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常樂園
小說推薦異常樂園
变天了!
異界蒼穹傳說
尽管无人能够解答两次诡异响动的来由,但凡是实力达到史诗层次的,都能隐约感受到这个世界出现了一定改变。
像太阳长女、鱼人圣骑士这样,掌握“本源”能力或与至高存在有着紧密联系的人,甚至还能察觉实力骤降的至高存在,于半梦半醒中所散发的愤怒意念。
“上苍在发怒?有人胆敢惊扰上苍?”
莫格尔有些惶恐的说道,作为“圣者”的他,不仅仅是鱼人一族的精神领袖,还是至高存在的秘密信徒,虽然至高存在不见得知道有他这么一个追随者,但这完全不妨碍历任鱼人圣者的虔诚信念。
那还在沉睡的前代圣者,也于至高存在的愤怒情绪中,联想到自己被信徒摧毁神庙的凄惨经历,灵魂受到强烈触动,眼角滚下颗颗热泪,暗自哀叹人心不古世道崩坏。
而与两位圣者立场截然不同的,莫过于白面小丑等混沌使徒,随着造物主的分身被薪火焚尽,这些混沌使徒也全都被鱼人王以力镇压,听闻鱼人圣骑士的惶恐惊叹,并未掌握全部真相的白面小丑,嘲弄出声:“惊扰?呵,无知!可笑!不知道有多少人想除掉你口中的上苍,惊扰算个什么?”
“哼!”
“唔……”
鱼人王冷哼一声,浩大无比的神灵气势,立刻压得一众混沌使徒纷纷受创,不过这更加激发出白面小丑的凶性,咧嘴怒笑:“奉劝你们一句,我家尊上大势已成,尔等不想被变革泯灭,就乖乖的放了我们!”
说完,白面小丑冷冷地瞥了一眼站在人群当中的余烬,心中暗道:“尊上分身损毁、仆从丢失,这下无论如何你都不能逃过此劫!”
而他斩钉截铁的高声咆哮,则让鱼人王与众多强者,面露凝重之色,大家都在担心,造物主真的完成了他的计划。
一时间,击杀造物主、挫败混沌使徒的振奋情绪,被结结实实的泼了盆冰水,对于未来的迷茫困惑,让获胜强者都忘了论功行赏,以及“审判”包括余烬在内的手下败将。
只是,场间仅有余烬和紫红婴孩知道ꓹ 造物主可没有白面小丑表现出来的强大底气,瞥见战败者们个个气势高涨ꓹ 仿佛落败的不是他们一般,余烬再度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暗自问道:“咳,尊上ꓹ 如果没记错的话,您的爱将前前后后被俘虏了足有四五次ꓹ 那么这次您又要怎么赎人呢?”
闻言,造物主的分身残魂恨不得直接利用寄生能力ꓹ 让余烬一头撞死以泄心头之恨ꓹ 但现在的他既没有能力控制余烬,更无法让余烬自尽,只好硬挺着沉声怒道:“我自有办法!”
“哦?那小的就拭目以待咯!”
余烬暗自一笑,心说这毫无城府的分身残魂,远比真身要好对付得多,便又随即开始思索,能否利用这一点ꓹ 来打消造物主的怀疑。
前面光顾着当好人做好事了,此刻再想给自己贴上坏人标签ꓹ 难度可不是一般的高。
“得好好想个办法糊弄过去才行。”
这厢余烬开始绞尽脑汁思索对策ꓹ 另一边的造物主也加紧探寻事件真相。
探寻过程并不困难ꓹ 造物主迅速得知ꓹ 未来世界不仅不再受困位面孤岛,还成为他取代至高的竞争对手!
更让造物主尤为恼火的是ꓹ 突然出现的竞争对手ꓹ 比他料想的要棘手的多。
虽然凭借多个轮回的积累收集ꓹ 让他所融合的半座中央电脑,掌握了十分齐全的【系统指令】ꓹ 但扩增后的伊甸园,也就是承载系统的【电脑硬件】,完全无法和未来世界相提并论,这便使得他的系统指令再怎么齐备,也会迫于硬件落后,难以发挥系统优势。
况且,神秘莫测的未来科技绝对不容小觑,倘若与基金会、大学、清道夫等组织精诚合作,别说两方处于同一起跑线,本应一骑绝尘的他,甚至都要落后一些!
“该死!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现在的造物主,就像是在即将踏入人生巅峰时,平白无故的被人当头棒喝一样,头昏脑涨心郁胸闷,更让他气愤不已的是,过往见知,同样难以缓解他对未来的迷茫困惑。
好不容易利用薪火种子,将寄生在中央电脑的安度因干掉,让这条蛀虫无法分享他的胜利果实,谁知在至高存在本身都为他创造有利条件的情况下,半路杀出了另一位竞争者!
“造物计划的秘密只有我知道,究竟是谁坏了我的好事?等等……如果还有第二个人知道,那一定就是愚者!毕竟当初就是他带我认识到至高存在的本质!”
