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東遊記
小說推薦重生東遊記
望着张果老离去身影,再回想起他临别那一句“天庭再会”,莫名的让裴无名对云层后面的那个世界多了一些神往的激动。
等到张果老一走,屋子里变得空荡荡了起来,裴无名一个人坐在诺大的草庐之中,还真有一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所以百无聊赖之下,他索性到山中走动了起来,想要看一看这荔枝山的全貌究竟是什么样子。
在山中兜兜转转的大约走了十里路左右,忽然听到前方有流水的声音传来,心中好奇之下连忙往前跃去,在穿过了一片树林和一片草地之后,一个诺大的湖泊忽然出现在了裴无名的面前。
“咦……”
“这里怎么会有一个这么大的湖啊?”裴无名面色一喜,连忙跃到湖边四处打量了起来。
观察了一番之后,发现湖中并没有太多的什么植物生长,只是湖的正中央有一株巨大的莲花罢了。
如今恰逢莲花盛开,只觉一股清香的气息从那莲花里面飘散出来,闻之令人欲醉。
“这个场景怎么如此眼熟?”
裴无名眼珠子微微一转,回想起之前梦里的那个场景,顿时有些心惊不已。
他万万也没有想到,之前在梦里出现的东西,如今居然真的看到了。
之后他再略一思忖,立即明白了过来,这可能就是之前听何泰和青鱼提过的万绿湖。
只是之前何泰和青鱼都曾说过,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要往万绿湖跑,但没有想到他今天兜兜转转居然来到了万绿湖,这确实很有意思。
“既然来了,那我就到处走走看看?”
念罢,裴无名迈开步子,朝着四周漫步而去。
“哗啦……”
帝品護衛
岂料他刚一迈开步子,立即听到一阵水花响起,然后一条巨大的青鱼从湖中跃出来,化作一道青光飘到了岸上,等到落地之后,已经幻化成了人形,赫然便是青鱼精。
“裴无名,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青鱼看清楚了岸上的人之后,当场诧异的询问了起来,之前他曾强调过,不让裴无名来万绿湖的,哪里料到他还是自己跑来了。
“我在林中散步,无意识走过来的!”
裴无名尴尬的挠了挠头,苦笑道:“先前在树林里散步的时候,听到这边有流水的声音传来,于是就过来看了看,哪里知道这就是万绿湖啊。”
“如果知道这是万绿湖的话,我肯定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啊。”
“哦……”
听裴无名这一解释,又联想到裴无名这个人的人品确实也没有问题,便相信了他的说法。
“那我现在离开吧,以后不准来这边了,金莲仙子不喜欢外人到万绿湖走动,平日里这里都有结界守护着,寻常的凡人是进不来的,你还是个例外。”
“这样吗?”
裴无名闻言不由得苦笑:“既然如此,那我就先离开了……”
變身蜘蛛俠
“对了……”
说到这里他又话锋一转,嘀咕道:“晚上你到草庐来一趟,我想就春花的事情跟你商量一下,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明天何员外应该就会亲自登请相请了,到时候咱们商量一下看怎么将何员外父子绳之以法……”
“放心吧。”
青鱼冷静的点了点头,朗声道:“这件事情金莲仙子已经有应对之法了,而且她传了一门法术给我,明天专门用来对付何员外,保管叫他无所遁形。”
“你今晚回去好好的睡一觉,明天咱们要大干一场了。”
“那太好了。”
一听金莲仙子也插手这件事情了,裴无名哪里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当场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往山下的方向行去。
不过在转身的刹那,却忽然看到湖面一个女子的身影恍了一恍,这惊鸿一瞥之间,竟发现那女子清丽无比,周身仙气弥漫,乃是个不可多得的绝色女子。
不过那名女子也仅只是身形一恍,就匆匆的消失于湖面了,以至于裴无名也并没有看清楚对方具体的形体和容貌。
按裴无名以往的性格,他肯定想要探个究竟的,不过此刻还有青鱼在催促着他下山,他也就没有办法再逗留了。
洪荒之盤古傳人 地君
当下有些不太情愿的下山,独自一人回到了荔枝山的曹溪草庐之中。
等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逐渐的有些暗了,太阳也已经西斜,整个荔枝山即将被笼罩于黑暗之中。
飯碗
裴无名匆匆的弄了一个食物果腹,之后便坐在正厅之中饮茶,等待着青鱼的到来。
也就饮了半盏茶的样子,天色便已经完全的黑了下来,不过青鱼去并没有出现,整个草庐之中静悄悄的,看不到半点的异响。
“呼呼……”
就在裴无名心中猜疑之际,忽然一阵阴风从屋子外面吹来,几乎将他桌子上的烛火都给吹灭。
“什么人!”
