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
寿王一开口,朝中便有官员心中暗道不妙。
李义一案,涉及的大都是旧党中人,就算是寿王不想重查,也不能和符箓派一峰首座这么说话。
道门六派中,位于大周境内的,只有符箓派和玄宗,其中,玄宗位于东方,而大周东方,并没有强大的外敌。
可北方不同,万妖之国,幽都鬼域,都在西北方向,符箓派祖庭坐镇北方,震慑着妖国鬼域,是大周边境的一道坚实屏障。
没有了白云山,妖国鬼域入侵大周,如入无人之境。
朝廷无论如何,也不能和符箓派交恶。
大殿靠后的地方,张春本来已经张开了嘴巴,听到寿王开口,又将已经吐到喉咙的话咽了下去。
玄真子没有看寿王,目光在群臣身上扫视一眼,问道:“这,就是大周朝廷的态度吗?”
寿王面露不屑,正要继续开口,就被身边的两名官员拉住:“殿下,慎言,慎言!”
那名门下侍中张了张嘴,本来要拖延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寿王一句话,让朝廷没有了退路。
这下就算朝廷不想查,也不得不查了。
倘若朝廷真的对符箓派的要求不管不顾,岂不是证明,他们没有将符箓派放在眼里,而和符箓派的关系恶化,比朝堂的动荡,还要严重。
朝堂之上,没有人的位置是不可取代的ꓹ 无非是需要承受一些代价。
但符箓派的位置却是真的不可代替,没有了符箓派ꓹ 朝廷不可能派遣三位第七境,近十位第六境,数不尽的第五境、第四境强者ꓹ 去坐镇西北,这会抽空朝廷大部分的有生力量……
朝堂一片鸦雀无声ꓹ 玄真子再次说道:“如果这就是大周朝廷的意思,本座这就回白云山ꓹ 将朝廷的意思ꓹ 转告掌教师兄。”
瞬息后,上官离从帘幕中走出来,说道:“玄真子道长误会了,此案事关重大,还请玄真子道长多等两日,容朝廷商议后,再给符箓派答复……”
殺手·登峰造極的畫
玄真子淡淡道:“三日之后ꓹ 本座便要返回白云山,这三日ꓹ 本座静候朝廷答复。”
说罢ꓹ 他再次对女皇拱了拱手ꓹ 身体飘然而去。
帘幕中ꓹ 女皇声音威严的说道:“符箓派不可轻慢,此事三省共同商议ꓹ 两日之内ꓹ 将商议结果告知朕。”
尚书令ꓹ 中书令,两位门下侍中同声道:“遵旨……”
上官离站在帘幕外ꓹ 声音响彻大殿:“散朝。”
百官按照顺序离开大殿,回宗正寺的路上,一位宗正少卿道:“王爷,您冲动了啊,你怎么能骂符箓派呢……”
寿王冷哼一声,说道:“符箓派怎么了,符箓派竟敢命令朝廷,他们是想造反吗?”
那位宗正少卿摇了摇头,也不再开口了。
符箓派已经延续了千百年,还没有大周时,就已经有了符箓派,他们拥有着外人无法想象的丰厚底蕴,朝廷哪怕是自己乱掉,也不能和符箓派结仇。
宗正少卿叹了口气,他怎么能指望寿王懂得这些,寿王能身居高位,无非是因为他是先帝的亲弟弟,是萧氏皇族,除了听戏喝茶,他什么都不懂。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身份,仅凭他在朝堂上的那句话,导致此事出现朝廷不愿意看到的重大转折,新旧两党,就能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张春走在寿王后面,说道:“王爷,昨天晚上,我在家里,又翻出来一两茶饼,明天分王爷半钱……”
寿王道:“半钱,姓张的,你打发叫花子呢?”
“那就一钱,只剩下一钱了……”
“一两茶饼一个晚上只剩下一钱,你当草嚼着吃吗?”
……
尚书省,尚书衙。
尚书令周靖坐在主位之上,他的身下两旁,还坐了三人,分别是中书令,以及两位侍中。
这处房间内的四人,皆是三省的最高官员,也是大周群臣之首。
星際劍神 高鐵很晃
尚书令抿了口茶,说道:“陛下让我们商议此事,三位大人,都说说心里的想法吧。”
機甲之死神星空 和弦音
左侍中捋着长须,说道:“李义之女,怎么会是符箓派掌教的徒弟,此事未免太过蹊跷,且他们早不要查,晚不要查,偏偏在这个时候查,也太巧了……”
誤惹豪門:幸孕俏妻索入懷
右侍中道:“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此事原本还可周旋,但寿王冲动之下,将符箓派彻底激怒,若是之后处理不好,引来符箓派仇视,可就大事不妙了,但若真的要查,没有问题还好,若是真有问题,这朝堂之上,怕是会刮起狂风骤雨……”
尚书令看向中书令,问道:“严老怎么看?”
四人之中,中书令历经三朝,是资历最老的一人。
中书令想了想,说道:“两位侍中说了这么多,都在说朝局安稳与否,可曾想过,如果李侍郎当年,真的受了冤屈呢?”
左侍中叹了口气,说道:“大局为重啊……”
中书令悠悠道:“的确应以大局为重。”
中书令此言一出,堂内三人,陷入了沉默。
左侍中和中书令说的,不是同一个大局。
和李义所受的冤屈相比,朝廷的安稳是大局。
和朝廷和安稳相比,与符箓派的关系,是大局。
朝堂暂时乱一些,总会恢复安稳,和符箓派的关系断了,朝堂再安稳,也不可能凭空变出一个像符箓派那样强大的盟友。
良久的沉默之后,左侍中无奈道:“查吧……”
右侍中叹了口气,说道:“只能如此了……”
……
对于李义的案子,一日之后,三省就给出了回复。
重生之魅眼妖嬈 果子漿
符箓派是大周的朋友,对于符箓派提出的合理要求,朝廷高度重视,三省研究决定,由大理寺和宗正寺联手,重查当年吏部侍郎李义一案……
对此,中书省已经起草了诏书,且由门下审核通过,因为当年之案,牵扯到刑部官员,还特意回避了刑部,往常这种事情,在三省中走流程,没有半个月都不会有结果,这次在一天之内,便走完了所有程序,足见朝廷对符箓派的诚意。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寿王在朝堂上,对符箓派首座出言不逊,本就将朝廷和符箓派的关系,推到了一个危险的边缘,若不尽力弥补,恐怕两者的嫌隙,将再难愈合。
宗正寺,天牢。
李清有些愕然的看着李慕,问道:“我什么时候变成掌教弟子了?”
李慕解释道:“若是没有这样的身份,朝廷想必也不会太过重视,不过,这也不全是权宜之计,等到你从这里出去之后,就是真正的掌教弟子。”
李清摇头道:“掌教怎么会收我为弟子……”
李慕道:“他不收也得收,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你是他的弟子,到时候,等你回到白云山,还得补上收徒大典……”
李清不解道:“可掌教为什么要这么做?”
李慕摸了摸鼻子,说道:“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总之,现在我也是符箓派的二代弟子,这点儿面子,掌教师兄还是要给的。”
李清看着他,很久才回过神来,问道:“那,那我岂不是要叫你师叔?”
李慕微笑道:“这没什么,算起来,我也是含烟的师叔,我们不也……,总之,我们可以各交各的,以后在掌教和几位首座面前,你叫我师叔,没人的时候,我叫你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