敏锐觉察到事件真相的造物主,陷入了暴怒之中,因为按照他和愚者先生的约定,有关至高存在的任何消息,都不允许透露给基金会等组织,他无法理解,为什么偏偏在最后关头,愚者暴露了绝对不能暴露的紧要机密,强行引入竞争对手?
“真以为两头下注,能讨到好处?”
造物主先是发出冷笑,接着借用分身残魂,看向呼呼大睡的紫红婴孩,莫名觉得愚者先生的野心,似乎不止如此。而在此期间,以白面小丑为首的混沌使徒,一直在叫嚣着将他们当场释放,否则绝对无法得到尊上宽恕,直到瑶琴正教授得到来自上峰的通讯信息,紧锁眉头才随之舒展开来。
“原来……如此!”
看过情报的瑶琴正教授,当即陷入长夜将尽黎明到来的恍惚之中,不顾旁人投来的疑惑目光,又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等到确认自己的理解与情报内容完全相符,才敢彻彻底底的如释重负。
实在是因为这突然惊喜过于重大,让她不得不异常郑重的进行确认。
“教授,有情况吗?”周遭众人被她搞得一头雾水。
重生之極道人皇 夏伊水心
“当然有!”
瑶琴教授笑容满面,随即将情报公之于众,而非由自己进行讲解,她害怕因为过于激动,传达出了错误信息,毕竟谁能想到,前一刻还被造物主以势强压的主世界,转眼间就迎来了战胜末日破除轮回的希望,这让为此奋斗半生的她,着实有些难以自持。
同样,看过情报的各大势力代表人物,也纷纷高声惊呼不可思议,无数先辈未能等到的明天,正好被他们等到了,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恍惚感!
另一批认为不真实的,自然是此前气势逼人的混沌使徒们,与预期截然相反的情报内容,直接让他们从云端跌落泥潭,不由得质疑起了情报真实性。
“我没看错吧?世界末日就这么结束了?”眼神发红的集团董事,也有些难以确信的问道。
“没看错!校长先生的署名,就是铁证!”瑶琴教授欣慰笑道。
“这就解释的通了,难怪上峰没有派来支援,原来是为了这件丰功伟业!可笑我当时心生胆怯,若是早知如此,就算丢了这条小命,也要拼着与造物主正面血战!”史诗清道夫感慨之余,恶狠狠的瞪向失去语言的混沌使徒,手中大枪连连挥舞,暴躁的打算顺势揪出自家叛徒,回总部去当众审判!
这份情报,一并揭示出了神灵强者集体消失的原因,令各大势力的代表人物恍然大悟,但鱼人王却没有多高兴,尽管他并非圣者,那也是至高存在的信徒之一,听闻议长先生是为取代至高而“见死不救”,心中不免五味杂陈。
“我们鱼人一族,就要失去上苍的眷顾了吗?”
几家欢喜几家愁,不太开心的鱼人王,因为无法让开心的各方势力不再开心,便盯上了更不开心的混沌使徒,再度以神灵威压稍稍寻了开心,才不动声色的当众说道:“我鱼人一族能够度过此劫,全靠诸位鼎力相助,哪怕掏尽家财,也要让各位满意!”
话音落下,场间随即响起“鱼人王高义”的连声称赞,唯有一道无悲无喜的面庞,突然喊道:“陛下,我有一事相求!”
众人循声望去,发现是站在角落的编钟,知道情况的,立刻明白他为何出言。
果不其然,编钟直指余烬,木然说道:“陛下,我自知临阵脱逃,没脸讨要赏赐,所以只能恳求您,对余烬进行公开审判!凭什么他能站在这里,难道他不是混沌使徒吗?”
闻言,余烬眉头一挑,心说这家伙还真是死性不改,白面小丑等人则是觉得编钟说得极为在理,明明大家都是战败方,凭什么你余烬可以不受镇压之苦,不是卧底那就和我一起受罪,是卧底的话正好能踢出混沌灯塔!
与此同时,憋了好久的真月长子,见有人挑头,索性也豁出去了,无视太阳长女的威严怒视,挺身说道:“陛下,鱼人一族的战吼传承,此时就在余烬的手里!”
“嗯?”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余烬的手上,方才便有很多人好奇这块金光熠熠的璀璨晶体,究竟是为何物,听到真月长子的解释,才明白鱼人一族的绝密宝藏,竟然被余烬给拿到了!
而为了镇压混沌使徒,一直没怎么注意周遭状况的鱼人王,面色突变,见音波法阵果真摇摇欲毁,立马对着余烬沉声喝到:“将我族传承还回来!”
大神,饒了我 貓千草
神灵威严随着厚重嗓音扑到余烬面前,哪怕他有传奇境界,也有些难以抗衡,多亏了阴影女士和灰女士出手相助,才勉强保持直立姿态。
见此情形,编钟的木然眼神立时焕发光彩,暗想虽然自己无法为儿子报仇,能看到鱼人王惩治余烬也是好的。
而白面小丑等一众混沌使徒,除开惊叹余烬的野心外,也本着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心态,期待着余烬遭到更加严厉的镇压。
以自爆式发言,将余烬强行拉下水的真月长子,则硬着头皮避开自家长姐的不满眼神,死死地盯着余烬,认定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也不能让别人得到!
