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隱身戰鬥姬
小說推薦我的隱身戰鬥姬
江禅机独自一个人回到公寓楼的时候,差不多是夜里九点左右,早已过了平时他睡觉的时间,他是从房顶一路直线过来的,因此没有在路上遇到劫财劫色的。
娛樂之最強明星系統
往常这个时候,不仅他睡觉了,女生们也都睡了,反正公寓楼里没什么娱乐设备,也没有夜生活,但今天他来到楼下时,看到三楼的一排房间都亮着灯。
房东大婶正在管理员房间里,假借教罗恩学汉语的名义,两人一起看电视剧,而且还是腻腻歪歪的职场爱情剧,抛弃了她平时最爱看的综艺节目。
罗恩坐立不安,实在有些看不进去,除了电视剧里那些调情用的中文实在太过精深之外,他的责任心很强,虽然即将陪朋友一家人返回罗马尼亚,但他既然领了这份在他看来很丰厚的保安薪水,就要对得起街坊邻居们出的钱,所以他每隔十五分钟左右就要出门在街道里逛一圈。
“啊,你回来了!”罗恩看到江禅机,松了一口气说道,“虽然你很厉害,但女孩子最好不要夜里独自行动。”
房东大婶往嘴里塞了一把薯片,喷着碎末说道:“放心吧,如果不穿校服的话,她在走路上没几个人会把她当成女孩子。”
罗恩想了想,还是补充道:“好吧,但就算是男孩子,夜里出门也要保护好自己。”
江禅机:“……”之前好像没问过,罗恩这家伙是腐国人么?如果是腐国人的话,事情就变得奇妙起来……
“罗恩,你们的机票订好了没?哪天的飞机?”他站在管理员房间的窗口问道。
“不是我订的,是我朋友他们订的,具体时间嘛……好像是五天后?”罗恩答道。
“到时候街坊邻居们给你开个践行party!啤酒尽情喝!烤肉尽情吃!”房东大婶豪爽地说道。
江禅机一听烤肉就走不动路了,“Party是哪天?”
房东大婶横了他一眼,像赶苍蝇似的挥手道:“去去!一边待着去!没你的事!未成年人不允许喝酒!我知道你要说你只吃烤肉,我们的烤肉都是加了黄洒腌的,奉劝你别想太多。”
江禅机无奈,沮丧地上了楼。
“应该是婵姬回来了。”阿拉贝拉率先听到了他的脚步声。
还不等他走回自己房间门口,他房间的门就被从里面推开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15号在哪里?你把她放跑了?”33号像是寻仇一样,一个箭步冲出来,在他身前身后绕着圈打量了一遍,没有看到15号的身影。
“我倒是想问,你……”他往房间里看了一眼,看到女生们全都在他的房间里,就连梓萱都在,“你们是怎么进去的?我走的时候明明锁了门……”
“你还说?我们洗澡回来,看到你的房间锁着门,敲门没有回应,15号的房间里也没有动静,我们以为出事了,从我们的房间窗户跳到你的房间窗户,从窗户进入你的房间,发现你果然没在,15号也没在,可把我们急坏了!”33号噼里啪啦说了一顿。
正如33号说的,她们集体洗澡用了不少时间,洗完之后肚子饿了,顺便去吃了晚饭,期间33号一直在担心15号会不会逃跑的问题,只是不愿意扫大家的兴,才强忍着没说,结果等回到公寓楼,发现江禅机和15号果然都不在了,33号立刻急得上了火。
她们跑到楼下问房东大婶,是否看到江禅机和15号外出,房东大婶表示没看见,她们又问是否听到了响指声,房东大婶一脸懵逼。
罗恩跟着她们上楼,作为一名前职业猎人,他心细如发而且冷静,发现江禅机和15号的房间里没有打斗的痕迹,东西都放得比较整齐,而且两个房间都锁好了门,这表明两人离开得并不是很匆忙,大概没发生战斗,也不是一个人逃跑一个人追,劝她们不要太担心。
桃源農家日常
她们吃过赵曼的亏,最担心的是赵曼突然出现,瞬间打倒了江禅机,不过就算这样,也必要把江禅机带走吧?
