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
(有点卡,慢慢来)
万界其实安静了有些时日了,三个多月了,也就苏宇之前打监天侯冒了点水花。
而实际上,三个多月,搁在以前,也就打个盹的工夫。
可现在,万族都很满意。
除了东部战区的小族很悲惨,其他种族,都巴不得不要搞什么大动静出来,永恒死了一大批,合道都死了好多位,这些小族,现在压根不敢掺和这样的大战。
诸天战场,人气比以前恢复了一点点。
日子还是要过的。
诸天战场元气浓郁,宝物更多,也不能一直在小界坐吃山空。
现在人族主攻东部小界,快把东部彻底荡平了!
东部这边,战乱的同时,也热闹了许多。
一些选择投降的小族,此刻也敢出来了,人族在诸天战场占据了优势,对于投降种族而言,反而还是好事,至于高层被压制,那是高层的事。
欲海平原。
也可以看到一些种族的身影了。
古城,依旧伫立。
只是换了主人,不过对其他人而言没区别,实际上也感觉不到,依旧有强者坐镇,也是永恒,几段对弱者而言没意义。
天灭古城。
一直坐落在欲海平原,靠近星辰海边缘。
此刻,古城也恢复了一点生气。
人要比之前多一些了,不再是死气沉沉。
整个古城中,死气其实比之前少了许多,主要是死灵界域的堵门君主,都消失了。
就在苏宇联络各族强者的第二日。
天灭古城城门口,出现了几道人影。
三男一女,都是人形生物。
天灭古城,现在由周破龙坐镇,另外天河城主还在城内,只是现在不太管事了,天灭离开,他也知道,他和周破龙,算是彼此监督,以免谁泄露了风声。
城门口。
一尊日月大将还在坐镇城门,和苏宇相熟的天门将军。
此刻,天门将军扫了一眼四人,没看出什么异常。
好像都是人族。
如今,人族强者遍布整个诸天战场,寻找机缘,杀入小界,夺取资源,探索星辰海,古城因为是苏宇麾下,也没少有人族过来。
城中,半数都是人族。
来几个人族,倒是不足为奇。
四个人,感觉都是山海境,实力也不算太起眼。
几人进门,没走正门,走的是侧门,天门将军只是扫了一眼,没多看。
“有点新……”
而就在这一刻,天门将军耳朵微微颤动了一下,有点新?
说的是古城?
古城其实没太大变化,建筑都维持原样,唯独核心的镇守兵器被更换了,一般人不清楚,天门将军其实也不太清楚具体情况,但是他守卫城门多年,还是有些感觉的。
现在的古城,感觉上不如之前危险,也没之前那么压抑。
的确缺了点火候的感觉!
当然,这是他守卫了此地数百年,才得到的结论。
天门将军没问,也没管,这是高层的事,也许和苏宇有关,不该问的别问,这个他还是懂的。
刚刚进城的几人,其中一人说了一句“有点新”,其他三人都没接话,只是照旧朝古城中走去。
天门侧头看了一眼,四人走的并不快,好像第一次进古城,又好像不是,那种姿态,有种久别重逢,不太熟悉,但是知道这里原本什么样子的感觉。
天门又多看了几眼,并未发现什么异常。
微微皱眉,自己是不是多心了。
随便说一句罢了。
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情况,何况外人。
他扭头回去,不再去管,而此刻,身后那几人,好像感应到了什么,有人回头朝天门看了一眼,也没说话,很快扭回了头,继续前行。
城门墙上,天门将军微微皱眉,对方刚刚在看我?
好敏锐!
稍有迟疑,天门将军还是动了动城门令,有些不太妥当,也发现不了哪里不妥,但是的确不太妥当的样子。
算了,让城主去看看。
他给天河传音了一句,很快不再去管。
……
城主府中。
天河最近日子很潇洒,天灭走了,新来的周破龙,对他还算客气,没天灭那么霸道,动不动就骂他没用。
新来的这位镇守,他也熟悉,周破龙嘛,以前也认识。
不过,资历太轻,天河也不算太怕他。
现在两不招惹,挺好的。
没事喝喝茶,看看书,他现在连证道之心都淡了许多,准无敌境的他,最近修身养性,感觉不证道也没什么。
正喝着茶,看着书,他的副城主令震动了一下。
感应了一番,暗骂一声,天门倒是多事。
屁大点事,都要惊动自己。
这古城,一天到晚的,哪天不来人?
