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小說推薦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黄昏,日暮。
昏黄的仿佛揉碎的染上一层火红的夕阳光辉铺散开洒,弥漫整个天地。
生命母神以生命精华凝塑出透明的人形,在岸上奔走,她的步履匆匆,越来越快,最后,宛若风驰电掣,掀起一阵狂风,压低周围的青草。
人皇则是步履蹒跚,带着温和的微笑。
“吾,回来了。”
人皇看着步履匆匆奔走而来的生命母神,轻声道,宛若在呢喃。
罗鸿没有再继续跟随,而是松开手,无声无息的后撤数步,平静的看着二者。
像是隐身了似的,飘飞出许远。
这个时候,罗鸿不需要抢镜,他什么都不需要做。
把时间和空间留给这对冤家。
人皇也没有理会罗鸿,此时此刻的人皇彻底的老迈,他坐在了河畔。
在夕阳的照耀下,苍老的身影拉的老长。
人皇也是有些恍惚,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些久远到几乎要被他忘记的记忆。
十万年前的时代。
那时候,他还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强者,与此时此刻的罗鸿差不多,风华绝代,白衣胜雪。
一人盖压五族真皇,名声响彻三界各处。
那时候的他,无敌于天下,自傲无比,他行走大千,野心十足,想要彻底的收复三界。
生命禁区,黑暗禁区就成为了他的目标。
他虽然是一位皇境,但是他明白,三界的历史远比他来的悠远。
而三界最有名的三个禁区,生命禁区,黑暗禁区还有一个……时空禁区。
天使街23號I 郭妮
时空禁区最为神秘,因为超脱于三界之外,化作横亘的时空长河,拥有莫测的力量ꓹ 而且,时空长河之下ꓹ 更是覆盖着厚厚的一层规则力量。
人皇那是探索时空长河,深入时空长河的源头,而源头ꓹ 便是禁区。
但是,时空长河的源头ꓹ 他并未去踏足,他选择先征服生命禁区。
他曾经也认为ꓹ 这些被列为禁区的存在ꓹ 被封禁在其中的存在,肯定是十恶不赦。
可他发现自己错了。
他踏足生命禁区,在长河中徜徉,于其中唤醒了沉睡的古老的生命母神。
而对方单纯的让人皇都有些不忍出手。
这是一个实力强大,但是无比单纯的存在,与人皇心目中禁区中的至强邪恶存在,根本不沾边。
那时候的人皇觉得生命母神虽然单纯ꓹ 但是,或许是装的ꓹ 用来唬骗他的。
所以ꓹ 人皇还是选择出手ꓹ 在生命长河中ꓹ 与生命母神交手。
一次又一次的被痛揍。
人皇打不过这生命母神,不过ꓹ 生命母神并未下杀手。
周氏三國 朝蓋
纵横三界未尝一败的人皇在生命禁区ꓹ 被生命母神痛殴了ꓹ 让人皇有些怀疑人生。
而人皇也是倔强脾气,在生命禁区中ꓹ 与生命母神犟上了,不断的交手,不断的鼻青脸肿。
两者也算是不打不相识。
每一次打斗完,生命母神都会操控生命精华的浪潮,将人皇给拍在沙滩上。
人皇则是笑呵呵的爬起来,坐在河畔,与生命母神聊天。
一开始,高冷的生命母神根本不理会人皇,但是,架不住人皇没日没夜的聊。
人皇会聊人间好玩的事情,会聊一些有趣的事情,还会说一些故事。
这些都吸引着被封禁了漫长岁月的生命母神。
人皇顿时来了兴趣,他发现自己以实力无法征服生命母神,或许可以用另外的方式。
就这样下,渐渐的,宛若一张白纸的生命母神,终于还是在与人皇的接触下,渐渐的染上了浓墨。
人皇甚至允诺,会帮助生命母神解开封禁。
生命母神信了。
但是,人皇的实力不够强大,所以在人皇与生命母神交锋的过程中,生命母神都会教导一些东西。
渐渐的,人皇的实力在皇境中开始变强。
对规则的掌控也越来越强大!
