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醉風月》-【144】商女往事相伴


醉風月
小說推薦醉風月醉风月
次日周五,早起查看了一下搜索程序,他失望的发现,即便程序已经遍历了游戏世界所有地图的NPC,但还是没有找出任何与紫玉相关的线索。
无奈之下,又挂上了追影程序继续采集赚钱。当然了,追影程序当前已经不再执行追杀任务。
繁忙的一天过去,今日难得准时下班。六点到家直接进入游戏世界,他暂停了采集程序,让襄王回到了长安。
此时他发现一些好友的私聊留言的提醒,打开一一浏览。
其中一条是来自念念的:“今天在野外采药遇到那个人间幽鬼和轻烟了,不过,这一次他没敢欺负我。”
“那就好。”孙秒回,听到这消息,他心情愉悦。看来这人间幽鬼确实已经被他治的服服帖帖,不敢欺负他的任何亲友。
“多谢襄王哥哥一直在游戏保护我。小女子是在无以为报。”念念又道。
不知为何,这句话让孙轶民-联想到了当日在东莞约见念念时,她对他提出的特殊恩惠。这令他不禁心中生出一些尴尬和恐惧。
而对于她的职业与身世,他一直有一种恻隐与惋惜。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醉風月 顓煜-【144】商女往事鑒賞
按理说这个年纪的女孩,应该有一个美好的家庭,过着相夫教子的温润生活。然而她却流落在风尘之中,并且似乎难以自拔。
孙轶民沉浸在遐想之中,不知何时,一念霜华的身影出现在襄王身边:“在干嘛呢?怎么站着发呆,也不回我话?”
“哦,刚在忙。我想说的是,你是我好朋友,为朋友出头是应该的,也无需报答。”孙道。
此时他打量着眼前身姿妖娆的女性弓手形象,联想到了现实世界念念的真实形象。
印象中这念念看起来似乎有30出头,虽然风姿尚存,然而容颜之中也略带出一丝沧桑。
再看她头顶的名字上方的称号“怡红院[帮主]”,他又联想到了她在现实世界的职业。
心中产生了一个想法,向念念提议:“要不,你来我们帮会吧!你的战力挺高,偏偏呆在这么小一个帮会,有点大材小用。”他的本意,是希望她离开这个象征卑微职业的怡红院。
“不要哦,这是我亲自创建的帮会,里面有很多好兄弟姐妹呢,舍不得离开。”念念婉拒了孙轶民的好意。
兄弟姐妹?这怡红院由念念一手创建,而念念的职业是“商女”,那么她帮会里的姐妹们莫非也都是……?
还有好多兄弟,这些所谓的兄弟,不会都是怡红院的老嫖客吧?想到这,心中一阵阵颤栗。
他回了一句:“哦……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勉强了。”
“嗯,谢谢襄王哥哥的邀请,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心领了。”念念道。
“嗯……”孙轶民停顿了一下,又道:“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呗。”念念秒回。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醉風月-【144】商女往事展示
“我就问直接一点,希望你不要介意。”孙轶民先做了一番铺垫。
“没事,我就喜欢直接一点。”念念的回答暗藏暧昧。
孙问道:“我想问的是……为什么要从事这个行业?做点别的不行吗?”
对方沉默了约摸2分钟。
孙轶民又补充了一句:“我问的有些直接,你……不会生气了吧?”
“没有,刚去倒了杯水喝。生气什么啊?”念念附带了一个微笑表情。
“那就好。”孙轶民附带了一个憨笑表情。等待着对方回复自己前面的问题。
“唉!说起来,我从事这一行业也不是心甘情愿的。我本来有一个不错的家庭的,只是后来发生了变故,迫不得已才流落风尘。”念念附带了一个流泪的表情。
“哦?怎么说……”孙好奇问道。
“我很少对别人讲我自己的过往,襄王哥哥,我感觉你是个好人。所以,如果你愿意听,我想跟你讲讲我的故事。”
好人?孙轶民自问应该也配得上这个称呼吧,在他的自我评价中,除了有点小才华,最大的优点便是善良,他总是习惯性的同情弱者。
他回道:“嗯,乐意听。你说吧!”