多年的职业生涯让裴无名有了一颗警觉的心,一看这阴风来得不是时候,他就知道肯定是有什么不速之客到来了。
心中猜疑之下,他连忙将一枚诛邪符置于袖口,然后身形一跃,从那屋子里跃到了草庐前方的空地上。
等到落地之后再定睛一看,明亮的月色之下,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临溪而立,此时只能看到她的一个背影,似乎身材还颇为苗条,但由于背对着裴无名,所以看不到他的容貌,只是隐约感觉应该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子。
“来者何人?”裴无名站在原地,冲着那名女子询问了起来,声音虽然还算平静,但其实裴无名的内心已经有些忐忑不已了。
此时裴无名就算再傻,也隐隐感觉到此人极有可能就是女鬼春花,否则寻常的凡人女子怎么会大半夜的跑到荔枝山中来走动呢。
最重要的是,在这个女子的背影里,裴无名看到了一丝丝虚无,这并不像是一个肉体凡胎会有的感觉。
“怎么不回答?”
“再不说话我可要走了!”裴无名眉头一皱,冲着那女子呵斥了起来,同时又迈开步子,打算转身返回草庐之中。
虽说他如今已经有了诛邪符,但他毕竟也只是一个凡人罢了,在面对鬼怪的时候,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发虚,再加上青鱼又不在,他一个人未必真能应付得了春花。
所以心中多少还是有一些打退堂鼓,当然换一个角度说,他这也是以退为进,毕竟他不能一直杵在这里啊,不管是前进还是后退,他总得有所行动,这样才正常。
“别走!”
就在裴无名将要转身的刹那,女子忽然开口说话了。
声音听着很缥缈,若有似无的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说完这句话之后,女子第一时间将身子转了过来。
裴无名连忙定睛一看,目力所及之处,赫然发现来者真的是女鬼春花。
不过令裴无名有些疑惑的是,此时的春花与昨晚那个七孔流血的春花又有所不同了,今天的她看起来十分干净整洁,脸上并没有半点的血迹。
此时借着月光一打量,发现春花虽然穿着朴素,但确实是面容清丽,比寻常的村姑要美得多。
裴无名确实没有想到,在这样的小山村里,居然还有如此清丽的女子,这也就难怪何员外和他儿子都觊觎春花了。
只不过非常的可惜,如此清丽并且年轻的一个女子,却已经香消玉殒了。
“你是春花?”裴无名眼珠子微微一转,饶有兴趣的询问起来。
“嗯。”
女鬼微微一点头,苦笑道:“我就是女鬼春花,昨天晚上冒犯了裴公子,还请裴公子见谅才好。”
“哦……无妨。”
裴无名洒然一笑,回应道:“所谓不打不相识,咱们能认识也是一种缘份,你也不用想太多了,昨天的事情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那就好。”
春花见对方并没有生气,于是缓步往前走了过来,并冲着裴无名嘀咕:“裴公子,我能求你一件事吗?”
“你不用说了,我肯定会帮你伸冤的,你的冤情我都已经知道了!”
“明天我保管叫何家父子无所遁形……”
“不是这件事!”
