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樂時代
小說推薦港樂時代
男人不该让女人流泪。
卢东杰故意将她左看右看,惹她笑,“林妹妹的梨花带雨真好看呢。”
林清瑕气恼地用打了他一下,然后又不好意思地埋头在他怀里。
卢东杰压低声音,凑近在她耳边问:“伯母休息了吧?”
林清瑕只是轻微嗯了一声。
卢东杰拉起她的手,左右观察了一下,“这里人多嘴杂,我们进去再说。”
两人手握着手,轻手轻脚地偷偷潜入进去,然后关起房间。
星際之煉器萌仙
卢东杰不是第一次来她的临时闺房,记得上次的印象是有些凌乱的,私密的衣物都随处放。
不过现在林妈妈在身边照顾帮忙收拾,自然是干净企理,恢复如常了。
林清瑕看他那个样子,自然猜到他在想什么,脸上不由飞红了一点。
两人相偎相依地坐在沙发上,一起呆呆地看着窗外的霓虹街景。
林清瑕的嘴唇动了一动,实在是有话要说,只是不知从何说起。
卢东杰笑了笑,打破了僵局,“一个人就不能坐得这么舒服,可见人还是应该有个依靠。”
林清瑕忽然委屈了起来,孩子气地说:“但是,你又不是能够经常陪伴我身边。”
卢东杰拥她入怀,清一清喉咙,“那你要不要一个安琪儿来陪伴你。”
林清瑕皱皱鼻子,“别说笑。”
卢东杰耸耸肩,“angel baby。”
林清瑕反应过来,知道误会闹了个大红脸,羞恼成怒地推了推他。
卢东杰微笑着把她抱了过来,俯下身来亲了吻吻她头角。
林清瑕顺势埋首在他胸膛里,双手缠绕着他的腰,这种实在的感觉,让她安心。
卢东杰的下巴,轻轻枕着她头上。
林清瑕刚洗过头发,一阵幽幽的香味,若隐若现嗅入他鼻端。
卢东杰静静地抱着这个美丽的女子,她有一点点孤芳自赏,气质独特。
林清瑕忽然抬起头,嘴角朝下弯了弯,“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她笑起来很特别,一双灵活的眼睛中,有掩饰不住的慧黠。
卢东杰低下头笑,“什么东西?”
林清瑕慢慢从他怀里起身,活泼轻快地说:“等下你就知道了。”
她走了两步,回过头补充一句,“你先转过身,记住要闭上眼。”
卢东杰一边照做,一边试探地问:“究竟是什么东西,要这么神神秘秘的。”
在黑暗中,林清瑕佯装恶狠狠地警告,“你不准偷看哦。”
耳畔传来轻微悉数的声音,卢东杰大概猜到了一点,嘴角不禁笑了笑。
以两人的关系,还有什么不可告人,
不过哪怕两人的关系如何亲密,尊重女孩子是基本的礼貌,这一点无需辩驳。
“可以了。”
林清瑕轻轻唤了一声,听得出她的声音低得有些含蓄,同时也有紧张。
到底会是什么东西,让这个女孩如此的作态,真是让他有一点好奇了。
卢东杰转过身去的时候,神情不禁有些目定口呆,惊讶之色溢于言表。
该刹那,他看到林清瑕穿着一件层层叠叠的白色礼服,裙裾到地,后幅拖在地上。
在柔和的灯光下,她肌肤雪白粉嫩、体态娉婷,纯洁得如同天使在人间。
卢东杰有些看得呆了,一时忘我。
林清瑕提了提裙尾,脚下露出一对精巧的高踭鞋,小心翼翼走过来。
凌波微步,罗袜生尘。
林清瑕在他面前优雅地半旋转一个圈,仰起睑笑,“你觉得怎么样?”
