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小說推薦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
“唉唉唉~,你先别哭啊!”看着女孩抽泣的样子,曾易赶紧劝说道,他最怕就是女孩子再自己面前哭,更何况,现在还是在大街上。
现在路过的行人都纷纷把目光投向了这边,见到一个漂亮娇柔的少女在哭泣,而身边还跟着一个少年。
拥有一个如此漂亮的女友,竟然还不好好珍惜,把人家给弄哭,真是一个渣男!
呸!
然后,路过的行人纷纷用着仇视的目光,盯着曾易。
这种感觉让曾易很不舒服,感觉浑身都不自在。
受不了路人的目光,曾易挠了挠头,然后伸手拉起这个女孩的手,带着她跑了起来。
女孩也没有反抗,任由曾易拉着她的手,跟着他小跑着。
很快,曾易把女孩带到了一个没有人影的小巷中,停下了脚步,松开了她的手。
转身看去,见这个女孩,还在抽泣抹眼泪。
“对不起,对不起……”
她嘴里还在不停的低声念叨着这句话,曾易有些难以理解,不就是抱得太用力一些了嘛,自己还是受害者,我都没建议,她怎么一直说抱歉呢?
难道,是自己刚刚喊的声音太大了,把她给吓到了?
曾易站在女孩的面前,有些手足无措。
“那个,你先别哭啊。”曾易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女孩子,只能拿出纸巾递给她。
女孩到也知道接纸巾,曾易就这样,尴尬的站在那里,等着她哭完。
过了好一会儿,女孩的情绪才恢复过来。
女孩拿着纸巾,摸了摸眼角的泪珠,“抱歉,我刚才失态了,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呵呵,你没有事就好。”曾易摸了摸鼻子,说道。
“对了,刚刚你叫我哥?”
曾易想起这个事情,提了一句。
闻言,女孩不由一愣,抬起头,刚刚哭泣过红润的眼睛,看着曾易。
这一刻,她的心变得慌乱了起来。
“啊?不好意思,其实你很像我的一位哥哥,所以我有些情不自禁。”
“哦,原来是这样。”
曾易点了点头,他仔细的打量过眼前的这个女孩,曾易再次肯定,自己对她没有什么印象。
不过,竟然还有人跟自己长得像?
这个世上,还有着颜值能跟自己并肩的人?
看着这个女孩的面孔,曾易不由愣了一下。
要是她的亲哥的话,说不定还真有可能啊。
“对了,你叫什么?”曾易开始尝试和女孩熟络的交谈。
“你知道我有一个名号叫疾风剑豪,不过我的名字你可能不清楚,我叫曾易。看样子,你应该比我小一些,你也可以叫我易哥。”
女孩目光呆呆的看着这个对着自己微笑的少年,思绪又飞回到了当年他救下自己的时候。
“樱……”
“什么?”
女孩把自己的声音调大了一些,“我叫樱!樱花的樱!”
曾易看着这个涨红着脸,一副很努力说出自己名字的少女,不禁感到有些好笑。
修真兵王混都市 臥巢
不过,樱这个名字。
曾易又不禁想起了当时的事情。
“樱花,我的武魂是樱花。”
相妖
“樱花?这可真是一个美丽的武魂啊。”
“好看有什么用?我没有魂力啊!”小女孩捧着手心中的那一片粉色的樱花瓣,表情变得沮丧起来,眼眸中流露着不甘之色。
回过神来,曾易看着这个穿着樱白色连衣裙的少女,微笑的夸赞一声。
“樱!真是一个美丽的名字啊~”
“真的?”
紫青簪
听了曾易的夸赞,樱脸色一副激动的看着他。
曾易点了点头,见到他的再次确认,樱展露出了欣喜的微笑,宛若樱花绽放,娇柔可人。
“对了你还有什么事情嘛?要不一起吃一个午餐?”曾易主动的邀请起樱,偷溜计划成功,曾易也不想这么早回武魂殿中,趁着这个时间,还不如在武魂城中玩一玩。
因为弄哭了人家女孩子,曾易也有些不好意思,所以想请她吃一个饭,就当做赔罪了。
“啊?请我吃饭?”闻言,樱瞪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要是不方便就算了。”
樱一听,赶紧说道:“方便!我只是太惊讶了!那我就谢谢易哥哥了!”说完,樱还熟络的拉起了曾易的手。
“我们赶紧出发吧!”