不等裴无名把话说完,春花却已经匆匆打断了他的话,接着又疾声道:“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也知道你肯定会帮我伸冤的,我从其它的孤魂野鬼那里已经得知,你就是当今大理寺的寺卿,乃是一个极为正气的人。”
“并且我还知道你身具仙骨,与寻常的凡人完全不同,所以我想请你帮一个忙……”
“什么忙啊?”
裴无名眼珠子微微一转,一时间还真有些搞不明白春花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从裴无名的角度来看,春花最大的问题不就是把何家父子给绳之以法,从而洗刷自己的冤屈吗?
这也是春花变成厉鬼的原因啊,难道除此之外,还有比这更重大的事情吗?
“我想请你救活何元何公子……”女鬼春花缓缓说出了这句话。
“什么?”
裴无名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何元不就是被她弄死的吗,怎么现在突然又说要救活何元呢?
先不说他裴无名有没有这个能力,单就春花这种行为,就已经让他有些想不通了啊。
全職熱血高手
何况救一个死掉的人,这也太难了吧,反正裴无名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怪事。
“你要让我救何元?”
“我没有听错吧”为了确认自己并没有出现幻听,裴无名又强调了一次,而且特别认真。
“你没有听错,我就是想求你帮我救何元!”春花重重的点了点头,看起来一本正经。
“好吧……”
裴无名无奈的耸了耸肩,苦笑道:“何家父子不是你的仇人吗,你怎么突然要我救他?”
“因为我杀错了人!”
春花一脸错愕的望着裴无名,无奈的回应:“原本我想杀的是何君这个小人,我连他房间的地形都勘探好了,就等着一击即中。”
“哪里料到当天晚上,何君鬼使神差的和何元换了一个房间睡觉,我当时也没有想太多,直接用一道鬼气击杀了床上的人。”
“等到杀死了床上的人之后,我才知道那是二公子何元……”
夜色撩人,白骨勾魂
“而何元并没有伤害我,相反,我在何家当差的时候,他还三番五次的帮助过我,不让别人欺负我,可以说是我的恩人。”
“如果没有他的话,我可能早就已经被何君给欺负了无数次,所以把二公子何元杀死之后,我心里一直都很愧疚,但是我法力有限,根本没有能力救回他,就只能过来求你救命了!”
“这……”
裴无名尴尬的挠了挠头,嘀咕道:“你没有那个法力,我也没有那个法力啊,我一个凡人怎么能救已经死了两三天的人呢?”
“再者说了,人死不能复生,我也没有办法啊……”
“不,你有办法!”
春花当场便疾声道:“你身具仙骨,那就有能力下地府走动,地府的鬼气也伤不到你,而且地府的鬼差也不敢拿你怎么样!”
“啊?”
“你这是要让我下地府去抢回何元的鬼魂吗?”裴无名几乎快要被这女鬼给吓出冷汗来了。
虽然说大龙女和张果老都说他有仙骨了,但这仙骨到底是什么,他一无所知啊,而且就算有仙骨又怎么样,他现在就是一个道道地地的凡夫俗子罢了。
到了地府别说是抢回何元的鬼魂了,恐怕到时候连自己的小命都要交待在地府。
“不是抢他的鬼魂。”
春花急忙摇了摇头,沉声道:“他的魂魄目前虽然已经到了地府,但却还没有进入,更没有被写入阴册之中,所以他现在还有一些机会可以还阳。”
“只要你能进入地府,并且翻看生死薄,看看何元的阳寿尽了没有,如果没有尽的话,你就求阎王让何元的魂魄跟着你返回阳世。”
“如果他的寿元已尽,那就算了……”
“这……有点难度吧……”
裴无名苦笑一声,反问道:“你这个忙我并不是不想帮,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帮啊,先不说我能不能下到地府之中,就算我下去了又怎么样呢,我一个凡人还能和阎王谈条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