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魔獵人和他的小屋
小說推薦狩魔獵人和他的小屋
“这就是所谓的太阳核心吗?”
出现在罗杰眼前的是一个孤寂的世界,不同于刚才所见到的那些荒凉,整个世界纯粹黑暗。
不要说能量,甚至连规则力量的波动也微乎其微,仿佛这里吞噬了一切。
“这个世界已经死了。”丹妮拉也开口道,而卡因则不安的扭动了一下身体,喉咙里发出意味不明的哼声,显然他感到很不舒服。
“不会出错的,和我看到的一样,只不过……没有这么荒凉罢了。”
依靠着活化的世界碎片众人一路前行,终于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可现在他们看到的所谓太阳核心更像是一个熄灭的火炉。
半城繁華 尤四姐
“来吧,我们过去。”
法斯科伸手向前方拍去,挤压着眼前的空间,熟悉的感觉再次袭来,而这一次他们即将进入的是一个真正的世界。
但奇怪的是在这个世界外层就连熟悉的迷雾都消失无踪。
也不清楚是被这个世界所吞噬,还是因为迷雾之主的刻意安排。
无边的黑暗侵袭,周围没有一丝光亮,这种感觉,事实上罗杰以为自己等人还处于空间传送的状态之中。
他翻了翻手,一缕火焰从掌心上冒出,然后跳到半空中,拳头大的火焰燃烧着将温度传递出去。
但古怪的是,火焰燃烧所带来的光亮却没有一丝一毫散发出去,仿佛这个空间不存在光这种规则,或者已经被周围的黑暗所吞噬。
“丹妮拉。”法斯科一边说着一边握紧拳头,对空间细致入微的掌控让他很快了解到周围的具体情况,并同时将众人保护起来。
这点防御虽然算不上极致强大,但至少面对突发状况时,可以给众人一个反应的时间。
丹妮拉再次幻化成蛇身的巨大形态,硕大的眼球咕噜噜乱转变成了一片纯白,在黑暗中丹妮拉的眼球竟然还可以散发出一些微弱的光芒。
他飞舞的头发上脱落几根飘落在众人的肩膀上,那如同细蛇一样的头发扭动了几下便彻底消失。
与此同时,罗杰感觉精神一振,似乎和丹妮拉联系在一起,然后他的视野突然开阔,但随之而来的却是一种极大的不适。
丹妮拉并不是通过正常角度来观察世界,在她的视野中,看不到具体的形态,而是是斑点线路,以及颜色怪异的一块块区域。
丹妮拉简单的解释了几句,罗杰逐渐找到观察的窍门,但说实话,哪怕他了解这种方法但还是很难适应。
黑山老妖
“在那里,有一点微弱的能量波动,也许是我们的最终目的。”
丹妮拉指向一个方向,法斯科保持着警戒,卡因站在前面,罗杰负责殿后,然后按照指引快速前进。
一切担心都是多余的,沿路上他们只看到了荒凉的大地,不要说高山,连稍大一些的石块都找不到。
至于动物植物更是不见踪迹。
“大家小心。”法斯科小声叮嘱道,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坑洞。
这还是在丹妮拉的视野中,如果是其他人一定会失足跌入其中。
罗杰没有说话,这里的坑洞让他想起了迷雾世界中的那个中央天井。
大小虽然不同,但结构却惊人的相似。
会不会也像那里一样有怪物涌现?
重生之官路浮沈 浮沈
罗杰抬起头却看不到任何东西。
他们共享了丹妮拉的能力,但只有丹妮拉目光所及之处,才能彻底发挥那颗眼球的作用。
其他方向,他们的能见度虽然强出了数倍,却也十分有限。
无边的黑暗涌动包裹着,在那里似乎随时都有可怕的生物跳出。
“下面有什么?”罗杰问道。
“这里面有未知能量,干扰了我的能力,我看不到他的尽头。”
要知道丹妮拉的眼睛是可以在虚空中寻找世界碎片的,两个世界碎片之间的距离大的超乎想象。
但此刻,在一个孤寂的世界,她的眼睛竟然没办法将这个世界看穿。
“会不会是类似刚才那样的伪装?”
法斯科向罗杰问道。
守護甜心只軟綿綿的心
长剑上的纹路接连闪现,然后罗杰摇了摇头。
“这里面的空间是连续塌陷的,每下降一步都有可能到达其他世界。”
法斯科说出了自己的判断,但他语气中却满是犹豫。
“变数太多了,一步走错就将前功尽弃。”
“所以呢?”
