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
人赃俱获,说的就是现在这种情况。所以地下室里的人,全都冒汗了。就连上过战场的梁老爷子,都有点慌神。
大盗贼三人组也都变颜变色的,麦克一把抓住黑杰克的胳膊:“是不是文物上还有追踪设备没有清除干净?”
黑杰克晃晃脑袋:“不会,绝对不会,那些电子设备,都在海上被清除掉,然后沉进海里,就算对方追踪,也只能去海里打捞。”
“老大,来的是高手!”火凤凰并没有加入他们二人的讨论,而是直接查探外面来人的深浅,结果,给她的感觉,简直是深不可测啊。很显然,他们三人组,是万万敌不过来人的。
现在,只能指望田小胖了。
小胖子还真不含糊,撸胳膊挽袖子的,嘴里还念叨着:“胆儿肥了是吧,竟然还敢打上门来,看俺怎么收拾你——这么长时间也不回家看看,真准备在庙里常住是吧?”
这说着说着的,话茬咋好像不对呢?大伙不由得面面相觑。还是小丫聪明,最先反应过来,直接向门那边冲去,嘴里还喊着:“大哥,是你回来了吗?”
打开从里面反锁的大门,只见大晃披着僧衣,笑吟吟地站在外面。
“大哥!”小丫直接扑进大晃的怀里。地下室的通道有点拢音,所以刚才就连小丫都没有听出来大晃的声音。
屋子里的人都长出一口气,杨老爷子还笑着摇摇头,嘴里嘟囔着:“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所谓做贼心虚,虽然像这种贼做起来好像还挺好玩的,但是毕竟还是心里发虚啊。
大晃放下小丫,扯着她的小手走进地下室,然后,挨个摸了一遍娃子们的小脑瓜,又和几位老人家见礼,这才转向田小胖:“师兄,我在丹珠寺里,感觉到黑瞎子屯有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应该也是修佛之人,所以一路寻来。想不到啊,竟然是肉身佛。”
说完,向着盘坐的佛像施礼,口中还念念有词,不知道念诵着什么。
原来,师叔也这么厉害!三人组都不由得心中震惊,同时,隐藏在心底的那一点点沾沾自喜,也瞬间消失不见。
成功盗窃之后,三人组多少还是有些自得的,感觉轻松写意;但是这会儿终于意识到:天下之大,能人辈出,千万不能小觑了天下英雄,否则的话,他们早晚得栽跟头。
大晃颂了一段经文,然后咦了一声:“这位前辈竟然不是出自中土,可否要我出面,送前辈还乡?”
厉害啊我的师叔!三人组这次是彻底服了,人家可没看什么册页,就能知晓来历,简直神了。
田小胖笑着摇摇头:“这个跟火凤凰的师门有些关联,事情就交给她办了。大晃啊,走,咱们先回家吃饭。今年新腌的酸菜好了,咱们就喝酸菜羊肉汤!”
“如此甚妙!”大晃也早就馋这口儿了。
于是,大伙再次准备出门。偏偏这时候,门外又传来吆喝声:“都在里边呢,一个都别想跑,今天来个连窝端!”
“哎呀,这回肯定是来抓咱们的!”小娃娃们都吓得躲到大人身后。
大盗贼三人组也是心中有气:我们不就是盗了一个博物馆吗,怎么好像弄得天下皆知一样,难道,我们的本事就这么差劲?
于是,三人对视一眼,微微点头,便向门口冲去,不管来的是何方神圣,也要叫他知晓一下大盗贼的厉害!
可是冲到门前,三个人又齐刷刷地来了个急刹车,刚才冲天的豪气,顿时灭火。因为他们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外面那股强大的气息,绝对不是他们可以抵挡的。
“师父,师叔,还得看你们的啊。”麦克委屈巴巴地转过头,望向田小胖和大晃。他就纳闷了,这都哪来的这么多厉害角色?
田小胖也使劲摆摆手:“俺也白给啊——”
三人组立刻面如土色:难道,今天真的栽了?
只听田小胖继续说着:“俺脸皮没他厚,心也没他赃,打麻将更是没他能耍鬼,所以,俺也白给啊。”
啥意思,听得三人组如坠雾里。倒是小娃子们比较熟悉黑瞎子屯的情况,小囡囡眨眨大眼睛:“外面是老道爷爷吗?”
“是俺是俺,小乖乖快点开门,开门给你吃糖。哈哈哈,小兔乖乖,把门开开——”外面说着说着还唱上了,怎么听都透着一股不着调。
大伙又是同时松了一口气,关老爷子一个劲往门口挤:“不行不行,赶紧回家,这一会儿非得吓出毛病来不可。”
打开大门,果然是老道,肩膀上架着鹦鹉,脸上笑嘻嘻的,刚才肯定是成心。
田小胖估计呢,老道也肯定是感应到了什么,这才不放心,过来查看的,到这之后呢,觉察到没事,这才搞起恶作剧。
于是,气儿也消了:“道爷来了,正好一块儿回去喝酸菜汤。”
一转身,老道先走了:“喝啥酸菜汤,俺去打麻将。昨天输给那帮老娘们五块钱,今天道爷说啥也要赢回来,跟她们血拼到底——”
大伙不由得面面相觑:五块钱,至于吗?
