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不科學的機械師
小說推薦某不科學的機械師
“你……报上名来。”漫漫长夜号的舰长转过舰长椅,看着出现在门口的伊安一行人,别的人他并不是很在意,他在意的是这支队伍里的那个看起来贼眼熟但是又不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的圣赫利人。
这种熟悉是那种浸入骨髓的熟悉感,仿佛自己和对方血脉相连的熟悉感。
这让漫漫长夜号的舰长怀疑对方是不是自己的克隆体或者什么的。
但是对方比自己看起来年长许多,气质上也更成熟,这让漫漫长夜号的舰长放弃了这个想法,毕竟克隆体不可能比基因原体看起来更年长。
那么,是自己家族中的某一位长辈背叛了自己的族群?
漫漫长夜号的舰长从椅子上站起来,点亮了手中的光刃……能量剑。
“回答我,叛徒。”
“真是奇妙的感觉……”提尔.瓦达米越过小队众人走到伊安等人的前面。“我名为Thel“Vadamee(提尔.瓦达米),前任星盟超级指挥官,前任星盟超级航母漫漫长夜号船主,现任神风烈士,我来自三十年之后。”
“……为啥我总觉得有两个职称和对面那个精英重合了?”伊安挠挠头(盔)。
“……你竟然不知道?这次丰饶星战役的舰队指挥官就是还是作为星盟超级指挥官的提尔.瓦达米,地面指挥官是现任神风烈士Ripa“Moramee(李帕.摩拉米)。”迪妮莎歪头看了一眼伊安。
“……哈……”伊安无语望天。“那我们一路砍过来……”
“都是砍的我的前任部下。”提尔.瓦达米头也没回,眼神还在盯着年轻时的自己。
“这不可能……”除了身上的疤痕少一点,气质更锐利一点,剩下的都完全一样的年轻版提尔.瓦达米难以置信的看着自称是自己是提尔.瓦达米的人。“我以为你会是我的一名叔父。”
“我并不是我们的叔父,年轻的我。当你没有第一时间砍上来就证明你在动摇了,还是年轻啊……”年长版提尔.瓦达米摇摇头。“不过也好,起码不用多费口舌了。”
嫡女重生寶典
“证明你自己的身份!这么荒谬的事情……”
“我并没有把自己的隐私讲给人听的习惯,不过你有两个选择。”提尔.瓦达米说道。
“我们决斗一场,你自己体会我的身份,或者说,相信的的内心。”
“我不能轻易相信你。”年轻版提尔.瓦达米眼神逐渐坚定。
“我知道。”年长版的提尔.瓦达米后退了一步,点亮了右手的能量剑。“年轻人先来。”
小提尔.瓦达米提剑冲上前,按照自己用了几十年的习惯,小提尔.瓦达米将能量剑斜着举在胸前,然后一剑斩向老提尔.瓦达米。
“诶……年轻啊……”老提尔.瓦达米甚至还能有闲情逸致吐槽……对他最近刚学到的词语。
然后,老提尔.瓦达米格挡住小提尔.瓦达米的斩击,在小提尔.瓦达米展开左手的后续攻击之前,一拳挡开左手的斩击,然后一脚把小提尔.瓦达米踹倒。
“年轻人,我说过了。我来自三十年之后,我就是你,只不过比你多了三十年的人生。我会不知道我最喜欢怎么打架?”
已经晋升为超级指挥官好几年,至今为止未尝一败的小提尔.瓦达米还是有点怀疑人生。太快了……快到自己难以接受的地步。
自己以为,这会是一场艰苦卓绝的战斗,充满荣耀,有可能,会是因为自己过于年轻而没有所谓的未来的自己有经验而惜败一招。也可能是因为自己更年轻,体力和反应更好,而凭借更好的体能把自己代入优势。
但是……自己认真的冲了上去,就被秒了?
这一点都不体面。
“你真是一点都不敢给自己留面子啊……”伊安也以为会看到一场会被记载为堪称史诗的单人格斗战呢。然后这一场未来和现在的战斗会作为这一次星盟和UNSC的战争转折点而被记录入史册。
现在看看?快算了吧,这要是如实记录,两个提尔.瓦达米怕不是都得气到原地暴毙,年年暴毙。
“神风烈士,你应该直到这次绝地意味着什么吧?”
