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乙
小說推薦太乙
回归洞府,出去只是一半天,得到一个特性归来。
这特性得来,完全靠机缘!
虽然对于奇迹卡牌,所谓特性不过是一个普通卡牌,叶江川抽到了好几张,但是特性还是很珍惜的。
奇迹卡牌,现在一次六张,一年二十四张,但是并不是每次都能抽到特性。
总之,所谓特性,十分珍惜,能有多少就要多少,汇集在身,越多越强。
回到洞府,叶江川默默感受,春回人间,并不是随意可以发动,需要一定机缘,过一段时间,才能激活。
叶江川也不在意,继续修炼。
多了一个掌剑者,和剑心通天相结合,叶江川感觉自己对剑法理解,又进一步。
转眼到了四月初一,酒馆恢复,奇迹卡牌出现。
老鲍勃又一次的出现,
長姐 糖拌飯
终于回来了,叶江川万分高兴,问道:
“鲍勃,您好啊,可算看到你了!”
“是啊,客人,我也很想念你!”
“哈哈哈,鲍勃,你会说话了?”
……
再也不搭理他,叶江川说了半天,没有反应,最后问道:
“这一次,咱们这里有什么好酒?”
鲍勃说道:“你好,客人,我们这里有最好的银光酒ꓹ 一壶要三十八个地法钱!”
蠹龙酒没了,换成银光酒ꓹ 但是要三十八地法钱,叶江川一咧嘴,喝不起。
他是有一个超品灵石ꓹ 但是埋在次元洞天,做为压箱底的好货ꓹ 根本舍不得。
“那个,奇迹卡牌怎么卖的!”
“卡包ꓹ 六张卡牌ꓹ 保底一张史诗卡牌,一张稀有卡牌。
透視之瞳 旸谷
壁畫迷霧
售价两个地法钱!”
又涨价了,不过多少钱也得买!
“客人,我们的银光酒,特别好喝,而且您可以到我们酒馆畅饮。”
这话一说,叶江川一愣ꓹ 什么意思?
可以到酒馆畅饮,也就是说可以进入酒馆?
这不就是以前的奇遇吗?
叶江川一咬牙说道:“等我一下!”
他立刻回归现实ꓹ 取出刚刚埋入没有几天的超品灵石ꓹ 咬咬牙ꓹ 含着泪ꓹ 回到酒馆。
超品灵石兑换天规钱,分解一百个地法钱。
买了奇迹卡包ꓹ 然后说道:“给我来一壶银光酒。”
鲍勃说道:“好的ꓹ 客官ꓹ 里面请!”
瞬间,叶江川发现自己位于酒馆之中ꓹ 到处人声鼎沸,各种吵杂。
骨靈劍尊
上一次,叶江川到此是打工,为人服务,现在坐下来喝酒,成为客人,天壤之别。
叶江川微笑,试着看向周围邻桌客人,但是都是模模糊糊根本看不清。
那些客人,都在喝酒吃饭,有的大声喧哗,有的窃窃私语。
但是叶江川不只是看不清他们,听都听不清。
不管那些,叶江川等着自己的美酒,喝点这个一壶三十八个地法钱的好酒。
很快,银光酒上来,不只是酒,还送了四个菜。
一壶酒,叶江川倒上一杯,一口下去。
这酒带着无尽的清凉之气,喝到腹中,顿时无尽的冰凉,全身上下都是处于一种寒意之中。
花木呈祥
然后胃中,如同烈火掉点燃,好像火焰烧起,再一次的烧遍全身。
誤惹霸道總裁
寒炎之中,如同炼体,让叶江川感觉到无尽的舒服。
他惬意的长出一口气,不由的闭眼。
冥冥之中,好像透过天空,心灵之中,有声音响起:
“百年磨剑!长锋已成!安得倚天剑,跨海斩长鲸。”
諸天之從新做人 惠鵬鵬
“杯酒红颜踏歌,剑心苍穹冲冠,斩断红尘杂念,我欲直上九天。”
“览兮忽兮,聊兮栗兮,混油油兮,忽兮慌兮,俶兮傥兮,浩慷灌兮,慌旷旷兮。秉意乎南山,通望乎东海。虹洞兮苍天。极虑乎崖鼎……”
不知名的声音,在心中出现,叶江川默默倾听,在此声音之中,好像听到无数天道。
“风云会一合,呼吸期万里。雷震山岳碎,电斩鲸鲵死。”
“我心何在,我爱何方,我意何从,我念何去,我恨河消,我怨何宁,我喜何欢,我乐何笑……”
忍不住又是喝了一杯,好舒服!
“火焰、冰霜、雷霆是我们的奴仆,真龙,泰坦,恶魔是我们的战士,蛊惑人心是我们的本能,扭曲现实是我们的自由,万物生命死亡皆在我们一念之间……”
“昔日的万变者最擅长的生体再造,恒定者所掌握的均衡天平,生长者所精通的涅槃蜕变……乃至最后,自身的最高成果的万源归一……”
又喝一杯,三杯下去,那各种声音都是消失,再无任何声音。
这酒还有不少,叶江川知道根本带不出去。
不喝掉,就是浪费!
喵,小猫突然出现,看着叶江川,好像抓住了坏人,自己一个人偷吃!
你是个坏家伙,自己偷偷来喝酒,不给喵带份!
叶江川哈哈一笑,说道:“一人饮酒醉,不如众人一起醉,来,来,大家都来喝一口!”
随着他的话语,酒桌之上出现其他人。
柳柳、大衮、鱼人古神萨达拉姆、老狮人夺命霸狮阿师罗、大个子、红炼、罪骨、花醉老祖!
其他人,都没有这个实力,也没有这个资格到此。
众人到此都是好奇的看向四方,这是他们第一次到此。
柳柳小心的触摸一切,万分好奇。
大个子则是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但是还是看个不停。
萨达拉姆则是好像来过这里,十分的缅怀,好像怀念过去的时光。
唯独大衮,丝毫不在意这里,这里对他没有一点感觉。
他只是看着叶江川的酒,喊道:“银光酒!
快,快给我来一杯!”
叶江川微笑,一人一杯,大衮怎么知道这是银光酒,自己可没有说。
曾经到此的萨达拉姆都不知道这是银光酒?
不管了,爱咋咋地,大衮和自己这么多年,生生死死的,谁没有点秘密?
大家一人一杯,大家喝了一口。
顿时之间,全部傻眼,一个个发出各种感叹之声。
所有人都是进入那个顿悟状态,无数天音袭来。
清宮——宛妃傳
叶江川微笑,又是一人一杯,这时酒就没了。
大酒又是喝下去,又是纷纷顿悟。
叶江川默默等待他们恢复正常,酒都喝没了,这就等着回去吧。
就在这时,有一人走向他们这里,来到叶江川面前,悄悄说道:
“小伙子,看一看吗?我这里有好货,放心,便宜,不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