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天戰尊
小說推薦凌天戰尊
昔日,段凌天和宁弈轩在单人秘境内交手,这本该是非常私密的事情。
但,随着宁家至强者破坏位面战场规则,贸然插手救下宁弈轩,在其在至强者会议中遭受惩罚的同时,有关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也被不少心生好奇的至强者在刨根到底的情况下得知。
其中一些至强者,也将这件事跟自家后裔说了。
而至强者的后裔,对于差点杀死宁弈轩的下位神尊,也感到非常好奇,特别是对方还只是一个没巩固修为的下位神尊!
在一番笼括所有众神位面的大范围调查下,他们很快将目标锁定在一个人的身上……
玄罡之地,万法学宫,段凌天!
各大众神位面当代,较为广为人知的强大下位神尊,且还没巩固一身修为的下位神尊,只可能是段凌天一人!
当然,他们调查到的段凌天,最后出现在万法学宫,是一个巩固了一身修为的上位神帝。
但,段凌天从上位神皇到上位神帝的火速进境,却让他们丝毫不怀疑,段凌天能短时间内在位面战场内得到进一步突破!
突破后,自然就是没巩固一身修为的下位神尊。
而且,听他们的至强者父亲或爷爷,乃至先祖所言,那个差点将宁弈轩杀了的青年男子,当时也是身穿一袭紫衣。
玄罡之地万法学宫的那个段凌天,平时就是一身紫衣加身!
这样一来,一切都对上了。
再加上,这一次三大位面战场交汇的混乱域中,出现了一个身穿紫衣,实力强大到可以击杀大多数中位神尊的还没巩固一身修为的下位神尊,他们不难猜测对方就是段凌天!
至于段凌天为何不在玄罡之地那边的位面战场玄禅战场和另外两个位面战场交汇的混乱域,而是在他们这边的混乱域,他们对此虽然也纳闷,但却不会因此而否决那人就是段凌天!
我們戀愛吧 桑德拉
腹黑將門女
“那段凌天,虽说天赋超然,但现在毕竟还没巩固一身修为……神尊之境的修炼之路,比起神帝之境,难上百倍千倍,他能在升级版混乱域开启前,巩固一身修为ꓹ 都无异于痴人说梦,更别说是在那之前步入中位神尊之境!”
絕色丹師:冥王的第一狂妃
“所以ꓹ 他对我们这些下位神尊而言,是极大的威胁。”
“以他的实力,升级版混乱域开启后ꓹ 那下位神尊榜单第一,唾手可得!”
“他没什么背景ꓹ 杀他也不用担心会惹来大麻烦!”
万法学宫的后面,虽然也有至强者的影子ꓹ 但毕竟不是万法学宫的至强者ꓹ 几乎不太可能因为一个万法学宫弟子,而报复他们这些至强者后裔。
而且,死了的天才,更加不值得的那些强者出手。
哪怕是至强者,在事后也会权衡得失。
“杀了那段凌天,相当于日后升级版混乱域中下位神尊榜单少去一个竞争者,若我现在只能到第十一名ꓹ 他死后,我便能进前十!”
“杀了他!必须杀了他!”
……
因为段凌天没什么关系背景ꓹ 以至于一群至强者后裔对于杀他没任何顾虑ꓹ 也一直觉得根本不需要顾虑。
就连段凌天也不知道ꓹ 自己离开后ꓹ 那一片区域,竟然迎来了那么多至强者后裔呈地毯式搜索。
其中ꓹ 半数以上的志强真后裔ꓹ 还带了上位神尊进来。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ꓹ 在那一片区域,不少至强者后裔ꓹ 彼此也会照面,照面的第一句话就是,“找到那家伙了吗?”
超級天程 石榴小姐
然而,段凌天先一步离开,让他们扑了个空。
不久之后,便有至强者后裔,打听到了同为至强者后裔的‘洪张毅’,曾经带着十几个中位神尊找到目标,围杀目标之事。
同时,也知道了宁弈轩及时现身,救下段凌天一事。
“我说怎么找不到那家伙……原来有人打草惊蛇了!”
“洪张毅,太废物了!带着十几个中位神尊,竟然都没能在宁弈轩现身赶到之前杀了那段凌天!”
“宁弈轩,怎么会帮段凌天?那段凌天,不是差点将他杀了吗?难道这个紫衣青年,跟那段凌天不是同一人?或者说,宁弈轩之前遇到的那人,不是段凌天?”
“若真是那人……宁弈轩,救他做什么?那可是差点杀了他的人!而且,还因此坑了他宁家的老祖!”
