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4kfl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劍卒過河 愛下-第919章 不安在擴散【爲6000票加更】推薦-axjlz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娄小乙在逍遥山上无所事事,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嘉华师姐不在本山,范统一伙更是去了外陆,剩下的人他是真的不识得几个。
又沉不下心来修行,金丹后期的关口正常情况下还突破不了,就更别说现在这种精神恍惚的状态!
这不对劲!好像他的感觉要比其他人更强烈一样,最起码就要比赵真人来得强烈!
他知道自己还是撞上了那道看不见的丹池虚满之墙!
也就是说,明明自己的金丹还没有蓄满,但冥冥中,金丹本身却认为自身已经处于满溢状态,再也容不下一丝一毫的多余!
这种虚满状态是金丹期最艰难的关口,对有些人来说就不存在,可对有些人来说却终生难以跨越!
修真界中对此没有什么具体的办法,没有对应的功法,丹药,器物帮助,因为这其实是属于一种潜意识中的精神范畴,要解决它,就只能修士自己去想办法!
长辈们这时候往往会建议金丹们去周游世界,去开阔心境,去阅历红尘,去经历生死,种种刺激不刺激的方法,没有循例,因人而定!
唯一的指导就是,不要刻意!不要去学人家!只有忘了自己的虚满之障,才能克服它!
忘记?谈何容易!
他决定給自己找点事做,虽然时间已经不足三月,但还是足够来一趟大陆之间的旅行。
虽然赵真人有些不满,认为他现在就应该留在逍遥山静心等待,但因为逍遥游的理念,他还是不能阻止下面弟子的正常生活往来,在规定他不得擅去其它州陆旁门后,还是答应了他的要求。
半个月后,他出现在了黄庭道教的山门!这是他头一次来此,虽然在所有的道门中,他其实和黄庭的渊渊是最深的。
在黄庭道教的对外接待的远安殿,他递上了自己的逍遥结,
坐殿金丹一看,立刻站起身,人的名,树的影,在周仙上界金丹层次中,他单耳的存在已经快变成了一个传奇!
“单师兄此来,不知有何事?是寻人?还是公干?师弟我对师兄大名仰慕已久,必不敢怠慢!”
一番客套后,黄庭修士进入了正题。
“私事,寻人!我与贵教夏冰姬师姐有旧,此来探访,还望行个方便!”
黄庭修士意味犹深,夏师姐啊,想和她做朋友的外道修士可是太多了,但谁又真正能够如愿?什么有旧,怕不就是慕名而来的吧?
在黄庭道教,这样莽撞而来的修士就有很多,师姐平时连他们自家人都很难看到,就别提外人了;一般情况下,这种人就直接拒绝就好,但逍遥游的单耳可不是普通金丹,到目前为止,说声周仙第一丹也不为过吧?
这就是声名的好处!
黄庭修士飞信传出,不足半刻,有飞信传回,那修士就十分的抱歉,
“单师兄,让你失望了,夏师姐在琼崖坐关冲境,已是挂了尘了盘,你看……”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尘了盘,就是凡尘因果,再不相干的意思,当然也不是刻意针对于他!是修士绝死冲境的自勉,也是一种态度:要么死,要么元婴,否则凡尘种种,尽皆无缘,就是闭死关!
逍遥游也有类似的说法,他早有耳闻,这种情况下,就是天塌下来了,也是不好打扰的,意味你可能会影响一名修士的未来!
有点感伤,遂取出一戒,“这里有些师姐的旧物,等师姐出来,还请转交于她!”
黄庭修士正容接过,“必不付相托!远安殿都有这种器物的接放记录,不存在遗失忘记的可能,除非……”
除非死亡!这黄庭修士也算是看出来了,这个逍遥单耳怕是真的和夏师姐有旧,只不过旧到什么成色,他一个看大门的也无从知晓;既真正是故人,不是沾花惹草之辈,当然更加的尊敬,
娄小乙就叹了口气!纳戒中的东西,是夏冰姬在铁锈小陆两人生活窘迫时所当之物,夏冰姬走的匆忙,可能也是当时怕他追上,也没来得及赎回;这些东西一直放在逍遥山他自家的洞府之内,上次摇影见面也不在身边,所以无物可还,但现在,该交給她了。
“那么,尹雅道友可在?我和她也有旧,听说她有伤在身,这么长时间没来看望,心中有愧,还请代为通报!”
黄庭道人暗中乍舌,行啊,这单师兄不仅剑术了得,这交友手段也是非凡,黄庭最美丽的两朵花,这是一朵也没拉下?
“师兄稍候!”
再次传出飞信,却实在是按捺不住心中的疑问,开始旁敲侧击,
娄小乙也是好脾气,轻描淡写道:“几十年前的事了,那时两位师姐师妹还在小前庭供职,在处理一件盗案时有所交集……”
黄庭道人恍然大悟,这确实是比较久远的事了,能等待这么久才来探视,恐怕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
“大盗可抓住了?”
“未曾!此人狡猾,后来化敌为友了……”
很快,一枚快信传回,道人也很高兴,因为这次是个好消息,
特别行动 苏男
“单师兄!尹师姐有话,去青苗圃相见,我为师兄引路!”
青苗圃,是黄庭道教中尹氏的私产,一般不会在这里见外人,能得邀前往,意味着关系的亲密,当娄小乙走入这里时,只觉呼吸都为之一轻,浓厚的灵机中,还混杂有一丝茁壮向上的生命气息!
这里全是青苗,各种各样的青苗,等长到一定程度才会被移去大田播种,整个苗圃内,就如铺了一层厚厚的绿色地毯,纯粹的绿,没有一丝杂色!
远远的,只有三二间小木屋点缀其中,因为藤蔓缠绕,木屋也不见本色,仿佛一个个绿色的鼓包,
偶尔有绿色的翠鸟飞过,啄起绿色的肉虫,满眼的绿色,仿佛把天空都映绿了一般。
安静,是这里的主基调,这样的环境下,却是不好随便用神识探看,如果不小心看到几个使女农妇洗澡还是麻烦!
不过他可不是安静之人,也不会因为这里安静就变的安静,而是扯开了大嗓门,
“一鸭!你耳哥来了,还不好酒好肉的招待!
你这地方真不怎么样,我怕待的久了,就连帽子都染绿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