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盈科最终尘埃落定,贺洁注册的新公司,广运科技实业有限公司以4500万,拿走了盈科全部股份,并承担了一半的债务。盈科也正式脱离了华西集团,成为了贺洁自己的公司。
华西集团宣布重组,成立了华西医药集团,除了华西制药和华西医疗器械公司外,其他公司一律挂牌出售。
小海听了我的建议后,研究了中京公司,觉得可以收购,但资金上缺口很大,华西集团开出天价2亿4000万,还要打包债务,不肯卖给乐天,这把小海愁坏了,只好来求我。
对于他的资金缺口,我也无能为力,因为不是一个小数目,让我短期内拿出这么一大笔钱,我手头上也是捉襟见肘。
再者,公司毕竟不是我一个人,不能什么都由我一个人说得算,这么大笔款,肯定要董事会通过,无缘无故地借这么大笔款给乐天,这根本就说不过去。
魔帝寵妻狂:天才馭獸九小姐
小海也知道我为难,就打算放弃了。
我问小海:“你觉得多少钱,你能接受?”
小海想了想道:“我估算过,中京的设备也就值个7000万左右,算是折旧费,我想也就值个5500万,还有它现在的负债2000万,我最多出到6000万。我手头上可以流动的资金只有2000多万,和银行能贷款的2000万,要不是陆总一定要赎回投资乐天公司的股份,6000万我是拿的出来的,可那和他们开价还差一大截!中京,的确是很适合我们,可惜这样的报价,我根本就不能接受!要不就是他们不想卖给我们,要不就是我估算有错误!”
我嗯了一声道:“你的两种情况都是有可能的!我找过他们前董事长孙胜国问过,他们中京的设备都是德国和匈牙利进口的,光设备就值1个亿,加上固定资产,能有1亿7000万左右。设备折旧按每年10%,三年折旧30%,设备值7000万,他们的地皮,厂房,员工宿舍,食堂,库房,研发中心,也有7000万左右的价值,就是1亿4000万,还有3000万的技术专利及品牌价值。中京负债不止2000万,这是他们公开的,应该还有未到期的账款1500万,一共是3500万左右。所以,他们开价1亿3000万,是比较合理的!当然,在没人要的情况下,一个亿应该是他们的底线,超过这个底线,他们就直接给银行了!”
小海啊了一声道:“和我估算的差这么多吗?不应该啊?”
我点了点头道:“你开价太低了,可能才导致他们直接给你要了个天价,让你想都不用想了!我觉得啊,还是没把他们逼急了!主要原因在于,华西集团旗下的其他几家公司,现在挂牌还是比较好出手,所以,他们才不急!另外,就是他们一定和银行谈好了,给了他们一定的账期,让我们有恃无恐,短期内银行不会逼他们还钱。加上如果何氏集团肯出手,帮他们一把,就不存在钱的问题,他们当然想卖个好价钱了!”
小海失望地说道:“那我就这么放弃了!我研究过,中京真的很适合我们乐天,设备厂房,都很合适!拿过来,我们就能直接用!”
總裁,吃完要認賬
我哎了一声道:“蛇吞象,哪可能那么容易!我当时也就是想让你碰碰运气,刚好赶上他们急于出手,才能让你捡个便宜回来,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了!不过呢,你也不用气馁,还是有机会的!”
小海高兴地问道:“怎么说?”
我分析道:“华西旗下的这几件公司,看起来都不错,值得出手,但价钱一定不会太高,现在是有几家竞争,但不代表就一定会竞拍成功,或许到后来没一家要呢?这样他们就会着急,目前只有你一家是最有诚意,是真心想买的,那你就等,等到他们撑不住了,你就6000万,多一份钱不出,看看没有机会?”
小海还是有点失望地说道:“把机会攥在别人手上,那还叫什么机会啊?”
我嗯了一声道:“所以啊,我们要自己创造机会!”
怎么创造机会?很简单,就是搅黄它,华西旗下的几家公司,华西机电和华西建筑,华西装饰公司就是个空壳,春华本来就是濒临破产的公司,还惹上了官司。剩下的5家公司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应该一样是资不抵债,我就不相信他们能卖的出去?如果,我再拿出一点黑资料,说臭这几家公司,我看谁还会买?到时候,小海也就机会入手了。
黑资料对于我来说,那是手到擒来,因为我有位得力干将陆雨晨,和她说了这件事后,她是一千一万个不愿意,上次搞个华西制药,死了个弟哥,连她都差点搭进去,还来?她哪会肯啊?
我耐心地劝导道:“这事,又不用你出面,还是找温伯他们,让他找人去查,这些公司那家屁股后面都是一堆屎,没一个干净的!这个应该很好查,再说了,他们这些公司都是要挂牌了的,人心也散了,很好找破绽的,花点钱而已!”
陆雨晨摇着头说道:“陈总,我来是给你打工的,可不是卖命的,我是公关部经理,可不是你的私家侦探啊!这种事,我不管!你自己找温伯去吧!”
我笑嘻嘻地说道:“咱们公司你还不知道,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牲口用,都是全方位,多技能的人才!温伯他们哪里知道什么资料有用,什么资料没用啊?这不都得靠你甄别吗?再说了,他们也不知道,什么资料才对这些公司是致命的,给我弄一堆花边消息回来,你说我有啥用啊?你啊,全程就是电话遥控,也不用出面,回头我给温伯打个电话,先和他打个招呼!这事就这么定了,我等你的好消息啊!”