念念说道:“我出生在四川的一个农村,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家里很穷。除了我,家还有一个小我5岁的弟弟。父母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并且培植弟弟读书,他们早早的把我嫁人了……”
听到这孙轶民暗想,这难道是一个农村重男轻女愚昧思想造成的悲剧故事?
只见念念又继续陈述:“我并不怨恨父母在我19岁的时候把我嫁人。其实我还是挺幸运的,遇上了一户挺好的人家。丈夫家里有一些家底,人也善良。他是在镇上办小工厂的,挺能干也赚了不少钱,早早就买了小汽车。婚后我们的感情很好。他对我和我父母都挺好。自从我嫁了人之后,我父母和弟弟的生活条件也改善了很多。在我结婚的第二年,我们生了个儿子。生活看起来充满了幸福和希望。”
“但是似乎总是天意弄人,在我儿子3周岁的那年,我丈夫却出了事。那天下班后他跟一帮朋友喝了酒,很晚才开车回家。我们家附近有一条小河。由于天黑没有路灯,加之醉驾,他连人带车载到了河水里……”
“我很遗憾。”孙轶民听到此处,心中泛起一阵悲悯,感叹命运无常。
“从那以后,我的生活突然从天堂坠入了地狱。你知道的,我丈夫家虽然家庭条件不错,但毕竟在他父母眼里我只是外人,农村人的观念没有那么开明的,他们的儿子死了,他们自然也不会把家产让给我。
从那以后,尽管我在家里辛勤带孩子帮公婆做家务,但是依然换不来他们的好脸色。他们总觉得我表现的这么贤惠,是冲着那点家产去的。
从他们的眼神中我明白了一件事:我是不可能在这个家庭待下去了,我无法依靠我丈夫的家庭养活自己。我必须自己去讨生活……。
但是,我不但需要养活自己,还要帮助我自己的父母和弟弟。弟弟要继续念高中大学,父亲又上了年纪并且有不断加重的慢性病,母亲除了在家照顾父亲,偶尔靠种地得来的那点收入,应对家庭开支也是捉襟见肘。
以前或许好一点,而现在失去了我丈夫的支持,我父母家中所有的重担,都落在了我一个人头上。”
一段凄凉的往事,听得孙轶民眼睛有点发酸。在他善良的内心中,最容不得这种人间悲剧……
“我把儿子交个他爷爷奶奶照顾,然后离开了家,出门打工去了。家公家婆表态儿子不需要我来抚养,但是我从此也跟丈夫的家庭断绝了关系,我没有拿到一份财产。
这样也就罢了,反正我也不想看人脸色吃饭。我决定出去打工。只是,我初中还没毕业就辍学了,身上没有多少文化。出门还能做什么活呢?
