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林潇也没想到,会这么麻烦。
不过来到幻想乡是自已想要做的。
“早苗,你在做什么?”
“我啊,在思考人生。”早苗说。
“哈哈,人生有什么好思考的。”林潇说。
“那可未必啊,我可不是这样的人。”
“我就知道你是这样。”早苗说。
“你要相信我啊。”林潇说。
“那么现在我们该去做什么。”
我也不清楚。
这就是我们的人生吧。”林潇说。
“来到幻想乡以后日子过的好快。”早苗说。
“和你在一起真有趣。”
“我也觉得。”林潇说。
“和你在一起我很快乐。”
“但是人生没有后悔药吃。”
“只有努力变强大。”
“才可以站在这个幻想乡立足不是吗”
“说的也是。”
“我们一起加油吧,”早苗说。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鬼名
“就是这人生太无聊了”林潇说。
“我也该努力了。”
“从明天开始吗、”早苗说。
“你笑起来好好看。”林潇说。
“啊,你夸我漂亮啊。”
‘毕竟你是我的老婆啊。’
‘哈哈。’
“真有你的。”
“我才不是你老婆呢。”
“你不愿意和我结婚?”林潇说。
“鬼才愿意你个坏心大萝卜。”
“我不是花心啊。”林潇说。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但是人生就是这样啦。”
“我们一起努力吧。”早苗说。
“我知道。”林潇说。
但是很多时候,人生不是这么回事。
没有办法改变很多事情。
但我们也要学会自已努力。
可是我找不到方向吖早苗说。
“傻瓜,你这个丫头,只要努力变强大就好了。”林潇说。
“那我变强了你要和我结婚吗”早苗说。
“那是当然了。”林潇说。
“只是我没有想到,你会这么说。”
“你真是一个笨蛋啊。”林潇说。
“但是有有时候又不得不说,你很聪明。”
“那我们接下来该做什么。”
“我们接下来只要做自已该做的事情就好了。”
“你真是聪明绝顶。”早苗说。
誅五訣
“好了,先不说这些了,青蛙子和神柰子他们要来了。”
“我飞起来了。”
“你飞的好快。”林潇说。
“等等我。”
最大高度,最快速度以及极限的灵活度。
这是早苗为自已定下的三大目标,灵感来自玩过的空战游戏。
哎呀,这个家伙兴趣很多啊。
无奈的是,她一直无法满足达成。
昨天才有超长表现,所以可以确信自已并非做不到,而是没有找到正确的办法。
可是人生就是这样啊,在无人指点的情况下,探索不出来任何头绪是很正常的事情。
絕對演技:重生之娛樂天後
但是我们也不用感到悲伤。
这就是人生必须经历的一件事情。
有的时候就是必须妥协啊。
一世寵婚
林潇说。
就这样,早买哦只是反复的超量自已的联系方式,然后检讨自已的方向。
靠着飞行和距离,需要多少时间。
自已的实力又多少进步。
这都是她的耐心的
飞向是人类长久一拉ID曾经,能够做到的早苗,可以说是奇迹。
只是她无法满足。
有着更大目标。
这样的表现和青蛙子示范过的茶具太多了。
每次计算成绩,林潇就会回忆起当初看的景色。
然后心里轻轻叹气,以前青眼看到青蛙子飞向,带给了她莫大感动。
运来是这种感觉。
鸟儿一般只在,密封一般敏捷。
映入眼帘你的是飞翔,远比任何马戏团的空中飞人来的梦幻,远比任何飞机表压那更加有意思。
这样才算是飞翔。
自已不过是漂浮而已,先休息一会。
一直蛮干的话,身体会累垮的,那就糟糕了。
不过这里真的有点麻烦呢
做了相当分量的训练也米有觉得力量快用光了。
也不会稍微分心就要掉下去。
这总算发生了一个好事情。
和以前想必,能够尽情练习真是填好了。
但是可惜一直抓捕奥要点。
唉,问题到底在哪儿呢。
这就是人生吧。
是单纯没有掌握好力量例子是不对。
焚盡九霄 孤城King
在草地上早苗思考着各种问题。
最后得出的结论。
对于这位体力和运动神经都优秀的少女来说,靠着地上运动的经验吗她可以了解怎么抓住飞行的节奏。
还有时机来行动ꓹ 可是这些经验对于天空运动显然不适应。
她只可以凭借自已的想象来探索。
会不会和潜水的感觉比较接近,水中有浮力的缘故ꓹ 有着漂浮感,
所以使用方式不大一点。
但别说游泳池,附近连河水都没有。
所以说起来还是只有自已慢慢探索了ꓹ 要是青蛙子和神柰子,一定在旁边指导我。
