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老先生,怎样你才肯教我?”
稚嫩的童音又起,不过那边的陆良生只是翻着书籍没有再理他,名叫李玄霸的孩童叉腰皱眉看了一阵,见没回应,思索起来。
……父亲常说想要索取就要先给予付出。
握小拳头呯的砸在掌心,稀稀拉拉的眉毛一挑,顿时想起家里一件东西。
“老先生,你等着,我回去拿一件东西与你换!”
转身跑去庙门,一脚将堆在那里半截石像给踢开,打开门扇冲了出去,边跑边喊:“小爷在这,玩腻了,小爷先回去了,你们慢慢找!”
陆良生听着原本跑去庙后的那帮人折返回来,朝那孩童追去越跑越远,起身找了些窗框木料,放去小鼎点燃,蛤蟆道人探出脑袋张望一眼,“走了?”
旋即抱了床被铺去蒲团,就着小鼎的温热舒服的打了一个哈欠,“怎么不将那孩子收为弟子?天生神力,以武入道的话,按他年龄不出十年,拓儿不用轩辕剑都不一定能胜他。”
哗的轻响。
书页在指尖翻过一页,昏黄的火光照在陆良生脸上,嘴角勾起笑意,转过视线看去正拉着被子裹到身上的师父。
“那个孩子性格太过乖张、顽皮,不像当年随安、拓儿、元凤他们还可以塑造,真要授他道法,只怕将来为非作歹,不好收拾。”
那边蛤蟆道人侧卧下去,一蹼撑着脑侧,一蹼随意的挥了挥。
“随你,为师只是说说,不用当真。”
风从外面吹进来,放在神台的蜡烛明明灭灭,画轴里的红怜化作一缕青烟飘出,过去将庙门阖上,走到破烂的窗户望了眼外面没人,这才回来,坐去陆良生一旁陪着,听着轻轻的书页翻动ꓹ 看着面容呈出老态的陆良生,不自觉的将头靠去瘦弱的肩膀ꓹ 抚着一缕缕白发,心里泛起欣喜:
冷總裁求愛:甜心前妻回來吧 仰面愛情
‘公子就算变老了,也是那么好看。’
夜风呜咽跑过屋檐ꓹ 跑过长街,泛起薄薄雾气的街道上ꓹ 飞奔的孩童拐过前面街口,看到前面灯火通明的府邸ꓹ 直接冲了上去ꓹ 守在府门那边的几个侍卫、下人提着灯笼、火把来来回回走动,火光照去的范围,一道矮小的人影唰的冲来,从几人中间挤了过去,厚重的府门嘭的一声向内撞开,被吓了一跳的六人反应过来,也就不惊慌了ꓹ 习惯的互相招呼一声。
“好了,小公子回来了ꓹ 咱们也进去吧。”
“留下个人ꓹ 等其他人回来。”
府邸后院ꓹ 一路横冲直撞的小人儿哪里顾得上府中来往的丫鬟仆人ꓹ 迎面而来的侍卫连忙躲闪,被带起的风掀的后仰ꓹ 撞在栅栏ꓹ 掉进长廊外的水池ꓹ 端着汤碗的侍女惊呼跌倒,瓷碗噼啪碎了一地ꓹ 一片鸡飞狗跳径直延伸去后院一处房门。
灯火明亮。
书房里,有着徐徐的说话响着,烛光照着的人影投在墙上,绕着案桌而行的李渊敲了敲桌角,看去下方一左一右站着的两个儿子。
“往后你们娘再说什么杨家强了宇文将皇位的事,都别搭腔,当做没听到。”
妃常黑心 胖陽陽
“可是……爹,这事实啊。”
右侧一个青年模样俊朗,嘴唇间隐隐有了胡茬略显老成,乃是家中长子,他看了看旁边的兄弟,小声说道:“就算不停,娘也会说啊。”
李渊叹口气,拿手点了点他:“为父也知,但有甚法子,杨家还是为父表亲,这事儿怎么理的清楚!这点你也要学世民。”
目光看去的方向,还有年龄稍小一点的青年,抿嘴轻笑的朝兄长拱了下手。
“兄长,家中之事牵连复杂,还是不要给爹添乱了,何况北周皇族尚在,娘那边的亲戚也都活好好的,就当一家人里换了个家主就是了。”
“听听,这话说出来,就很舒服了。”
美男相公排排坐
李渊抚着胡须颇为赞赏,正要继续往下说,门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站在门口的两个兄弟默契的朝左右一躲,门扇嘭的撞开,一道瘦小的身影冲了进来,扯开嗓门儿就喊。
“爹,你的剑呢?快拿给我!”