几个山海罢了!
又不是几个永恒!
周破龙都没说啥,你倒是事情多。
想归想,天河还是意志力瞬间爆发,溢散出城,也没遮掩,作为城主,定期巡查古城,那是应该的,也是正常的。
城内强者,不少人也感应到了,习以为常。
没有任何波动。
而古城中,行走的三男一女,也很快感应到了,见四周人没人有异样之色,四人也便没在意这些。
几人任由意志力扫荡而过。
等意志力扫荡而过,其中一人传音道:“这是此代古城城主?”
“应该是,好像叫天河。”
“日月巅峰境界!”
“现在这些古城城主,倒是勤劳了,居然还定时监察全城。”
“应该是那苏宇的安排吧。”
“……”
几人暗暗交流了一番,也没多说什么,很快自顾自地继续游荡在古城中。
……
城主府内。
天河微微凝眉,没啥问题啊,天门干嘛呢!
他扫荡了一遍,是几位山海境的人族,没毛病,这也要报告我?
“神经衰弱的家伙!”
天河叨咕一声,本想不再理会,可想了想,算了,再去看看。
闲着也是闲着!
他忽然飞身出城主府,城主府内,后院,周破龙睁眼,皱眉看了一眼,也没多说,不离开古城就行。
他也懒得管天河如何。
天河和夏龙武有些交情,和苏宇也熟悉,有些事也不好掺和,他来这,也只是负责镇守通道,打磨自己的兵器,其他的一概不管。
……
而出了城主府的天河,并未直奔四人而去,而是在城内巡查了一番。
遇到一些强者,都训勉了一番,这才朝四人那边走去。
此刻,四人正被一头鸵鸟般的家伙纠缠着,问他们买不买宝物。
几人都有些不耐烦,却也没恶言相向,只是不耐烦这家伙一直推销它的那些宝物,实际上几人没兴趣。
“几位兄台,一看你们就知道来自人族大府,我这有一件人族上古时期的地兵,威力无双,堪比现在天兵,可是我九死一生才弄到手的……”
那鸵鸟怪,不断给几人推销着它的宝物。
四人中,那女性山海,有些不太耐烦了,又有些想笑,有些不屑一顾道:“上古兵器?地兵?我看你全身上下,也拿不出一件地兵,趁早走开,骗到我们头上来了?”
“哪敢啊!”
那鸵鸟咧嘴笑着,“真的是上古地兵,有些残破罢了,真的……”
它掏出了一块黑乎乎的黑木头,“你们看,这东西一看就有年头了,经历了无数岁月,还能保存的如此完美,也许上古时期还是天兵甚至神兵……”
那女性山海都气笑了,“神兵?你知道神兵什么样吗?还上古神兵,你怎么不说上古帝兵?”
鸵鸟怪干笑道:“帝兵还能比神兵强?帝兵啥玩意,神兵最强,当然要说神兵……”
“无知!”
女性山海哼了一声,其他三人看了她一眼,她见状也不再多说。
后方,天河一路走来,朝两侧的一些强者,微微招呼了几声,很快,走到几人跟前,擦肩而过,刚走过去,忽然回头,问道:“你们几个,哪个府的?”
四人中,一位年纪看起来稍大的男性走出来,面带笑容道:“回城主话,我们来自人境大雍府。”
“不是大夏府的?”
天河微微挑眉,很快道:“算了,我看你们气血旺盛,还以为是大夏府的!夏龙武那孙子,最近一直不敢来我这,欠我的机缘,一直没给我!”
叨咕一阵,天河沉声道:“你们要是看到大夏府的人,帮我转告他们,夏龙武欠我的机缘,趁早还我!别以为他当了什么征北将军就了不起,本城主那也是宇皇从龙之臣,可不怕他!”
“定当转达!”
中年男性笑了一声,作揖示意。
“那就好!”
天河走了几步,忽然看向那头鸵鸟,呵斥道:“不许忽悠人族,胆子不小,也不怕被砍了脑袋?”
鸵鸟一脸尴尬,“城主,我没忽悠,我也没辨别出来是不是上古宝物。”
“算了,下不为例!”
说罢,看向那几人道:“在这买东西,自己悠着点,被骗了那也是眼力不好,古城中不许动武!”
“多谢城主提醒。”
天河微微点头,瞥了一眼中年身后的三人,三人都露出了一些笑容,微微躬身,天河点点头:“人族好苗子越来越多了,也是好事!早点进入日月,证道永恒,遇到麻烦,可以去城主府找我!”
