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矯龍刀
小說推薦殺手矯龍刀
叶梦君的死,给每个人都留下了太多太多的伤痛,也给每个人留下了一个希望,她唯一的遗物是一张关于死亡谷逍遥宫详细的秘图,有了这张秘图,任我杀等人才不至于困死在这里。根据秘图里详尽的注解,米珏和龙七直接闯进了紫罗兰夫人的寝室,但他们非但没有找到“万劫重生”,就连紫罗兰夫人的尸体都已经不见了,唯一的发现,就是一张字条。
“斯人已逝,我心悲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君子报仇,来日方长;愿君珍重,血债血偿。”
每一个字,都仿佛涂满了仇与恨,隐隐透出一种万恶的诅咒。
二人搜索了半天,依然一无所获,悻悻然地走出逍遥宫。
掃黑 周鋒
“二位请留步。”花海之中突然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二人抬目望去,只见一个脸色如冰的英俊男子缓步而来。
“钟涛?!”米珏皱眉道。
钟涛笑了笑:“我在等你。”
“这里每个人都已经消失,你居然还敢留下来,难道你不怕我们会杀了你?”
“你们决不会杀我,也绝不能杀我。两国交战,尚不斩来使,米大侠是仁义之人,这道理自然是明白的,怎么可能为难我这个传信之人?”
“传信?”
悲催小媳婦翻身記
钟涛从怀里取出一封信,缓缓递给米珏:“这封信,烦劳米大侠交给任我杀。”
他再不多言,回身就走。
“等等。”米珏大声道。
钟涛回头道:“米大侠是否还有未了之事?还是心中尚有太多疑惑?在下知无不言。”
米珏微一沉吟,问道:“‘你知不知道‘万劫重生’的下落?”
“如果你们在寻找那东西,那么在下就奉劝一句,不必再白费力气了,早在几个时辰之前,宋终就已带着那东西离开了这里。”钟涛目光一转,轻叹道,“此地不宜久留,一个时辰之后,这里将变成一片废墟,你们最好赶快离开。”
说完这句话,他终于飘然远去。
长亭,自古以来就是人们饯别之地。离别总是让人黯然神伤,这使得“长亭”两个字的本身就仿佛带着凄凉萧索的味道。
有风、有雪、有阳光,有人在饯别。饯别总有朋友,有朋友就难免有酒。离别虽然伤感,却也充满了祝福。
酒仍未冷,朋友已离去,留下了祝福,带走的是感伤。
“武林四侠”和海东来已化为一堆枯骨,此后的江湖,永远不会再出现他们的仁心侠影,但他们的侠名却一定会为人们铭记。
龙七独自振衣而去,一路狂歌,一路风雪,沿途洒下一路惆怅。他决定就算走遍天涯海角,都必须找回“万劫重生”,为了这东西,死的人已经太多太多,发生的事情也实在太多太多,他绝不能让它遗落江湖,成为群雄逐鹿的祸端。
任我杀已醉,一醉不醒,他根本就不愿意醒来,叶梦君香消玉殒,他的生命也已失去了意义,那种痛,只能借助酒的力量去遗忘。
米珏站在长亭的台阶上,极目眺望着远方。远方,有他的家,家中的妻儿正等待着他的归去。此间事了,是他回家的时候了……
长亭,还是长亭,又有人在饯别。
大道上,停着一辆马车,车厢中摆放着的是一口上好的楠木棺材,棺材里面铺满了紫罗兰花,飘散着淡淡的清香,叶梦君就仿佛只是睡着了般,静静躺在花香之中。
死亡谷逍遥宫,这个地方对于每个人,无疑是一种不堪回首的记忆,但无论这伤痕有多深,该忘记的始终都要忘记。这一切,对于任我杀和欧阳情两人却是种永恒的伤痛,痛在一生的记忆里,不可抹灭。
妖孽總裁很尤物 中街冰點
此刻,二人倚栏而望,望着长亭外飘飞的雪,许久许久都未曾说过一句话。两个人,两种不同的心事,却有着一种相同的忧伤。
阳光渐已变得黯淡,一抹残晖仿佛被无知的顽童随手涂泼在大地,天空低垂,暮色苍茫。
空中突然传来一声凄切的哀鸣,任我杀抬头望去,只见一只孤单的大雁展翅掠过,飞向远处的天之尽头,转眼不见踪影。
“我要走了。”随着任我杀的一声轻轻叹息,沉默终于被打破。
欧阳情缓缓回过头来,幽幽道:“走?去哪里?”
