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同修
小說推薦仙魔同修
杨娟儿被合欢派那个方姓少年,整整折磨了一宿。
第二天日上三竿的时候,方姓少年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只留下身无片缕,浑身上下遍体鳞伤的杨娟儿,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
自从当年在南疆经历了那五族战士的长期占有之后,杨娟儿似乎就忘记了什么叫做抵抗。
全才高手闖都市 斬雪千山
她默默的承受着所有一切来自外界的痛苦。
甚至可以说是羞辱。
不论男人用什么方法折磨她,她都能忍受。
杨娟儿伸手轻轻的擦拭着眼角的泪水,挣扎起身,虽然浑身上下都疼,尤其是下身,更是火烧一般的疼痛。
她并没有在意,抓起掉落在床下的衣裳,开始穿着。
刚穿了短裤,正准备穿肚蔸儿时,胸中又是一阵恶心,又开始弯腰干呕起来。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
呕着呕着,她忽然抬起头,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快速的穿好衣服,走出房门。
玉玲珑的闺房。
重生空間:天才煉丹師
瀲灩天下:冥王的絕世寵妃 衣裳
小村魅影三 獨眼河馬
她的房间布置与杨娟儿差不多,都很简单,看不到任何一件奢华的器物。
此刻,玉玲珑看着杨娟儿的惨样,表情铁青。
她缓缓的道:“是谁的?”
杨娟儿默默摇头。
玉玲珑道:“我怀过孩子,我知道女人孕吐大约是一个半月左右,一个半月前,你和谁睡了,你自己不清楚吗?”
杨娟儿低着头道:“我也不知道。”玉玲珑道:“你怎么会不知道?你好好想想啊。一个半月前你应该在极乐谷,并没有出去执行任务,你在合欢派待了这么多年,大部分人你应该都认识才对。你就想想距今
四十天到五十天的那十天的时间,你到底和谁睡了。”
杨娟儿道:“就是因为我当时在极乐谷,所以我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那十天,几乎每天晚上都有合欢派的男弟子或者长老进入我的房间与我交欢。有好四天晚上还是两三个男人一起……”
玉玲珑被气个半死。
咒骂道:“小提是这样,你也是这样,离开男人你们能死啊?想要提高修为,苦修就是了,没必要整天想着与男人交合汲取元阳之精啊。”
杨娟儿小声嘀咕:“你以前不也是这样。”
玉玲珑道:“你说什么?”
杨娟儿道:“没什么。”
玉玲珑还想咒骂,看到杨娟儿遍体鳞伤的模样,也就不忍心再骂了。
道:“娟儿,当年我带你进合欢派时,就告诉过你,这里并非净土,起初你还能洁身自好,但后来你自己选择了这条捷径,怨不得旁人。
现在你怀了孩子,你打算怎么办?我个人的意见是生下来,我能切身体会到为人母的母爱,你如果生下这个孩子,或许对你有很大的改变。
当然,你如果选择打掉,我也尊重你的意见。”
杨娟儿并没有表态,她只是默默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面。
暴力校園 正宗放牛娃
道:“我想去见一个人。”
玉玲珑一愣,道:“苍云门那个李问道?”
杨娟儿微微摇头。
轻轻的道:“不,不是他。”
玉玲珑目光一凝,道:“阿巴。”
杨娟儿没有说话。
玉玲珑道:“好,你去吧,那里不仅是我的港湾,也是你的港湾,你去那里休养一段时间吧。
不过我要提醒你,阿巴不能死,长风对阿巴的感情,如叔如父,如果他死了,长风会很伤心,我不想到看到长风伤心。”
總裁我怕疼 端木花道
杨娟儿道:“我知道。”
杨娟儿转身告辞。
刚打开门时,身后玉玲珑道:“娟儿,昨天晚上在你房间里留宿的人是谁?”
杨娟儿顿了下脚步。
道:“方怀辛。”
玉玲珑道:“方怀辛?方师叔的那个小儿子?”
杨娟儿没有说话,她走出玉玲珑的房间时,满是淤青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她知道方怀辛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
片刻之后,玉玲珑走出房门,道:“来人,把方怀辛给我叫来。”
方怀辛正在和一群师兄师姐吹嘘昨天晚上是如何虐待杨娟儿那个小浪蹄子的。
那些男弟子听了都觉得心惊肉跳,更别说周围还有好几个合欢派女弟子。
听到方怀辛昨天晚上对杨娟儿使出的那些折磨的手段,这些女弟子个个的一脸余悸。
心中打定主意,日后绝对不让方怀辛这个小变态做自己的入幕之宾。
忽然,一个合欢派女弟子走到方怀辛身边,说是玉玲珑找他。
周围的那些合欢派弟子,都是一脸的幸灾乐祸。
谁都知道,杨娟儿那可是玉玲珑的心腹,平日里虽然她也是闺房大开,身体任君采撷,但每一个走进他房间里男人,都不会虐待她。
就算玩的兴起,也都只是滴滴蜡,咬几口,掐几下。
像方怀辛这种用表态的手段折磨凌辱她,在合欢派内从未有过。
玉玲珑在合欢派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每天日理万机,估计都不知道方怀辛是谁。
今天忽然叫方怀辛过去,肯定是兴师问罪,为杨娟儿出头的。
方怀辛也暗道不妙,不过他并不担心。
他的父亲方原,乃是合欢派的高阶长老,玉玲珑肯定不会对自己怎么样的。
来到玉玲珑的房间,玉玲珑正坐在桌前喝茶。
方怀辛双手交叉,弯腰行礼道:“方怀辛见过玲珑师姐,不知师姐唤师弟前来所谓何事?”
玉玲珑看着方怀辛稚气未脱的脸颊,面无表情。
她手中捏着小巧的紫砂壶茶杯,缓缓的转动着。
道:“方师弟,你今年还不满十六吧。”
方怀辛立刻道:“回师姐的话,我就是看着年轻,其实我已经十八岁了。”
玉玲珑道:“哦,十八了,大小伙子了,成年了,知道睡女人的乐趣了。
可是,你睡归睡,没必要下手这么狠毒吧。
女人是花,你把花摧残了,花可就谢了。
NBA之人型坦克 坦克01
裝神弄詭
咱们合欢派有一个规定,门中男女交合,全凭自愿,不得用强。”
方怀辛接口道:“我没胁迫娟儿姐姐啊,昨天晚上是她自愿服侍我的。”
玉玲珑道:“那为什么她浑身遍体鳞伤?”
方怀辛道:“那只是闺房间的一点小小的乐趣而已,算不得什么大事,她修为高深,三两日就恢复了。再说了,门规可没规定,在交合中不能用一些辅助道具助兴啊。”
玉玲珑道:“那你可知道,娟儿已经怀有身孕?”
妖蠱降
“什么?”方怀辛听到玉玲珑的话,脸色终于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