“劳烦城主了!”
中年再次道谢。
天河也不再说什么,迈步离去,继续扫荡两侧,身后四人,看了天河一阵,也没多说,继续游荡在古城中。
……
很快,天河溜达了一圈,回到了城主府。
直奔后院。
后院中,周破龙睁眼。
天河开门见山道:“你周家,知道的多,我问你,知道什么是上古帝兵吗?”
“帝兵?”
周破龙微微一怔,半晌才不确定道:“上古有神兵,人王一般用神兵,帝兵……隐约好像有些记载,四极人王和人皇用的吧?”
不是太确定,他也算是家学渊源了,知道的东西不少。
天河若有所思,问道:“你人族,知道帝兵这称呼的人多吗?”
“肯定不多。”
周破龙笑道:“连我都是一知半解,只是有些耳闻,看过一些上古文献,才有一些记忆,正常情况下,除非顶级的存在,可能会关注一二,否则连神兵都没有,关注那个作甚?”
“那我再问一句,大雍府的人,很闲吗?四位山海可以随便游荡?”
山海不强不弱,的确不太起眼,可也要看是哪里的。
周破龙想了想道:“那不会,大雍府实力一般,哪怕现在,主要也是军中出了不少山海和日月,非军中强者,山海还是可以坐镇一方的,四位,不算少了……”
他看向天河,天河摸了摸下巴,又道:“正常情况下,我当着你人族,骂一声夏龙武是孙子,若非大夏府的人,会有什么反应?”
周破龙笑道:“看立场,之前各大府都有立场,若是当着大周府的人骂,大概是窃笑,被骂活该!若是大明府,那就是关我屁事,你骂你的,若是大秦府,那就是愤怒,夏龙武是军神……”
“那大雍府呢?”
“大雍府……实力不强,小心谨慎,大概率会避之不及,不敢应话,唯唯诺诺吧。”
天河再次摸下巴,“那我要是说,让他们转告夏龙武这孙子,欠我东西不还,对方该是什么反应?”
周破龙凝眉:“没反应,讪笑应对,这话还能随便接?”
夏龙武是顶级强者,而且还是军神,现在更是苏宇的嫡系,当然不能随便接话,哪怕天河也是苏宇一系。
天河点头,他不是人族,也不是太清楚人族各府的情况。
此刻一听,吐气道:“差点走眼了,天门那家伙,警惕性还不错!”
“发生什么了?”
“城内来了4个人族山海,说是来自大雍府,具体情况就是我刚刚说的那样,你自己可以猜想到。”
周破龙皱眉:“人族山海?你的意思是,伪装的?”
“有可能,而且眼力不错,刚入城门,就有人说,挺新的!”
“挺新的?”
周破龙心中微震,“没听错?”
“没。”
“这……更换镇守的事,是机密,除非永恒亲自踏入古城,否则是无法感知的,万族永恒谁敢贸然踏入古城?”
天河点头:“所以天门觉得有些不妥,告诉了我,我去看了看,我一个准无敌,什么也没看出来!”
周破龙眼神凝重:“面对面,你都没看出来?”
“嗯。”
周破龙深吸一口气,眼神闪烁一阵,天河低沉道:“什么情况?你人族被人冒充了?万族的探子?若是隐藏了实力,难道是永恒?万族探子,都开始用永恒来了,难道知道了什么,来探查天灭大人在不在?”
周破龙没吭声。
天河挑眉,“还是别的情况?”
说罢,笑道:“算了,不管了,镇守自己看着办!”
他嘴上说着不管了,心中却是微动,很快,副城主令牌微微颤动了一下,直接将消息传递给了天灭,甚至是苏宇本人那边,苏宇有城主令的。
周破龙看了他一眼,天河笑呵呵道:“正常汇报,别误会,我先走了,你可别观察人家,容易被人反查出你的身份,那就麻烦了!”
“不用你提醒!”
“那随你!”
天河晃悠着离开,心中想着事情,啥情况?
有些莫名其妙的。
非人族吗?
万族舍得用这样的强者,来探查古城?
要是人族……那感觉不太对劲啊。
古怪的很!
