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良廣告商
小說推薦吳良廣告商
酒会上说了太多,吴良也喝了不少,鸡尾酒度数不高他一小口一小口的抿,那也架不住人多。
等到晚上十点多的时候,客人也陆陆续续的要离开,吴良晕乎乎的站在大院门口,一个个的欢送,遇到美女离开还不吝啬送上一个温暖的怀抱。
见过吴良喝晕最多的人应该是楚子曼,她第一次被秦凌安排送吴良回宾馆的时候就见识过了。
楚子曼记得很清楚的是,吴良曾经以安装输入法为由揩油揩的不亦乐乎。
只是当时面对吴良她没有半点讨厌的情绪在内,好笑的同时全然当作不知,眼睁睁的看着他在拙劣的表演。
或许因为旷的久了,她对吴良的好感也慢慢变得甜蜜,直到有一天,秦凌喊她一起吃饭,陪的就是吴良,在酒场上她就期待着会不会有些美妙的事情发生。
没有出乎她的意料,楚子曼知道自己的优势,即使是什么都没做,吴良也乖乖的送上门。
而楚子曼也仅仅将这难得的一夜当成生命中美好的精彩一幕去慢慢的品味,去回忆,并没有苛求什么天长地久。
然而这个年轻人并没有像她想象的那样吃干抹净,而是把她金屋藏娇一般宝贝了起来。
直到后来,吴良收购了一家药铺,办了各种资质,像是给她一个交代一样的在为她置办一份产业。
原本楚子曼以为吴良总会有腻了的那一天,哪儿知道平地一声雷,萨斯突如其至,恐怖的病du汹涌袭来,她也顾不上儿女情长,默默无闻的坚守在吴良身后。
多少个日夜,她看着吴良长途驱车十六七个小时从羊城回到洛城,略做休息之后就再次协调各种资源踏上回羊城的路。
数不清多少次,吴良累的直接躺在车上,连她那间小小的两居室都不愿意进去,坚持隔离在车上,就是避免哪怕一丁点的传染的可能性。
从那时起,楚子曼就不是简简单单的将吴良视做一个对忄生伴侣,而是一个可以值得托付终身的奇男子。
我的愛人叫胤禛
然而,两个人终究还是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一个孩子都上幼儿园了,一个则未婚配,搁给吴良的父母绝对不会答应两个人在一起的。
她原本最大的愿望就是给小慕希抚养长大,她这个当母亲的能给孩子撑起一片遮风挡雨的大树,这辈子就算成功。
吴良则是毫不顾忌所有人的异样心思,当了楚慕希的爸爸。
1625冰封帝國 龍吟森森
每次吴良回到洛城看到小慕希粘人的样子她都有种幸福的感觉在心头缠绕,她暗暗告诉自己,如果这一幕可以永恒,她宁愿当一辈子吴良的女朋友,不求任何名分。
两年时间过去了,吴良还是当初的吴良,或许有过很多荒唐事情,然而,大家似乎默默坚持的底线总是没有变化,吴良对撇开她们几个之外的任何女人都产生了极强的抗体。
她有意识的问过吴良,“怎么没有新姐妹加入了?”
吴良只是笑,没有做任何回答。
眼下,当楚子曼看着阎怡勝撅着嘴看见吴良和那些名媛煞有介事的做贴面礼告别的时候,那股酸味隔了好远的距离都能闻得见,想起这些她都觉得有些好笑,也为这个冤家能够给如此祸水的红颜绑在自己的身边而感叹不已!
海棠閑妻 海棠春睡早
如吃如醉,總裁的單身妻 永恒的豬肉卷
异样的情绪伴随着客人一个个离开而变得异常黏腻,楚子曼有种错觉,如果张泓宁不在酒会现场的话,阎怡勝绝对会毫不顾忌所有人的眼光将吴良拉到三楼的客房内就地正法。
而现在,阎怡勝也只能幽怨的回过头看着她,似乎在诉说自己的愤懑与无奈。
楚子曼展颜一笑,走上前轻轻的揽着她喃喃轻语,“要不要姐姐帮你?”
阎怡勝跺一跺脚,白她一眼,“说的你好像不馋一样?”
楚子曼莞尔一笑,眉头挑了挑,略带挑衅一般回应,“你找地方?”
阎怡勝扑棱个大眼睛若有所思,“地方倒是有,不过,你给人家当傻子么?”
楚子曼呵呵一笑,“我去安排一下。”
獨家追妻:帝少老公不離婚
过了几分钟,吴良提个手机过来给张泓宁请假,“明天就要拍格立的广告,安吉柳让我回公司确认一下广告方案。”
张泓宁歪着脑袋想了想,问,“你这是给我请假?”
吴良很肯定的回答,“没错!”
张泓宁粗着嗓子豪迈的笑,“准了!”
张泓宁很开心,开心的理由是,终于有点夫妻的味道了,该请假请假,哪怕吴良满嘴谎话,那也是给她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
而吴良更开心,但是,开心的同时还有些内疚,觉得有种大灰狼面对小红帽的感觉。
很多时候,期望值管理就是如此,当事情发展的预期远远高于自己的期望时,心中的喜悦是难以言表的!
妃誠勿擾之特工嫩後 淺曉萱
妘鶴事務
吴良就像是张泓宁手里的那个风筝,时不时的被拽两下绳子,想要飞走最后还是看掌握风筝的人是否舍得放手。
吴良自然难得珍惜这样的自由,压缩的太狠或许会反弹的更狠,但是一点没有约束,那和没有女朋友有什么区别?
“君待我如己命;我视君如己心;随君心弛,自当一生;若君安在,妾心安好,君远长去,我自飘零。”吴良脑中莫名的就有了这句话,只是这一句是站在张泓宁的角度上所想。
最关键的是,他居然有种“偷忄青”般的刺激感,古人诚不我欺。
然而吴良并没有因为张泓宁让他“加班”而得意忘形。
酒会结束,吴良将大多数人送上车,也给张泓宁送回别墅,然后才驱车回到广告大厦,并叮嘱张建建,明天早上8点过来接他。
邪皇之祭祀王妃
吴良喝了酒,张建建给他送进电梯一直到董事长的办公室门口,这才挤眉弄眼的离开。
而吴良则是破天荒的第一次正式的入驻广告大厦。
推开门的那一瞬间,他就有了一种极为踏实的感觉。
这是事业有成、梦想得以实现的踏实感。
从这一刻,他才真正的觉得真正的融入了这个重生的年代。
尤其是,吴犹豫蹦蹦跳跳的来到内屋的休息室的时候,一句“卧槽”之后,紧接着就是,“火包房啊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