33号先给小穗和奥罗拉她们打了电话,她们表示并不知情,问要不要过来帮忙,她说暂时不用,然后她又赶紧给红叶学院打电话,从电话里得知江禅机和15号都在学校里,而且学院长和宗主都在场,这才算是勉强把心放回肚子里。
之后大家就在他的房间里等他回来,好好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然惊动了学院长和宗主。
“抱歉,走的时候我想过留张纸条来着,但屋里有纸没有笔,也想过用15号的手机给你们打电话说一声,但你们在洗澡的时候也不太可能带着手机,所以没办法,而且我当时以为不会耽搁这么长时间,说不定等我们回来时,你们还没洗完澡,没想到……”
來自陰間的老公 十月十二
江禅机一边进屋一边解释。
“没关系,没出事就好。”阿拉贝拉一如既往的温柔平和。
我的小人國 青衫小白
“到底出了什么事?”33号可没有那么好的脾气,她紧跟江禅机进了屋,反手把门关上,“为什么学院长还问依依是不是跟我们一起洗澡来着?”
江禅机望向屋里的陈依依,她的脸上带着些许不安与困惑。
“没事,误会而已,等我从头讲起,你们就明白了。”
江禅机在路上已经盘算好了要怎么解释。
他说她们去洗澡之后,他一个人越想越不对劲,为什么赵曼迟迟不来救15号?难道是觉得15号不用她救就能自己逃跑?
然后他联想到白天参观实验室的时候,他注意到15号对其他东西不太感兴趣,唯独格外留意对撞机,不由心中起疑,于是试探性地旁敲侧击,果然诈出了15号的实话。
得知赵曼有可能去破坏学校的对撞机,他跟15号赶到学校,15号与学院长对质,看到了那颗目前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头骨,被学院长说服,接着分头去阻止赵曼……他把这些经过有详有略地讲了一遍。
大家听得呆若木鸡,第一个念头是这个澡洗亏了,如果不是在错误的时间去洗澡,她们岂不是也能亲身经历这一切?
尤其是那个全世界仅有一个的头骨,亲眼见过的人恐怕极少,而15号作为忍者学院的叛徒不仅见到了,甚至还摸了一把,这更令33号气得发狂。
至于后来赵曼的离奇表现,她们更是遗憾没有亲身在场。
江禅机的叙述里信息量太大,直到他口干舌燥地讲完了,她们还在久久回味,反复咀嚼。
还好她们吃晚饭时没把他忘在脑后,给他打包了很多饭菜回来,虽然已经凉了,但他还是吃得不亦乐乎。
直到他把所有食物全吃得一干二净,用随餐的餐巾纸擦了擦嘴,他才意犹未尽地停下来。
“对了,还有一件事。”
他望向凯瑟琳和阿拉贝拉,“我知道你们肯定早就坐立不安了,事情告一段落之后我打算告辞离开,结果被学院长叫住,问了一些关于你们的问题。”
“我们的问题?哪方面?”凯瑟琳一怔。
“关于生活方面的问题,问你们是否住得习惯之类的……不过除了这个之外,我还得到一个非常……令人惊讶的消息。”
江禅机顿了一下,拉开房门探头看了看外面,他倒不是怕被超凡者听了去,而是怕被这栋公寓楼的其他租客路过时正好听到。
看到走廊里没人,他重新关上好,压低声音说道:“学院长打算请你们二位向院牧长带去她的一封重要的亲笔信,同时还会派使者同行,让我回来征询你们的意见,看你们是否方便?”
凯瑟琳又愣了一下,马上说道:“学院长太客气了,既然她有事要跟院牧长大人商量,送信是我们的份内之事,我们随时愿意效劳。”
江禅机点头,“好的,那我明天见了学院长,就这么回复了……学院长也说了,其实你一个人去就行,但她觉得你可能放心不下妹妹,所以……”
“学院长考虑得很周到,替我说声感谢,我肯定会带着阿拉贝拉一起回去的。”凯瑟琳是个急性子,“什么时候出发?”
