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iqm都市小说 馬林之詩 線上看-第六百二七節:追索(三)相伴-mkppq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马林之诗
·我的雇主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他让我杀人,杀人有很多目的,有的是想让受害者闭上嘴,而有的是想让受害者张开嘴。
·我是前者,·是必须要让他们永远闭上嘴的工作者,那些北方主义者说得好,我也是一个倒霉的无产者,我的一切都是公会的产物,装备,衣物,甚至我自己。
·我必须在三号安全屋休整两天,确认不会将国王的猎狗们引入公会。
·希望这次,幸运女神依然眷顾着我。
·下周有空去朝凤楼吃个里脊肉吧,好久没有尝过了。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马林每经过一个金色的人影,都能够听到它的内心独白。
走到一半的时候,马林已经不得不从教会那边找了一个本地的学徒,让他给翻译一下这些独白中马林并不清楚的内容。
比如说,公会,按这个孩子的说法,哥本哈根有无数的公会,纺织者有公会,铁匠也有,甚至就连农夫也有一个农业公会,听这个孩子说还是丰收女神教会搞的,教会带头让自由农跟着他和粮商斗,一方是丰收女神,一方是商业之神,双方还算克制,每年也就是定个粮价的时候打打嘴仗,没有出现过丰收女神教会的双花红棍带着人和商业之神教会的同行在哥本哈根中央大道约架的场面。
话说回来,真要打架,马林还真不怕——作为教会最恶最强的红袍主祭,马林当然会站在队伍最前面。
这样一来,就打不起来了。
话题回到公会,总体来说,这些公会大多都能够起到是一个稳定市场的作用,让双方不至于人脑壳打出狗脑子来。
像这位凶手所说的公会,大概率是二选一,一个是刺客公会,当然这个不是马林小说里的那个公会,这个刺客公会在一个千年前就存在了,当时公正之主还没有来,这可是一个信仰着本土邪神的黑暗公会,听说吊的不行,杀国王都跟杀鸡一样,至于杀个教会的文职主教什么的,更是一掐就死。
然后碰到了公正之主与他的原初十三位大圣骑士。
邪神被公正之主打了神战,当场按死在了神国里,原本嚣张的刺客公会墙倒众人推,到如今都已经变成了秘密结社一样的小型组织,因为只要一被发现,就会受到教会的打击。
至于另一个公会,那叫黑暗同业公会——这个公会是刺客公会被按死之后出现的地下公会,号称无恶不作——的确,从抢小孩子的棒棒糖到杀人放火,这个公会的任务涵盖了几乎所有的恶事,因此广受佣兵和那些不介意做恶事的家伙们的欢迎。
而且因为公会也只是接受任务发布,与其让它消失,让某些恶事无节制地流落在不为人知的阴暗面里,还不如让这个公会存在下去——至少,各个组织的沉底鱼通常都会带来彼此组织最想知道的情报。
马林倒是想从这个人形的自言自语中知道它的身份,但是这个家伙似乎非常警觉的样子,哪怕是自言自语,也不会说出什么敏感的消息。
真是一个狡猾的对手。
马林考虑一下,在走进小巷之前还问了那位女神,她说是因为马林的灵感过高,才会在追溯术式生效时,听到这个家伙在行走时的自言自语。
马林还以为这是它的心声呢,这么一来,一个会自言自语的变态凶手……有些麻烦了。
当看到这个凶手推开小巷里的后门走进去的时候,马林还特意将那个小学徒通过传送通道送走,然后又召唤了拉格洛夫·典德尔和托德·斯宾塞,让他们在空中看着,如果有谁从房子里逃出来,就通过术式通知马林目标的逃跑方向。
他们也可以通过术式来控制目标。
毕竟马林不打无准备的战斗,不能知己知彼,至少也要做到谋而后动。
准备好一切,转化成土元素形态,马林没有踢门,而是一头扎进了墙体——元素形态让马林穿透了这座石砖砌成的房子,北方人总是喜欢将厨房与后门放在巷后,这一次也是如此,马林拿出转轮枪,然后一头撞开了房门。
“先生,您所说的目标终于来了,让我们操!世界树嫩枝!是马林!”大厅里或坐或站着好几个家伙,马林能够清楚的感知到至少有两个半步传奇,那个刺客坐在一旁,看起来却是实力最强的一位,有点传奇模样了——他看到马林身旁拿着六把霰弹枪的玛娜的刹那就已经化作了一堆灰烬,应该是使用了特殊的道具或是别的什么,马林立即失去了对他的感应,是一个逃的非常果断的家伙呢。
