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道國
小說推薦地上道國
庾献注视了一会儿,轻手轻脚的握着蔡琰的脚踝,想把她挪开一点。
冰凉的手指刚一触碰,蔡琰就下意识的一缩。
庾献不敢乱动了。
赶紧也给蔡琰补了一记周公入梦术。
谁料庾献不招惹蔡琰还好,这一记周公入梦术一出,蔡琰虽然立刻陷入了深度睡眠,但是她脖子上挂着的夔牛战鼓却似乎被惊动了。
庾献眼睁睁的看着那夔牛战鼓上的纹路一丝丝点亮。
猝然之间,正不知该如何是好。
那主动护主夔牛战鼓,已经飘荡而起悬在空中,滴滴答答的落下污血。
那污血虽非实质,却散发着一种污浊、混同、涤荡的气息。
如果说庾献对蔡琰所用的周公入梦术如同一缕柔和的清风,那这污血气息,就如同扬起的漫天尘沙。
正熟睡中的蔡琰被这浊气一冲,控制类术法立刻失效。
星辰仙變 貌似書生
蔡琰猛然惊醒。
她察觉到身体有异,借着模糊的光线,低头一看。
正见一个男子掀开她的锦被,正在掰她的大腿……
而此时,那男子一个抬头和她对视。
强烈的惊恐,让蔡琰张嘴就要大叫。
庾献吓得连忙用手紧紧的捂住蔡琰的嘴巴。
蔡琰花容失色,瞳孔一张。
掰腿又捂嘴,难道是要?
想到此处,蔡琰顿时剧烈的挣扎了起来。
“啾咪,啾咪啊——”
庾献额头生汗,压低声音道,“别闹,不是找你的。”
蔡琰一怔,目光扫了旁边的董白一眼。
接着又继续挣扎起来。
那也不行啊!
庾献不好太过用力,可这般挣扎挨磨,也着实让人心摇。
庾献强自镇定下来,低声解释道,“莫慌,我是道人庾献,之前和你一起探访过洛邑鬼城的。”
庾献?
蔡琰这些天可没少听过这名字。
这不是董白的师父吗?
这大半夜的……
蔡琰震惊了。
眼看蔡琰的目光逐渐诡异,庾献索性松开她的嘴巴,把旁边伪造的圣旨塞到她手中。
“自己看,我是有正事找你们。”
蔡琰一脸的不信。
有正事你半夜跑来掀被子掰大腿的?
好在确实是熟人,再加上蔡琰有过半夜被这道士从家劫走过的经历,蔡琰的心绪慢慢平静下来。
毕竟上次孤男寡女时就没发生过什么,这让她产生了不少安全感。
将信将疑的往手中的绢帛看去,却黑乎乎的看不分明。
庾献催动一股木德之力,进入蔡琰的身体,随后上行至双目窍穴。
蔡琰只觉得眼睛一阵清凉舒适,借着帐外的微光,已经能看清绢帛上的字迹。
上下读完,蔡琰心惊不已,迟疑说道。
“这圣旨上没有宝光,你这是矫诏啊?”
庾献不动声色的将蔡琰放开,温声说道,“所以这才是我来找你们的原因。我见过徐晃和李肃了,对你们现在的处境也很清楚。放心,我能解决。这次找你们,是想来董白这里取一件东西。”
蔡琰一脸的怀疑,目光看了下刚被掀动的锦被。
極品梟妃
麻雀要革命3 郭妮
庾献倒也坦荡,“不是你想的那样。嗯,等会儿若是看到了什么,不要太过慌张。”
说完,再次将董白这一侧的锦被掀开。
蔡琰“嗖”的把长腿缩了回去。
庾献估摸了下脾脏的位置,轻车熟路的将董白身上的小衣掀开,露出少女柔软平坦的小腹。
“你、你、你……”蔡琰不知所措了。
三國機密龍難日
庾献接下来的动作,立刻把蔡琰的话都吓了回去。
只见庾献从怀中摸出一把锋利的短刀,随后用短刀的刀锋抵在董白的腹部,轻轻地割了下去。
刀尖刚刚割破肌肤,董白腹部便开始渗出鲜血。
纵然是在昏迷之中,她的娥眉也忍不住轻蹙,露出痛苦之色。
庾献连忙封禁住董白的血脉,防止她失血过多。
等到刀锋划开一层层的皮肤肌肉,露出里面的脾脏,庾献才停下刀来。
庾献轻轻一喝,“还不出来。”
就见董白那沾了不少鲜血的脾脏上,忽然亮起一个针眼大小的光芒。
那光芒转眼生出五色光辉,照的帐内通明。
庾献再一招手,一方镶着黄金的美玉,便落入掌中。
五色光芒微微闪动,随即消散。
庾献见没了异象,这才将吞烟吐雾的兵法收起。
不然光刚才这一下,就得暴露了玄机。
仔细打量时,却发现上次用董白鲜血画在传国玉玺上的那几个符文,竟然还在。
一寸河山一寸血4
庾献皱紧了眉头。
这些得自苏妲己封印地的符文,不但能镇压住郭巨佬的斩将台,就连在传国玉玺上都不会消散。
莫非真是什么了不起的奇物?
看来回去后,还要借张松的西蜀地形图一观,说不定能找到什么关联。
庾献来回打量手中的玉玺,旁边的蔡琰已经看傻眼了。
等她看明白怎么回事,不由失声道,“这莫非是传国玉玺?怎么、怎么会在董白身体里。”
庾献回过神来,顾不上回答。
他向蔡琰一伸手,蔡琰立刻意识到了什么,赶紧把手中伪造的圣旨递了过去。
庾献记得阿谀中年的话,刻意在空白处用印。
仙傾 藍色天空
美玉印玺在绢帛上一按,那绢帛立刻生出莹莹宝光,和真正的圣旨一比,几可乱真。
庾献用完印,依旧将传国玉玺藏入董白的脾脏的窍穴之中。
接着用出“春生万物生”的秘术,从神秘木匣中抽取木之生气,催生着董白创口处的血肉。
那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的愈合着。
等到伤口结痂,庾献又耐心的一遍遍催动木之生气冲刷着那疤痕。
庾献轻轻一碰,那道结痂便从董白腹部蜕落下来,除了微微有点白印,那伤口处的皮肤和别处已经没什么分别。
蔡琰看着庾献这些神奇手段,已经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庾献将伪造的圣旨卷起一口吞下,接着一边为董白擦拭血迹,整理衣衫,一边慢慢向蔡琰问道,“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为何把传国玉玺藏到董白身体里?”
蔡琰只知怔怔点头。
庾献默默的收拾了一会儿,才说道,“因为我不想让她死。”
见蔡琰不解。
庾献一肚子话却无从说起。
不由长叹一声。
狗邪神真造孽啊。
庾献慢慢将董白的衣衫恢复原状,随后在蔡琰诧异的注视下,握住她的脚踝压在原处,又掩住锦被。
“希望你能帮我保守这个秘密。”
——“告辞了。”
说完,转身离去。
蔡琰懵逼的望着屏风后消失的身影,良久之后,心中缓缓的浮现了一个问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