她妙曼地身姿在旋转之下,裙裾轻轻扬起,充满了惊人的娇媚。
解密 麥家
那一袭洁白无瑕的礼服,衬得她皎洁的身姿如画中仙子。
她头发整齐的梳着个小髻,脸上并无脂粉,可是一脸笑靥,简直是美艳得不可方物。
在卢东杰眼中,林清瑕身上发出艳光来,仿佛使四周围都变得黯淡起来,难以辨认。
而且她的她一颦一笑,烙印似刻在他的脑海里,简直让他这辈子都难以忘怀。
林清瑕看他魂不守舍的样子,嘴角朝下弯一弯,然后笑起来。
史上最強坑爹系統 不言語的溫柔
她今日经过百货公司橱窗的时候,鬼使神差地进去挑选了一件礼服。
售货小姐自然认出这位当红的纯情女星,当时也奇怪她怎么独自出来选婚纱。
但林清瑕直说是买来拍戏的服饰,售货小姐自然无话可说了。
此时此刻能让卢东杰露出如此惊讶的表情,她当然有小小的得意了。
这个男人平时不动声色,很少事情能够让他真正失态,她今晚做到了。
半晌,卢东杰清醒过来,“能够娶到你这么美丽的新娘子,真是三生有幸了。”
林清瑕未语先笑,有几分得意洋洋,“口说无凭。”
她仰起睑笑的时候,让人不由自主地看着她非常精致的下巴。
卢东杰忽然露出一丝笑意,“那你的意思,是要我付诸行动了。”
林清瑕一听,把双臂抱在胸前,如临大敌:“这里你可不能乱来?”
卢东杰不禁哑然失笑,伸手轻轻按住她肩:“放心,我只是送你个礼物。”
林清瑕狐疑地看他,放松了警惕。
卢东杰从口袋取出一只盒子,然后打开笑道:“请林小姐试一试。”
林清瑕一看,整个人怔住了。
这一刹那带给她的震撼,是欣喜,茫然、腼腆这些杂七杂八的情绪,真是难以形容。
穿越:嬰兒小王妃
她睁大双眼,疑幻疑真。
那是一枚钻石指环,是卡地亚出品,一看颜色就知道上乘。
今晚,她准备婚纱,他预备了戒指。
这一刻,她终于开始相信有命运这种东西了,上天冥冥中自有缘分的安排。
两人是天作之合的一对璧人,从此以后,她深信不疑。
恋爱中的男女,总愿意相信所有姻缘是前世注定的,林清瑕也难逃这个定律。
卢东杰取出一枚指环,认真地同她说:“来,你戴上试试吧。”
林清瑕畏羞的笑,声音低下去,“但是…..你并未向我求婚。”
卢东杰立即单膝下跪,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我现在就向你求婚了。”
他还不致于一时冲动到这种地步,只是考虑再三,最后做出这个决定。
这个女孩子心思实在太过敏感,在感情上总是患得患失,容易钻牛角尖。
既然他做了她的裙下之臣,就应该给她一个承诺,不要让她担惊受怕了。
且不说将来如何天长地久,但把握现在才是关键。
林清瑕的心忽然变得七上八下,幸福来得太过突然了,有一种措手不及的慌乱。
她曾经幻想过无数次的场景,有朝一日,会有人会走过来,对她简单地说句嫁给我吧。
五年後拉她上床
但怎么都没想到是在今天。
就在此时。
她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有些不放心地说:“你真的决定了吗?”
林清瑕说这句话的语气,像是在问他,也似是在问自己。
卢东杰笑得很温柔,“你放心,我不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我是真的爱你。”
她笑了,雪白牙齿,浅浅梨涡。
林清瑕伸出那双百合般的戴着网花手套的纤手,有些颤抖地戴上指环,大小刚刚好。
她抬起眼看他,神情娇美中带着些妩媚,“这东西应该很贵吗?”
卢东杰笑着站起来,握看她的手吻一吻,“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一生人买一次,贵点无所谓,别计较。”
他欣赏林清瑕此时的风情,难得的是她仍然有一丝小女孩似的腼腆。
林清瑕不言语了,心中充满幸福感,双手围绕着拥抱他。
那枚钻石指环的确精巧美观,戴上它,她的一颗心踏实了。
林清瑕故意把指环转一个圈,慢条斯理地说:“这枚指环,戴上了简直脱不下来。”
卢东杰轻轻拧一下她的脸,“你这辈子都没机会脱下了,认命吧。”
林清瑕踌躇半刻,认真地看着他,“那你有无送过类此戒指给别人。”
卢东杰微笑摇头,“没有。”
林清瑕眯起大眼睛,声线异常温柔,“真的?”
卢东杰握住她的肩膀,看到她眼睛里去,“人生中的第一个,只送给你了。”
林清瑕笑了,在他脸上吻一下。
卢东杰趁热打铁,轻轻地牵起她手,“走,带你去一个地方。”
林清瑕依偎在他手臂上,无条件听从他的话,哪怕是去天涯海角。
她心中不禁想起一个词,私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