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
起雾了?
年长的武士看了一眼,就很随意的摇了摇头。
“我们这里,晚上、早上起雾不是正常的吗?”
“如果哪天没有出现的话,才是不正常的。”
年长的武士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也对。”
“不过,这种湿漉漉的感觉太难受了。”
“等到任务结束的话,我们去喝一杯,怎么样?”
年轻的武士也点了点头,然后,这位年轻武士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冲着年长武士压低了声音说道:“听说他们搞来了一批‘新货’。”
“他们又去‘狩猎’了?”
“之前约好说是一起的。”
“怎么又单独行动,真的是。”
年长武士听着就开始起劲了,嘴里虽然抱怨着,但是眼中却是欣喜与兴奋。
“因为,机会很难得的,以前可以定期‘狩猎’,现在变成了随机的,很难组织起来——那些平民真的把自己当成这个国家的主人了……呸。”
年轻的武士冲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
“呵,一群愚民罢了。”
“每年有这么多的失踪人口,他们翻不起浪的。”
“不过,这次该你请客了。”
年长的武士十分轻蔑的说道。
对于他们这种有着悠久传承,从战国时期就是人上人的老爷们来说,这些平民一直都不被他们当成人来看。
要知道,在祖上光荣的年代,这些平民可以随意被拿来试刀的,偶尔煮一个人骨茶,听听那些平民在铜锅内的惨叫,才是风雅。
那里像是现在,临幸一下那些平民的妻女都需要束手束脚的。
还得花费钱财。
真的是让他感到不适应。
“我要是能够重振先祖的荣光就好了!”
年长的武士低声呢喃着。
然后,他突然发现自己的搭档没声了。
“怎么不说话了?”
“不就是请一次客吗?”
“之前可是我请……呃!”
年长的武士一边说着一边回头。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戴着冰球面具的高大身影。
他的搭档已经被削下了头颅,尸体跌倒在地面。
一柄染血的刀正向着他劈砍而来。
年长的武士手中持刀,下意识的就要反抗,但是杰森的这一刀实在是太快了。
“啊!”
噗!
戛然而止的惨叫声中年长武士的头颅也跌落在地。
对方的双眼瞪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杰森看都没有看对方一眼,就这么一抖手。
刀刃上的鲜血笔直的落在了地面上。
接着,他继续走向了下一个目标。
这一组目标距离此地不到百米,但是对于刀刃切割声、尸体倒地声、惨叫声等等都是充耳不闻。
是,真的听不到!
【静音术】!
揮著翅膀的女孩
童守寺的传承,在这个时候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配合着【雾隐】的迷雾,对于杰森这种‘潜行匿踪’早已超越了超凡,基本上就是‘隐形’的人来说,真的是如虎添翼。
不单单是身形没有了。
声音也没有了。
或许单纯的【雾隐】迷雾远远不如毒雾厉害。
但因地制宜,有的时候,基础就能够发挥着超出想象的威力。
就如同此刻——
一组、两组、三组……
在迷雾的笼罩下ꓹ 这些武士一个个的死亡。
当然,还有那些忍者。
相较于一声盔甲的武士ꓹ 轻装无甲的忍者对于杰森来说更加的容易。
在迷雾笼罩之下,【静音术】的遮掩下,他一个【冲锋】+【旋风舞】就能够彻底的解决一队忍者。
简直不要太容易。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武士、忍者的数量在急速减少着。
十几分钟后ꓹ 就算是傻子也发现了不对劲。
“注意!注意!”
“那些雾气有古怪!”
领头的阴阳师大声的喊着。
“明白!”
“明白!”
武士、忍者们也纷纷回答。
但是,没有用。
【雾隐】制造的迷雾早已经和自然出现在周围的雾气融为一体。
那些武士、忍者就算是瞪大了双眼也分辨不出哪里不同来。
甚至ꓹ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根本看不清楚。
然后?
刀光一闪。
头颅飞起。
一组武士为了能够更好的防御意外袭击ꓹ 采取了背靠背的站立。
但是ꓹ 当刀光闪过。
異界之冥帝傳奇 安戲蝶
两颗头颅就这么飞起了。
扑通、扑通。
尸体双双倒地。
九星天辰訣 發飆的蝸牛
一队忍者在自己头领的安排下,小心的结阵。
“大家都小心点。”
“这是一个狡猾的猎牜……”
看着迅速完成的结阵,领头的忍者刚准备说些什么,但是还没有说完,一只粗壮有力的大手就按在了他的头颅上,径直将其拽入了浓雾中。
啪嗒。
领头忍者的无线电步话机跌落在地。
“发生了什么?”
