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正式会谈还没有开始,双方就崩了,因为韩爌绝不可能同意亲军入城。
这是底线,内阁的底线,东宫的底线,同时也是他东林党的底线。
众所周知,魏阉曾焚毁东林书院、强掳东林师生,当年此人羽翼未丰就敢如此欺辱东林,如今手握重兵又是郑贵妃一系,让他率兵进了京东林党人还能有好日子过,国本又岂会不动摇!
“亲军是否入城,还可以再商议…”
武清侯李高倒是真心想让双方坐下把事情解决,可韩爌和那兴安伯却是直接甩袖子走人了。
见状,曹化淳犹豫了一下也紧随韩爌而去,那庞保是想和亲军好生交道,为贵妃娘娘多探些明确的消息,可曹公公走了他却不走,回宫后怕不好交待。毕竟,眼下宫中还是司礼监那帮人掌控着。
“请先生转告公公,亲军入关,娘娘觉着甚好,她在宫中也甚好,娘娘还叫公公不必忧虑,他日得暇可陪娘娘再去西山礼佛。”庞保临走时说了一句。
“如果朝廷能够退让,亲军可以不必入城,还请宋先生转告魏公公,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国本之事已是影响本朝近三十年,如今东宫大位已定,天下人心也定,若因此再起风波,怕不得人心…”
姚宗文委婉的表达了浙党支持亲军,但不支持国本更迭。或者说,浙党不希望朝廷发生大乱,进而影响到已经是大好局面的海事大业。
若魏良臣仗着亲军真要废除东宫,扶保福王登基ꓹ 难保不是一场内战。届时,亲军力量势必要尽数用于这场皇位之争ꓹ 海事方面必然也要随之收缩,这是浙党和东南沿海士绅们都不愿意看到的。
“如果亲军不能入城,我等何谈为大明之发展保驾护航!”宋献策也是斩钉截铁的表明态度ꓹ 亲军必须入城。
姚宗文暗道与这姓宋的也说不出什么,便先告辞ꓹ 寻思和阁老商量一下,看看是不是由自已出关与魏公公当面谈。
亲军此次入关ꓹ 朝中大致也猜到几点ꓹ 无非是平奴功绩未赏,魏良臣欲借兵势助郑贵妃入主中宫,同时谋求他通过杨镐给朝廷上书的关外改土归流制。
幾度深愛成秋涼
奶爸的田園生活 我喝大麥茶【164.28萬字】
这三件事,都是可以谈的,但亲军要是入了京性质就不一样了。
自来军队入京,有几个皇位稳固的。
别的不说,就是东宫那边也不可能让一支隶属于郑贵妃系的军队进京的。
所以ꓹ 韩爌这才拂袖而走。
怦然心動:總裁,晚上見
“腐朽的朝堂中总会有腐朽的官员,这些人对于帝国的发展就是绊脚石ꓹ 对于他们如果不能大刀阔斧ꓹ 只会加重帝国的负担ꓹ 并为帝国的维新大业造成障碍。
阁下ꓹ 我等认为不当视这些腐朽官员为谈判对手,也不当用谈判这种软弱妥协的手段去争取帝国的维新!
唯有力量ꓹ 唯有鲜血ꓹ 唯有铁血的手段ꓹ 才能实现帝国真正的维新,才能真正的保卫我们的帝国!”
第五师团参谋长官兵次郎是皇军之中唯一的一个能够穿飞鱼服的将领ꓹ 当年建州大将费扬古就是死于他的刀下,奴酋八子洪太也是被他力缚而擒。
其与真田一郎、小田大郎合称“皇军三把刀”,也是“三把刀”中唯一在帝国本部效力的将领。
真田与小田现正在日本进行关东大扫荡。
“参谋长官说出了我等的心声,还请阁下同意师团在帝国的心脏展示师团强大的力量!”
数名第五师团年轻的参谋们齐致恳求他们的师团长阁下。
“如果不能进入京师,我们将永远受制于那些昏庸无能的老派官员,他们的保守,他们的腐朽,他们的愚蠢,他们的无能终有一天会让我们在窒息中死去!”
“只有软弱的人才会谈判!”
我不是風水師 於文則
“主公大人曾言,真理永远掌握在强者手中,既然如此,我们为何不能独走,为何还要和这些鼠目寸光之辈做无用的口舌之争!”
“阁下,我们已经入关了,我们已经来到帝国的心脏了,难道你就甘心让我们止步于此吗!”
邪少的偷心女傭
“事情已经很清楚,正是因为我们的到来,才让城中的这些家伙们主动过来,但我们展示的还不够强硬,导致这些家伙们远远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阁下,尊皇讨奸不是一句口号,必须是行动,是行动!”
“不要顾忌军部,不要顾忌那些懦弱的不扩大派们,只要我们行动了,军部一定会认同我们的!”
“阁下,海军已经控制了帝国南北交通的运河,这些白痴都敢这么做,我们陆军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武装保卫大明,武装保卫皇帝,武装保卫主公大人,是我们誓师的口号,也是我们行动的信心!”
“请阁下下令吧,让我们第五师团成为第一支进入帝国心脏的荣誉之师吧!”
帝醫醉妃
“……”
美女的貼身兵王
师团本部外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军官,他们年轻,他们激昂,他们义愤,他们充满活力,他们勇于牺牲,他们不怕死亡。
“阁下,您的意思呢?”
被部下们高昂情绪感染的安国寺师团长已是热血沸腾,此间他的部队虽然不到两万人,但他却对击败那些旧式的帝国军队充满信心。
京师高大的城墙只不过是懦夫们的心理凭仗而矣!
炸毁那些城墙,对于第五师团而言,根本就不必费力气!
“城中没有足够的诚意,如果阁下赞同第五师团的行动,鄙人有十成的把握。我相信我们的行动也会得到友军的支持和配合。”
安国寺已经是磨拳擦掌,他本来就不同意和朝廷的什么代表谈判。主公大人的格言早就说的很明白了——“想要获取想要的东西,靠拳头就可以了。”
“战事真的形成,皇军是可以在京师形成绝对的兵力优势的!”
多情帝王無情妃
军部参谋们搞出来的扩大方案,安国寺可是烂熟于心,虽然这个方案将使京畿有所糜烂,并且需要数以百万两计的军费,但只要能够达到维新的最终目的,这些损失和耗费都是可以忽视得。
然而,师团长阁下印象中最支持第五师团扩大的宋主任,却保持了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