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鴻蒙樹
小說推薦諸天鴻蒙樹
刘羲将鸿蒙树的分支种植于天庭之上,很快,鸿蒙树承载着天庭的气运,长成了参天大树,支撑着整个天庭。
祂的枝蔓覆盖着所有的玲珑殿宇,若隐若现,令整个天界更增威严,更加稳固。
同时祂的根系遍植大地,扎根于每一座城池,每一个天庭势力所统治之地的气运云海之中。
随着天庭势力的扩张而不断深入,逐渐地散布于整个宇宙之中。
嗡!
一阵极其细微的震动,洪荒所有的大神通者都感觉到了一个新的位面出世了。
而且这是一个很高级,很重要的位面。
甚至不差于天庭。
刘羲一步跨出,来到了新位面的入口,发现这里正是血海之畔。
一位白衣长眉,身背双剑的老者从血海中走了出来。
这老者的外表看起来眉目和善,仙风道骨,但是刘羲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了浓浓的血煞之气,衣袍之上仿佛有无数冤魂在嚎叫。
此人正是血海之主,冥河道人。
冥河老祖道:“不知人皇驾临我血海,所为何事?”
刘羲笑道:“冥河道友何必明知故问,当然是为这新生之界而来。”
冥河老祖道:“这新生之界在我血海之畔,自然贫道才是天定之主。道友已经统领了天人两界,莫非还不满足吗?”
刘羲道:“天地人三界出世,天道才算完整,我为天帝,自然三界都应该在我统辖之中。
地界当有六道,只要冥河道友接受天庭敕封,自可占据一道。”
“你……欺人太甚!”
他本想占据整个新生之界,没想到刘羲只给他地界六道中的一道,而且还要臣服于他的统治。
冥河老祖气得浑身发抖,几乎就要拔剑跟刘羲厮杀一场。
不过考虑到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最后他还是忍了下来。
不多时,诸多的洪荒大神通者都赶来了。
当然还有许多人自知与这新生的“地界”无缘,就没有过来。
刘羲不管他们,一步从那若有若无的虚空之门中跨入了进去。
刘羲进去后ꓹ 冥河老祖犹豫了一阵,也跟着冲了进去。
其他大神通者纷纷也想闯进去ꓹ 但是却始终进不去,那若隐若现的空间之门仿佛是虚幻的一般。
不论他们怎么攻打,法力都落到了虚处ꓹ 一点涟漪都没有泛起。
很多人都明白,这是因为他们根本与这“地界”无缘ꓹ 所以才进不去。
而另一些人却想不明白,心里怪罪是刘羲施了法术ꓹ 否则为何冥河进去了ꓹ 他们却连碰触都碰触不到。
冥河老祖进去之后,只见空荡荡的一片,除了弥漫的幽冥鬼气,什么也没有。
而且界域之门也封闭了,根本找不到。
他找了许久,也找不到出路,直接被困在了这里。
刘羲这边ꓹ 因为他占据着天帝跟人皇的位格,天然压制了这新生的地祇位格。
所以他一进来就找到了界域核心所在。
只见那恢弘的宫殿匾额上写着“后土宫”三个斗大的神文。
宫殿内传来隆隆的震动声ꓹ 无穷的法力在激荡着ꓹ 仿佛开天辟地一般。
他迈步进去ꓹ 只见后土显现出祖巫真身ꓹ 往虚空劈砍着。
每一次砍下去,空间震荡ꓹ 整个宫殿、整个“地界”都在扩张。
同时后土的身上散发着浓郁的造化之力。
随着空间的扩张而扩散到整个“地界”之中ꓹ 令整个空间都多了一种活力ꓹ 连幽冥之气都蕴含了一种特殊的生机。
鬼物阴邪本质上也是一种生命,自然需要生机。
原本的幽冥之气死寂沉沉ꓹ 鬼物也无法以此存活。
这种新生的幽冥之气,才是鬼物存活的基础,是鬼道的根基所在。
吸血相公去死吧
“后土道友,你……”
刘羲觉得非常奇怪,没想到后土祖巫居然在造化法则方面有如此深厚的研究。
还有当初在巫族祖地的时候,不知为何她会提点自己。
她的整个人都罩着一层迷雾。
刘羲心里有了一些猜测,“莫非你是宛洛?”