终于,人皇达到了不弱于生命母神的层次,在交锋中都轻易不会落败。
而人皇感觉到了三界的排斥力,他明白在这样继续变强下去,或许他会遭受到可怕的灾厄。
所以,人皇选择走出三界看看,寻求破解这种压制力的办法。
至于生命母神的封禁,人皇是没有办法。
他希望走出三界看看,实力提升上去了,再回来帮助生命母神解封。
可谁知道,这一走,便是十万年。
等他归来,早已沧海桑田,一身修为,也十不存一,甚至濒临死亡。
有时候,事情就是不如人所愿。
人皇看着眼前出现在他面前的生命母神。
依旧是原来的模样,十万年岁月,未曾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
她的寿元无尽,永恒不灭。
她是不会死的存在。
这样的存在,不应该懂得那么多,身为一张白纸,方是最好。
人皇眼眸中浮现出几许怜惜和苦涩。
他做错了,不死不灭,却又心怀悲伤,那该如何的痛苦?
永恒不灭的痛苦。
磨灭不了的思念。
人皇叹息。
生命母神化作了人类女子的模样,这其实也是她的本体,根据她记忆最深处的形态所化。
此时此刻,生命母神的眼眸中带着几分惊慌。
作为对生命最为敏感的存在,她能够感受到人皇此刻生机在不断的流逝着。
她看到了人皇的洞天泯灭,规则力量如纷乱的蜘蛛网,割裂了人皇的灵魂。
不断流逝的生机,让人皇已经油尽灯枯,处于陨落的边缘。
“吾无法帮你破解封禁了……”
我的壞壞女友
人皇笑了笑。
死亡招待所 掌櫃
生命母神抬起手。
轰!
身后的生命长河的瞬间炸起一道生命精华所凝聚的水柱。
生命母神手一攥,生命精华所凝聚的水柱顿时宛若被蒸发,热气腾腾。
傲世雷魂
不断涌动的热气之中,一滴又一滴浑厚的生命精华浮现,被生命母神操控着,疯狂的渡入人皇的体内。
想要补充人皇流逝的生机。
然而,并没有用处,人皇的生机依旧在不断的流逝,不断的消弭。
“没有用的……这是真皇道伤,生命精华能补充生机,但是,无法修复真皇大道之伤。”
人皇却是笑了笑,让生命母神停手。
然而,生命母神倔强的摇头,依旧在不断的输送着生命精华。
远处,罗鸿安静的站着,淡淡的看着这一幕。
人皇的伤势,乃是用命换掉了五尊真皇!
生命精华效果虽然显著,但是,对于皇境强者影响力有限。
真皇强者的生命力何等强悍,生命精华根本补充不了,更何况这是道伤,伤及灵魂,伤及大道。
人皇的三个洞天都炸没了,以此为代价,杀了五尊真皇。
要知道,那五尊真皇可是被天道之意所掌控的傀儡,等同于人皇与天斗,伤了天。
生命母神依旧在倔强着输送着生命精华。
可是,一次次的失败,让生命母神打击颇大。
“不用如此。”
人皇笑着说道。
他抓住了生命母神的手,生命母神在不断的挣扎着。
祇能行,祇乃生命母神,掌控生机,能够救活这个男人!
“吾鸽了你十万年,虽然吾所剩时间不多,但是,还是有些怀念从前。”
“你坐着,吾给你讲讲故事。”
“一如当年。”
人皇轻声道。
生命母神挣扎的幅度开始减弱,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夕阳下,残阳如血,长河波光粼粼,微风吹动,吹拂着河畔的宛若芦苇的神草在飘荡和摇晃……
荡起如雪般的涟漪。
生命母神安静了,像是个乖巧的小女孩般,坐在了人皇的身边。
人皇看着金光粼粼的河面,轻声诉说着故事。
他鸽了她十万年。
但只希望能够回到三界,陪她到生命的尽头。
……
天界。
四族祖地,上空。
天穹之上,顿时有霞光万丈!