“不行ꓹ 不可以这么想。”
“早苗,你是打算成为这俩位大人的助力ꓹ 才来到这里的。”
“怎么可以成为什么事情都要麻烦她们的包袱呢。”
“你自已也知道ꓹ 不可以太依赖她们。”
‘你已经不是小孩子是神族。’
林潇给自已大气。
“所以不要悲伤,哟有星星。”
‘反正我一定没做问题。’
扯着有斗志努力修行就对了。
哎呀。
“也休息足够了,开始练习吧。”
“对了,青蛙子大人手要注意风力,这个自然力量来源很不错呢。”
“但是有的时候我们努力也要找到点。”
“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这就是人生啊。”
“无论如何,我到底在哪儿呢。”
不管前面左右,都是看起来那么相似ꓹ 看着周围的景色,青蛙子不禁纳闷自已目前的位置。
依旧昨晚上看过地图后的印象ꓹ 自已顺利来到了妖怪之山。
在这里ꓹ 自已和神柰子一样不依靠飞行ꓹ 而是步行来感受这山脉。
和神柰子不同的是ꓹ 她走的不是开盘过的山道。
而是直接踏入树林之中,打算朝着上面穿越。
玩心大起的青蛙子甚至无视六感的能力ꓹ 来探索这片秘境ꓹ 一路朝着山脚摸索。
这是碰到了麻烦了。
虽然说只要飞上去立刻就可以掌握位置和方向了ꓹ 子阿布热就是直接在这里询问也好。
但是这样的话就没有探险的乐趣了。
还是要惊险一点才有意思。
看着四周混淆的方向感,青蛙子认为自已是在某个地方被误解ꓹ 才会走偏了原来前进的方向。
目前的位置有茂密枝叶遮拦了大半阳光,从太阳的角度来看,青蛙子在寻找有武断裂的树木还有年轮来推测位置。
可惜找不到,而她也不打算为了确认方向就随意破坏草木。
“这下子怎么办。”青蛙子说。
“比起在原地小号时间,我还是喜欢不断一动。”
“这才是探险,在原地发呆实在太没有意思,反正又不是真的迷路。”
“靠着直觉选定防线,青蛙子继续在密林山路上前进。
为了避免愚蠢的原地打转,还在走过的路上做了一些小记号。”
目的地的正确方向虽然不太清楚,脚下的情况,青蛙子可以确定自已在朝着上面攀升。
便加快了自已的脚步。
“往这边好了。”青蛙子说。
“哎呀,没有想到呢。”
“事情这么麻烦。”
“这次的话是这边。”
对于目的地,青蛙子知道的也只有名称和转公安以后的印象。
她将注意力放在嗅觉上。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
请开会这么咋搞。
日夜糾纏不休:嫡女有毒 惜藍
音乐可以闻到东西了。
但是没有想到这么麻烦。
“哎呀,终于抵达了。”
‘站在水池一边,青蛙子笑容满面
感叹这一路辛苦找到目的地。
成就感让她雀跃,起初还疑惑是否自已搞错了什么。’
按照神柰子的说法,炼化,清澈的水质,许多青蛙子的之地,以及那个石头,青蛙子确认自已抵达了青蛙刺探。
“啊,好凉快啊。”
青蛙子欣赏着大自然,感觉好不快活。
可惜的是大青蛙没有出现,也不知道是不是正不在呢。
神和青蛙在一起玩闹。
直到同人走了。
“快走危险。”只留下这句话给这位生命。
而青蛙子立刻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开进,有着压迫感,黑色的令人无法忽视的从子啊。
究竟是什么。
那个气息的来源,绝对是一个庞然大物。
到底是什么妖怪。
慢慢的靠近昂红色的地方。
红色出现的是一个妖怪。
是一个穿着深红丽芙,一个不停转动的少女。
那个模样让人想起鲜艳划过的。
缠绕着她的懂你心,这是一个厄运之神。
你不逃跑,动物们看到我就逃跑。
“你会沾染厄运的。”
和外貌同等美丽的声音质问,差点看呆的青蛙子。
可惜对方的意思。
“你靠近我不会有好事情。”
‘你是妖怪吗?’林潇说。
“全身上下都是厄运呢。”
“不好意思,你快点离开。”
“我想要在这里休息。”
“可是妖怪不会有神格,你是也年只剩”
“难怪那些家伙都散了。”
美丽的大眼睛盯着青蛙子。
“我刚才在想问题。”
“原来如此,没又想到你也生命。”
“我的名字是键山雏,是一个掌握厄运的小神,很高兴今天和你有缘再见,但是我无法和你在一起。”
“相信你明白,厄运之神,不适合和其他人做不比亚偶读解除,这也是为了彼此好。”
‘我理解。’林潇说。
“我是新来的。”
‘你吗?’