随着后土的不断开辟,六道轮回通道若隐若现,显现出了雏形。
她转身目光复杂地看向刘羲道:“我是她,又不是她。”
原来在很多年前,宛洛就寻找到了巫族血池,见到了正在孕育之中的祖巫。
在洪荒背景的无尽诸天之中,宇宙分天地人三道,而地道之主,有的世界是女娲娘娘,有的是后土娘娘。
反正她们二人就是命定的地道之主。
在这个世界,也是一样。
但是宛洛毕竟是来自真实界,是无尽诸天的源头无边玄妙广世界的大罗尊者。
天脈傳奇 蕭雨樓
她的眼界、手段,自然不是这个世界的土著能比的。
靠着特殊的因果联系,她寻找到了正在孕育之中的后土祖巫,将自己的分神与精血投入了进去。
但是因为这个世界太过低阶,她的许多手段也无法使用出来,因此炼制出来的分身并不完美。
这新出世的后土祖巫成为了一个特殊的生命体。
她既是宛洛的分身,同时又拥有自己的情感,总之非常复杂,类似于他我的存在。
“陛下,以后请对巫族照顾一二。”
后土说罢,身躯虚化,渐渐地融入了新生的六道轮回的雏形之中。
土行之力,轮回之力,造化之力,这些规则的力量令整个“地界”迅速地完善起来。
“一遭化轮回,后土不复巫。
天人道、人道、畜牲道、阿修罗道、饿鬼道、地狱道。
六道,立!”
恢弘的声音在整个“地界”中响起,进而扩散出去,扩散到了整个天地之间。
六道轮回正式形成!
天地间无数死去的生灵,还没来得及消散的魂魄,都投入到了“地界”中来,然后经过六道轮回,轮转出去。
“后土娘娘慈悲!”
洪荒众生尽皆向着“地界”朝拜礼赞。
“后土妹子!”
众祖巫悲戚地呼喊了一声,纷纷起身向着血海方向赶来。
冥河老祖通过留在血海里的血神子分身,感应到了血海中有新的生命诞生。
这个新生的种族叫做阿修罗族。
阿修罗族嗜杀好战,男的生得丑陋凶恶,女的却美丽异常。
这个种族一诞生,冥河老祖立刻感觉到自己的气运大涨,连修为瓶颈也松动了,隐隐有突破的征兆。
冥河大喜,向着地界中心行了一礼:“后土娘娘慈悲!”
无穷的玄黄功德之气从天而降,穿越层层空间,落到了后土以及新生的六道之上。
后土本来在舍弃身躯化六道之后,就近乎于陨落状态,随时都要消散于天地之间。
而在这无尽的功德洗礼之下,肉身重铸,褪去了祖巫之体,成为了地道的先天神灵。
后土的实力一跃达到了“准圣”巅峰,几乎与刘羲相仿。
不过她从此也受困“地界”之中,除非有大机缘,否则永无解脱之日。
不过这对于后土来说却并非难以接受之事,这样她反而更能够一心修道。
除了对十一位祖巫比较牵挂之外,她在外界已经没有了任何牵绊。
巫族也融入了人族之中,除了早日一批的纯血巫族以外,这个世上已经没有巫族了,只有混血的巫人。
而且可以预见,未来随着人族的繁衍下去,巫人血统会越来越稀薄,巫族的存在感也会越来越弱,直至被遗忘在历史长河之中。
不多时,众祖巫也赶来了。
刘羲出了后土宫,开始按照印象中的地府,规划阎罗殿,忘川河,奈何桥,望乡台等等地府建筑。
同时调集一批神灵进驻,成为地府冥神。
十一位祖巫不知后土是如何劝导他们的,后来他们也答应下来,成为了冥界的大神。
这个世界的巫妖两族根本没有发展起来,也没有了巫妖大劫。
他们既没有尝试过统领大地百族的风光,也没有与妖族之间的刻骨铭心仇恨,甚至就连巫族也被刘羲给收纳、融合了。
所以他们在外面没有多少牵挂,才轻易地答应了下来,进驻了冥界。
祖巫的入驻,使地府的力量大大增强了,比起其他神话世界中的地府阎王之流来说,可要强势得太多了。
没多久,冥河老祖也主动提出了愿意接受天庭的敕封,成为阿修罗道之主。
錦衣霸明