算了,反正我上报了,如何处理,那不是我的事。
……
人境。
苏宇也是刚忙完,他正准备去一趟文王故居,找一找星月说的埋藏的宝物。
刚要动身,一枚城主令微微颤动了一下。
如今随着苏宇实力强大,沟通生死,城主令覆盖范围也更大了。
不需要中间转达什么。
很快,他看了一眼,是来自天河的,天河可是很少会给自己传音,苏宇看了一会,也是疑惑,什么意思?
几个人族,有点问题……
山海境,或者伪装的?
美型惡男在我家 千月朝雲
“探子?”
苏宇疑惑,探子很正常,这么点小事,用得着告诉我?
不过要是永恒境,去探查镇守的情况,那的确值得重视一下,可别把我的计划打乱了。
苏宇心中想着,派谁去查一查?
刚想着,大周王迅速飞来,看到苏宇,深吸一口气道:“宇皇,可能有点小麻烦!”
“什么?”
苏宇看了看时间,“边走边说,我得去肥球那边一趟。”
大周王不多说,迅速跟着苏宇一起踏空。
一边朝星落山飞,大周王一边道:“刚刚破龙给我传递了一条消息,古城中多了四人。”
“哦,怎么了?”
大周王迟疑了一下,迅速道:“我不是太确定!那几人,知道上古帝兵!”
“啥玩意?”
是的,苏宇不清楚。
他也没在意这个。
大周王解释道:“上古帝兵,其实只有一件,人皇印。”
“哦,怎么了?”
大周王不知道苏宇真不懂还是假不懂,还是自己解释道:“除非上古时期的一些高层,否则帝兵之说,应该听都没听过!”
“你怎么知道呢?”
“我……传火者是知道帝兵的。”
苏宇点头:“那代表什么?”
“代表这四人,要不从一些古老的典籍中知道的,要不就是上古时期的一些强者,要不就是上古强者的传承,中间没断传承的那种!”
苏宇笑道:“古典籍很多,遗迹也不少,知道一个名词不代表什么。”
“不是,帝兵之说……”
大周王沉声道:“就算有记载,也不会多,大多一定会以人皇印记载,而不是用帝兵去记载!周家知道一些,也是我书写的一些典籍,按理说,当今人族,也许无人会提及帝兵这词。”
跟班別鬧 喵喵妹紙
“所以是假人族?”
“未必!”
苏宇挑眉,“你就直接说,别试探来试探去,不行的话,你去把人抓了,废话怎么这么多!”
大周王沉默一会,“我怀疑是传火者!”
“什么?”
“我怀疑是传火者!”
大周王沉声道:“也许是上界下来的传火者!或者传火者带人下界了。”
苏宇一愣,“下界?”
大周王低沉道:“传火者,其实掌握了一条上界和下界的通道。”
“嗯?”
苏宇陡然眼中厉色闪烁,看向他,大周王低着头,沉声道:“并非我不说,而是这条通道,已经废弃了!废弃很多年了!命界的通道,是最安全的,也是最直接的!传火者掌握的那条通道,太危险了,昔年为了开辟这条通道,死了许多人,后来传送,也是十不存一!所以到了第三潮汐,这通道就被废弃了!”
大周王沉声道:“之后,就从未开启过了!”
苏宇皱眉道:“那你为何怀疑是上界下来的人?”
大周王吐气道:“帝兵是一点,传火者喜欢用帝兵这个称呼,帝王的兵器!而外人,说起这个,只会说人皇印!另外,出现在天灭古城,因为天灭古城最靠近人族,若是上界来的人族,肯定不会先来人境,而是在人境之外,最近的地方观察。还有,若是万族的探子,知道了古城的事,也不会先去天灭古城探查,而是选择靠近他们区域的古城,天灭古城属于东部战区,在这安排探子,很容易被发现……”
苏宇凝眉,“所以你怀疑是传火者下界了?”
“对。”
“为何不觉得是本来就是在下界的?”
“若是本来就在,那十有八九就在人境内部,而不是在外面。”
苏宇没多说什么,问道:“那条通道在哪?”
“宇皇,那条通道太危险了,我不知道他们怎么会下来的,如果我猜测要是对的,他们下界,可能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在哪?”
苏宇看向他,大周王欲言欲止,等看到苏宇眼神冷厉,只好道:“在无尽虚空!但是我没说假话,想潜入上界,那做好还没上去,死伤过半的准备!我不说,也是因为这条通道,废弃太多年了,从未想过会再次开启。”
他沉声道:“而且知情者,应该死的差不多了!据我所知,现在哪怕还有传火者或者,知道的也不会超过三人。”
“现在出现了四个!”