丹妮拉笑了笑,“我们已经别无选择了。”说罢她竟然纵身跃了下去。
“等等!”
法斯科慌忙制止,但在这个诡异的坑中,他的力量大受影响,竟然被丹妮拉轻易的摆脱。
“跟我来,结合法斯科的说法,这下面应该是一个空间迷宫,对待这种迷宫,我所拥有的力量能发挥很大的作用!”
已经没有思考的时间了,法斯科咬了咬牙同样跳了下去。
至于卡因则在第一时间就被丹妮拉卷住,这种情况下,罗杰自然也不可能留在原地。
他虽然感到有些仓促却同样跳下抓住丹妮拉的蛇尾。
睁开眼睛,随着众人身体的坠落能够看到的事物也越来越多,这时候丹妮拉的眼球呈现出两种颜色,众人看起来笔直的向下坠落,但每前进一步都需要通过层层扭曲的空间通道。
如果将视线拉远,就会看到诡异的一幕,在下降过程中,他们有时会突然的前进数百米可随后又会倒退上千米。
这个空间迷宫的庞大和繁杂已经超出了正常想象计算的极限,每一层空间都叠加在一起,并时时刻刻发生变化。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看破就能够通过的了。
不考虑庞大的变化以及计算量,这里的空间结构根本不是谜题。
因为这个题几乎没有解。
“这样不行!”法斯科的声音在罗杰脑海中想起。
“空间不停的变化,丹妮拉的视野有限,反复前进总有失败的时候。”
“我们得想办法帮她。”
“怎么做?”
话音刚落,法斯科便出现在罗杰身边,伸手握紧他的手腕。
一个造型古朴的沙漏浮现,内部注满了红色血一样的液体。
“帮他控制周围空间的变量!”
说完法斯科微微用力捏碎了手中的沙漏。
“放空你的精神。”
“这里面灌注的是来自初始之龙的纯净血液。”红色的液体连同碎片将法斯科的身体包裹,他发出一声低吼,几乎是一瞬间,破碎的沙漏便恢复正常,法斯科脸色惨白身体摇摇欲坠。
而这时完好无损的沙漏飞快倒转,上部分灌满鲜血,下部分则空空如也。
沙漏漂浮在罗杰头上,而在液体滴落的同时,未知的力量灌入罗杰体内。
“这股力量……”
“控制它与你的力量融为一体!”法斯科急声催促,罗杰不敢耽搁握紧手中的武器。
昆恩。
罗杰感觉自己仿佛成为了这片空间的主宰,他挥动手中的武器,与此同时丹妮拉眼中光芒大盛,在几乎凝固的空间中,众人的身体穿梭,跨越了极远的一段距离。
“再来!”法斯科催促道。
罗杰则如法炮制,沙漏上的液体流速惊人,但丹尼斯前进的速度也极快,不需要计算庞大的空间变量,她便可以精确的找出一段空间内的正确出路。
紧接着众人的身体再次消失,可再次出现时丹妮拉却发出一声怪叫。
无边的黑暗凝聚,在她的头顶上空出现了一颗黑色的太阳印记。
“小心!”
无边的黑暗中刺目的光芒一闪而逝,同时传来了丹妮拉的惨叫声。
罗杰闭上眼依靠着周围空间的感觉挥出了手中的武器。
他感觉自己似乎斩断了什么,随之而来是强大的挤压感,同时头顶上方再次传来漏斗的碎裂声。
凝聚最后一分力量,罗杰包裹住众人的身体,挤入了另外一个空间。
啪嗒。
四人纷纷落在地上,罗杰最先弹起,他们似乎已经摆脱了无边的黑暗,周围虽然不甚明亮,却也不是刚才那种完全无法视物的状态。
法斯科神情萎靡,卡因一只手托住丹妮拉的身体,而他的另外一条手臂则彻底消失。
丹妮拉庞大的身体抽搐着,在她的头部也出现了一个硕大的缺口。
半个脑袋都被打碎,浑浊的眼液如同混合的蛋液一样从中流淌下来。
这不是普通的伤势,丹妮拉被伤到了本源。
“该死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袭击了我们?”
法斯科挣扎着站起身向丹妮拉走去,他挥了挥手,一个布满裂痕的沙漏落下。
这时候丹妮拉的身体逐渐恢复到正常大小,她的双眼上出现了毁灭性的创伤,脸上一片痛苦。
璽鎮乾坤
“你看清了吗,是什么东西?”