一道又一道的霞光璀璨而夺目。
蓦地。
祖地深处,四尊笼罩在霞光的规则之力中的各族伪皇猛地睁开了眼。
眼眸中满是兴奋之色!
賣萌夫君來伺候 渡江雲
他们聆听到了天的声音,他们果然是天眷之族!
“人皇回归了,处于濒死边缘,这十万年……五族真皇将人皇封堵在天外天!”
“而吾等之所以能够碰触到真皇规则,就是因为,人皇以道伤的代价,击杀了五族真皇!”
祖地中的各族伪皇眼眸波动。
四族的强者抬起头,他们能够看到穹天之上,无数的规则之力,似是编织成了一张脸!
那是规则的化身,那是天道之意的化身!
“五族果然是天眷之族!”
“天发出了旨意,人皇迟暮,陨落在即,让吾族去争夺人皇尸体!”
“因为龙族伪皇陨落,所以,五族大道多出其一,若是能够夺得人皇尸体,龙族真皇的规则力量,将分配给其族!”
低沉的呼吸声,兴奋无比的压抑笑声萦绕在四族祖地。
轰!
四族老祖的虚影浮现,规则之力在不断的编织,似是要形成真正的皇冠。
天授其冠!
他们是天道之意真正认可的皇!
四族祖地顿时喧嚣了起来,轰鸣声响彻之间。
一尊又一尊天王强者腾空而起。
西域,佛族祖地。
佛族西天王满脸笑容,手捻一朵花,祖地中,佛皇抬起手,轻轻一点。
虚空泛起涟漪,一抹耀眼而猩红的红点于佛族西天王的眉心凝聚。
“去吧,夺得上古人皇尸体……佛族必定大兴,佛国疆域将扩至三界!”
中域,神族祖地。
神光漫漫。
羽翼飞扬间,神族中天王悬浮而起,手持一柄伪皇兵。
而祖地中,神皇屈指一弹,一缕金色的羽毛飘飞而下,化作弥散的规则,融入了中天王的身躯中。
南域,仙族祖地。
仙族天王走出祖地,仙气袅袅间,领仙皇法旨,横跨大千。
东域,妖族祖地。
一尊妖族天王,从祖地封禁中爆射而出,犹如上古凶兽,咆哮上天!
四尊强悍无比的天王,得到了上天的祝福,他们仿佛于此时此刻,要超脱天王桎梏!
他们大喜。
人皇即将陨落,他们大喜。
实力提升,他们亦是大喜。
四尊天王于虚空中悬浮,目光对视,宛若锐剑碰撞。
他们彼此之间有竞争的气势弥漫,谁也不让谁。
人皇尸体太重要了。
谁能得到人皇尸体,族中伪皇不仅能够证道成为真皇,甚至……还能得到龙族真皇的力量!
所以,人皇尸体是打破平衡的珍贵之物,他们不会轻易放弃!
竞争,在他们走出祖地的瞬间,就开始了!