苏宇挑眉:“传火者二代三代?”
“这个我不清楚了。”
苏宇沉吟一会,“先不管,大体上盯着就行,忙正事要紧!还真是什么人都往外冒了……我会安排人盯着,你不用管了!”
大周王低声道:“若是的确是传火者,冒险下界,也许有重要的任务,说不定是来求援的!”
求援?
苏宇微微一怔,忽然想到了什么,“你是说,上界危险,一些传火者无法等待了,只能派人下来,寻求帮助,让我们在下界制造一些动静?”
分散上界的各族注意力。
大周王点头:“我只能如此推测,否则,那条通道危险无比,不会贸然派人下来的!宇皇,那几位,未必是坏人,也未必有歹心,可能只是想观察观察,看看能否在下界获得一些支援,还请……不要贸然击杀他们。”
他也是担心苏宇会这么做。
没二话,直接给杀了。
苏宇摸了摸下巴,笑了:“行!若是真的是上界的,我一定好好招待。”
大周王脸色一变。
苏宇没好气道:“干嘛?我说真的好好招待,我对上界了解的太少,你知道的也是老黄历,我当然要好好招待一下上界的人,只要跟我客客气气的,告诉我一些情报,我当座上宾对待!你以为我见人就杀?看到上界的就给干掉?我有病吗?”
大周王尴尬,我真这么想的。
因为苏宇,一直表现的对上界强者不太感冒的样子。
苏宇笑呵呵道:“别多想,我对上界那些人族强者没敌意,我只讨厌两种人,第一,叛徒!第二,让我听他们话,他们不听我话的!”
“他们只要不是叛徒,不傻乎乎的非要我听他们的,那就是朋友!”
苏宇笑道:“大周王,我的态度还不够明显吗?都这么明显了,只要听话就是一伙的,你到底担心什么?”
大周王有些泄气,无奈:“我只是……”
“以前觉得你算无遗策,最近你怎么老是跟个老妇人似的,絮絮叨叨,没完没了,一直纠缠这些事……”
大周王苦笑,“关心则乱,我担心你会杀了百战王。”
“嗯?”
大周王也豁出去了,叹道:“百战王没死!他应该在上界!可能被镇压了,但是他没死是事实!这其实也是我们一些老人的希望,他没死,就是好事,之前我说拖延几十年,其实也是想着,百战王可以卷土重来!他毕竟有接近规则之主的实力!”
大周王今日是豁出去了,直接道:“所以,我们这些人的希望,还是寄托在他身上!最后一战,他是败了,可是只要吸取了教训,以他的实力,还是有希望翻盘的!我们之所以没绝望,就是因为他还活着!”
大周王看向苏宇,“宇皇,也许你无法理解!可是,他的确是我们这些老人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在你没崛起之前,你说,人族能翻盘吗?”
苏宇想了想,摇头:“难!”
“对!”
大周王点头,“我们都知道难!所以最后一战,战败了之后,我们并未第一时间逃离,而是彼此通过一些特殊手段沟通了一番,等待机会,等待百战王再次归来!唯有他,才是希望……毕竟他强大无比!不是我们愚蠢,只是……真的没有其他希望了!”
大周王叹息:“我也想过,这个潮汐能否崛起一位他这样的强者,可前面几百年,你也看到了,大秦王他们都没看到这个希望,甚至因为百战王还活着,合道都没办法!我只能打消一切念头,等待他回来!”
他说着,愈发苦涩,“所以,宇皇突然崛起,而我,将希望寄托在百战王身上几千年,上万年,我一时半会的,的确有些无法……将这种寄托转移。”
“不止我,上界知道他没死的那几位,大概也是这心思,因为我们之前看不到任何希望,只有他,才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苏宇默默听着,许久,点点头:“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些理解你了!将百战王当成希望无数岁月,眼看着最后一刻了,忽然冒出一个不确定因素,的确难以一时间接受。”
大周王松了口气:“你能明白就好,不是我们非要如此,只是,几千年的情感,一时间,的确难以迅速转换过来。”
青帝重
把百战王当成了希望,希望了几千年,上万年,现在忽然转变,难度还是有的。
苏宇笑了:“那他到底是受伤了,还是被封印了,还是躲藏了起来?”
“被封印了!”