丹妮拉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
“卡因呢,他帮你挡了一下。”法斯科追问道。
“不,那东西几乎是一瞬间就撕破了我的防御,但随后他似乎被什么力量影响到了,所以发生了偏转,只击碎了我的半个脑袋。”
“剩下的落在了卡因的手臂上。”
法斯科转身看向罗杰,“有什么发现吗?”
“并没有,我只是感觉自己似乎砍中了什么东西。”
许久的沉默过后丹妮拉再次开口,“继续前进吧,我虽然受了伤,但至少能帮助你们分担一两次攻击。”
功吞天下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已经有了必死的觉悟。
“实在不行,也可以充当最后的养分。”说到这一句的时候,她“看”了法斯科一眼。
法斯科沉默半晌,然后沉重的点点头。
“好吧,我们应该是最后的希望了。”
“其他人几乎全部失败,除了双腿和一些不太重要的部分,迷雾之主已经快要完成最后的收集,如果再让他找到这个心脏……”
“所以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摧毁它!”
續《飄》之隨風未逝 海客
罗杰皱了皱眉,迷雾世界之中的双腿依然存在,但他实在找不到机会向其他人解释。
其他行动全部失败,那么他也只能想尽办法摧毁心脏之后,再找机会告诉别人真相。
这东西也算得上是一颗定时炸弹。
丹妮拉这时候站起身伸手将自己烂掉的双眼挖下,那些浑浊的肉块儿在她手上竟然凝聚成两颗碎裂的宝石。
凡人修魂錄 桃仙餵馬
很快眼眶中重新生长出一双眼睛。
但这只是一对平凡的眼睛,失去了那种神奇的能力。
力量微微外放,三道圆环凭空出现,其中一个彻底崩断,随时都有可能碎裂,到那时,丹妮拉的实力将会下降一个大等级。
“我说的没错吧,我还是有一战之力的。”
法斯科点点头,这时候他基本恢复正常,而卡因的手臂也重新生长出来。
众人抬头向前看去。
漆黑的太阳悬挂在天空上,太阳表面布满了无数的裂缝,那看起来既像是心脏上的粗大血管又像是破损的伤痕。
微不可查的光芒一闪,众人警兆大生,与此同时卡因咆哮,狂奔着冲了上去。
咔咔咔!
他早有准备,身体瞬间结晶化,但即便这样,手臂还是在攻击下寸寸碎裂。
“是光!”
罗杰寒声说道,同时他也发现了异常之处。
“那太阳表面的裂痕在增加,这样的攻击并不是无限的。”
“坚持住卡因,我来帮你!”
罗杰手持长剑脚踏大地,从另一个方向冲了上去。
“还有我!”
法斯科也紧跟其后。
那东西的攻击比想象还要可怕的多,在黑色的光芒里,罗杰找到了阴影、黑暗、控制,吞噬和灼烧……
种种稀奇古怪的规则。
一部分可以被他化解,更多的却只能照单全收。
丹妮拉虽然身受重伤,却也没有闲着,她再次转换形态,不过这时头部已经没有硕大的眼球。
身后的长发缠绕着逐渐拉长,每一根头发都如同拥有活性的灵蛇,它们凝聚在一起,像是最细微的钢丝。
丹妮拉在痛苦中扯掉了自己的头发,以身体为弓,发丝为箭。
“碎掉吧!”
崩!
在罗杰等人的牵制下丹妮拉找准时机,爆发了自己的致命一击!
仙界第一商販
造神 蒼天白鶴
咔咔!
黑色太阳表面的裂痕越来越多,在逐渐扩张的缝隙中,众人看到了一颗跳动的黑色心脏。
而就在丹妮拉的攻击即将落在心脏时的一刹那,突兀的,一只苍白的手掌探出。
轰隆!
丹妮拉的攻击爆炸,狂暴的能量横扫四周,当一切消退,一道身影凭空出现。
在他苍白的手掌上有血液留下,身后则是支离破碎的太阳,但是在其深处,黑色的心脏却顽强的跳动着。
法斯科睁大了眼,一颗心沉到谷底,然后吐出了一个让他感到有些绝望的名字。
“哈姆扎!”
第一使徒哈姆扎。
他恐惧的不是哈姆扎的强大。
而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
巧合?或者是……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