阮郎歸 懿真
原本心情还好的李渊顿时气得拍响桌面,“咋咋呼呼作甚!!”不过随即,还是缓和下语气,问道:“什么剑?”
浪子人生 張大年
进来的,正是跟陆良生同处一庙的李玄霸,在父兄面前稍收敛了一些,朝左右的两个兄长拱拱手,这才跑去父亲面前,摊开手:“就是剑柄有颗老虎头的,快拿给我。”
那剑,李渊自然明白过来,乃是当朝国师当年赐给他的,削铁如泥,异常锋利,一直妥善珍藏,少有拿出来给人看,家中人倒是看过,但也没让他们碰。
大抵以为这老三心血来潮想看看,李渊也是许久没有擦拭了,转身走去贴墙的书架,扭开机关打开一道暗门,令得屋里三个儿子都好奇的踮起脚尖,伸长脖子想要看看父亲私库里还藏有什么。
“不许看!也别跟你们娘说!”
天才醫生 柳下揮
李渊侧脸朝他们瞪一眼,身子刻意的遮掩三个儿子视线走进去,片刻又出来,手里捧了一柄萱花剑鞘,金柄虎头的长剑,爱惜的拂过上面,转身走到案桌后面展示一番。
“唉,时间过得如此之快,你们可知这剑来历?当年啊,为父还在长安给先帝当千牛备身的时候,一日得闲去城外打猎,便遇上了一位高人,原以为是个淋雨的落魄书生,为父就请了他吃烤兔,没曾想,竟送了为父这柄神兵利器。”
‘锵~~’
剑锋拔出剑鞘,顿时屋里四人感受到森寒冷意,李渊握着剑柄,剑面倒映出他日渐露出的老态,不由感叹。
“岁月如梭,人老不自知,那位高人却是还是那般模样,有一年,为父回去,再见高人,容颜还是如当初那般年轻,令得人好生羡慕。”
李世民皱起眉头:“爹,当真有不老的人?”
官道彎彎 活著就好
“怎么没有,爹岂会唬你。”李渊想起常人难有这样得机遇,不免大笑起来,“哈哈……这世间之事,那是你们想都想不到的,这把宝剑就是仙人所赐,爹当年就是凭这剑所向……”
话还还没说完,手里顿时一空,那柄宝剑已去了三子李玄霸手里。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3 樂小米
“大德!你做甚?!快些把剑还给为父!”
李渊深知这个儿子脾性,天生神力不说,从来就没个轻重,要是挥舞这剑乱来,擦碰到旁人非死即伤不可,急的大吼一声,那边,李玄霸却是不听,推开过来的李世民、李建成,转身就跑。
“回来!”
李渊吓得白毛汗都出来了,转出书桌追出房门,刚到门口,就见李玄霸又跑了回来,顿时松了一口气,张开嘴说道:“快把剑给……”最后一个‘我’字还没出口,另只手里也是一空,连剑鞘也被抢了过去。
“爹,两位兄长,你们早些歇息,不用等我!”李玄霸扬了扬手里的长剑和剑鞘,撒开两条腿狂奔跑远。
“你…..”
李渊看着空空如也的两只手,气得浑身发抖,转头看向另外两个儿子,哆哆嗦嗦指去李玄霸跑走的方向,“你们快带人去追啊!”
兄弟两人对视一眼,憋着笑意使劲的点头,一撩袍摆连忙跑去叫人了。
唉~~
站在檐下的李渊越想越气,狠狠的跺了一脚,拍响大腿,苦着脸长叹。
“我怎么就生了这么个儿子,造孽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