大周王解释道:“虽然没看到具体的经过,但是他的确被封印了!封印在哪,我们不知道,但是岷山侯当年曾说过,就算被封印了,下一次上界开启,大道震荡,一些封印都会松动!每一次的天地震荡,都是解封的最佳时机!”
苏宇想了想,点头:“也是,武皇也准备那个时候解封自己!看来,诸天战场上界开启,是一个解封的好时机,若是百战王那个时期解封,倒是有希望翻盘,你们都是这么想的,对吧?”
“嗯。”
苏宇笑了,“那你们没想过,当年有人能把他封印了,不知道他可能会这个潮汐解封吗?”
“只能博一次机会!”
大周王沉声道:“我们别无选择!”
“行吧,看样子他解封应该成定局了,但是解封之后,可能更麻烦!管他呢!”
大周王有些牙疼,“那个,若是宇皇帮着解封,也许……也许可以让百战王辅助宇皇,他实力还是极其强大的!上界的一些万族老古董,实力很强!第九潮汐,有些老古董都没下界。”
“再说吧!”
苏宇不想多说什么,很快,他到了星落山了,看大周王还在,笑道:“行了,事情我知道了!真不行的话,你带着你的人,和上界的人汇合,自己去救他!然后,你们自己搭伙过日子!我并非不通情理之人,不给我添乱,我懒得理会!但是你带走的人,拿了我多少好处,给我还回来就行!”
苏宇笑道:“大周王,在他解封之前,你还是踏踏实实一点,别一天到晚想太多!万族都没解决,我还得一天到晚为你们的事情烦恼,再惹恼了我,我先把你给解决了!”
苏宇带着笑容:“百战王的事,到此为止!他真解封了,随你们的便就是!我不希望再提及他,也不指望他帮我,你们爱如何就如何!那四人的事,你不用管,我会让人盯着他们!还有,做好分内事,当一天大周王,做一天大周王该做的事!”
“明日,我要出手,你也是,其他不多说!”
大周王点头:“我不会给宇皇添乱的!”
“那最好!”
苏宇笑道:“行了,回去吧!百战王的事,小事罢了!他连万族都斗不过,还想跟我斗吗?你若是真见到了他,自己提醒一句,不然……我这人下手无情!就这样,我要去找肥球了,你该干嘛干嘛去!”
大周王苦笑,只好退步离开。
临走的时候,想了想道:“我……要是说我更相信你,你……觉得……”
“不需要!”
苏宇无所谓道:“你爱信不信,你一个老头子,难道因为你相信我能赢,我就感动了?别闹!我苏宇白手起家,底下人都是我自己一手拉拢,一手培养出来的,别说,你这种,我还不太喜欢。”
“……”
无言以对。
大周王苦笑,最后还是道:“百战王真解封了,我也会站在人族这边,站在大众这边,不会因为他是寄托,我便无原则地投向他!而且,我就算走,周天齐保证,只有我一人,我不会带走任何人!哪怕我的儿子,也会为宇皇征战!”
“你儿子太弱,随便吧!”
又被打击了!
大周王无奈,“那……我先告辞了!”
大周王离开了。
苏宇失笑,老家伙,他其实有些明白大周王的心思,他可能觉得自己比百战王更好,更合适,可是一些上界的老古董,也许更看好百战王。
大周王想当这个桥梁……苏宇懒得多管他。
正常现象,大家又不熟。
见了面,一个21岁的小年轻,老古董们能放心?
苏宇才不在乎!
大周王自己大概都清楚,自己不在乎这些,又担心苏宇真的干掉了那些老古董,只能想法设法地去中和这种冲突。
“用心良苦,可惜,双方都未必领情!自找麻烦,里外不是人。”
苏宇给了定论。
不再多管,迅速踏入文王故居。
星月到底埋藏了啥宝贝?
……
这一刻,苏宇好奇,肥球也好奇,毛球也趁机摆脱了大树,跑到了苏宇头顶,它也好奇,可能是假好奇,不想读书了而已。
后院。
苏宇看到了三朵蓝色的花。
肥球一脸好奇:“有宝贝吗?我不知道啊,我一直浇花,但是没铲花,谁来埋的?要是真有,那可能在我懂事之前了,好早!”
苏宇也不确定:“不知道是什么,不知道有没有,但是看到了三朵蓝色花,代表这些花,无数岁月都是一样的,那可能真的有!”
他看向肥球,“拔了花?”
超級監獄系統
“……”
肥球一脸挣扎,我不想啊!