说完,也不等她反对,就把她送了出去。
经过陆雨晨的调查,目前一共有10家公司看中了,华西的5家公司,其中以华西建筑和华西机电最抢手,无他,因为他们这两间公司的施工资质,还是值点钱,加上他们这两家的名头也很响,还是有几家公司竞争的。
华西机电开价2300万,华西建筑出价5400万,有一家外资公司打算一起打包买下来,出价6000万。
我是很想了解下这是间什么公司,傻成这样,一家建筑公司,就算是国家一级施工资质,也不值这个价格啊?后来,才知道,这是一家德国防水保温一体化材料厂家的代理商,早些年在国内也是做的风生水起,单是保温这一块,就占据了不小的国内市场,这可惜好景不长,很快国内就有厂家效仿出来他们的产品,价格比他们低了一倍。他们刚开始还不太在意,一直标榜自己的产品才是正品,质量一等,信誉一等。
可他们忽略了在中国这个市场里,一个最大的因素人情。同样的价格,人情到了,项目自然就会给到你,更何况他们的价格根本无法下调。
还有个问题,就是他们的施工资质,一直是他们产品销售的最大障碍,在德国他们施工资质的确是国际一流,也得到了国际的认可,可你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就是行不通!你拿一堆洋文资质给开发商也好,承建商也好,他们哪里看得懂,即使他们看得懂,又怎么能够通过各种监理部门?好不容易拿下来的项目,因为没有施工资质而被迫放弃,这从让他们痛下决心,决定买个资质回来。
我看了看他们公司正在跟踪的项目,其中一个最大的项目,就是绿水园在苏州要兴建的一个地标性建筑—山水华城。这座山水华城,将要建造成为世界第一高楼,据说打算做到楼高833米,比起迪拜的哈里法塔还要高5米。耗资数数十亿美金,预计整体工程将用时三年。
这建筑里的任何一项材料,都是精挑细选的,多次投标,反复验证,价格对于这个项目来讲,就根本不值一提,都要用最好的材料,当然一旦做了进去,对品牌的知名度提升可想而知。
这家德国公司似乎是势在必得,可惜临近一脚的时候,被告知他们的施工资质不具备资格,这才下了狠心,这才决定直接买下华西建筑的资质来。
限量版情人 步千帆
陆雨晨说完她知道的资料问我道:“怎么样?你打算怎么下手?”
我看了看手上的宏伟蓝图说道:“这就是个故事吧?这项目早在几年前,就吹的神乎其神了,光打雷不下雨!蓝图是出来了,地皮也有了,怎么就不见动工呢?一点动静都没有!周围的围挡都发毛了吧?还世界第一高楼?哼,做梦呢吧?”
睡能生巧:嬌妻快躺下 紅顏是糖水
陆雨晨点了点头说道:“我也觉得没戏!可问题是这家德国公司信啊!还真的打算买下华西建筑啊!这钱要是到了华西账户里,可就拿不出来了,我听说近期他们就要最后一次议价了。”
我疑问道:“这施工资质能过渡吗?改换了法人,施工资质是不是就失效了啊?”
陆雨晨摇头道:“应该不会,不然,他们为什么要买呢?总之,他们一定是有办法的,咱们不管他有没有用,现在的问题是他们肯出钱啊!你不是想让华西赚不到钱吗?那你想办法啊!”
我挠了挠头道:“你当我是在世诸葛呢?眨眨眼睛就心生一计啊!他们是怎么这么笃定,绿水园一定会兴建这个什么山水华城呢?我想连绿水园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建的起来?”
陆雨晨摇着头回答:“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听那意思,他们已经和绿水园接触过很多次了,绿水园工程部的人非常认可他们的产品,因为装配简单安全,这很符合绿水园对工期的要求。另外,绿水园里有个鬼佬,对这款产品也是十分的推崇,说法国的比萨斜塔当年就是用这款材料的!”
我笑着说道:“扯淡!比萨斜塔是十三世纪建造的,那是1173年,他们祖祖父都不知道出生没有呢!再说,一座斜塔用什么保温防水材料!这鬼子也真能瞎扯淡!”
陆雨晨笑着说道:“比萨斜塔就不能维修了啊?不是可以坐电梯上去的吗?能上人的地方,就得有屋顶遮头啊!那不就用到防水材料了吗?”
我切了一声道:“那我还能说金字塔是用咱们的家用电器建造出来的呢?”
陆雨晨撇着嘴道:“那你就真的是胡说了!金字塔里连人都不让进,哪里用得上家用电器啊?”
我得意地说道:“电动工具不算家用电器啊?他们维修金字塔时,是不是得用电动工具啊?那说不定就是用的咱们万众小家电呢!这个还不是靠说的!别扯这些没用的!这样,你去苏州规划局,问下这山水华城,规划是哪一年动工,哪一年完工,再以记者身份问问,到底什么时候能开工?最后,把这消息一捅出去,那帮德国人就会知难而退了!”
陆雨晨犹豫着说道:“这样好吗?那绿水园那边可就惨了!”
一卦道相思
萬界獨行者
我也有些犹豫,这事可以背着绿水园做,可这样做,是不是太不地道了,万一哪天真让杜诗阳知道了这事,是我干的,我以后还怎么见她啊?
問丹朱 希行
陆雨晨看到我犹豫,再次说道:“或者还有其他方法呢?”
我哎了一声道:“我再想想吧,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我也不愿意干!”
陆雨晨嗯了一声道:“对嘛!一定有其他方法的!”
棄妃在上:王爺,要聽話
说是这么说,可我真的有办法吗?
这家公司还没有解决,另一家又冒了出来,竟然也来竞争华西机电和华西建筑。
我就不明白了,这么两家破公司还有人抢,我让陆雨晨去打听打听,又是哪家傻瓜公司愿意花这冤枉钱呢?
光操心别人家的事了,自己家的事,我都忘了管了。
袁志远终于不负所望,犯了一个大错误!
这事,还是长海惹的祸,长海在青岛做的很好,升任了山东省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