……
一群至强者后裔,私下自语之间,都是想不通宁弈轩为什么会救那个紫衣青年。
也有不少人,觉得洪张毅不够效率。
要是早些杀了那个紫衣青年,哪怕宁弈轩后面现身了,也无力回天。
倒是没人觉得洪张毅给宁弈轩面子有什么,因为换作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人,宁弈轩若在对方身殒前现身,他们也不好下杀手。
因为,他们都不愿意得罪宁弈轩。
甚至于,他们都乐得卖给宁弈轩一个人情。
宁弈轩,可不是一般的至强者后裔,他是有望成为宁家第二位至强者的至强者后裔,这类至强者后裔,也最受后面的至强者看重!
同为至强者后裔的他们,深知这一点。
……
段凌天远遁数万里以外。
接下来,他不再一条线往前走,而是南边晃晃,又跑北边去,时而又去东边、西边,行踪飘忽不定,哪怕有人发现他,将消息传出去,后面再有至强者后裔带人来,也已经晚了。
有过一次教训,段凌天自然不可能再让自己置身于险境之中。
这边晃晃,那边走走,毫无规律可言,也不担心会被人堵住。
另外,段凌天也不会在同一个地方待久,以至于后来虽然也有至强者后裔带人过来,却还是扑了个空。
让段凌天没想到的是:
随着时间流逝,一些至强者后裔将对他的身份来历猜测跟其他人道出,渐渐的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他的身份。
“听说了吗?那个刚入神尊之境,就能搏杀中位神尊的下位神尊,是玄罡之地万法学宫的人!名为段凌天!现如今,甚至不足千岁!”
“已经确认了……昔日,这段凌天,在单人秘境内,差点杀了宁家的宁弈轩!”
“天呐!这段凌天,真的不足千岁?要知道,宁弈轩,都已经是绝世天才了……不论他的话,各大众神位面当代年轻一辈,无一人能在宁弈轩这个年纪追上他现如今的成就!”
“如果一切都是真的……这段凌天,岂不是放眼各大众神位面,可称得上是年轻一辈的第一天骄?”
“我还是不太相信……一个不足千岁的年轻人,能有如此成就?太夸张了吧!就算是那些至强者后裔,再受至强者宠爱那种,也不可能在这个年纪,有这等成就啊!”
……
随着‘段凌天’的名气传扬开来,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他的存在,同时也有人特意前往玄罡之地万法学宫,探听有关段凌天的事情。
这不探听还好,一番探听之下,让他们都有些难以置信……
段凌天崛起的速度,远比他们想象的更加夸张!
同时,他们也彻底确认,段凌天身后没什么大后台,也没什么至强者站在他的后面支持他,帮助他。
一切,都是靠他自己!
也正因如此,让他们感到更加震撼。
以至于,当他们重新回到神裁战场和另外两个位面战场交汇的混乱域,将消息带回去后,引起了更大的轰动!
“有人亲自去确认……段凌天,确实不足千岁!”
“真是可怕!你们说,以前出现过这样的妖孽吗?”
“或许出现过吧……谁知道呢?毕竟,这片天地历史悠久,很多事情,都已经埋葬在历史长河之中。”
“可以肯定的是……历史上,若真出现过这样的妖孽,只要不半途夭折,日后绝对能成为逆天人物!同时,也比其他人,更有机会成就至强者。”
“这段凌天,没什么身份背景,从下层次位面一路走到今日,必然奇遇连连,是有大气运的人……想杀他,恐怕也没那么容易。就说上次,那么多至强者后裔想要他的命,不是也没人成功?”
“我倒是觉得,那段凌天最近一段时间都没消息,没准是被哪个至强者后裔带人杀了,只不过怕得罪宁弈轩,所以没有将消息传出来。”
“那倒也有可能。”
……
最近正找了一处僻静之地闭关的段凌天,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现如今在这神裁战场和另外两个位面战场交汇的混乱域内名气越来越大。
而在段凌天闭关修炼的时候,在他所在的混乱域另外一个地方,刚从一处秘境中走出的邋遢中年,到了附近的六大众神位面之人齐聚得军营内,听到有关‘段凌天’的消息,也有些发懵。
“段凌天?”
“来自下层次位面?”
“掌握了天地四道中的剑道和掌控之道?”
“玄罡之地万法学宫之人?”
“不足千岁?”
末法飛寇
“还有……他常用的神器,是一柄七彩光芒缠绕的神剑?”
听到这一个个信息,夏桀也彻底懵了。
名字对上了。
用的神器也对上了……
可不正是他送出去的七窍玲珑剑吗?
“不会是被一个同样名为段凌天的人杀了,夺取了七窍玲珑剑吧?”
夏桀心中暗自喃喃。
我住隔壁我姓王 瘋狂小馬甲
如果对方真是他记忆中的那个侄女婿,那对方这些年来的成就,该是何等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