重生閣主有病
“两个我的会面甚至会成为这场战争的转折点。”老提尔.瓦达米收起来能量剑。“我同样渴望一场荣耀的战斗,但是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
“赶紧把事情办了……麻烦给我解锁一下这艘船的系统?”老提尔.瓦达米坐到了舰长席位上。读取到提尔.瓦达米的生物信息,漫漫长夜号向老提尔.瓦达米解锁了舰长权限。
“我曾经以为漫漫长夜号的加密难以破解,但是你们的到来让我大吃一惊。”小提尔.瓦达米苦笑……大概是苦笑吧,毕竟伊安看不懂圣赫利人的表情。
“我们的路错了,无论是朝圣之旅还是文明的发展路线。说实话这对话真难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小鬼。”
“我也是,老头。你想做什么,我一开始还以为会是一个投降到人类那边的同族……”
“结束这场没有意义的战争,小子。”
“没有意义?人类亵渎了遗迹,他们必须被惩戒,这就是战争的意义。”
“正相反,小子。亵渎遗迹的是我们,我们的历史就是见鬼的一坨屎。”
“系统锁定解除,这艘船是你的了神风烈士。”
“很好。小子,过来说句话,让舰队停止战斗行动。”
“我需要一个理由。”
“人类,才是继承先行者衣钵的种族,他们钦定的,先行者钦定的。先知知道这一点,但是他们想要隐瞒这一点。为了隐藏真相,他们签发了对人类的灭绝令,他们要灭绝先行者衣钵的继承者。
你觉得,这还是所谓的朝圣之旅?
而且,朝圣之旅到底是什么?”
“启动传说中的光环,净化我们的肉体,打开通向成神的道路。”
“那么你知道光环是什么吗?小子。”
“是什么?”
“是小型的直径10000公里,厚22.3公里,宽度约为一百多公里,大的直径30000公里的环带,是武器,也是监狱。光环阵列可以选择性灭绝银河全境拥有特定复杂神经学特征的高阶生命物种,以此清除银河系中所有可能被洪魔感染的智慧生物及洪魔。
你明白了吗,小子。”
“……武器和监狱?等等洪魔?那又是什么”
“没错,先知他们亵渎了先行者的知识,误解了光环的真正作用,那只是先行者为了对抗连他们都无法对抗的敌人——洪魔。所建造的超级武器,仅此而已。
而且,就我目前了解到的知识,先行者也并不是神明,在某些地方他们技术的先进程度,比人类也先进不到哪里去。”
江山萬裏照
“啊?”
“你应该也感受到了吧,科塔娜。”
“你是指,343罪恶火花?”
“没错,你应该感受到了吧,那个AI跳脱语气之下的癫狂。还有他在最终旅程中所展现出的偏执。先行者所创造的AI,似乎也无法避免AI在长时间运转过后的癫狂化……”
“你想说什么!”
“先行者只是凡人,而他的继任者,正活生生的站在我们面前。甚至,按照来自异世界友人资料中的说法,甚至还有活着的先行者被囚禁在某个监狱里。小子,你明白了吗?”
“我不想明白,这会毁掉星盟的!等等……这就是我们提议把人类吸纳入星盟但是先知强烈反对的原因?”
“没错,很好,这证明你的脑子还算清醒。”老提尔.瓦达米把通讯器递给小提尔.瓦达米。“说话吧。”
“我是提尔.瓦达米,全舰队停火,脱离和人类舰队的接触。派遣部队接回神风烈士,我们需要在这里和人类展开和谈。”
“但是指挥官,先知说……”
“先知,欺骗了我们,无论是朝圣之旅,还是人类的身份。现在我们要结束这一切,后续的增援部队呢?”
“辉煌硕果舰队正在接近。”
總裁,你好狠 墓灰微雨
“让他们停下。轮到你们了,人类。”
“这里是统合部大统领,伊安·瓦斯提,UNSC舰队,能听见吗?”
“这里是珠穆朗玛号,请讲。”
“我们和星盟达成了协议,请暂时停火。”
“协议?”