当然,他们也想到了,当世人皇罗鸿必然会出手阻拦,甚至会彻底的解封黑暗禁区中的邪神来阻拦他们。
一如当初那尊幽冥狼皇。
不过,他们也不在意,得到了上天的祝福,他们有底气,可以阻挡邪神片刻。
而那些黑暗禁区中的邪物,也就只能出世片刻罢了,他们是禁忌的存在,上天不允许常存于世。
……
生命长河河畔。
依旧静谧如常。
生命长河波澜微微,搅动起的微风徐徐。
人皇轻柔的声音在湖面上萦绕,他在讲着一个故事,眼眸中带着怀缅。
头顶之上,云卷云舒,云彩晕染了层金色,时不时的变换着颜色。
人皇抬头看了一眼天,又看了一眼安静倾听的生命母神,脸上有种恍惚之色。
还有一种欣喜。
他宁愿沉沦于这样的时光中,万万年。
他宁愿这样的画面,于时光中定格,于记忆中定格。
可惜,他的生命走到了尽头,他的时间无多了。
低头看了一眼生命母神眼眸中的悲伤,人皇顿时怅然若失。
他最后悔的事,便是让生命母神复苏。
看着生命母神眼眸中的悲伤,这悲伤要持续无数岁月,因为母神不死不灭……
“不要悲伤,吾之身死,乃是一种解脱,十万年,太累了,如今解脱,吾只有欣喜。”
人皇笑道。
可生命母神根本听不进去。
而人皇长叹,他唯一遗憾的事便是无法帮助生命母神解封。
他答应的事,终究还是做不到了。
……
时光静谧。
蓦地。
天使之墓 安古蘭
生命长河泛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远处安静站立的罗鸿,眼眸微微一凝,抬起头,看向了天界四方。
有四股宛若骄阳般的气机升腾而起,横空而至,煌煌盖压大地!
“神,仙,佛,妖……四族不是封闭了祖地?怎么又出世了?”
罗鸿蹙起了眉头。
而且,罗鸿很快发现,这四位走出祖地的天王强者,气息似乎别样的强大,如今的罗鸿,对于规则力量十分的敏感,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这份强大!
他们似乎得到了什么加持!
这四尊天王气息炽烈如火。
罗鸿想了想,心神一动,三龙邪君辇顿时出世。
吼!
三头气息达到了天王级别的黑龙,装腔作势越来越专业,甚至接引得规则之光萦绕四周。
罗鸿一步踏出,端坐邪君辇。
三龙拉车辇,破空而去,冲霄而起!
天界四方,虚空宛若坍塌。
罗鸿乘坐车辇,端坐其上,靠着车辇,撑着下巴,白衣胜雪,霜发如雪。
而生命长河河畔。
人皇也是感应到了四股强悍的气息。
四尊天王……四尊无限接近伪皇级别的天王。
“天道之意的气息……”
“吾坏了天的计划,天这是要报复于吾,要拿吾之尸体,炼化吾为傀儡……”
人皇笑了起来。
他猜测出了天的目的。
这就是上天,这就是三界的天……
算什么东西!
生命母神则依旧沉淀在悲伤中。
这个在她无尽生命中留下难以忘怀记忆的男人,要死了。
从此以后,再也无人在夕阳下给她讲故事。
生命母神与人皇依旧端坐河畔。
四尊天王于天的指引下,来替人皇收尸,似乎并未影响到人皇与生命母神分毫。
天界上空。
罗鸿端坐三龙邪君辇。
远处,四尊天王踏空而来,西天王,中天王,东天王,还有一尊仙族天王,他们气息几乎要打破天王桎梏,淡漠得注视着罗鸿。
他们眸光跃过罗鸿,俯瞰生命长河畔,那垂垂老矣的背影。
眸光顿时炽热。
“人皇……果然老矣。”
“吾等此次目标非你罗鸿。”
電弧中的高級玩家 大臉貓臉大
“吾等,奉天之命,替人皇……收尸。”
超時空悖論 金屬裂紋
四大天王开口。
罗鸿笑了起来。
他坐在邪君辇上,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挑着邪君面具。
听的这话。
罗鸿嘴角不由微微挑起。
眼帘微抬,一根手指挑着的邪君面具,顿时抓紧,徐徐覆盖在了脸上。
平静的声音,响彻穹天。
“你们目标非我罗鸿……”
“但我罗鸿的目标……是你们啊。”
“本公子崛起于微末,曾仰望天王,曾经最大的目标,便是与天王一战。”
“如今,本公子洞天合一,踏入王境,所以……”
“天王强者,本公子……”
“今日,倒是想战一场。”
PS:求月票,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