“这个还不清楚,反正就是最近几天。”他答道。
“那我们得赶紧订机票才行。”凯瑟琳拿出手机。
“不用,学院长会派一架学校的私人飞机专程接送你们……当然只能送到离阿勒山最近的机场,不能送到山脚下。”
翡翠天眼 紫色磐石
凯瑟琳更惊讶了,送一封信而已,用不着这么大的阵仗吧?
在场的其他人不便插言,但脸上都浮现一抹讶色——学院长如此兴师动众,足见这封信极为重要。
“还有,我听学院长的意思……好像会派学生作为使者跟你们一起回去。”他吞吞吐吐地说道。
“啊?派谁去?”凯瑟琳问。
“这个学院长倒是没有明确说。”他如实回答,“只是透了个口风。”
现在轮到凯瑟琳坐立不安了,她深感责任重大,想打电话先跟驻守在山下城镇里的修女姐妹们通个气,但又不太合适,万一泄密她担不起这责任。
“坐飞机的话……”33号欲言又止。
大家明白她在担心什么,坐飞机显然勾起了她的后怕,在莉莉丝尚未落网的现在,坐飞机对凯瑟琳姐妹是一件不太安全的事。
江禅机说道:“我也想到了这个,所以我觉得学院长派专机送你们,就是为了最大限度地防范莉莉丝出手,毕竟专机可以在起飞前仔细进行安全检查。”
“但如果派老师同行不是更妥当么?”梓萱疑惑地说道。
“你怎么没在家里?现在已经到了小学生睡觉的时间了吧?”江禅机问道。
33号她们洗完澡,商量一起去吃晚饭,就叫上了梓萱一起去,吃完后梓萱也跟她们一起来到公寓楼,本来打算串个门就回家,发现江禅机和15号不在之后,也跟其他人一起等到现在。
“学院长说了,是考虑到身份不对等。”他解释道。
梓萱想了想,摇头道:“我觉得不是,虽然确实可能有这个因素在内,但恐怕并不是最重要的原因,因为有些事不便宣之于口,尤其是她那个身份的人。”
她看了看凯瑟琳姐妹,没往下说。
“什么更重要的原因?”江禅机好奇地问道。
凯瑟琳也纳闷地等着梓萱解释。
“如果是派老师同行,看似更稳妥一些,但派什么样的老师去呢?派李慕勤老师那么强的人去,学院长大概担心隐修院会产生戒心,以为是来打架的……但如果派不那么强的老师去,又没有护送的意义了,所以还不如派学生去。”梓萱说道。
江禅机一开始觉得这个解释不太有说服力,但想起学院长说的,这次是红叶学院有求于人,立刻就明白了。
有求于人,但对方未必会答应,如果派老师去,隐修院当场拒绝红叶学院的请求,老师的面子恐怕挂不住,虽然老师们都挺有涵养,但万一说僵了……就不太好了。
如果是学生们以晚辈的身份到场,隐修院再怎么样也不至于跟年轻人一般见识,而且学生们可以放低姿态恳求,也不算丢人。
“学院长提到是什么事了么?”梓萱问。
“似乎……与对撞机有关。”他猜测道。
“对撞机?”凯瑟琳心说这莫不是开玩笑吧?即使隐修院并不拒绝科学,但关于对撞机,有什么能帮得上红叶学院?
“对啊,我也不太明白,学院长没有明说,这是我从她的口风里猜的。”江禅机挠头,“也可能是我误会了。”
“不,可能真的与对撞机有关……”阿拉贝拉沉吟道,“我最近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老师们把对撞机和院牧长大人联系到一起了……”
就在今天从学校回来的路上,阿拉贝拉才刚和凯瑟琳悄悄谈起过这件事,没想到这么快就有眉目了。
梓萱若有所思,半响之后喃喃说道:“看来,解决源能子当靶子的问题,关键在于院牧长的身上啊……”
她盯着江禅机,“你以为专机是用接送凯瑟琳她们的?不,那是用来接送院牧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