“没错,停火协议,元素很充足的停火协议,包括战争的前因后果,发动战争的战犯全都准备好的协议。”
“我不是很明白。”科尔上将的表情已经快绷不住了,这两天的剧情实在是太跳脱,也太复杂。
首先是星盟突然再次大举入侵丰饶星,还在地面建立了前进基地而不是毁灭所有的地面设施。
第二,十几艘外星战舰突然在战场出现,声称自己营救到了UNSC的成员。
第三,外星人协助UNSC的地面部队成建制的扫荡了星盟的地面部队。
第四,外星人的旗舰和星盟的超级航母打了一场跳帮战,统合部的最高领导人带着部下直接就砍了进去。这边的IFF还读取到了一个本应该在致远星地面战场的斯巴达的信号,约翰-117.
黑帝的逃跑妻
隨身帶個火影世界 南帝
然后刚才他告诉自己可以和星盟停战了?
“大统领,UNSC为了获取这场战斗的胜利投入了无数的人力和物力,我们也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但是在胜利唾手可得的时候,你告诉我我们现在可以和星盟停火了?你把这一切当做了什么?一次游戏吗?”
“我们来到这里只是想阻止一场本不应该发生的战争,以及拯救上百亿条生命,无论是人类的还是星盟的。在第三方眼里,你们的这场战争,只是笑话而已。一场死了无数人的笑话。如果你们想追求胜利,我并不想干涉,我们的部队会退下,你们打完了我们再谈结束战争的事情。”
科尔上将直视着伊安的眼睛,重重的喘了几口气之后,闭上眼睛平复心情。
“以我舰队指挥官的权限,下达指令,全舰队脱离和星盟的接触,保持战斗警戒。地面部队,脱离和星盟的交战,保持安全距离。”
“遵命指挥官,上将命令,全舰队停火,脱离和星盟的接触。”
“明智的选择,科尔上将。”
“我需要一个解释。”
“会有的。”
科尔上将点点头,挂断了通讯。
“科塔娜,把你了解到的东西留给他们一份吧。”
“好的,哪一部分?”
“足够圣赫利人有充足理由把那三个先知给拉下神坛的那部分,包括他们自己的互相出卖,出卖圣赫利人,误解光环的作用,囚禁博爱之城中的神使,隐瞒人类身份等等。”
“等等……所以他们是吃了没文化的亏是吗?如果先知一族没有过分解读光环的作用,也没有自封为神之长子,他们就不会胡乱编写星盟的教义,那么现在他们将要受到的冲击就不会那么大。我说的没错吧,伙伴们?”
護花劍
“……突然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神风烈士提尔.瓦达米大手挡住自己的脸。
“那我们最终审判先知的时候,就用这个理由定罪吧,无知而贪婪。”小提尔.瓦达米从被秒杀的失落感中走出来。
“对先知而言,解读错了神的旨意可是大罪啊。不是吗,小子。”老提尔.瓦达米站起来拍了拍小提尔.瓦达米的肩膀。
“抱歉打扰你们的讨论,数据传输完成,我想……我们也许可以到珠穆朗玛号上去给科尔上将一个惊喜了。”科塔娜的投影在漫漫长夜号的舰长席扶手上出现,然后跳到了漫漫长夜号的全息平台上。
“说的没错,在这边讲完了故事,我们要去那边讲故事了。”伊安耸耸肩。然后……差点被突然出现的巨大震动掀翻在地。
“喂企业号,刚才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漫漫长夜号突然动了!”
“额……大统领……刚才不过是企业号脱离了和漫漫长夜号的接触。现在正在进行应急抢修。”
‘……’
伊安,士官长,安德森和科塔娜被传送到了科尔上将的旗舰上。
少女的克蘇魯神話
“今天我们受到的惊喜可够多的,大统领。”科尔上将看到后面跟进来的两个人。“你想说的是就救到的是士官长和这位……”
“埃伦·安德森,异源生物学家,火灵号成员。”
“但是据我所知,约翰-117并不需要救援,而且……你身上的这身装甲,和我们列装的斯巴达装甲并不一样。”
末世流浪狗
话音刚落,三名身穿MK IV型雷神之锤突击动力装甲的斯巴达走进了珠穆朗玛号的舰桥。
“上将,斯巴达117前来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