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紅燈
小說推薦點紅燈
是猫头鹰引着项字德的三魂回了来,项字德七窍生烟,深蓝的双眼就像幽暗中的幽灵,他此时的模样如从地狱中爬出的恶鬼,口中呜呜的乱叫。
李秋见状惊讶不已,“老公,这是…”
有大学问的黄有虽阅历丰富,也是没见过这等如同‘恶鬼’降临的场景,一把拉过李秋,“稍安勿躁,静观其变。”
李秋叫魂术是源于生活中的一种术,经过历代发展,才得出与阴司达成默契的立令旗而叫魂聚魂的法式,是一种很好理解的法式,但是眼前的项字德,分明与自己的法式无关,看着情形,非但项字德的魂回来了,且还多带了什么。
肉眼看不见的猫头鹰站立在项字德身边,看着那三魂于七魄的融合,魂魄交融之际,此方天地自然大变,黑压压的云由四方压来,直盖过此房舍屋顶,白昼的天似黑夜的空,叫人分辨不出是什么时辰。
项字德苏醒了过来,七窍中的烟消失,双眼中的蓝色鬼火淡去,他微微一笑,对着黄有说道:“我要走了。”
黄有一怔愣:“小兄弟何意?鄙人未能清楚。”
项字德没有回话,渐渐向房外走去,:“对于我的消亡,你们或许觉得这不公平,你也好,太太也好,一直未相见的父亲也好,还有从未蒙面的他们也好,我知道,你们为我付出了很多,对我的期待很高,认为我应是在你们瞩目下能、要、必定做出一番伟业的人,对很多事务有‘责任’的人。
这世界、我的周围、你们所想象中的看似与我有着千丝万缕的千千万万事,我放下了,也就一切消散了,它们正如我身体的消散一样而消散。
女帝生涯 流晶瞳
我要走了,我如此的消失,在你们看来一定就像事情没了尾巴,那,你们是抓狂?是诧异?是无法理解?
这些都是多余的,事、不一定需要个结果。”
项字德走出房屋,立于天地之间,仰望风云变化,‘没了一切’的身体倒是叫他悟了。
项字德一动不动,他若是比上下四方古往今来固然是虽渺小,但此时在浩瀚的宇宙他也是清晰可见的,宇宙得到了他的呼应,他在等宇宙的回应。
綜影視穿越司職員奮鬥記 緋瑟
變身在綜漫
黄有和李秋从屋中追出,狂风和雷鸣又吓的他们退了回去,黄有站在屋檐下,痴痴的看着那个站在院中,正被自然洗礼的项字德。
“他悟了。”黄有念念说道:“他悟了,他入圣了!”
李秋,:“入圣?入了哪个圣?”
黄有,:“儒圣,不,道圣,不,兵圣法圣,不不,都不是,但,他确实入圣了。”
千万条紫雷在瞬间从天而降,集聚项字德头顶,大地上这刺眼的光芒,炸得项字德肉身灰飞烟灭,躲在角落的大姐头小青蛇,偷偷的哭泣着,黄有和李秋瞪目弱鸡,被衣角的拉拽感唤醒,低头一看,正是自己的女儿小黄鹂,小黄鹂满面通红,眼神有惊恐。
李秋抱起安抚:“闺女不怕,就是一个落**,摸摸头,吓不着。”
小黄鹂开口,:“爸爸,我算得,这,有天劫雷。”
黄有摸着黄鹂头,眼中似泛起泪花,“是啊,爸爸知道了,天劫雷已经过去了。”
李秋,:“老公,小兄弟是失败了吗?”
黄有摇摇头,:“何为失败,失败是欲望不能满足,在我看来,他正是无所欲望后才顿悟成圣,即使没有出现羽化的场景,肉身也毁灭了,但我也不认为这是一场失败的渡劫,我认为他成功了,成功的自己了,无欲成圣,这阻止凡人成圣的天劫,也就没了意义,失败成功也没了界限。”
李秋不懂,但她一向不深问,抱着黄鹂安抚着,看见了角落里的小青蛇,黄有亦是瞧见,看见了她的泪花,走上前去只说了两句,“他回来时就已不再是我们这等凡夫俗子了,就样小兄弟去了吧。”
肉身已毁灭的项字德魂魄还健全,在这虚无的空间中看到熟悉的面孔,那是太太,远远的看着他,他也远远的看着聋老太婆,项字德又看到了一个穿着棉花衣的漂亮女子,又看见了很多很多熟悉面孔,再多的人出现,项字德也是能够理解,因为他们都是自己心中的亲人,这些个面孔都是心中的思念,但有一人的出现叫项字德不清不楚,是那个手持剑而异常强悍的前将军,他背着身走着,从很远处走向更远处,不知道他在哪里又要走向哪里,项字德从意会中领悟,他要回自己的世界了,而他是谁,项字德此刻也清楚了,虽然依旧不知道他的姓名。
猫头鹰咕呼,它化作了一个灯骨架,项字德三魂七魄在灯旁缠缠绕绕,最后融进了灯盘中,化作了红红的灯油,这一盏红灯,为她而成,待她点亮。
这盏红灯于虚无里寻踪而来,终找到了‘主人’,它落在了呂筱的身旁,一直在水池边未动的呂筱终于有了动作,她轻轻了站立起来,好像感受到了什么。这红灯随着她的举动而动,始终永远跟随在她身边,至此,黑暗中的呂筱,有了那么一盏不存在的红灯做陪伴,但这红灯啊,何时才能点燃 。
荒島求生紀事 高人指路
呂筱从袖中扯出红纱巾,将这看不见的红灯罩了起来,罩了一遍又一遍,反反复复的动作永不停息。
这红沙罩起的红烛灯啊,是生命,燃亮又熄灭,似人世间斑斑的色彩,是人生路途的终止标记。
这红灯燃,明亮阴阳两地。这红灯熄,两地阴阳骤暗。
海賊之黑伯爵 大樹L
红灯点亮,阴阳两地相欢。燃明红灯,两地阴阳相连。
棄妃寶典 紫色流蘇
上下四方这天地如此浩瀚,我们该何去何从,该怎个作为,这古往今来的时间,是流逝何方,又何处终止、了结、重来。
三无的呂筱罩着灯,突然开口唱起了曲儿,唱的是那么有情。
不思门外山与河,忘了山路几曲多。
不知万千广阔地,忘掉夜间高月风。
只奈红灯影下冷,纺那绸布侍他旁。
只待天黑郎归时,唱与歌儿与君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