那位阴阳师大声的问道。
“有、有……啊!”
略带结巴的声音通过无线电传播着,最终以一声惨叫做为结束。
有着无线电ꓹ 所有人都听到了这样的惨叫。
不自觉的,他们身躯就是一抖。
惶恐ꓹ 开始从这些武士、忍者心底浮现。
在他们的脸上有着恐惧。
和一般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简直是一模一样。
自认为的无视恐惧?
那也只不过是建立在他们用强大实力面对普通人时。
当实力的差距不存在时ꓹ 他们就是和普通人一样的。
而当他们的实力远远低于目标时ꓹ 他们所承受的ꓹ 就是普通人面对他们时的恐惧。
猎人与猎物,从来不是绝对。
当他们来到这里时ꓹ 一切早已经注定了。
噗!
“啊!”
又是一次通过无线电传播的临死惨叫声。
剩余的武士、忍者又是一颤。
这是第几次了?
死了多少人了?
我们还剩下多少?
身在迷雾与浓雾之中的他们ꓹ 根本无法分辨得出ꓹ 己方死了多少人,还剩下多少人。
而这ꓹ 更加深了他们的恐惧。
“不要慌!”
“这是他的计谋!”
“大家不要上当!”
领头的阴阳师大声的喊道。
手持无线电的杰森很清楚的听到了这样的提醒,面具之后的嘴角一翘。
就如同对方说的那样,他是在制造恐慌。
虽然这些武士、忍者他从没有放在心上,就算是正面硬钢,也是可以轻而易举的取胜,但是十一位阴阳师,杰森可没有忘记。
他十分明白,这些武士、忍者只不过是‘饵’。
引诱他出现的饵。
拖延他行动的饵。
真正的杀招是那十一位阴阳师。
站在一处阴影中,杰森的目光掠过那些所剩无几的武士、忍者后,目光开始锁定了十一位阴阳师,接着,他深深的吸了口气。
‘食物’的香味。
虽然不够浓郁,但是足够的多。
这些阴阳师的身上,少的有一两件称得上是‘食物’的道具,多的就如同是那个领头者,身上足足带了四件称得上是‘食物’的道具。
陰陽眼之情愫 東籬三世
这让杰森垂涎欲滴。
他想要尝尝味道。
一定,很好吃!
豪門童養媳:離婚101次
心底所想,宛如实质,从目光中透出。
十一位阴阳师,尤其是领头的那个,顿时汗毛直竖。
危!
远超常人想象的感知,令他们察觉到了那一丝不安。
压抑!
无法呼吸!
领头的阴阳师看向了身边,身边的十余位阴阳师同时看着自己的头领。
十一人视线互换后,迅速的一点头。
末世英雄
他们知道,不能够再等下去了。
既然最初的诱饵不起作用,那就只能是硬来了。
没有任何犹豫,结界消失了。
虽然答应了合作者,但到了这个时候,花开院家的阴阳师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三位阴阳师同时念咒。
一股阴冷、暴虐的气息立刻出现。
随后——
三个高达3米,全身赤红,头顶生角獠牙更是宛如匕首般锋锐,身材壮硕,腰间围着一个貌似是兽皮的裙子,手中拎着狼牙棒的‘鬼’出现了。
杰森见过一次。
味道更是记忆清晰。
那是辣鸭脖的味道。
现在,又出现了三个。
立刻杰森改变了原本直接斩首的主意。
他将宽刃短柄砍刀插在了腰间,然后,身躯微微一躬后,就如同利箭般射出。
“三只鬼足够将那个家伙缠住了。”
领头的阴阳师信心十足的说着。
与人不同,‘鬼’这种生物,就算是在大雾中,想要寻找到一个人,也是十分简单的。
相公們,饒命啊!
杰森这个徒有虚名的剑圣,只不过是依靠这种鬼蜮伎俩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罢了。
只要把他找出来。
那一切就会不一样了。
想到这,这位领头的阴阳师越发信心十足的说道。
“现在准备接下来……”
砰!
砰砰!
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连续的闷响声打断了。
十一个阴阳师惊骇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脸上充斥着不可置信。
他们看到了什么?
