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第三百三十三章 特地吩咐看書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这下,应该可以了吧。”吃完以后,夏岑兮瞪着周围的那些人,一脸的愤愤。
“好,多谢夏总配合。希望接下来几日夏总都能如此。”
“什么?”夏岑兮被吓到了,一脸的黑线。
“明天就不必了吧,就这么一次。”
“抱歉,”几个人之中有一个带头的人走了出来,语气格外的尊敬和委婉:“这是靳总吩咐的,从今往后,乃至未来的一个月之内,我们都要风雨无阻的把营养餐送到,并且要看着您吃掉才行。”
这是疯了吧?她张大了嘴巴,已经开始对未来一个月之内充满了恐惧。
“你们能不能商量商量,我是真的不用每天都这么送饭,又不是病人。”
“也不是饭桶。”她悠悠的补上了这一句。
“抱歉,顾客就是上帝,上帝的决策我们无权进行干涉。”
几个人点点头,甩下这一句话之后,快速上前收拾好所有的东西,很快的便撤离了办公室。
这堆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着实让夏岑兮有些伤脑。
靳珩深这是把她当成什么?温室里的花朵还是瓷娃娃?怎么连吃个中午饭都要这么细致入微?之前的事情她姑且能够忍受,全当是靳珩深对她的关心。
不过这件事情太夸张了,她不能再这么被动的接受了。
看来,她有必要好好和靳珩深聊清楚。
等到下班时间,夏岑兮披上了外套,打开办公室,刚准备离开公司,就看到了周围人那些若有若无好奇的目光。
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早就料到了会引起他人的注意,她清了清嗓子,目光坦然:“都看什么呢?到了下班时间就赶紧去吃饭吧。”
听她这么一开口,众人纷纷围了上来。
“夏总,我们几个有个问题想要问问您。”
有一个和夏岑兮关系向来甚好的高管,脸上带着八卦的表情,忍不住开口。
夏岑兮心里一沉,隐约的猜到应该不是什么好问题。可是也同样观察到了其他人热切的目光,只好硬着头皮点下来,喝了一口水,让自己恢复镇定。
“嗯,你说。”
“夏总,现在……你和靳总不会是备孕阶段吧?”
这话刚一问出口,夏岑兮马上一口水喷了出来。一脸的尴尬:“你……你怎么会这么说?”
那几个人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其中一个已经作为人母的高管走了出来,一脸的得意:“夏总,您就承认了吧,我都看出来了,今天又是给您送营养餐,又是给您换环境的,看来已经蓄谋已久了。”
“小江也和我们说了,您办公室里的咖啡和茶叶早就全部换成了营养冲剂,这谁还看不明白呀。”
“不过说真的,夏总,靳总就这么着急要孩子吗?你们要两个人都是发展期,我觉得在忙几年事业也不晚呀,这……”
瞬间像打开了话篓子,八卦声一个接一个的起来,几乎要震破她的耳膜。
周围人对她都是幸福的羡慕,而她自己的脸上却笼罩着一层和其他人毫不相符的无奈。
从公司里尴尬的离开之后,夏岑兮在回家的路上,都觉得心堵。
赶回家里,刚打开房间的门,就看到了安姨在厨房里忙东忙西的。
夏岑兮一愣,皱起眉头,看向了墙上的钟表,这才下午四点,安姨怎么这么早就开始准备晚餐了?
她在心里,已经隐隐的有所了预感。
“安姨。”她声音柔柔,把阿姨叫了过来。
“安姨,您这是在准备什么呢?怎么这么早就开始做饭?”
安姨放下了手里的东西,忙走了过来,看见是夏岑兮回来了,脸上带着笑容,一脸的慈祥:“靳总都给我吩咐好了,这段时间下来,夫人您的身子需要调养得吃点儿好的,这不,我刚从市场上买了不少新鲜的食材,今晚给您做顿丰盛的。”
安姨一脸的兴致勃勃,看样子已经做好了准备,要大施拳脚。
听到安姨这么说,夏岑兮顿时有些不寒而栗,今天中午她吃的那些就已经足够丰盛了。
她深深的叹了口气:“不用了,我真的不想再吃了。”
没有想到夏岑兮会是这样的反应,安姨被惊到了,眼神带了些幽怨:“怎么了,夫人是不喜欢我做的饭吗?”
“当然不是。”夏岑兮马上矢口否认,一码归一码,她还是不愿意伤了面前这个老人家的心。
她闭上了眼睛,太阳穴有些发痛。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愛下-第三百三十三章 特地吩咐閲讀
“安姨,你别多想,您做的饭菜很好吃,可是中午我已经吃过大鱼大肉了,如果晚上再这么来,我可能吃不消。”
夏岑兮轻轻的笑着,试图用这种方式来说服安姨。
“这样啊,”安姨恍然大悟,“那夫人你想吃点什么?我去跟你做。”
看着安姨如此心灵神会,夏岑兮内心格外的开心。
“熬点白粥,炒两个清淡的菜就好。”她的心情放松了很多,果然只有安姨是懂他的。
说完这一切,夏岑兮便回到了房间,简单的休息一会。
精彩玄幻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第三百三十三章 特地吩咐閲讀
七点左右,靳珩深也从公司回来,刚一走进家门,就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白粥味道,他的眉毛也紧跟其后的皱了起来。
“安姨?”
又一次的,安姨从厨房里出来,此时她的脸上带了些欣喜。
“先生回来啦!”
“咱们今晚吃什么?”靳珩深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仿佛与自己期待的晚餐不一样了。
安姨听完后突然想晚餐会不会太简单了,一双手尴尬的放在身前不停的拍打着围裙。
“我熬了点白粥,炒了几个素菜。”
“安姨!”靳珩深叹息:“我今天不是跟你安排过了吗,去买点好的回来,夏岑兮她这段时间需要调养……”
听见楼下有动静,夏岑兮也打开了房门走了下来,一边下楼,一边咳嗽两声,吸引了楼下二人的注意力。
“是我让安姨这么做的,你别怪她老人家了。”
夏岑兮平静的说完,颔首示意阿姨回厨房工作就好。
安姨也知道此处不能多待,冲着靳珩深点点头,双眼带着感激看着夏岑兮,再一次回到了厨房里。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