我后来听一个亲戚说,去马来西亚打工比国内赚钱,我便听从他的建议,拿出自己的一点积蓄,办了个旅游签,就在那边打了一年的工。
那边赚钱确实容易一些。而且在那个异国他乡,我遇上了人生中的第二段感情。那个男人对我很好,所以我打算长期待下去。
但是,后来签证到期,我被强行遣返了,只能又回到了村里。
有一次我听村里的一个好友说,他和一些姐妹在广东打工,那边的钱相对比较好赚。于是也就跟着她们过来广东,最后落脚在东莞。
我在这边做过很多事,包括做流水线,在餐厅当服务员,洗碗工,在酒店做服务员。
说实话,一开始姐妹怂恿我去做的那个行业,我是抗拒的。我其实不是你想的那种自甘堕落的女子……”
“我没这么想过。”孙轶民慌忙插了一句解释道。
“没事的,不管你怎么想都是正常的,不是么?做了这个行业谁还会在乎别的看法呢?”念念附带了一个苦笑的表情,又继续道:“其实做一些底层行业的活儿赚的那些工资,也是足够维持我一个人在这个城市的生活的,毕竟我儿子不需要我抚养。
但是我自己父母那边的生活状况却越发拮据。我每个月汇给他们的钱根本无法支撑这个家庭。父亲没有医保,看病开销很大,读高中的弟弟虽然懂事节省,但是每个学期的学费也是不小的开支啊。”
“我能理解。”在这一刻,孙轶民被这女孩悲惨的命运打动。感叹自己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原来在这个世界的角落,处处上演这种凄苦的人生。
“一个村里的好姐妹,再三劝说我跟她一起去这个城市遍地分布的休闲娱乐场所去打工。她告诉我:‘比做服务员轻松很多,收入也高,而且运气好的话,还有不错的外快’,虽然当时我并不理解这外快是何意。但为了摆脱生活的困境,我决定先去试试。‘你长得好看,肯定很有前途的’,姐妹这样子怂恿我。”
孙轶民沉默着。
念念又继续补充道:“你不知道,这种行业一旦踏入,就很难脱身。要不然别人为什么为称我们为失足者呢?因为这就是一个火坑。我从入行之后,只能随波逐流。并且在这个过程中,我也渐渐尝到了其中的甜头,堕落的念头在心底滋生开来……”
“这不怪你,只是生活所迫。”孙轶民劝慰道,“再说这行业其实也是自食其力啊,不偷不抢,不依附别人,没什么可以羞耻的……”
后面这几句,孙轶民虽然说得有些言不由衷,但是他为了让念念打消他可能歧视她的想法,还是违心的说了出来。
“谢谢哥哥的安慰,你真是个好人!”念念字里行间流淌着感激。
又道:“只是,一失足成千古恨。我从事这行业的事情很快被村里的姐妹传到了公公婆婆耳朵里,他们对我的偏见更大了。有几次,我带着礼物想去看望我儿子,他们把我挡在家门外……襄王哥哥,我已经有3年没见过我儿子了,我好想他啊!”
听到这,孙轶民突然感觉眼眶有点酸。心中充满了对念念的怜悯之情,只是,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眼前这身世凄苦的女子。
沉思良久,他回道:“没事,儿子知道你对他好,应该会记得这个妈妈的。以后肯定有的是机会见面。对吧!”
“嗯。可是我就怕公公婆婆给我儿子灌输什么我是失足女子之类的概念,导致我儿子最后不认我这个妈妈……”
“这……应该不会吧!”孙言不由衷的安慰道。其实他心里却是也有这种担忧。
此时孙轶民提出了一个理性的话题:“其实呢,虽说你这职业无可厚非,但毕竟它是带着风险的,你懂我的意思吧?”
“是的我懂。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念念回应道。
“这种职业这对你来说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毕竟你现在吃的只是青春饭,你要尽早为你的将来做些打算。”孙苦口婆心道,“文化低没关系,你可以去适当的去学习一门技艺找一个相对好一点的工作,另外,若果有有机会,趁着自己年轻,找一个对你好的人。毕竟……女孩子总是需要一个依靠的,对吧。”
“明白……”念念似乎唯唯诺诺的道。
“哦对了,”此时孙轶民想起了些什么,问道:“你是如何接触到醉风月这游戏的?别人介绍的吗?”
“上班的时候,一个男顾客跟我闲聊,提到了这种网络游戏。我玩了一下感觉还是挺好的,就一直玩下去了。后来,我也通过游戏认识了很多顾客,倒是拓宽了我的收入。”
“嗯,不错……”
“什么不错,哥哥一定笑我了……”
“没有没有,我绝对不会笑话你,我一直把你当朋友。”孙轶民郑重其事道。
“那就好!”
“只是……我完全是站在为你好的角度,我想再次重申一点:你这行业虽然是自食其力,但是也是对自己身心的摧残。我望你尽快想办法换职业。”
“我知道。我会想办法的。我也希望哥哥能帮忙。如果哥哥有发现什么好的工作适合我,也请推荐给我。”
“好的,一定!”孙道。他决定把念念的嘱托当做自己的一个任务,希望能帮她物色一份适合她的工作。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