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討論-第712章 從死亡中誕生的精靈看書


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小說推薦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青梅竹马永不做败犬
对这个世界上最毒的东西,人们众说纷纭,有的说河豚、有的说箱水母、有的说石头鱼,还有的说钴蓝箭毒蛙等等。
但对于自己的毒素,蛇女是保持有百分之一百的自信。
早在数百年前,她就从蛇的记忆中得知,对方曾经做过实验,将自己的毒释放出几滴投入到井水中,结果,那口井成为剧毒之物,凡是喝过其中井水的,不到几分钟,五脏六腑便会全部被溶解,整个人凄惨而痛苦的死去。
之后经过这么长时间发展,各方面能力更是得到不小的提升,所以她肯定毒也绝对包括在其中。
本以为这次定能够轻松将这人类拿下,可还未等毒雾散尽,她就察觉到不对。
那就是尾部的触感发生变化,某个极其坚硬的东西从层层包围中消失了!
感受到这一点的她连忙停止喷吐毒雾,尾巴尖随意晃动几下,掀起大风将毒雾拍散,果不其然,本应待在其中的男人已经消失不见。
饶是以她活了几百年的见识此刻也感到大惊失色,刚才分明就没有其他灵气波动才对,那么这男子到底是怎么才能悄然无息的从自己的捆绑中逃离?
正当她警惕的打算搜寻四周时,一股淡然的声音却从不远处传来,转头看去,只见男子正毫发未损地站在起初出现与自己对话的地方。
“如果将我来到这称之为‘因’,那么见到你就是‘果’。”
“如果说靠近你是‘因’,那落入陷阱,被你抓住便是相应的‘果’。”
“既然如此,我只消除掉接近你的‘因’,世界上便不会存在被你抓住的‘果’。”
他说的每个字,蛇女都认识,但连在一起,她就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了。
“看来你并不是很懂呢。”男子说道,紧接着,他的双眼骤然变得无比深邃,天地万象、日月星辰似乎都在其中轮转,这里已经失去时间与空间的概念,世间所有一切似乎都在随着他的心意而改变。
蛇女仅仅只是看了一眼,便觉得一阵头晕目眩,精神也因接受到过量信息而疲惫,吓得她连忙转过头,不敢再看。
遇到如此危险而身份、目的不明的人物,她自然是想逃的。
可是,自从男子从自己的束缚中离开以后,她蔓延出去的精神力便再也无法离开这整座山。
她很清楚,这一切绝对跟对方脱不了干系,极有可能便是他将这里封锁,防止自己逃跑。
所以她现在只能保持冷静站在原处,悄悄然四处打量着,寻求那不知道是否存在的一线生机。
就在这时,男子再度说话了。
“源石、大唐、蛇、丫头、蛇神教、祭祀、灵脉以及死亡异能吗?”
他每吐出一个关键词,蛇女的神色便一变再变,到了最后,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摆出怎样的表情来对待他。
要知道,这些东西距离如今已经过去了整整上千年,这是大唐刚刚成立时发生的事情,而现在,她虽然不清楚是哪一年,但也清楚大唐早就已经是过去式,现在脚下这片大地的名字,是天朝!
这是个已经存在数百年的新朝代,人类已发展出各种各样连她都无法理解的技术,不断探索研究这片天地。到了现在,其目光甚至早就已经伸向很远很远的外太空。
蛇女敢保证,自己在之前数百年的流浪时光里,绝对没有见过对方,而蛇留下的记忆中,也根本不可能拥有对方的信息。
最完美控卫
至于蛇神教,这个看似鼎盛一时的教会,却因为教义的缘故,一直都生活在那片区域,行事低调,外界基本上都不清楚这样的东西。
再之后,她杀死蛇神,摧毁城市,就连一丁点的痕迹都没有留下,哪怕后来有人重新探索到那,也只会怀疑是某个被强大存在摧毁的地方,而不会发现它与她的关系!
既然如此,他又是如何知道这些按理说早就已被历史彻底掩埋的东西?
