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浮雲列車笔趣-第六百三十二章 帕爾蘇爾的祝願鑒賞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浮云列车
帕尔苏尔悄悄走回座位,把手搁在靠近火炉的桌子上。盖亚的火焰温暖着她的全身,酒精从小腹带来热流。她差点打哆嗦,赶紧绷紧身体掩饰。一旁,猎人褐耳靠在椅子里酣睡,魔药会让他睡上一整晚。开门时的寒风也没唤醒他。
“圣女大人?”有人进来,走到她身旁。“你睡着了?”
“现在没有。”她装作刚刚苏醒,朝后打量。“就你一个?”
“他需要独自待一会儿。”尤利尔说。由于起身突然,他和乔伊都没穿外套,就那么在外面待了近半小时。传教士的脸颊冻得通红,但本人似乎不觉得冷。没想到他也这么耐寒。帕尔苏尔将热酒推给他。“谢谢。”
“你好像更中意热水。”
“显然,水尝起来不辣。不过酒也一样,如今我需要热量。霜之月的森林实在难熬。你们在这儿呆了多久?”
引人入胜的小說 浮雲列車討論-第六百三十二章 帕爾蘇爾的祝願相伴
“大概三个月。”帕尔苏尔知道只要自己含糊其辞,对方就会识趣地转移话题。但她有种倾诉欲,与面对陌生人时的感受不同。哪怕这时候遇到熟人其实不是件好事,我也得和他聊聊。“从离开莫尔图斯后,我就再也没遇到过能交流的人。”
“我想我能理解。”
你能理解?寒冷,寂静,无休止的狂风,还有随时到来的死亡威胁。但这话他说来却很真诚。算了,尤利尔有什么理由欺骗我呢?他与银歌骑士不同。帕尔苏尔挺喜欢这小子。“可能罢。毕竟你是传教士,走过的地方比我多得多。我养尊处优了太久,连些许苦难都受不住。”
“我建议你到北方去,帕尔苏尔。穿过奥雷尼亚,去沙漠中的绿洲。这里太冷,不适合你们。”
“不适合我。乔伊倒很习惯。”她纠正,“这是希瑟给我的惩罚,也许是盖亚给的。诸神乐意给人磨炼。”
“别这么说。”尤利尔皱起眉,“没必要借诸神之手惩罚自己。你保存了圣瓦罗兰的火种,你救了同族的性命。”
“时代变了。森林种族也开始追求荣誉。性命不如传颂的歌谣动人,某种意义上,这并非坏事。牺牲会换来他人敬畏,巩固森林的主权。”或许我本人也这么想。曾经的我。愿意作为人质背负罪名的我。森林圣女来到遥远的奥雷尼亚,接受无止境的流放。就算没人理解她的忍耐,她也觉得自己无愧于先祖和神灵。
自我感动的白痴。乔伊这么评论,帕尔苏尔头一次认可他的用词。眼下她理解希瑟的旨意了,女神对任何人都一样慈悲。祂从没要求过她的牺牲。“不过都是过去的事了。歌谣与生命孰重?会有新的圣女需要烦恼。见鬼去,反正和我没关系。”
尤利尔果然与银歌骑士不同,她的话得到了赞同。“说真的,帕尔苏尔,我很高兴看到你摆脱束缚。”
“你是真心祝愿,我看得出来。可惜其他人没你这么开明。”
“夜莺找到了你们。”
“不出意外的话,是通过神秘。森林可以遮掩我的痕迹,因为我一路几乎没用过魔法。但夜空之下,少有人能彻底销声匿迹。”
“你说的不会是克洛伊塔……?”
“或者其他组织。初源。女巫。敌人自然应有尽有。我们遭遇了刺客,就在堡城不远。恐怕阿兰沃也不欢迎我们。”
“他们根本不知道你们的存在。”
这是最好的情况。帕尔苏尔下意识敲了敲杯子,随即才反应过来,这儿可没有侍女。但传教士理解她的意思,给她的酒杯倒满。“堡城早就变成了秘密结社的据地,初源占领了她。连森林守护者也加入了他们。谢谢,尤利尔,你真好心。”
“我做的还不够。”
她颇感有趣。“不够?远远超出。尤利尔。你本不必为我做什么。你不为抓捕我们而来,今天的碰面会让你陷入危险。”
“我非常安全,女士。这个世界上没人能伤害我,可我也改变不了任何事。”传教士忧郁地回答,“我能做到的事太少……大多是做了也没用。”
“我知道你协助詹纳斯逃走,还帮助了阿内丝和奇朗。你的举手之劳挽救了他人性命。”但她的安慰反倒使对方更沮丧。“你似乎很疲惫,尤利尔?这一路上你有旅伴吗?”
