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樓乙討論-第三千兩百七十二章 當面拆臺熱推


樓乙
小說推薦樓乙楼乙
此时楼乙的表情也很耐人寻味,一旁开始愣神的蔡京,在看到他这奇怪的表情时,也禁不住开口说道,“你这家伙一副贱兮兮的神情,是不是又在打什么鬼点子?”
“你就等着看好戏吧~!”楼乙神秘兮兮的说道。
此时拍卖场中的公孙胜,大抵也已经猜出这宋庄主的用意,他在心底里默默的叹了口气,看向下方的卢俊义时,喃喃自语道,“可惜了啊~”
论人品,论修为,这卢俊义都是独当一面的存在,但偏偏这百将庄中,如今的庄主宋江却是一呼百应,且此人乃是后来加入进的百将庄,按理说是没有资格与卢俊义竞争庄主之位的。
但到了最后反倒是他爆冷成了这百将庄的继任庄主,当初就连自己也是觉得这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但当初规矩是晁盖自己定的,也的确是宋江最终完成了其遗愿,这在任何人那里也挑不出半点错处来,就连卢俊义本人也无话可说。
但这件事存在着太多太多的疑点,即便是时至今日,百将庄内仍有不少人心存质疑,奈何这宋江继任庄主之后,整个百将庄进行了大换血,各个行当里几乎都变成了他的人在主持,这也意味着如今的百将庄,无论是人员还是资本都被其牢牢地攥在了手里。
公孙胜能够猜出此刻宋江的心理来,说到底他还是觉得自己的位置不稳,毕竟玉麒麟卢俊义的名字,在这天市垣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且这百将庄中不少核心成员,都对他信任有佳。
这就好比是一根鱼刺,卡在了宋江的喉咙里,咽又咽不下去,吐又吐不出来,使得他非常的难受,公孙胜摇了摇头,清了清嗓子说道,“此物想来无需我多做介绍,大家应该都很清楚,我只来介绍它的构成,此乃星陨铁胎锻作而成,内蕴铁胎器灵,非有缘者不得穿,那么诸位可以开始了!”
都说好东西自身都是有灵性的,那么这天王铠自然是位列其中,而且这陨星铁胎本身也是极为珍贵之物,但也正因如此,此类宝具对于主人的挑选自然是异常严苛的。
这就好比你耗费了海量的仙晶,最终夺得了此物,却发现自身无法驾驭此物,那么就只能当成摆设,或是将其出售出去。
宋江这边将其出售,恐怕便是后者,只不过这么一个时候,拍卖如此敏感之物,多少还是让人浮想联翩的。
就在众人犹豫不决,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拍卖场中的公孙胜突然看向天甲一号房间所在的位置,报出了一个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数字,壹佰亿极品仙晶!
此数字一出,几乎沸腾了拍卖场中的所有人,人群传来阵阵惊呼之声,这程度甚至超过了之前楼乙跟樊瑞竞争雷丹以及之后楼乙频频出手时的盛况。
在场的修士纷纷抬头望向天甲一号房间所在的位置,脸上带着亢奋又有些疑惑的神色,因为大家都知道,之前这天甲一号房间的贵客乃是樊瑞,可是对方已经在很早之前就拂袖而去了,那么现在在里面的又会是谁呢?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而此时又有不少好事者,目光投向了天甲一九房间所在的位置,翘首以盼好戏上场,很快吵杂之声逐渐平息下去,因为除了这一声百亿叫价之外,便再无第二个人叫价了,不免令人觉得遗憾跟无趣。
卢俊义看向空中闪耀着铁青之光的天王铠甲,便也无奈的叹了口气,因为他很清楚,此物不是他所能染指的了,他也知道弄出这么一出的始作俑者是谁,但面对这种阳谋,他又能如何呢?只能发出一声叹息了之了。
就在大家以为尘埃落定之时,场面再度开始嘈杂起来的时候,公孙胜突然咳嗽一声说道,“既然现场已无人再竞标的话,那么老夫宣布……”
“一清大师慢着,容晚辈考虑一二如何?”就在公孙胜即将宣布天甲一号夺得最终的胜利之时,却不成想被人给打断了,随后一道身影慢慢从天甲一九号房间出现,然后站到了拍卖场的正中央。
原本稍稍安静下去的会场,顿时再度爆发出了激烈的欢呼声,只不过这次出现的并不是蔡京,而是一直在幕后操作着这一切的楼乙。
主要还是因为蔡京如今的精神,已经不能再承受更多的刺激了,楼乙虽然想要让他一同出现,可是他是打死说什么也不肯再出来了,因为他今天受到的刺激已经够多的了。
楼乙出现并未隐藏自身,而是大大方方的出现,他出现之时神情洒脱面带笑容,环顾四周之后清了清嗓子说道,“晚辈的确对此物有些兴趣,但毕竟初来乍到对它不甚了解,加之天甲一号的这位贵客出价如此之高,所以不免有些犹豫不决,还望一清大师能为晚辈解惑答疑,告知晚辈它的来历!”
楼乙这番话顿时引起了不小的讨论,他说这话倒也并无不妥,此人的确是第一次出现在这摘星堂中,不知晓这天王铠也并不为过,但是他却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询问其来历,总感觉是带着别的目的来的。
就在公孙胜准备出言解释一番的时候,天字一号房间这边终于也有了异动,宋江带着吴用缓缓出现在了众目睽睽之下,顿时再度使得整个拍卖场内惊呼连连。
楼乙看着宋江跟吴用,笑着开口问道,“这可实在是令人意外啊,没想到这天甲一号房中的贵宾,竟然乃是宋庄主跟加亮先生,有意思!”
此时吴用跟在宋江身后,摇着羽扇默不作声,宋江则面带一丝悲怆之色,叹了口气说道,“若非迫不得已,我宋江也不愿将之放入拍卖场中,只因前代庄主离世,留下了许多的遗憾,同样也造成了不少的误会,此铠乃我晁大哥生前所用披甲,我宋江这般也是为了向百将庄的所有兄弟们证明一件事,晁大哥在我宋江眼中是尊贵无比的,我宋江愿意倾其所有将其遗物拍下收藏!”
现场不少人发出赞叹之声,楼乙脸上却仍然挂着笑容,内心却对此人颇为不屑,若此人真的对前任庄主如此尊崇如此敬重,便断然不会将其遗物拿出来拍卖,弄出这么一出上不得台面的闹剧出来。
楼乙看向此刻悲怆流涕的宋江,指着那散发着铁青之光的宝铠说道,“嗯,宋庄主之言的确令人敬佩跟同情,但上了拍卖场,一切还是以金钱为规矩,此物楼某甚为喜欢,所以我出价…两百亿!”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