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族無名
小說推薦庶族無名
步氏,乃淮阴大族,袁术执掌江淮期间,避祸江东,建安五年,步氏一族有俊才步鸷入仕于孙策麾下,后来孙策死后,步鸷已官至丹阳郡丞,而步家也是在那时举族迁往江东。
要说这陈晋如何娶到步氏,却是颇为有趣,直到现在,陈默想起都有些好笑。
时间回溯到两年前。
陈晋初至成德时,成德可说是一片狼藉,刚刚被江东袭掠不久,朝中无人愿意来此赴任,县中百姓有能力的,大都迁往他处,或去江东,或去寿春以北的地方谋生,韩琼在寿春一带建立防线,阻拦江东军入侵,成德属于防线外围。
陈晋带着徐质、典满以及郭淮等人抵达成德之后,便开始积极寻访民情,拜访当地尚未走的士族豪绅,希望他们留下来。
不过以当时成德的情况,豪绅大族要么已经逃离,要么建筑坞堡自保,剩下的,便是暗中投靠了江东。
陈晋刚刚到了成德,便被当地豪绅百般为难,几条政令下达,县中官吏阳奉阴违,拜访豪绅,自然也是连连碰壁。
学着陈默扮作商贩,在乡间游走,因为在居易乡有过丰富的乡间经验,所以陈晋很轻易的从乡民口中理清了成德县大概面临的问题。
人口流失严重,当地留下来的六家士绅已经暗中投靠了江东,同时也基本掌控了整个成德,成德田地基本都许给了这六家,至于六家为何迟迟不倒戈,这自然不是寻常百姓能够知道的。
總裁新婚十二天 繡心
整合信息之后,陈晋重新回到成德县,再度拜访这六位家主豪绅,并暗示自己也已投靠了江东,此番前来便是设法帮江东破开韩琼防线。
美人傾城:傻女點潘安 苦木柬
原本,陈晋只是编造一个理由,没想到这六家却是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并接纳了陈晋。
虽然没有证据,但这么一个破绽百出的理由却被对方接纳了,这让陈晋心中疑窦丛生,不过成德的主动权,却是必须立刻接手,迟则生变,当下陈晋设宴款待这六家家主。
当时陈晋手中实际人手只有典满、郭淮、徐质这几人以及二十名扈从,除此之外,衙署上上下下都是六家家主之人,这六家家主也不疑有他,结伴前来赴宴,陈晋却在酒酣之际,一举擒杀六位家主。
二十名扈从虽然不多,但那可都是陈默亲自挑选的,各个武艺精湛,配合默契,哪是那些豪族私兵可比,六位家主四人当场被杀,剩下的两个被生擒,衙署中的官吏也被陈晋趁机杀人夺权。
絕品保鏢 酸菜胖頭魚
“柔弱”夫君我罩你 糖炒栗子
極品至尊寶 肥佬主持
1/14第五季:驚魂十四日 寧航一
而后集结县卫,封锁城门,以郭淮为县尉,徐质作为贼曹负责城内治安,只用一天,便成功夺权,并安抚城中百姓,查抄六人家宅。
在审问被生擒的两位家主之后,陈晋意外得知,原来江东真的准备以六位家主暗中查探韩琼虚实,伺机攻破韩琼建立的防线,而江东也正好要派人前来统筹一切,陈晋随口编造的话,却正应了江东的计策,让这些人将陈晋当成了江东派来的细作。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陈晋立刻派人通知韩琼,想要将计就计,反坑江东一把,封锁成德县之后,以家眷为质,逼那两家与自己合作,自己、郭淮、典满、徐质各自扮作一家家主,同时对外散布消息,新县极其扈从尽数被杀,抛尸野外,同时暗中命人去合肥催促江东来接管成德。
江东那边不知是计,派了两千人来接手,被陈晋联合韩琼困入城中,一举围歼。
一下子损失了两千兵马,别看不多,但江东在合肥的兵力也不过一万多,还要控制各处要地与汉军对峙,这两千人的损失对合肥来说可不少,计策被识破,江东自然也息了破韩琼的心思。
而陈晋在这一战中,运筹帷幄,处事果决,该下狠手的时候也毫不犹豫,算是彻底在成德站稳了脚跟。
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里,他积极建筑防御工事,在成德一带兴修水利,设置坞堡,又在请得朝廷许可之后,在成德开始训练屯田兵,农忙时下地干活,农闲时训练,一旦江东来犯,以各处坞堡为据点,烽火为号,相互支援,同时又加固了成德城防,确保成德受到攻击之后,能够第一时间传讯给最近的驻军,并能坚守到驻军到来。
虽未上过战场,但陈晋在这一次经营成德中,展现出不俗的布局能力,针对合肥可能出现的攻击方式,他几乎都做了相应的应对,更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十几次只凭成德本地民兵便击退了江东军的侵袭,更在江东军的袭扰下,让成德百姓逐步恢复民生,成为抗拒江东的一道坚固据点。
原本,这些事情跟步氏也没什么关系,但成德从一座几乎被江东内定的城池,一步步成了抵抗江东入侵的坚实壁垒,自然也引起了一直关注这边的周瑜注意。
“主公,此人乃罕见人才,若能将其说降,他日必为我江东臂助!”周瑜敢跟孙权说这话,自然也是认真查过陈晋出身的,洛阳边一处再普通不过的乡间里正之子,凭着自己的本事一步步担任里正、三老,然后因为中原制度的关系,被提拔为县令,这些都是有据可循的。
为了尽量不让人怀疑陈晋的出身,陈默可是真的给自己儿子造了个故乡,就是陈晋年幼时陈默带他体验百姓生活的拿出乡庄,所有一切,都能找到脉络,别说周瑜,就算朝中大臣注意到陈晋,也能找到其出处。
至于名字,天下姓陈的多了去了,重名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孙权闻言皱眉道:“然我观此人,颇有主张,公瑾能说服他来投?”