或许是因为地府太强势了,连祖巫们都接受了天庭的敕封,他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反正对他只有好处,看起来没有什么坏处。
又或许是他被困在了地府,想要急着出去,才被迫答应下来的。
毕竟紫霄宫第三次讲道马上就要开始了。
他若是再多耽搁一会儿,就要错过这最重要的一次听道了。
地府虽然是独立运作,但是名义上也是属于天庭管辖,地府众神也接受了天庭的敕封。
至此,刘羲算是统一了整个天地人三界。
随着地府中的各种建筑设施在刘羲的规划下不断完善,地府开始运转了起来。
众生之间有了生死轮回,有了因果报应,整个世界得到了进一步地发展,天道在进化着。
世界的进化衍变,也令刘羲对《易》道有了更深的理解。
此刻的刘羲就是世界之子,宇宙过半的气运汇聚在他一人身上,一举一动莫不带着莫大的威能。
他的话就是金科玉律,出则必应,甚至能够随口敕封天地间原本没有的神位。
三百年后,刘羲跟后土告别,离开地府,回到了天庭。
“呵,终于舍得回来了?”宛洛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刘羲转化话题道:“终于走到这一步了,这个世界该全部纳入我们的掌控之中了。”
宛洛也不开玩笑了,正色道:“鸿钧马上就要合道了,那时候你对天道就要失控了,有把握吗?”
刘羲笑道:“你应该明白的,我就是在等他合道呢。”
鸿蒙树一震,紧接着整个天庭都在震动,三界在震动,天庭的气运云海在翻腾。
鸿蒙树把一切的果位、气运、功德全部吸纳,熔炼为一体,返本还源,回馈给刘羲。
霎时间,刘羲突破了,达到了“圣人”的极致。
天空紫气横贯三万里,天地奏响仙乐,天撒金花,地涌金莲。
整个天宫变成了无穷的胜景,吸一口气都相当于百年修炼。
残余的金花金莲飘洒人间地府,不论是神灵、人类、妖魔、鬼怪,尽皆得到了无穷的好处。
盲人开眼,聋子复聪,残缺者长出了新的肢体,修行者也增长了法力,鬼魂得到了气运福报,妖魔消减了业力……
无穷众生尽皆礼赞:人道皇者、玄穹高上帝。
数年前。
紫霄宫中,鸿钧老祖开讲混元道果。
讲道结束之后,鸿钧老祖道:“天数极于九,故天地圣位有九尊。
老道执掌造化玉碟,代天立圣。
我门下当有五尊圣位。
守護少女時代 又一個新手
今日老道开玄门,欲收几个亲传弟子。”
说到这,鸿钧老祖忽然闭口不言。
金融世界的蘑菇雲 笑林
紫霄宫中客尽数望眼欲穿,心中急躁得像是猫抓一样。
九个圣位,如今已去两个,而人皇伏羲几乎预定了一个,没有会认为他无法突破“圣人”。
也就是说剩下的“圣人”之位只有六个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那最前排玉质蒲团上面坐着的五人,几乎可以肯定他们就是预定的鸿钧门人,准“圣人”了。
所有人都对他们充满了羡慕嫉妒。
特别是鲲鹏老祖,更是带着无限恨意地瞪了红云道人一眼。
“求老师慈悲,收我为弟子吧!”众人恳求。
鸿钧老祖目光幽幽地盯着第一排的三清道人。
此刻只有三清道人稳坐不动,自然特别显眼。
元始天尊跟通天道人都浑身的不自在,不只是周围人的目光,更有鸿钧老祖有意无意瞥过来的目光,令他们仿佛被利剑刺穿一样。
“大兄!”二人传音太清道人,语气中充满了急切。
“太清,玉清,上清,你们可愿继承老道衣钵,广大玄门?”
鸿钧老祖开口了。
他得语气跟目光都十分平和,但是却令三清感受到了无穷的压力,仿佛随时都会被碾碎一般。
元始天尊、通天道人如坐针毡。
都市文武天才
太清道人睁开眼,缓缓起身拜了三拜,却始终闭口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