“本王再说一遍,将我族传承还回来!”
发现余烬迟迟没有动作,鱼人王再度暴喝出声,要不是阴影女士和灰女士护着,他就直接上手强抢。
这般状况,令场间气氛压抑到了极点,关心余烬的邱意浓、苗苗、白旗等人,深知没有他们说话的份,只能以眼神投去支持信念,而最有资格为余烬说话的莫格尔,则被倒吊人提前的封住了嘴巴,虽说他对音波法阵得以留存,十分感激余烬的“奉献”,但考虑到战吼传承关乎族群未来,便只能当一回忘恩负义之辈!
为了把莫格尔看住,倒吊人甚至偷偷找来了聪明大臣:“千万要管好现任圣者,事关我族生死,万不可意气用事!”
猜到大致真相的聪明大臣,也知道这个恶人不得不当,便对着眼神焦急的鱼人青年,轻轻摇头,示意他静静旁观。
这让鱼人圣骑士简直气闷到死,心地纯良的他,断然无法看到拯救族群的最大功臣遭到不公正的对待,好在,似乎是感受到他的强烈意念,同为事件亲历着的小鲍勃,向余烬问道:“余烬阁下,要不要……”
“啊?要不要什么?”余烬就像是走神了一样,不解问道。
“当然是要不要保下战吼传承啊?”小鲍勃略显无奈的低声说道,“虽然这事关系复杂,但是只要你一句话,哪怕得罪太阳长女我都在所不惜!”
背靠【小女孩】的他,能说出这番话来,还是有些把握的,只是代价会异常高昂,所以才要事先征求余烬的意见。
听到这话,余烬旋即笑了笑:“哦,不用不用,我自己就能搞定,用不着那么麻烦!”
或许是因为声音太大,也可能是由于自信外露,总之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了余烬的态度。对他抱有恶意的人,不由得嗤之以鼻,认定余烬自视甚高,关心他的则害怕他错误估计了形势,反而招致严重后果,其余保持中立的吃瓜群众,则愈发期待他能否携带宝物全身而退。
“哼!可一可二不可再三,余烬,你难道还想让本王重复第三次吗?”
鱼人王的怒哼随即传来,紧盯余烬的凶狠眼神仿佛能够杀人,其实他对余烬的观感要好于聪明大臣的,觉得屡次拯救鱼人一族于危难之间的余烬,有可能是族群贵人,但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图谋族群秘宝!
重建文明
因而即便有薪王合体的惊喜在前,鱼人王也必须要讨回战吼传承。
冠軍教父
感受到神灵强者的强烈意志,余烬把热力惊人的金色结晶,从左手换到了右手,暗自对造物主埋怨了一句:“尊上,看到了吧,您要是给力一点,我何至于把到手的宝贝再送出去?”
“你为什么不问问自己,中了愚者的算计?倘若我的第六仆从……”造物主的一丝残魂怒气冲冲的反驳道,可不等他把话说完,便想起自己何尝不是如此,顿了顿,话锋一转,“算了,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没用了,你如果真能自己搞定,我反而会高看你一眼。”
“那我要是顺手救出您的爱将呢?”余烬冷不丁的问道。
“既往不咎!”
“此言当真?”
“我何时骗过你?”
一丝残魂沉声说道,而遥遥关注此间变故的造物主本体,也是同样的想法,他现在捉摸不透未来世界实力如何,因而不愿贸然出手,倘若余烬真能救出混沌使徒,就算之前确有背叛之举,也不是不能原谅!
“好!”
無限之從寫輪眼到輪回眼 少年出英雄
闻言,余烬眼神一亮,没去理会鱼人王,而是径直看向呼呼大睡的紫红婴孩,朗声笑道:“愚者先生,您答应我的事情,还没办成,是不是应该说句话啊?”
“屡次三番为难一个婴儿,不是好人应有的做派!”
“抱歉,我现在是混沌使徒,和好人可扯不上关系!”
出言者,自然不是紫红婴孩,可是能以这种口气回应余烬的,唯有愚者先生。
在众人疑惑之际,浑身被迷雾笼罩得愚者先生,出现在紫红婴孩的身后,接着,许多人都惊讶于,余烬是怎么知道愚者到来的?
反轉校園:極品男友很欠扁
余烬微微一笑,他知道的,其实远远不止这一点,因为他刚才之所以“走神”,是接到了一条来自“接头人”的秘密传讯,其中便提及愚者已至,有事可拜托对方解决,换言之,在今后的一段时间内,愚者先生将成为他的接头人。
而造成这般改变的直接原因,则是乐园世界的一众强者,要和未来世界的另一个“自己”,论一论座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