“这一路没有。”
“你习惯独自一人,要我说,这比大多数人都了不起。”好歹比我强。帕尔苏尔看向窗外,外面白茫茫一片,风雪还未停。“独自一人的旅途中,你会指望有个好天气……还有能说话的对象。说真的,孤独会令人发狂,尤其是在你不知道这孤独何时结束的时候。接下来你上哪儿去?在天亮前告诉我罢。比起乔伊,我起码会认真听。”
……
帕尔苏尔握住他的手,女性的手掌柔软光滑。尤利尔感觉心跳忽然加快。这是种奇异的感受,仿佛他回到了四叶城的教堂中。他不禁想起塞西莉亚,甚至是丹尔菲恩……然而这位梦中圣女带给他只是怜悯,不是激情。
在去往蜂蜜领的路上他并非孤身一人,可难言的秘密却让所有同伴都与他隔着遥不可及的天堑。说到底,我不可能与多尔顿或约克分享无名者的事。唯一知晓真相的只有乔伊,但使者在梦中与现实判若两人。
“好吧。”反正不过是梦。“我的目的地马上就到了。你知道,女士,我是个传教士,此行不为其他。我要到一个被邪恶信仰蒙蔽的古老国度,用盖亚的教义洗涤罪恶。放心,不是阿兰沃。”
“我当然不放心,要是你就这么和当地人坦白的话。”帕尔苏尔微笑,“你指的邪恶之地是苍之森吗?以前的我肯定不欢迎你。没人会抛弃希瑟改信盖亚的。邪神信仰仍是信仰,信仰不可亵渎。尤利尔,世界上不止有一个神。”
“但不是每个神都值得崇拜。”尤利尔回答,“我非去不可。”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浮雲列車 ptt-第六百三十二章 帕爾蘇爾的祝願讀書
她的手指箍住他的指节。“总有些事情无法逃避。不过再伟大的使命也不如性命珍贵。你有家人,没错吧?”
“事实上,我为他们而战。”
“我成为苍之圣女时,我母亲不若在我成年礼那天高兴。也许他们更希望你能回家去,而不是四处冒险。当然,我没资格说这些,你就当祝福听。祝福又不花什么,倾听也一样。”
“我听着呢。”
“我没在陌生的地方传过教,这千真万确。森林种族全都是希瑟信徒,在我出生前就这样了,想必未来也不会有大变化。奥雷尼亚帝国可以打败我们,但不能逼迫我们信仰三神。我从没见过希瑟,尤利尔,可我坚信祂的存在。神灵是会传递给凡人启示的,哪些人选择相信,哪些人报以嘲弄,女神都一清二楚。祂的惩罚来自人们的愧疚之心。”
她的声音使他感到宁静。尤利尔一动不动,时间仿佛在此刻静止。
“所以,尤利尔,你可以拯救渴望被拯救的人,但别指望大多数人改过自新。人人都希望选择自己的命运,可最终还是诸神引导他们的意志。诸神亲自来,明白吗?不用别人插手。你不清楚诸神怎么做,怎么选,你只是给自己做主。”
帕尔苏尔停下来,闭上眼睛。学徒察觉她的掌心出了汗。“别恐惧命运。你的神给你的启示独一无二,尤利尔。盖亚与希瑟的教义有共通之处……”
“……信乃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尤利尔回答。只是普通的祈祷,但这些平常字句却传递给他力量。白天的旅行令他疲惫,夜晚的探索雪上加霜。直到今天,他似乎才从梦里真正得到放松和宽慰。
……
她睁开眼睛,发现年轻的传教士盯着火炉,若有所思。不论如何,他似乎打起了精神。帕尔苏尔想起自己依靠希瑟指引度过的寒冷夜晚。某种意义上,乔伊巩固了她的信念。独身穿过雪山,离开时她可能早就抛弃希瑟了。看来骑士虽然不是最好的同伴,可没有他我会更糟。
“这与其说是信仰,倒不如说是勇气。”帕尔苏尔松开手,尤利尔也没移动手臂。“换作别人,我会劝告对方别走太远。但你有自己的想法,且计划明确、意志坚定,不用我瞎操心。”我还是多考虑考虑自己的目的地罢。“最关键的是,你有绝对的权力,不像我。”
“不像你?”
“我确实想改道沙漠,可惜我们的骑士大人多半不乐意。”
“他……呃。”传教士犹豫了一下,似乎有话要说。
“怎么?”
“或许我不该说,女士,但你和他走在一起,过去恐怕会如影随形。我不是怀疑……好吧,我很怀疑,雪山究竟能阻截多少过去的影响。寒冷使你们靠得太近,没有距离。这不都是好事。”他含糊起来。“我大概了解他,在他成为银歌骑士前……”
木门猛然洞开。乔伊掀起兽皮,冷风吹进屋子。“天亮了。”他提醒。
“我看也是。”学徒咳嗽一声,以掩饰嗓音的变化。帕尔苏尔差点没忍住微笑。这孩子有点容易感动。要不是对方有事在身,她几乎想邀请他同行。我们恐怕再也不会碰面了。
临别时,帕尔苏尔踮起脚给了他一个拥抱。“再见,尤利尔。愿你的神与你同在。”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