陈晋已经用事实证明过自己的能力,但同样这样的表现也会受到洛阳朝廷的重视,孙权想不通如何说服此人?
“按照洛阳朝廷,陈晋便是这次立下功勋,要想升迁为太守,至少也需十年!”周瑜闻言却是笑了,微笑道:“我观此人之能,为一任太守绰绰有余,除此之外,便是出身,洛阳朝廷给不了,我等却能给。”
“哦?”孙权不解的看向周瑜,诧异道:“此人出身虽然不高,但陈默用人,向来不重出身。”
“但中原人杰何其多?便是有此功勋,能官至太守已是此人极限,若无大变故,他升任太守容易,但想再进一步却难,若不能再进一步,又想做个好官,其子出身恐难真正融入士族。”周瑜叹了口气。
最近几年,中原可说是人才辈出,反观江东,虽然人才也不少,但真正能担当重任的不多,这种情况下,江东也好,荆州也罢,对外来人才的需求可远比陈默要迫切的多得多!这也是周瑜这两年积极经营合肥的原因,就目前的形势来看,时间拖的越久,对陈默越有利,而江东想要效仿陈默那样变革,孙策时代还行,但到了孙权这里就难了。
出身重要吗?
当然重要,就算开明如陈默,如今选士也多是将选士范围扩张到庶族、寒门以及部分有功将士子弟之中,若没这个出身,想要入仕很难,而且大汉四百年养成的认知,不是陈默几年十几年就能推翻的,曾经有人这么做过,但失败了,死得很惨,你说出身是否重要。
周瑜也正是看重了这一点,才觉得有把握将陈晋拉到江东这边。
“公瑾是说……联姻?”孙权问道。
“不错,我看那陈晋已年过二十,却尚无婚配,恐怕也是因此,虽然颇有才干,然若想娶与其匹配者,颇难。”周瑜笑着点头道。
若讲门户,一个里正之子,就算有豪族愿意结亲,恐怕陈晋本人也看不上,但若想跟真正的世家豪门婚配,人家也看不上他,周瑜觉得可以根据这一点,将陈晋拉过来,毕竟就算陈晋真的攀到太守之位,洛阳朝廷破格提拔,恐怕也得五年,若能来江东,第一时间就能跻身士族之列,省去对方可能需要耗费几十年的光阴,最重要的是,陈晋如今不过是个县令,若真等他爬的再高一些,这种人就不好拉拢了。
周瑜是很看好这年轻人,所以建议孙权早些下手。
“那公瑾可曾有合适人选?”孙权笑问道。
“其实瑜以为,小妹便不差,虽然比那陈晋大上三岁,不过……”
“咳~”孙权轻咳一声,看着周瑜的目光有些危险。
“那主公以为,步家女如何?”周瑜尴尬一笑,实在是孙小妹已经过了出格的年纪,却迟迟没能嫁出去,周瑜有些着急,不过孙权既然不愿,周瑜也只能换个人了。
“步家女?”孙权想了想,点头道:“不过此事也需子山同意吧?”
“若主公同意,我这便去丹阳与子山说。”周瑜点点头道。
“公瑾这是要去合肥?”孙权诧异的看向周瑜。
戰神大魔導
“瞒不过主公,瑜确实想亲自见见此人。”周瑜也不回避,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