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鬥戰錄
小說推薦洪荒鬥戰錄
龙须虎出城,见一道人面如紫草,发似钢针,头戴鱼尾金冠,身穿皁服,飞步而来。
龙须虎当即大呼:“来者何人?”
杨文辉一见大惊,看龙须虎形相古怪稀奇,问:“通个名来。”
龙须虎:“吾乃姜子牙门人龙须虎是也。”
杨文辉冷笑:“姜子牙竟然收了你这等奇怪之物,可笑,可笑。”
龙须虎喝骂:“先看看你自己像个什么东西?也敢嘲讽英俊的我。”
“我呸,看吾剑!”杨文辉当即仗剑来取。
龙须虎发手有石,只管打将下来。
杨文辉不久战,掩一剑便走。
龙须虎随后赶来。杨文辉当即取出一条鞭,对着龙须虎一顿转。
龙须虎忽的跳将回去,发着石头,尽行力气打进西岐,直打到相府,把姜子牙的头给打出血来,姜子牙啊呀一声,差点被打晕
而后龙须虎发飙,又打向别处。
姜子牙忙着两边军将:“快与吾拿下去!”
众将官用钩连枪钩倒在地,捆将起来。
龙须虎此时口中喷出白沫,朝着天,睁着眼,只不作声。
姜子牙无计可施,不知就理,还摸着流血的头,呜呼哀哉!
姜子牙此时可不知,吕岳四个门徒各有异能。
头一位周信按东方使者,用的磬名曰:“头疼磬”;
第二位李奇按西方使者,用的幡名曰“发躁幡”;
第三位硃天麟按南方使者,用的剑名曰“昏迷剑”;
第四位杨方辉按北方使者,用的鞭名曰:“散瘟鞭”。
我在日本當助教
这也是多宝道人,会安排吕岳在此行事,以搓西岐军士之锐气,让其在到达汜水关之前,就使得其军心溃散,到时候,朝歌军马一出,即可一战而败之。
此时姜子牙在府中悲呼:“吾西岐已失四位能者,使我心下不忍,如何是好?将奈之何?”
府中将官也是跟着哀叹,反正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办,先给挂了的人哀一哀,准没错。
姜子牙等正在哀叹中,忽有门旗官报:“有一三只眼道人请丞相答话。”
子牙当即传令:“摆队伍出击。”
最強三國系統
砲声响亮,西岐军马出得阵营之前。
吕岳见姜子牙终于出来了。当即显得很是兴奋。
大神接招吧
而姜子牙一出,就见黄幡脚下有一道人,穿大红袍服,面如蓝靛,发似硃砂,三目圆睁,骑金眼驼,手提宝剑,大喝道:“来者可是姜子牙么?”
丁莊夢 閻連科
姜子牙答:“然也。道兄是那座名山?何处仙府?今往西岐屡败吾三教门人,道兄何所见而为?
须知今纣主无道,周室兴仁,天下共见;从来人心归顺真主,道兄何必强为!常言‘顺天者存,逆天者亡’。
今我周凤鸣岐山,英雄间出,似不卜可知。
道兄又何得逆天而行其己意哉。
今我奉玉虚符命,扶助真主,不过完天地之劫数,成气运之迁移。
今道兄既屡得胜,不过一时侥幸成功,若是劫数来临,自有破你之术者。
道兄不得恃强!”
吕岳冷嘲:“吾乃九龙岛炼气之士,名为吕岳。
就因为你姜子牙甚喜胡说,傲然于世。
不知这人间真主天子为谁,硬要扶持一个姬发为主,还一个劲往黑暗中前进。
你有脸面说甚顺天者存,逆天者亡。
誘僧
纣王新政,天下百姓有目共睹,现今惟有西岐领域,未有推行纣王新政。
看看你西岐阵营,西岐本土军士都少有,因为你们西岐无人矣。
这是姬发不推新政而失民之体现。
汝等竟然还未觉悟?
吾故令四个门人让汝等觉悟。
只可惜,汝等悟性忒差,无救矣!
汝,姜子牙,垃圾也!
死日甚近,幸无追悔!”
吕岳道罢,姜子牙立即怒而驳斥:“料汝此来,不过自取杀身之祸耳。”
吕岳冷嘲:“姜子牙,你有何能,敢发如此恶言?”
当即纵开金眼驼,执手中剑,飞来直取。
姜子牙剑急架忙迎。
此时,西岐方面,有诸多阐教弟子,人教记名弟子,还有西方教弟子,都来助力姜子牙。
吕岳当即冷笑:“以人多欺负人少,姜子牙,你为何如此怕死?”
姜子牙:“对付截教垃圾,不存在人多欺负人少,这是为天下除害,所谓人人有责也。”
“哈哈,姜子牙,汝在放屁也!”
吕岳当即随将身手摇动,三百六十骨节,霎时现出三头六臂,一只手执形天印,一只手擎住瘟疫钟,一只手持定形瘟幡,一只手执住止瘟剑,双手使剑,现出青脸獠牙。
姜子牙见了吕岳现如此形相,心下十分惧怕,不过嘴上却不留口德:“吕岳,原来你是如此丑陋与恶心。”
豪門繼女的重生日子 峨光
“姜子牙,你人族糟老头,当享天伦之乐,何必为了此不可能获得的名利而劳心。
吾之法身如此,你也有话说道,还甚么西岐相父,真可谓笑话!”
姜子牙听言大怒:“妖道还敢对吾指手画脚,品头论足,受死!”
姜子牙打神鞭一抽,吕岳因为太喜欢说话,不小心被抽了下。
好在吕岳也算避开及时,不然抽中脑壳,难免元神受损,还有可能陨落。
吕岳当即反手给了姜子牙一巴掌,而后趁机退开。
好在有多宝道人暗中助力,不然姜子牙突然涌现的神勇,吕岳可吃不住。
这可是元始天尊暗中助力姜子牙,要不然姜子牙是打不中吕岳的。
吕岳此受了点小伤,姜子牙被吕岳打得嘴巴至少得需要几天才能说话。
元始天尊是很愤怒的,他当即锁定了多宝道人。
多宝道人可不是元始天尊的对手。
元始天尊抓住多宝道人,就要对他下杀手。
当时,西方准提接引又其岂能让元始天尊得逞。
不然的话,多宝道人以及他说带领的截教,可就不能为他们西方赚取气运了。
所以,接引的寂灭狂刀落下,当即对元始说道:“元始道友,且勿冲动。”
“我元始冲动,截教阻碍我等助力人族天子正位,多宝小友身为此时截教的副掌教,岂能逆天而行?”
“截教素来如此,截取一线生机,心性逍遥散漫。
再者,元始道友可不惧怕截教通天,也是你的三弟么?”
PS:本书起点中文网首发,请正版订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