自九叔世界不朽 壹拾話叁郎
看着活泼可爱的樱,这一副兴奋的劲,曾易感觉她还真是自己的妹妹一般,不禁宠溺的微微一笑,伸手揉了揉她那银白色的头发。
曾易先是配着樱吃了一顿午饭,然后被她拉着逛这座繁华的武魂城。
一直到下午,才要分开。
曾易把樱送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就到这就行了?”
“嗯,谢谢哥哥你今天陪我,这是樱最开心的一天了!”樱面对着曾易,脸上带着开心的笑颜。
“那樱先走了,再见,哥哥!”
“再见!”
樱目光有些恋恋不舍的看着曾易,转身离去,她走了十米,又回头看来,对着曾易挥了挥手。
看着她,曾易也挥了挥自己的手臂,脸上带着一抹温和的微笑。
就这样,曾易一直目送着樱,直到她消失在视线之中,才转身离开。
“樱,樱花的樱……”
想着樱的名字,曾易嘴角轻喃一声。
一世盛寵:佳偶添成 無敵飯團
“要是洛小雨还在的话,应该也有她这么大了吧。”
“可惜了……”
曾易仰望着天上的夕阳,惋惜长叹一声,消失在了人流之中。
……
斗罗大陆的某一处,少女站在断崖边上,看着夕阳下的大海,倾听着这潮起潮落的海浪声。
獸寵傾城:絕色召喚師 鳳長歌
一只漂亮的海蝶,挥舞着双翅,少女伸出了手臂,让海蝶落在了修长的玉指上。
“好像过了十一年了啊~”
“一只蝴蝶只是挥动了下翅膀,或许不知某处,就掀起了一场巨大的风暴。”
“这次,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结局呢?正是令人期待呢~”
少女看着停留在自己手指上的海蝶,轻喃一声。
“去吧~”
只见,海蝶挥动着翅膀,向着赤色的夕阳,朝着大海,缓缓飞去。
……
伊塔之柱 緋炎
明天就正式开始淘汰赛了,这一晚,朱竹清的心神不禁有些烦躁。
和伙伴们一起吃完了晚饭,朱竹清瞒着其他人,一人溜了出来,走在夜色的街道上。
寂静的夜色下,夜风徐徐吹拂,也有了一些凉意。
朱竹清一人走在路上,享受着这份夜色,这份清净。
她已经到了天斗城,那么,星罗那边,他们也过来了吧。
只要比赛开始,那么,最后的试炼,也就开始了。
朱竹清想起了家族赋予自己那不可逃避的命运,想起了姐姐的那张脸。
过了这么久,她的样子,朱竹清都有些模糊了。
试炼激将开始,朱竹清又选择了一条比原来更加困难的道路。
曾易的身影在朱竹清的脑海中闪现,她思绪不禁有些恍惚,低头看着腰间的两把刀剑,手掌不禁握住了刀柄,感受着其中的凉意。
“现在的我,应该有反抗的能力了。”
“曾易,我会去找你的……”
愛在花藤下 草莓多
皎洁的月色下,朱竹清的影子被拉的很长,寂静无声的空间里,似乎有些恐怖。
棄妃來襲:冷王笑一個
朱竹清站在月色下,皎洁的月光洒在她身上,似乎是因为武魂变异的原因,月色星光洒在身上的感觉,让她感觉,此刻,自己的精神状态,无比的完美。
只是,不知什么时候,一只尖锐细长的爪子,从朱竹清的颈后伸出,架在了她白皙如玉的脖子上。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没有什么长进啊~妹妹~”
修真帝 二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