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唐求生
小說推薦初唐求生
柴绍听到王圭的介绍,把自己心中的谜团解开了,原来是自己心不在焉,没有听到这个引发的误会。他开口说道:“李副使年轻气盛,王中允,你看是不是给年轻人一条出路!”
惡魔三公主的復仇遊戲
王圭叹了口气说道:“霍国公刚到沈阳,可能不知道沈阳现在对大唐非常的厌恶!没有错,就是厌恶。”
柴绍惊讶的问道:“关系不是很好么?怎么就厌恶了?”
王圭无奈的摇头:“还不是朝廷索取无度,给沈阳百姓带来恶感!”
柴绍有点茫然:“索取无度?”
王圭解释道:“是的!索取无度!沈阳的百姓都是这样认为的。每年进贡1千万斤钢铁,没有一个藩王会大度,大部分都是没有贡品,还伸手向朝廷要钱粮。
他们不仅提供了1千万斤钢铁,还提供了20万军队的甲胄武器。
这些都不算什么!让沈阳百姓受不的是,前面进献传国玉玺,后脚派人索取杨广后人,连点奖赏也无,换来的还是斥责。
天價前妻
美女的貼身保鏢
时间推移,总算冲淡点不愉快。燕郡王的宝物失而复得,没有想到朝廷又派人来索取!这换谁乐意?燕郡王无奈交出他天书中大部分的书籍。
现在整个沈阳都憋着一口气,他的话如果外人耳朵里,你觉得沈阳的人怎么反应?你们不要以为我们大唐横行中原,无人可敌!我们的军队在燕军眼里,不堪一击,事实上也不堪一击。”
李珲出来认为唐军是天下第一强军,现在听到有人说唐军不堪一击,他的血全到头上,愤怒的吼道:“你这是在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你是叛徒……”
柴绍给李珲解围,李珲却不识抬举,忍无可忍,挥手一巴掌甩在李珲的脸上,顿时5个血红的手指头印凸显出来,低声喝道:“滚回房间,否则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李珲血红着双眼:“你敢打我?”
柴绍也愤怒了:“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处决了你!回房,闭门思过!没有我的号令不得出门!你们几个押他回去,如果他走出房门一步,我为你们是问!”
柴绍带兵多年,气场是非常的强大,一路上来表现的亲和,是不想被琐事烦扰,现在李珲这样不知好歹,不分轻重,能不生气?
李珲被柴绍的气场吓坏了,但大多数的斗败的野狗一样,还要叫几声:“柴绍你这个人被老婆休的货色也敢如此猖狂。王圭你这吃里扒外的狗贼,待本爷爷回到长安定要参你!”
柴绍铁青着脸,显然被刺痛了。他向自己的贴身侍卫长马三使了一个眼色。
马三早就想收拾李珲,一直被柴绍压着,现在看到柴绍的眼色,立刻上去往李珲腹部狠狠的擂了一拳。李珲立刻疼的像一只被人敲断脊背的狗,蜷缩在地上,剧烈的疼痛,使他连哀嚎的力气都没有。
柴绍没有兴趣看李珲的惨相,对王圭说道:“王中允我们到院子里走走,我刚到沈阳,很多情况并不了解。你和我详细说说!”
王圭作了一个请的姿势:“请!”
寂寞空庭春欲晚
两人走在小路上,王圭问道:“霍国公此次出使,所谓何事?”
柴绍看看周围没有人,然后说道:“齐王殿下被杀了,下手的就是吴欢。现在找不到齐王殿下的尸身,过来问问!”
王圭对齐王李元吉并没有好感,也知道一些李元吉的事情,于是叹了口气:“玩火自焚!还连累朝廷!他的尸身看来很难找到了。”
王圭说到这里转头看看柴绍说道:“你来还有其他的事情吧?”
柴绍苦笑着说道:“皇上想借齐王的死,多要点好处。最好能要一座钢铁厂回去!这样不用受辽东的挟制!”
王圭也苦笑道:“钢铁厂是沈阳的命根子,他会把命根子给别人么?”
柴绍:“我们不要这样大的钢铁厂,只要一个能年产几十万,百万斤的钢铁厂就好!”
王圭:“炼钢厂这东西,能造一个就能复制十座,百座,到时候,大唐产铁的地方,都有钢铁厂,他沈阳哪还有钱赚?”
柴绍看往黑烟升起的地方,好久才说:“这趟差事难了。”
王圭:“皇上派你来看是冒失,找不到齐王,就不能确定齐王的生死。再说了,他们会认么?如果是我,打死我都不会认!这是杀子之仇,如何轻易忘记?”
柴绍无奈的说道:“谁说不是!看来这趟白跑了。”
王圭:“我看未必,燕郡王会看在你的面子上,多多少少会给点东西,就是不知道什么东西。”
柴绍知道王圭什么意思,苦笑不已,他不知道怎么说。
王圭也意识到柴绍的尴尬,于是说道:“最近沈阳安静下来了,不再用兵了。而是在大量的造船,听说海上贸易非常的赚钱。
美洲运回数不清的金银,而南洋那边也非常的不错,几船铁器,换了几船的布帛,又装船南下去南洋了。”
柴绍听到美洲,他想起平阳公主就在美洲,他想知道尽可能多平阳的消息:“美洲?听说在海对面,不知道有多远?”
王圭看了一眼柴绍,说道:“从这里去美洲,坐船一个月!是一块非常巨大和肥沃的土地。”
柴绍:“啊,这样远啊,一个月的船程!”
王圭看的出柴绍的担忧,于是转弯抹角的宽慰道:“听他们说,美洲登陆的地方风景秀丽,气候宜人。带的物资又多,士兵,还有随行的军医,日子比我们好过的多!”
柴绍:“南洋的生意这样好做,我们大唐为什么不做?”
蛇蠍之心
王圭摇摇头说道:“大隋的时候,也有人南下,近的后还好。但远了,像去波斯了,基本上就是有去无回!”
柴绍:“这我多少知道一些,我们也可以做南洋的生意啊!”
王圭:“不好做啊!大型的海船,还有高人一等的武器装备,否则,都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丐世英
柴绍:“这也是!”
王圭叹了口气说道:“现在的沈阳,不仅的陆地的霸主,也是海洋的霸主,我们大唐的日子会越来越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