,因为被万象葬地,也就是黄昏眷属的械神袭击,故而被苏昼给予了‘械神传承’的探索者安森特的势力!
而这个势力中,不仅仅只有他一人……还有着邵霜月,九溟,甚至是芙妮雅的气息!
似乎,和苏昼有关的先驱探索者,在这里齐聚一堂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