这三朵花,很漂亮的。
“能不能不拔?”
苏宇笑道:“拔了也未必会死,拔了之后,找一找,没宝贝再埋下去!”
“这个……”
肥球纠结了一会,趴在地上,有些悲伤:“好吧好吧,别死了啊!真是的,干嘛要埋在花下面,真无聊!”
你问星月去。
苏宇也是无言,我咋知道星月会在这埋东西。
他的确很好奇,有些迫不及待了。
很快,他把三朵花给拔了出来,迅速开始挖土,这里的土,不一般,苏宇也懒得多管,一直朝下挖。
挖了大概几米深,都快挖到时光长河了,苏宇眼神一亮!
毛球和肥球也是探着头朝下方看去。
苏宇急忙拿起一个被埋藏的盒子,一脸激动道:“还真有,星月真在这埋藏了宝贝!肥球,你觉得会不会是至宝?”
肥球无语:“至宝就埋在这吗?”
不太信!
“也许是鞋子?”
肥球猜测:“或者发夹?毽子?头绳?”
“那也是宝物了!”
苏宇咧嘴笑道:“上古到现在都没烂掉,肯定是宝物!光这盒子,我就觉得不一般!算是宝贝了。”
他拿着盒子,走了上来,迅速开始填土,笑道:“打开看看,也许是丹药?”
这盒子,密封的。
苏宇带着好奇,迅速和肥球它们走到了前院,将盒子摆在石桌上,此刻,连旁边的大木头,都露出了一张脸,好像也很好奇!
到底是啥宝贝?
下一刻,苏宇迫不及待了,急忙打开了盒子!
没有霞光四射,没有天崩地裂,啥都没有,安静无比,盒子中,就这么安安静静地躺着一块小石头。
苏宇和肥球几位,全部呆滞。
啥意思?
就一个小石头?
逗我们呢!
妖谷靡香
苏宇看向肥球,肥球看向苏宇,摇头,“别看我,就一个石头,我也不知道的,你自己挖的,我可没换!”
苏宇嘴角抽搐,星月……你逗我玩呢!
我去!
他拿起石头,倒是不轻,可是左看右看,就一个石头啊!
无语!
苏宇掂量了一下,捏了一下,微微凝眉:“咦,倒是挺硬,还没捏碎,肥球,你来捏捏看!”
肥球爪子伸出,划拉了一下,小石头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肥球也微微一怔:“好坚固!”
苏宇有些意外,难道还是宝物?
不管是不是,肥球都没留下痕迹,肯定不简单,当天兵用都行了!
苏宇又仔细观察了一下,捣鼓了一阵,还是没变化,只好道:“算了,回头问问星月,那我先走了。”
“嗯!”
肥球喊道:“要帮忙就喊我!”
“行!”
苏宇拿着盒子,带着石头离开了文王故居,小毛球想偷走,被苏宇又丢给了肥球,多学学再说,感觉毛球最近进步不错!
别乱跑!
毛球委屈无比,苏宇也不管这些,拿着东西迅速走人。
他明天还有事要忙,在这待不了太久。
至于那个石头,到底是啥玩意,暂且就当石头对待了。
……
而就在苏宇离开不久,文王故居。
忽然剧烈颤动了一下!
肥球迅速爆发强大的气血,镇压动荡,大树也是无数枝叶伸展!
稳固故居地盘!
过了一会,才勉强稳定了下来,肥球眨了眨眼,带着一些茫然,半晌,忽然哭丧着狗脸:“不好,那个……那个好像是稳固屋子的地基!”
它一直觉得,这地方稳固无数岁月,是文王的屋子强悍。
可现在,那东西被挖走了,居然导致故居动荡了!
这代表,苏宇带走的那石头,比整个文王故居都要重要!
肥球哭丧着脸,完了完了,我还能拿回来吗?
那东西居然是稳固时光长河的宝物!
肥球一脸的悲催,到了苏宇手中,它还能拿回来?
它陡然看向小毛球,忽然龇牙道:“不许说,下次见了他,我去要回来,就说没啥用,让他还我……”
毛球眼睛眨了眨,点头。
才不!
一定要偷偷告诉香香的,捡到大宝贝了!
好像那石头,比整个文王故居中的宝物都要重要,赚大了!
告诉香香的,他肯定就会带自己走了。
而肥球,狗脸上满是绝望,完了完了,我看家不利,无意间把家里最珍贵的宝贝给弄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