“你很疑惑,也很恐慌。”男子的目光似乎直达她的心底,洞悉她所有想法。
“你并不认识我,但我却知道你的一切。”
“你的能力,如果按照现在的划分,大概也就是s级异能者巅峰,受天赋限制,已经到达极致。”
武田家的明国武士
“不过,这也只是理论上的极致罢了。”
“你从那个蛇神那所获得的,不过都是它的遗泽,真正属于你自己的力量,仍旧潜藏在你心底,还没有被彻底激发出来。你们两人的融合,也不过是雀占鸠巢式的粗鲁掠夺,并非完美的融合。”
他没说一句,蛇女的脸色便越发苍白,她的双手在颤抖,尾巴尖也在颤抖。
林林总总加起来足足有上千年的时光内,她跟蛇神毫无疑问,都是不相信这世界上存在神明的。
否则蛇也不至于胆大包天,敢盗窃他人之名这么久都没有被制裁,最后反而是被她杀死。
而女孩,临死前早就已经向无数连她自己都不清楚的存在祈祷,她希望其他任何一个神明都好,只要救救她,她便愿意付出所有。
可惜,并没有任何存在回应她的祈求,之后数百年的流浪生活中,她更是已经知晓世上不存在所谓的神明,就连原先被认为是仙人的存在,实际也不过是一群获得超凡力量的普通人。
但现在,看着眼前的男子,听着他一点点道出现在绝对只有她自己才知晓的隐秘,其中不少东西更是就连她都不明白。
难道这就是神明吗?
难道他是前来惩戒自己的吗?
她如此怀疑道,在与蛇融合后的日子里,她的所作所为可绝对称不上是什么好人。
别的不说,单论最开始屠城、杀父杀母的举动,放在普通人眼里都绝对算得上是天理难容。
正当她开始变得惴惴不安之刻,男子突然道:“丫头,我们来做个交易吧!”
“交易?”她略微松口气疑惑道,当即也没有追究对方叫自己早就已经抛弃不用的小名这一点。
这个从父母那继承到的名字,令她异常不喜。
只要听到它,似乎就让她回想起当初那段被蒙在鼓里、愚蠢无知的往事,那就像是黑历史一般,被她永远的封印在心里。
“没错,交易。”
“一场你付出些东西,我给予你相应回报的、极其公平公正的交易!”男子淡淡道,他看似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眼中虽然在看着蛇女,但又好像什么都没看。
他高高在上,举手投足间便将蛇女制服、压制,令她心生畏惧,不敢轻举妄动。
口中虽然说是交易,可给人的感觉,却像是他根本就不在乎其是否成功。
“为什么是我?如果我选择跟你交易,那么我需要付出什么?又能得到什么?还有,你到底是谁?刚才又是怎么回事?”似乎是见他还算好说话,目的也不是为清理自己而来,蛇女连续问出自己心中最关切的几个问题。
“你的疑问倒是挺多的,既然这样,我一个一个回答你吧。”
“我叫李恒宇,身份的话,算是孤家寡人的漂流者吧,没有能去的地方,也没有想去的地方,所以便顺着自己的心,它指引我去哪里,我便去哪。”
“今天能够遇到你,只能说是命运指引的必然相遇吧。”自称李恒宇的男人这样说道。
“就算不是今天,明天、后天、大后天,总有一日,我会遇到你,这是被命运表明的必然结果,这也是我选择你的原因。”
“我觉得,既然命运会安排你我相遇,就说明你身上必然有我需要的东西,这便是我异能的效果之一!”
“而刚才我之所以能够从你那里逃离,依赖的也正是这份能力,我将其称之为‘因果’!”
“你应该是不清楚的,大唐落幕以后,民智大开,我们将过去的仙术重新做一划分,你的能力属于s级异能,在之上,还有两个等级。”
“一个是ss级,另一个,则是被大部分人认定为只是理论的‘原典级’!”
“那你的能力?”蛇女发问,可说话间,心底却已经隐约有了猜测。
“正如你所想的一样,‘因果’是原典级的能力,即便是在所有原典级里面,它也是绝对的顶点!”
“你可以理解为,我的能力是所有异能中、唯一、也是最强的能力!”他淡淡道,哪怕是在说自己的事,他脸色也没有任何改变,哪怕具备全世界最强的能力,他好像也根本不引以为傲。
望着淡然站在那侃侃而谈、浑身上下充斥着如仙似神般气质,仿佛与周围万物融为一体的李恒宇,蓦然间,蛇女心底升起一抹奇异的崇敬。
她忽然觉得,神明或许就应该是这样才对!
