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我正邪之路
小說推薦唯我正邪之路
佛国耀万世,善度迷途众。
佛国耀万世,善度迷途众。
佛国耀万世,善度迷途众。
林陌的神情顿时阴沉下来,只因令牌那边不断地传来这句话,随即他直接单方面解除了令牌链接。
一时之间整个会议厅的氛围都沉重了许多,所有人都感觉到林陌身上有一股若隐若现的煞气和杀意。
然后林陌的视线转向乾达婆·皇甫凌云:“详细说一下这些日子以来,你所查到的线索,以及最后紧那罗的位置。”
皇甫凌云连忙道:“最近那些佛众的动作收敛了许多,或许是因为大多恶徒都被他们所度化。
不过有一点极为诡异,就是那些恶徒被度化后都会一直重复着一句话。”
“佛国耀万世,善度迷途众。”林陌的语气极其冰冷。
皇甫凌云点了点头:“还有一点,就是这些人的数量并不少,但被度化之后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引鳳求凰:妖孽,離我遠點 木兮
情殤江湖 吳非如此
至于紧那罗的踪迹,最后一次他与我通信时说过,在皇城附近寻到了一些线索。”
林陌沉默了片刻道:“现在已经能确认紧那罗被对方所度化,但目前来看应该是没有生命危险。”
龙王·冷初洛看向林陌:“你认为对方会找上我们吗?”
林陌明白了冷初洛的意思,紧那罗·王天云已知晓八部众的真实身份,但是随着人界会的不断壮大,高层成员的身份一个接一个的曝光。
目前来看其他人的真实身份即使被外界所知,也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
但唯独冷初洛和林陌二人,一人是下任的唯我道宫教主,一人是下任的造化教教主。
一旦二人的身份曝光,恐怕人界会直接就被打上道门的标签,到时这些日子以来的努力,以及所谓绝对中立的说辞都会成为笑话。
更关键的是,如今人界会之所以还没遇到更强的高手前来试探,其原因就是外界无人知晓天王和龙王是谁,这层神秘的面纱,也间接给人界会附上了一层保护光环。
人界会还需要时间成长,而林陌他们也是如此。
被遺忘的第三者
不过对冷初洛的说辞,林陌摇头道:“静观其变吧,若是换位思考,我会将其作为把柄,来让人界会为自己做事。
目前情报严重缺失,我们只知那群在大骷肆意度化什么山匪、强盗的佛众,不仅有木皇佛寺之人,也有密宗昙华寺的高手,但最多的还是大骷疆域内那些大大小小寺院中的佛门弟子。
目标太过于分散,很难猜测背后主导这一切的人究竟是谁。”
说到这林陌看向欧阳赤离,最先提出佛劫想法的正是他,也是他从一些蛛丝马迹中,预测到大骷疆域即将会发生一场剧烈的大动荡。
欧阳赤离此时也是眉头微皱:“就像天王大人所说,情报不足。
而且按照乾达婆的说法,对方的行动越来越隐秘,若是我们冒然行动,很可能一举得罪整个大骷疆域内的所有势力。
别忘了大骷疆域与其他三大疆域不同,佛教的威望太高。
禦獸行 雪君
鬼姐夫
人界会之所以有如今的地位,就是因为牢牢占据了人和的优势。
但此刻我们如果走错一步,很可能会将人界会彻底拖入万丈深渊。
总之我还是赞成天王大人的说法,静观其变。”
说到这,除了还是一脸懵逼的摩呼罗迦·玄哀外,其他人都是一脸严肃,就连本来一副衰相的迦楼罗·彭恩遇,也看起来认真了许多。
欧阳赤离干咳一声继续道:“诸位,这次大霆龙脉事件,并未完全结束。
看似我人界会在其中取得了不少隐性的好处,而且还一举脱离出那个大泥潭。
但我们之所以能取得这所谓的大胜,根本原因还是情报上的补足。
其他势力才会和瞎子一般,被我们牵着走。
而大骷的事情,和大霆完全不同,我们才是处于瞎子的一方。
甚至可以说,目前我们都不知晓自己的敌人究竟是谁。
总之现在能做的就是等对方出招,在此之前诸位不要做出什么大动作。”
林陌深深叹了口气,以紧那罗·王天云的元神境界都能被对方所度化,那么人界会的高层中,除了自己和冷初洛,以及不显山不显水的欧阳赤离外,其他人被度化的可能也极高。
更何况最后紧那罗出现的位置是在大骷皇城,别看最近大骷皇朝一副被南北佛宗打怕了的样子,实则它就像一头蛰伏的猛虎,其实力根本不是自己这人界会能抗衡的。
若是幕后之人真的是大骷皇朝,那么自己现在所能做的也只有等了。
摩呼罗迦·玄哀还是忍不住了,开口道:“额,为什么你们说的我一句都听不懂。
还有紧那罗是失踪了吗,怎么又和木皇佛寺扯上了关系?”
林陌看向欧阳赤离,意思很明显,赶紧把这货忽悠过去!
欧阳赤离领会了林陌的意思,当即道:“此事你可以去问问你师叔,你师叔之前为什么让你加入人界会?”
玄哀挠了挠自己光溜溜的大脑袋:“说是可以借助人界会的力量度过一场劫难,并且这也是掌门师伯派遣我二人前来东骷域的原因。”
欧阳赤离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现在劫难来了,八部众之一的紧那罗已经失踪,或许你师叔那里有什么线索,你可以去问问你师叔。”
欧阳赤离也是突然想到,在情报的补足方面,那位一向看上去疯疯癫癫的癫和尚或许能提供一些有效信息,但面对此人,欧阳赤离深感头大,只能让玄哀这莽货,去刚一波,说不定还能有什么意外收获。
玄哀点了点头,行事也是雷厉风行,当即便离开会议厅去找同颠,看那架势,怎么样都要问出一个详细经过。
看到玄哀走后,会议厅的气氛也缓和了不少,林陌开口道:“紧那罗的事情暂时先这样解决,诸位说说接下来的计划吧。
还有最关键的一个问题,就是目前情报内部该如何解决,或者说直接废除情报内部。”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林陌的双眼已经锁定彭恩遇,但是看着他还是那副颓废的样子,不由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