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奇聞
小說推薦萬古奇聞
也许是接连一段时间处于失落的状态,现时萧墨竹的内心像是一潭死水,还有对一切的漠然。
偏偏章百山是个例外,总让萧墨竹十分在意,他很确定自己从没来过这里,更别说怀念什么的。
荒凉的村庄,萧索的县城,章百山附近再普通不过,想来不会是能吸引人的地方。
怪奇的气漫在山里山外,像是章百山的附属物,而地上山间不见妖坛法阵,实在不知怪气的来源是哪里,萧墨竹没有多作考虑,当即化为一道墨青妖芒,冲天而起后又折返,“嗖”的一声钻进了土里。
自打与青鳞一战后,渊禾的异妖之力占据了萧墨竹周身,萧墨竹过去所习的全部修为皆毁于一旦,以渊禾之力也无法使用人类的术法,除了思想,他俨然就是一个新的异妖……
所幸,异妖本来就是无比强大的存在,而萧墨竹拥有其将近一半的力量,上空遁地无所不能,心念一动便能发挥出难以想象的力量,比之人类之时毫不逊色。
片刻功夫,萧墨竹已到地面之下千尺有余……
这里黑暗无比,如同混沌虚空,怪气的存在只增不减,竟然让萧墨竹感到了不适。
环顾四面八方,渊禾的能力让萧墨竹可以感受一切,忽冷忽热的轮换变化传了过来,章百山之下居然诡异万分,纵然异妖之力也大受限制,仿佛一个封印的禁区!
小妻不好惹
婚外貪歡,前夫請簽字
“这种感觉……”
实在适应不了这儿的环境,幽灵一般飘在地下深处的萧墨竹却发出惊呼,他猛然发现此处与梦境虚空有些相似,同样给人一种无力感,随后萧墨竹穿梭在章百山下的广阔区域,到最后也没能查出章百山异常的原因。
惡魔軍官,放我走! 方糖qo
你把青春給了誰
无奈的重回地面,萧墨竹甚至开始怀疑起异妖之力是否真的足够强,竟会可悲到在什么敌人都没有的地方吃瘪。
但眼前还不是丧气的时候,心头莫名升起的焦虑感让萧墨竹欲找出缘由,在略一思索后,他的视线上移,眺望着稍远的某处。
那里是整条山脉最奇特的所在,十九座雄伟的高峰众星揽月,有如天上仙境的章百山天池是也。
据闻雪池宝莲最早是在天池里出现,后来被蒲家发现后,才开始尝试人为培养,然而所用的水必须是来源于天池,至于天池水的秘密是什么,历经千年或者更久的不仙山一脉也无从得知。
暖阳普照云与山,流星般的青芒划破天际,飞向了章百山的天池。
云雾浮在环形山口的周围,冒出云朵的山巅仿佛天涯尽头,当环形山口里的池水因风而漾动,波光粼粼的美景在萧墨竹的眼中一览无余。
天池即是章百山脉的中心,这里和雪炼峰的冰封景色不同,更多了活气生机。
站在天池旁边,萧墨竹短暂的忘记了目的,只顾着远望云海初阳。
“可怜的孩子……”
在一声轻叹之后,某个修长的身影从云里凭空现身,一步步走到了萧墨竹的身后。
又是那靓丽的银黑交缠发丝,雪白的绒衣不掩其婀娜的身姿,左脸颊的妖纹虽不曾消去,但琬玉还是和往昔一样的俏美,只是她如今眉宇间多了几分哀伤。
不用回过头,萧墨竹已然察觉到了某人的接近,并且认出了琬玉的气息,故没有太过提防。
空荡荡的孤寂感袭来,萧墨竹似有些疲乏的在池边就地而坐,头也不回的问:“我看起来很可怜吗?”
兴许是同病相怜,琬玉望着萧墨竹的背影好一会儿,才若有所失的说:“走在一条由不得自己选择的道路上,落得一个孤家寡人,势必不被人接受,又远离亲人和朋友,你不可怜,那什么才叫可怜?说到底,你只是个年纪不过二十载的孩子。”
萧墨竹沉默了须臾,看着如镜般映照出天空的池面,反问道:“那你有多少岁了?”
道士之娛樂南韓
我的世界,獨獨在等你 忘之風景
莲步轻移,琬玉走到了一旁,笑着答道:“是你想象不到的老,不过从你们人类的角度来看,我的外貌似乎没有那么的不堪。”
两人只聊了几句,却像朋友在闲话家常,萧墨竹侧过脸,抬头看着琬玉。
实如琬玉的自述,她的外表看起来不是“想象不到的年迈”,她拥有美丽的容颜和温婉动听的声音,仿佛拥有青春……
再生香 夢裏曉彤
藥劑師的修仙生活 茴音
由萧墨竹看来,琬玉神出鬼没,每一次到来都不可预料,可他能感觉到,琬玉从来没有带着恶意前来。
“说吧,有什么意图,应该不是来找我聊天的吧?不想与青鳞一样夺回异妖力量?”萧墨竹直入主题的询问道。
琬玉毫无所动,回答:“真敢说啊你,明明手刃了青鳞!可惜我没有这个打算,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烛召是最原始最古老的异妖,实际上渊禾是由烛召的力量剥离出来,所形成的新的个体,作为驱逐其它异妖的执行者。”
“你是新的‘执行者’,而我作为渊禾的从属,现在只是一个旁观者,来给你一些建议什么的,有何疑问吗?”
第一次听说渊禾的来历,萧墨竹惊愕不已,下意识的想要问个清楚,可才一张口就愣住了,真相对他来说似乎已无所谓。
琬玉看出了年轻人的想法,于是开始搜寻自己的记忆,声音空灵的说道:“你从小到大都活在术士家族之中,学习与妖怪对抗的手段,身边围绕着亲人朋友,修行,成长,想来继承了天赋灵力的人类都是差不多的经历……”
“但是,你不同!与其说像正常人一样的活着,不如说你曾经像‘棋子’一样的活着!从渊禾的力量融入到你体内开始,你就被摆上了‘棋盘’,玄繇这样的异妖提防着你……不对,他们是在提防渊禾!他们担心渊禾会再次成为制裁者,只是烛召的无形威胁让他们更忌惮,所以不敢对你怎么样,直到你接触了不周老头,渊禾之力逐渐觉醒……”
述说一段陈年往事,琬玉愣愣的望着天池外,继续讲着故事:“世间的异妖寥寥无几,他们强大无匹,同时也傲慢强势,唯独烛召,是魑魇、玄繇、德库拉、利维塔、帝丰、典衣他们都不了解的,他们就算加在一起也永远不可能战胜烛召……”
“告诉我,烛召的背景。”就在这一刹,萧墨竹打断了琬玉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