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葉之春野櫻的豪傑物語
小說推薦木葉之春野櫻的豪傑物語
黑绝呵呵一下没有搭话,先不说他能不能无声无息的干掉戒心十足的小南,就说小南死后产生的未知变化就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黑绝的目的是收集尾兽制造十尾,然后复活被封印在月亮当中的大筒木辉夜,而带土所‘知道’的目的,则是收集尾兽,然后制造十尾来施展‘月之眼计划’,创造一个全新的,理想的世界。
两人的目的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面,而且黑绝为了布这个局已经等待了上千年的时间,现在对他来说最不想见到的就是‘变’,更何况是长门发疯这种巨大的变化呢。
而且,最关键的是……
何患無柒
一直被他们掌握行踪的五尾人柱力汉彻底的失踪了!
如果要召唤十尾,那么他们需要从一尾到九尾,按照顺序将尾兽封印到外道魔像当中,其中缺少了五尾,那么六尾之后就无法进行封印,而且封印一旦开始,就必须要在短时间内全部完成,像是封印完四尾,在花几年时间去找五尾这样的事情是绝对不行的。
而且就算可以这样做,在丢失了四只尾兽之后,他们十有八九……
不,几乎肯定会暴露自己的存在,而在那个时候,‘拥有’四只尾兽的他们就将会是整个忍界的公敌,而就算长门拥有轮回眼,他们也没有与整个忍界为敌的能力。
所以,计划在此时是不能出现太大的变动的,相反,他们现在需要做的反而是尽量的隐藏自己,然后发动全力,去寻找五尾的下落,只有在那时,他们才能将计划进行到下一个阶段。
不过,黑绝扮演的始终都是宇智波斑在临终前分裂出来的自身意识,所以他还是说道,“这件事,即使长门知道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不是吗,反正对他来说,只要能够帮他实现征服忍界的梦想,你是不是别有阴谋对他来说都没有区别,至于小南……她一直都没有信任过你,现在也不过是在更不信任你而已。”
“而对于我们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不是长门和小南怎样,而是五尾的下落,他是被封印了?还是死了正在重生,我们需要知道他的具体状态,才能够进行下一步的计划,你也不想让我们的月之眼计划失败吧。”
带土看着黑绝,然后深吸了一口气,月之眼计划是他能够见到琳唯一的机会了,所以无论如何他都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我会借助晓的力量去探查五尾的下落的……你这段时间去盯着鬼鲛,看看他有没有和什么人接触过。”
熟知他的情报,又知道他在利用晓实现月之眼计划的,就只有鬼鲛一人了。
不过他其实并不相信鬼鲛会背叛他,但是无论如何,在没有更多的线索之前,他也只能够先从鬼鲛着手了。
“干柿鬼鲛吗……”,黑绝将这个名字在嘴里念叨了一下,带土不愿意相信鬼鲛背叛他,但是黑绝却是任何人都不信任的,毕竟在这个忍界当中,除了他自己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目的其实是要解开大筒木辉夜的封印。
“我会去盯着他的。”,黑绝说完之后,便缓缓的沉入了大地当中,能够和大地融为一体的他,没有任何人能够发现。
而带土则在原地思索了一阵之后,同样化作了一团漩涡消失在了原地。
幻逆乾坤 張昕奕
与此同时,在田之国的某处地下实验室当中,大蛇丸和团藏两人正在这里进行着一项实验。
一名身材壮硕的青年正被绑在一张试验台上,他的双目无神而呆滞,额头上有一道缝合的痕迹,不知是否与此有关。
而此时,团藏正准备将一团橘子大小的白色肉团送入青年被划开的胸膛当中。
不过此时,团藏却扭头看向了大蛇丸,然后说道,“大蛇丸,你确定这个素材可以进行这次的实验吗?初代的细胞可是十分宝贵的,我可不想把他浪费在这种没有灵魂的躯壳当中。”
“呵呵,可以无限进行克隆的初代细胞哪里有什么宝贵的。”,大蛇丸用沙哑的声音说道,“至于说素材,这个可是我这里最优秀的一具实验素体了。”
团藏有些不太高兴,“就算是在优秀,这也是你从其他的实验当中淘汰出来下来的吧。”
盤生
武美人 葉冰雨
“呵呵,不要在意那些细枝末节,实验体的数量越多,我们能够收集到的情报也就越多,而这自然就能够让我们更加的接近成功。”,大蛇丸说着,用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眼睛,然后继续说道,“我们在忍界当中沉寂的已经够久了,现在的忍界太平静了,我希望能有一阵风可以将其吹起来,如果没有的话,那么就由我来化作这一阵风。”
“祸乱之风吗。”,团藏眯着眼看了大蛇丸一眼,然后没有犹豫将手中的肉团按到了面前青年胸膛的伤口上面,“大蛇丸,记住了,木叶只能是我的。”
“呵呵。”,大蛇丸看着那团白色的肉体缓缓的融入到了青年的胸口,然后笑着说道,“放心吧,我对木叶没有什么兴趣,只有永生才是我最终追求的目标。”
团藏走到了大蛇丸的身边,他们一个渴望得到木叶,一个渴望得到永生,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却有着几乎相同的作风。
那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从肉团融入青年体内到现在不过十秒钟的时间,青年的身体立刻就开始微微的抖动了起来,大蛇丸则拿出了一个表格开始做实验的记录。
“侵蚀的速度很快呢。”,团藏说道。
“毕竟是普通人,初代火影的细胞活性对于他们来说就好像是癌细胞一样,他们根本就抵抗不了这个变化。”
陸小鳳白雪吹柒
大蛇丸的话音一落,面前青年的抖动瞬间就开始加剧,将其绑在试验台上面的皮带都仿佛控制不了他的行动,青年的身体就好像是一条脱了水的鱼一样,不停的在试验台上面跳动,同时口中也不断的发出阵阵如野兽一般的嘶吼,紧接着青年的体表瞬间就渗出了大量的鲜血,整个人都变得一片血肉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