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陵傳
小說推薦馬陵傳
话说马陵泊钟吾寨里的陈明远等一百单八将,诛尽雷部三十六府,又抗拒金朝数载,自北宋末至明朝前,世间到处传其佳话。却说陈明远等人于宋宁宗期间归位后,宁宗传位与理宗,理宗传与度宗,度宗又传与恭帝。因蒙古大军不断南侵,直逼临安城下,恭帝投降。有大臣江万载、陆秀夫等携度宗二子赵昰、赵昺出逃,拥立赵昰为帝,是为端宗。端宗病死,赵昺即位,为末帝。最终宋兵余力在崖山为蒙元所败,左丞相陆秀夫背末帝跳海而亡。宋朝共历十八帝,经三百一十九年而亡国。自铁木真统一漠北,忽必烈即位改国号为元始,元朝共历五世十一帝,经九十八年,又为明太祖朱元璋所逐,中原大地重回汉人手里。
且说这明朝传至第十六帝明思宗朱由检手里,时崇祯十六年十二月,西有李自成号闯王,领军起义攻城略地,山海关外又有满清军队攻打,明朝已将亡国。却说十二月下旬,有一兴化府人氏,姓张,双名毅航,一身武艺,又通经纶,年三十有七。张毅航从家乡沿途北上,欲往京师为国出力,途中行至淮安府北面马陵山下时,张毅航忽地思道:“久闻祖辈相传,宋朝时这山上有一伙好汉,专是替天行道,惩奸除恶。今日行经此间,不如上去一览。”便寻道路上山,山路上只看四围流水潺漫,松柏成群,山间寒气逼人,更显十分幽静。毅航从西边上得五华顶来,只见一禅堂寺立在那里,环山临水。毅航无心进去礼佛,便往他处游观,见马陵山上景色,不觉点首称赞,暗道:“好座马陵山,却不似是旧时强人出没处。”直走到五华顶南面一峭壁处,见壁底有一洞,周围树木遮天,又有一石桌。
重生學霸女神
邪情公子 風雨天下
张毅航只觉惊奇,遂入洞去看,这洞高八尺,宽九尺,不知其深。毅航直走了一炷香的功夫,只看前面有光,复行数十步,却见三个老者坐在那里,两个正对弈中。三老见毅航进来,不禁笑道:“却是你我有缘,才使你入得洞来。”毅航施礼道:“此间却是何处?”三老道:“却是我等修行处。”毅航惊曰:“三老乃仙人也!”其中一长身的仙人道:“壮士来此间何干?”毅航答道:“只因国家内忧外患,正欲上京去,欲献一己之力。期间经过此处,曾闻先辈言,有一伙好汉于宋朝时落草在此,故而上来相看。”一胖脸仙人笑道:“汝却不知,宋时这马陵山尚有六百里水泊,那时因天庭上雷府里的三十六神将私自下界,玉帝大怒,令一百单八天罡地煞星临凡,以捉拿三十六。那伙罡煞自投为人后,从四方聚义至此,终将三十六雷霆诛灭,后又保境安民,北上破金国,终功成正果,元神各归本位。”毅航道:“竟有如此多的事,只惜今世无从传之,以埋没了他们的名声。”余下那个青脸仙人笑道:“无妨无妨,待三百余年后,玉帝又将遣罡煞临凡,那时百八星里有一天圣星,他自会撰一部《马陵传》与世人相看。”那二仙忙道:“此乃天机,不可过于泄露。”又与毅航道:“你我既是有缘相逢,何不留于此处一同修道?”毅航道:“多蒙仙长美意,只是我意已决,要匡扶社稷,待天下太平时再来此参拜三位仙长。”三仙只是摇首笑之。毅航遂辞别离去。
后崇祯十七年三月十九日,李自成攻破京城,思宗自缢于煤山。四月下旬,平西伯吴三桂引清军入关,大败李自成,清军于五月三日入北京顺天府。五月十五日,福中王朱常洵庶长子朱由崧在应天府即位,是为安宗,次年改年号为弘光。弘光元年五月,李自成兵败至九宫山,被当地人杀死。那张毅航自马陵山离去,就到北京,为思宗所用,授予官职。思宗亡后,又追随安宗,继续抗清。张毅航于弘光元年四月至扬州,与兵部尚书史可法一同守扬州。清军于四月十八日至扬州城下,然各地却无援军来解扬州之围。直至二十三日间,多有将官率兵投降清人,张毅航在城上大骂不止。二十四日,清军以红衣大炮攻城,入夜城破,史可法被擒,因拒降遭杀害。张毅航在城破后则持刀与清兵巷战,连杀清兵数十人,后被逼的无退路,遂自刎而亡。死前于扬州城上留下诗道:
烽火征尘银戟卷,王城翻帜冷华眸。
难勒燕然忧谁解,志枉关山似我愁。
盤龍血族
此生肝胆龙泉仗,誓斩辫奴定春秋。
扬州城内风花落,千古义节伴兜鍪。
众位看官,临风有言道:那甚么所谓的三十六员雷霆上将,并无前书所说的那般各归本位、候旨迁升。亦无甚么陈丽卿为氤氲使者,受人贡奉;也并无陈希真、祝永清羽化成正果,云天彪父子名列儒林,**娘皈西方菩萨等事。这都是俞万春、俞龙光父子二人为谄清廷,摇唇鼓舌,编出个甚么万年永清等话语,妄图教他那主子仍统中国,然世人多只道《结传》是俞万春一人之心血,却不知其文中地方,亦有出自俞龙光之手。这父子俩改弦更张,大言欺世,试想公道自在人心,天下人岂会都受他蒙蔽,信他鸟语?诸多高明之士都言宋江等人并非如他书中那般下场,不想其假借施耐庵先生之言,为己证名。虽其文笔在旧小说中为佼佼者,然《结传》一书更非续施先生之《水浒》,乃金圣叹肆意所加卢俊义惊恶梦之回。似俞氏父子这一般人,生就一副谄媚取容的模样,交些狐朋狗党。君不见《结传》内范金门、邵循伯二人批语,无非些俏皮吹捧的无聊言语,不过自欺欺人罢了。就是那金人瑞,亦装作有仁有义,反诬宋江为下下之人,君不见《忠义全传》内宋江为忠臣义士,早有共论?众位看官,吾话便至此,其中是非,另有计较。尤拜谢于繁本写作间多番鼎力相助者:应弦、玄魁、擎骥三兄,同有慕云初、费安二位,其余下者亦不胜感激。《马陵》一书就此终了,有诗曰:
谄媚续貂流后世,父子都以自为精。
小妖逆天 每音十流術
数年心血真伪术,当欺他人尽不明?
龍行天下 家家戶戶
忠义从来无强盗,猿臂希真却成名。
后语无应前言句,反辱贯中未可行。
草拟雷霆灭罡煞,罡煞又把雷霆赢。
一百单八来复去,了命保民动军兵。
南征北讨手足断,才奏凯歌落泪凝。
荣盛既非纸笔戏,单凭空想妄太平!
公元二零一七年九月六日 临风 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