他们看到了一道人影猛地从雾气中冲出,然后,狠狠的撞在了一侧的‘鬼’身上,接着,余力未消,这个‘鬼’高大的身躯撞在了身后的那个‘鬼’身上,而这个‘鬼’则是撞到了第三个‘鬼’身上。
巨大的力量,让三个‘鬼’立刻就成为了滚地的葫芦。
身躯翻滚。
狼牙棒翻滚。
只不过,高大的身躯很快就止住了。
不是自主停下。
而是被一只手抓住了脚踝。
这只手和所抓的脚踝相比较,显得有些小。
可是力量、坚韧却不是这脚踝可以比拟的。
咔嚓!
清脆的响声中,一个‘鬼’的脚踝就被捏断了,而马上的,另外两个‘鬼’也步上后尘。
三个脚踝再加上三个小腿,仿佛是扭麻花一般,被杰森扭到了一起。
杰森一手抓住,然后,扭头看了一眼十一个阴阳师。
“继续。”
小小妃子太囂張 血浴翎
超魔殺帝國
说着这样的话音,杰森就拖拽着三个‘鬼’冲回了雾气之中。
一个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般。
但是,地上滚落的狼牙棒却告知着十一个阴阳师,刚刚看到的是事实。
只是一个照面,三个‘鬼’就被打倒了。
不仅被打倒,还被拖入了迷雾中。
而且,整个过程不超过两秒。
他们甚至连反应都来不及。
呜!
夜风吹过,在场的十一个阴阳师突然打了个哆嗦。
不单单是夜风冷。
他们的心更冷。
刚刚的那一幕无疑是在告诉他们,杰森想要干掉他们的话,简直是轻而易举的。
就像是刚刚的突袭。
如果杰森的目标不是那些‘鬼’,而是他们的话,会是什么结果?
死!
回忆着杰森突然出现时表现出的速度和碰撞时表现出的力量,这个答案径直浮现在了十一个阴阳师的心底。
没有任何犹豫。
一连串的念咒声出现了。
防御法阵,一个又一个的出现。
一个又一个的叠加着。
直到十一个阴阳师都感到安全了,他们这才停下。
为首的阴阳师悄悄的松了口气。
他不是没有战斗过。
依靠着人数的优势,他每一次的战斗都极为顺利。
甚至,很多时候都不需要他出手。
只要看着那些武士、忍者出手就好了。
这一次,面对所谓的‘剑圣’,他知道是一次与以往完全不同的战斗,因此,他做了相当多的准备,且准备完善。
毕竟,多出以往三倍的人数。
还带着十位阴阳师。
他认为这是万无一失的。
但是现在看来,一切都是他认为的。
猛地,这位领头的阴阳师开始萌生退意了。
只是……
一想到那位族长。
他马上的就打消了这样的想法。
他可不希望自己生不如死。
所以,只能战斗。
且,必须要取得胜利。
领头的阴阳师看了一眼身旁眼中还残存恐惧的阴阳师,马上就挺直了腰背,大声的喊道:“我们刚刚只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现在的我们拥有着坚固的防御,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他即使是强大,也根本不可能一记就打破我们十一个人叠加后的防御。”
“还有!”
“我们也有着我们的优势!”
“普通的小‘鬼’不行!”
“那我们就召唤大‘鬼’!”
“而且,我们的阴阳术才是最强大的!”
“只要保持着距离,我们就算是耗也能够耗死他!”
黑暗天使的復仇戀曲
“不要忘记你们以往的经验!”
“现在,都给我振奋起来!”
领头得阴阳师鼓舞着十余位阴阳师。
杰森听到了。
但是,他不在乎。
手里火焰升腾,‘鬼’很快就熟了。
辣鸭脖的味道再一次出现了。
而且还是三根辣鸭脖,快乐是之前的三倍。
90点饱食度入账。
杰森擦了擦嘴看着那群阴阳师召唤出的大‘鬼’。
身高10米,赤红中泛黑,肌肉虬结,面目狰狞,手中的狼牙棒足有五米长,随意的挥动间,都会带起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风压。
此刻,这个大‘鬼’正笔直的向着杰森走来。
“你会是什么味道呢?”
杰森满心期待,根本没有躲避锋芒的意思,就这么站在原地等待着。
不过,杰森的目光却是看向了一旁——
“终于忍不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