“有趣的家伙。”
像是来了兴趣,键山雏看着青蛙子。
请多指教。
“不好意思,失礼了。”
键山雏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纤细的手指因为舞蹈而杂乱没有心思打招呼。
真的被无视了。
虽然是神明但是这个氥让人难以接受。
想要打散什么一样。
青蛙子也不知道自已想要追求什么。
人生就是人崔迷茫。
莫名的尴尬。
不行,来个人不说话,这气氛实在太尴尬,还不如快点离开。
怎么办,改直接组
虽然是我先来的,但是情况不是如此。
可恶到底该怎么做才好。
“唉。”
“无论如何,都没有到这地步吧。”
一阵轻笑吸走了注意力。
青蛙子拉开草帽,瞧见对方正在偷笑着,声音自然漏出来了。
“原来你还他欧头观察。”
“你的反应太有趣了,一时忍不住就。”
“可恶,你这个卑鄙的家伙。”青蛙子说。
“青蛙子安奈不住自已的请故乡,直接朝着键山雏靠了过去。”
“哎呀。”
似乎是踩空,直接摔进了池子。”
‘小心点岸边的池水突然变深了,你这个小个子,搞不好会跳下去。’
“真是抱歉,生的小是我的错误。”
“青蛙子直接过去一看。”
只有周围一片乱。
就算你是神明也没有用。
这种程度拦不住我。
“不过只有帽子了呢你。”
‘哎呀。’
如她所说,这个情况,其实不对劲。
为了摆脱这个情况,青蛙子起来了。
林潇也是无语
“这下就完整率。”
青蛙子站在键山雏面青啊。
“你很娇小呢。”
“你是作者也灭与偶多高。”
超級直播間
“看来你很排斥他人靠近。”
“你的考虑多余了”
“我可买不会害怕。”
住手啊。
咪蒙的黑雾是厄运也是其他的。
但是青蛙子却从容不迫根本伤害不到她。
“居然这么厉害。”
“这种程度根部需要你担心。”
穿書男主修煉中 雙尾狐
“别看轻了。”
美丽的眼睛来了,是作祟吗。
所以很自然的这样,你这个神明的本质。
林潇说。
“果然还有许多值得注意的家伙。”神柰子说。
“都说干不到敌意看啦是山里面的小妖怪。”
天絕劍仙
跟着山道网上去。
与其说是入无人之境。
不如说是必须。
是错觉吗?
这是?
在山道的旁边,发现了人。
上面不知道什么情况。
居然有骨头。
这里有怀妖怪吗。
大约有三个人是上山打猎的。
踏入妖怪的底盘好危险啊。
早苗看到会这么想呢。
林潇说。
唉,被多想。
那个还真有天分一定会策划归纳为一个合格的人。需要一个自已的五星呢。
将尸体掩盖,继续开始了生活。
“有水声。”
“这地方到底什么情况,这里有新天地吗。
要获得尊重,需要经济实力。
人生就是如此。”
“这还真是壮观啊。”
“远啦之前看到得白色东西是瀑布啊。”神柰子说。
“哦,好厉害。”林潇说。
“多壮观。”
我想我们没有白来这幻想乡,都看到了这么美丽的东西。
不是吗。
我们的人生终于有了价值。
也许就是这样。我们一直在追求的东西。
就是如此的无聊。
但是无聊还是有趣,都是看每个人自已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