于是一起出了地下室,把门都锁好,跟打更的老头打了个招呼,一起往家溜达。
外面天都黑了,现在已经正式进入冬季,白天越来越短,下午五点,就已经黑天了。再过些日子,下午四点就黑天。
所以这里在冬季才会吃两顿饭的,倒是田小胖家老人孩子比较多,所以还是坚持吃三顿饭。
到了家里,看到唐圆圆也在外屋地跟着老娘忙活呢,还有白菁菁一起。唐圆圆当然是跟大晃一起回来的,不过她是直接来了田小胖家。
很快,饭菜上桌,热气腾腾的酸菜羊肉粉丝,盛上一大碗,上边再撒点翠绿的香菜和红灿灿干辣椒,喝上一碗,身上就开始腾腾冒汗,最是爽快不过。
而且,这个干辣椒最好还不要用油炸,而是放在炭火上烤得糊巴的,吃起来才是原汁原味,辣得过瘾。
喝了一大碗酸菜汤之后,田小胖这才对大晃说道:“过几天,俺们就要去领奖了,你也跟着去溜达一圈呗。老汤说,可以带家属的。”
大晃点点头,不慌不忙地喝了一口酸菜汤。而他身边的唐圆圆,似乎有话要说,不过被大晃抬手阻止,这丫头肚子里藏不住话啊,鼓着腮帮,盯着田小胖,好像憋的很难受的样子。
“你瞅啥?”田小胖问了一句很经典的对话。
唐圆圆白了他一眼:“瞅你咋滴!”
“再瞅试试,信不信俺领奖的时候,不带你去,看不哭死你!”田小胖也挺愿意跟她斗嘴的。
稀罕!唐圆圆撇撇嘴,然后抱住大晃的肩膀:“我才不跟你去呢,大哥带我去!”
田小胖呵呵笑:“俺才是获奖者,有权决定带谁不带谁,这事大晃说了不算。”
唐圆圆也嘻嘻一笑,反问一句:“小胖哥,你整天在黑瞎子屯猫着,都不看新闻的吗?”
“看啊,俺前两天还看岛国那边的博物馆被盗了呢。”田小胖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大对劲。
神話天蛟
只见唐圆圆拿出手机,打开一个页面,然后点开一条新闻,举到小胖子眼前。田小胖扫了一眼:“这个俺早就看过了,获奖名单嘛——瞧瞧,这个就是俺的名字——”田小胖很是显摆地指指屏幕中他的名字和介绍。
“胖哥儿,你再往下看!”唐圆圆滑动一下屏幕,然后,田小胖就傻眼了:“丹珠活佛,和平奖——丹珠活佛不就是大晃吗?”
唐圆圆的圆脸上笑开花:“恭喜你答对了,所以,我才不跟着你去领奖呢,我要跟着大哥去领奖!”
因为和平奖和其他奖项颁奖的地点不同,所以,唐圆圆才会这么说。
这咋回事啊,大晃啥时候也获奖的?田小胖有点发蒙,抓抓后脑勺说:“咋没人通知俺呢?”
通知你干啥呀,你算老几——大伙也都忍不住笑。还是其其格跟他解释说:“就是你上些日子在虎啸山庄的林子里考察的那段时间,才公布的,因为和平奖稍稍有些争议,所以公布的比其他奖项晚了差不多一个月。”
其他人都知道了,就小胖子刚回来,还没来及跟他说这事呢。要说在诺奖的各个奖项之中,最容易引起争议的就是和平奖了,其次是文学奖。
文学奖倒是好理解,自古就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至于和平奖嘛,这个就涉及到太多了,不说也罢。
瘋狂基地
这样啊,田小胖心里也豁然开朗:大晃在非洲那边呆了好几个月,以一己之力,拯救了那边的蝗灾,这份功德大了去了,获得和平奖完全够格。
重生都市做醫聖(美女貼身仙醫)
于是乐呵呵地抓住大晃的胳膊:“师弟,恭喜恭喜啊。今年咱们这乐天派大丰收啊,诺奖差点都叫咱们给包圆儿喽!”
还包圆呢,你就使劲吹吧——老汤不满地瞥了田小胖一眼,然后继续闷头喝酸菜汤。
“大丰收,大丰收!”大盗贼三人组也跟着凑趣,只不过,这个丰收的含义,稍稍有些不同。
酷少戀上鄰家女 玖玖少
现在,三人组对这位大晃师叔的敬仰,那简直犹如高山仰止啊,同时,也为能够加入乐天派而感觉到无比的荣光:在这里不仅仅能学到本事,关键还能建功立业啊。你说,这诺奖也是的,咋不设立一个盗贼奖呢,是不是咱们三个也能有机会获奖?
因为大晃同时获奖,田小胖更高兴了:“咱们这个家里,一下子就出了俩获奖者,那就得把人分成两伙,充当亲友团,你们谁跟大晃叔叔去?”
馳騁沙場也要愛 宇文素鶴
噢——小猴子第一个把小爪子举起来。一看老大表态,阿马尼也连忙跟着伸出长臂,还直接把俩胳膊都举过头顶。
还有在炕上跟大丑小丑玩耍的小白狐,也很有灵性的抬起一只前爪。
非常攝影師
田小胖眨巴眨巴眼睛,脑海里想象出一副画面:大晃怀里抱着小白狐,左边跟着小猴子,右边跟着黑猩猩——嗯,这画面,瞧着是挺和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