天地不容,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她曾看到过这样的话。
只有平等的对待一切,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神明啊!
到那一境界,不论是如她般杀生无数,罪孽深重的怪物,亦或者是刚生下来,纯洁无垢的婴孩,在他的眼中,恐怕都是一样的存在。
“我能够为你做些什么?”蛇女忍不住开口道。
“不要着急,听听我的交易内容吧。”李恒宇说道。
“我知道你很想更进一步,从前的经历让你渴望掌握自己的命运,而在你眼中,唯有力量才是一切的基石。”
“那么我的报酬便是让你的能力能进一步,虽然不及原典级,但也绝对是最强的ss级异能之一,到那时,凭借你的资质,就算是面对原典级的对手,也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
“随后,我还可以让你恢复成人身,哪怕你并不在意,但这幅姿态在这世界上,毫无疑问是极其扭曲的,不论是异类还是人类,恐怕都不会接纳你。”
听到这话,蛇女眼中顿时爆发出无尽的精光与渴望,诚然,正如李恒宇所说,她最想要的,绝对是超越一切的力量,至于后面的条件,在她看来虽然也十分令人心动,可还是比不上前者。
“那么代价呢?”她有些紧张,到她这一步,深知再前进的困难,而对方能够这么做,肯定会付出极大代价,既然如此,她有些担忧自己无法顺利完成对方的要求。
“代价,”李恒宇双眼直视其她的一双竖瞳,这双往日里只有冰冷与嗜血的眼眸,此刻在他的注视下竟然显得有些慌乱。
“代价便是你需要跟随在我身边,我想要找回我过去丢失的东西,却有些无能为力,而你,我觉得应该可以在这方面帮上我的忙。”
“等我实现自己的目的之后,我们之间的交易便就此结束,到那时,你想去哪里都可以。”
李恒宇的条件无疑十分优越,与获得的相比,所付出的不过只是零星的一点。
饶是如此,蛇女仍保持谨慎的询问了他好几个相关问题,等完全放心以后,这才点头答应。
“很好。”李恒宇点头,他伸出手对着蛇女,“那就尽快开始吧。”
蛇女一愣,随即也明白过来对方是想要让自己能力更进一步,虽然很好奇他要怎么做,但还是点头答应。她相信,李恒宇想要杀自己,绝对用不上这么多计谋,就像她当初碾压整个蛇神教一样,随意的碾压过去就行,而她是绝对没有抵挡之力的。
紧接着,她只看到从李恒宇手掌心冒出无数透明的丝线,那些线在离开他的手掌,接触到外界的环境后,便又立即化为各种各样的颜色。
“我会从根源上解决你融合不完美的事实,等你从这里走出来的时候,你便会作为人获得新生。”
被丝线包裹在一起,逐渐成为一个灰色大茧的蛇女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就在大茧即将成型的那一刻,她忽然像是想到什么,连忙朝外面的李恒宇说道:“请等一下!”
“能够麻烦您赐予我一个名字吗?作为我荣获新生的标志!我不想再使用从前的名字,那会令我想到过去弱小无力而又愚蠢的自己。”
李恒宇沉吟片刻后便答应了。
“既然如此,你以后的名字便是‘酆茔灵’,酆都鬼城、北阴酆都大帝的酆;象征着坟墓与埋葬的茔;以及怨灵、鬼灵或精灵的灵。”
“有人说‘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我希望有朝一日,你这为死而生,却又于死中重生、只为复仇存在的悲哀生命,也可以成为类似传说中酆都大帝一样的鬼帝!”
(酆茔灵!)大茧之中,她低头默念着这个象征新生的名字,身后蛇尾收拢在一起,尾尖因激动而微微颤抖。
她知道从这一刻起,她持续数百年漫无目的的流浪生活就要结束了,她也将正式与悲惨的过去告别。
从现在起,自从实现复仇愿望后便一直迷茫的蛇女就要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全新的名为‘酆茔灵’的存在。
而她,也势必会为短时间内便在她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痕迹的那个人而行动。
他就是自己新的神明,在百年前互换无果后,迟到的、给予自己新生的神!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