另五位先生看起来有钓鱼的雅兴,只不过他们这一次钓到了他们无法处理的家伙,玛雅掌握着的霰弹枪在刹那间完成了射击,霰子们铺天盖地而去,五位钓鱼客在刹那间各显神通,有人变成了虚象,意图逃过这一轮攻击,但是马林使用的霰弹枪使用了破魔祝福的铅丸,于是被铅丸覆盖的那个倒霉蛋全身是血着倒在了地上。
有人破窗而出,于是一颗火球从天而降,马林只能一边弹出转轮枪的弹巢好让弹壳滑落,一边看着那个火人在街道上漫步并最终做了一次仆街仔。
有人挺身而出,化身巨汉准备拖住马林好让他的同伴逃离,但是冲到一半时,这个巨汉已经尖叫着双手抱头,将他的脑袋生生扭断,失去了生命的大块头倒在了地上,死得非常彻底。
有人在刹那间失去了踪影,马林扭头看了一眼角落,于是那里马上传来了脑袋咚咚咚的撞墙的声音,雪白的墙上除了出现了破损之外,还出现了大量血迹,直到失去了意识的受控者摔倒在地。
马林装好子弹,看着捂着腿还在干嚎的家伙皱了皱眉头。
玛娜善解人意,它扑了过去,将这个伤者的断腿进行了治疗并止住了血,同时也控制了他的死活。
它将他倒吊了起来,马林走到前厅,推开了门,走出去对着天上的两位招了招手,然后回到了现场。
刻录炼金师 疯了
托德·斯宾塞作为巫师,精通射击的他拿着马林给他的M1911走了过来,第一眼看到那个被霰子打了一身,正在地上呻吟的家伙就认出了他:“这不是黑暗同业公会第三特殊行动队的杰克兄弟吗。”
他身边的活化藤将这个受伤者倒吊在了天花板上。
“看起来是黑暗同业公会的家伙杀人灭口了?”马林将那个逃走的家伙和托德还有拉格洛夫做了说明,他们立即从这个家伙的大概情况上指认出了他的身份——听说是最近刚刚加入黑暗同业公会的独孤刺客,每次任务都能够获得成功,甚至上半年前刺杀了一个传奇,虽然没能杀成,但能够将其重伤并全身而退已经能够说明他的本事。
听说了这一点,马林点了点头——行,能够让这样的家伙逃走,除了他的果断之外,马林的大意也是帮了忙,如果在外面就拍下位面锚,就没有那么多事了。
不过也好,能够认出这家伙的身份也没什么,巫师界有得是办法找到他,而占卜师们也愿意为了马林而开罪这位——反正马林看上的对手,总是会以最快的速度不得好死,而占卜师们有得是办法让苦主不知道是他们做的好事。
于是接下来的工作就是先从这三个家伙嘴里问出一些情报——扭断自己脖子的家伙是死的不能再死了,那个在外面火中做自己的也死了,除了在天花板上的两位,还有一个用脑袋咚墙的家伙也醒了,他一起身就看到马林,托德还有拉格洛夫已经坐在椅子上,正用慈祥的微笑看着他。
这个年轻人非常尴尬地将手从推开的窗户边收了回来,然后乖乖地坐到了他的两位被倒吊着的同伴中间。
可以说是非常乖巧。
“名字。”马林开口问道。
“米卡·斯托克顿。”乖巧的年轻人首先回答。
“费雪·盖洛。”双腿尽断的年轻人看起来非常识时务。
“哈米尔·盖伊。”好不容易被抢救回来,现在一身霰子还嵌在背上的倒霉蛋好不容易做出了回答。
都是真名,侦测谎言大成功的马林开心的点了点头。
“你们都认识我,所以我也就长话短说了,你们认识买凶者吗。”马林一边提问,一边给这三个刺客分了烟,玛娜拿着打火机给他们挨个点烟,为了让他们好受一些,马林还放下了他们。
“马林阁下,您不知道我们公会的工作流程,买凶者将单交给公会,我们从公会接单,我们与客户之间不会有任何接触,他们不知道我们,我们也不知道他。”乖巧的年轻人除了额头红肿之外并无大碍,他大口抽着烟,显得非常配合。
“是的,马林阁下,您不明白黑暗世界的工作流程,我们和客户是不可能直接接触的,这不合规矩。”
“那个逃走的家伙是谁。”马林点了点头,然后给了他们一个新的问题。
“不知道,他是独行客,和我们这些公会出身的家伙不一样。”那个吃过霰子的家伙如此回答道。
他不是公会出身的?那我听到的是什么鬼自言自语?
马林皱起了眉头,侦测谎言告诉他这个年轻人没有说谎。
这就非常好奇了不是吗。
带着好奇心,马林看向坐在那里的乖巧年轻人:“那你们是怎么称呼他的。”
“维克多,V。”乖巧的年轻人给了这么一个让马林抚额的答案。
喵了个咪的,是赛博……不对,原来是大名鼎鼎的V。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