“南方,我一定要把梦君带回去。”
強臣環伺
欧阳情望着那副棺椁,沉默了很久,才缓缓道:“我们一起走。”
任我杀摇摇头,淡淡道:“不,我想一个人回去。”
欧阳情猛然怔住,轻叹道:“一个人?难道……你还是不懂我的心?”
“你的心还在,可是我的心却已经死了。”
欧阳情眼中又泛起了泪光,抽噎着道:“事到如今,你还是不改初衷?”
“事到如今,我更不可以改变主意,因为……因为我已经无法给你任何承诺,更不能确定自己是否能够给你幸福。”
“我可以等。”
“你不必再等,这一去,我也许真的不会再回来了。”
欧阳情抬目注视着他,幽幽道:“你的意思是……从今以后,我们永远都不会再见面了,是吗?”
任我杀没有回答,避开了她的目光,心却莫名其妙地痛了起来。是这样吗?这辈子真的不再相见了吗?为什么竟是如此不舍?究竟在留恋着什么?
“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死的那个人是我,我的生命,是梦君给的,她这么做,就是要你好好的活下去……”
“你是你,她就是她,在我心里,谁都不能代替谁。我答应过梦君,一定会好好活下去,现在我也可以答应你,决不会再走回头路,因为这世上,从今以后根本就不会还存在一个叫‘一刀两断’任我杀的杀手。”
欧阳情微微一怔:“那么应该叫你什么?”
任我杀忽然笑了笑:“叶逸秋,树叶的叶,飘逸的逸,秋天的秋。”
欧阳情忍不住也笑了,柔声道:“叶逸秋?只怕人们更愿意叫你任我杀,因为‘一刀两断’这个人实在是太有名了,换了名字,他们反而会不习惯。”
任我杀无奈地一声轻叹,突然将手指上的那枚指环取了下来,缓缓递了过去,轻轻道:“这是你的家传之宝,我想……我不应该夺人所爱,现在是物归原主的时候了。”
欧阳情的目光刹那间变了,颤声道:“你……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想留下我们之间仅有的一份回忆吗?”
天馬行空之蕭峰後傳 林夕語
“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觉得,我并不适合拥有它,毕竟……它的意义实在太多太复杂。”
“你是不是觉得,能够得到这枚指环的应该是别的男人?”欧阳情凄然笑道,“你以为你离开之后,我就可以忘记你?难道你已经忘了我曾经发过的那个毒誓?”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但你不必如此执着……”
欧阳情立即打断道:“不必再说了,不管你还要不要留着它,我都绝不会再收回来了。”
任我杀默然半晌,终于缩回了手:“我一定会好好的珍惜它,就像……就像是我的生命一样。”
欧阳情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伸出手去,紧紧握住了他的手。这只手握刀的时候已太多,举杯的时候也太多了,刀太冷,酒杯也太冷,只有女人的温柔可以让它得到温暖。
任我杀就这样让欧阳情握着他的手,想说些什么,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当夜色拉开了帷幕的时候,也是泪水干涸的时候,离别,就在这个时候已悄悄开始……
無敵奶爸 步槍
任我杀终于还是走了,头也不回地断然离去,把饮泣无声、伤心欲绝的欧阳情抛在了身后。
由始到终,都没有人提起钟涛交给他的那封信的内容,他也没有透露出半个字。那封信究竟说了些什么?这个秘密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已经完全摆脱了那个杀手“一刀两断”任我杀的影子,重新找回了自我。
浪子回头,对于他的亲人和朋友,实在是种“当浮三大白”的好事,可是他的敌人呢?他们会就此抹掉仇恨吗?
也许,一个人一旦走错了路,再回头便已太难,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每件事都是要还的,没有人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也许,这就是江湖人的无奈和悲哀。
血獵縱橫 失墨影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峰回路转,后会有期。红尘渺渺,人海茫茫,后会是有期,还是无期?如果能再相会,又在何夕?
第二卷《刀寒再凝眸》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