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仙緣
小說推薦九天仙緣

“假如我刚来到这幽冥世界就碰到你该多好,谢谢你又一次救了我!我走了。”
火焰毒巫闪眸看了一会柳牵浪,幽幽的说道。
“我送你。”
柳牵浪操控着飞行器朝鬼巫疆地飞驰。
“你知道我去哪儿?”
火焰毒巫,看着眼前这个挺拔刚毅的混沌人类,很诧异她对自己了解,有些感动的问。
“当然知道,柳牵浪也曾经经历过痛苦,知道痛苦的人都想些什么。
你心里是多么想回暗能国,但是你不能,因为红光一族的兄弟姐妹都躺在异国他乡,你觉得对不起她们,你要陪着她们。
你现在最想做的就是不停的刺杀这里的恶鬼,为族人报仇,更为自己解脱。
看你到现在还在拎着一颗鬼头,可见赎罪的压力对你而言是多么的大。
不要要咬着牙坚强,是人都有脆弱的痛,毒巫,想哭就哭出来,没人笑话你,包括你自己!”
柳牵浪注视着火焰毒巫,静静地说道。
火焰毒巫心里一耸,翠色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然后扑倒柳牵浪的肩头,嚎头大哭,直到二人乘着飞行器到了鬼巫疆地的凭吊陵台。
火焰毒巫拜祭完族人兄弟姐妹,转身,道:
精靈之最強玩家 八嚶
“你会喜欢一个像我这样做尽坏事的女人嘛?”
“会,柳牵浪第一次看到你时,就很喜欢你,那时并未去想你做过什么坏事。
柳牵浪的世界没有好坏的概念,喜欢你就是喜欢你,就算下一刻你在设计如何杀我,也改变不了我喜欢你。”
柳牵浪坦率至极的说。
“哦!你真是一个特别的人!”火焰毒巫翩然离去,但昏暗中回眸看了柳牵浪一眼,苍白的脸,露出了一丝微笑。
那微笑很浅,但倾城倾国,看着让柳牵浪感到欣慰和甜美。
“这个飞行器是我做的,送给你,我不希望你有危险,因为我在乎你!”
柳牵浪默傲然矗立在九天仙缘剑上,将飞行器抛给了千丈外的火焰毒巫。
然后火焰毒巫出现在了雪亮的飞行器内,眼中闪烁着感动的泪花儿渐渐远去了。
柳牵浪看不到她的容颜了,因为在飞行器外面看不到里面的世界,但她飘举的白发刻在了心里。
“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火焰毒巫也很在乎你!”
太極之鴻夢仙旅
数万丈外,在柳牵浪已经操控着九天仙缘剑化作的殷红剑龙飞走的时候,飘入耳际这句话,声音柔美温馨,一点儿没有火焰毒巫曾经冰冷的味道。
柳牵浪笑了,笑得很开心,因为让一块坚冰在寒冷中融化真的不容易,但是自己做到了。
“能告诉我,书郎去哪里了吗?”
一个时辰后,就在柳牵浪就要进入幽灵舟的时候。
月兰飘立在虚空,在幽灵舟外,封印之内看着刚进入封印内的柳牵浪,闪烁着汪眸问。
两个人相距数丈。
“月兰,怎么不好好休息,外面很冷!”
柳牵浪想回避这个话题。
“你不是书郎?但为什么你们会长的一样,你遇到过他对吗?”
月兰追问。
“是的,我遇到过他,是他托我永远照顾你的!”
接下来柳牵浪为月兰讲述了自己和一世柳贤相遇的事,不过略过了柳贤变心的那一段。
“谢谢你柳师兄,这么长时间照顾我,月兰感激不尽。
但柳师兄小看月兰了,月兰没有那么脆弱。
我爱书郎,他虽然去了,但我会好好活下去的,因为月兰发现生活中不只有男女情爱,有意义的事有很多很多。
比如我们诛杀恶鬼,让更多像我和书郎这样的情侣不再有生离死别,让暗星姐姐和小星儿有一天可以重返家园等等。
这些事情,都会让月兰充满力量的活下去。当然,有柳师兄的呵护,月兰会更开心!”
月兰没有像柳牵浪想象的那样会悲伤哭诉,反而说出让自己都佩服的话。柳牵浪听了,心中大喜,月兰如此大气胸襟,可谓今夜又一件令自己开心的事。
“呵呵,不愧是一朝宰相之女,不仅文通天地,胸怀见识也是不让须眉,实在是巾帼楷模,柳牵浪敬佩。
此事既然月兰以看开,柳牵浪能否有福气认下你这个不同凡响的妹妹呢?”
柳牵浪微微一笑,施礼相问。
“咯咯!牵浪哥哥!”
月兰闻言,脸闪喜色,上前抱住柳牵浪的胳膊摇着,高兴地喊道。
片刻后,义兄妹两个进入了幽灵舟,柳娟,宋震,暗香公主和小星儿也都醒了,正在闲聊。
突然看到月兰抱着柳牵浪的胳膊出现了,不由都露出一种打算逗趣的神色。
“咯咯!牵浪哥哥!你看他们,这是什么眼神啊?好像咱们拿了他们什么宝贝似的。”
月兰有心打消众人的误会,把哥哥二字叫的很响。
宋震一听,黑白二眉扭了一会儿,一看二人坦然的神色,立刻明白了一定是二人把话说开了。
不过暗香公主和小星儿有些蒙了,不是二人是阳世夫妻么,怎么会突然以兄妹相称了。
看了一会儿,宋震看不下去了,三言两语把事情又解释一遍,暗香公主和小星儿才明白过来。
小星儿倒没什么,只是打趣了一番,不过暗香公主却是心中窃喜。
宋震听了,一阵畅笑后,也认了月兰做义妹,继而众人又聊起了三日后的夺阳之战,聊着聊着,柳牵浪想起了月兰被封印在枯骨漠三千年的事。
“月兰妹妹,为兄一直还不清楚,当年你为什么去冥皇掀岸内宫修炼之地,独幽他们说的四则九梦神功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当年我和姐妹们被押送到皇宫做琴瑟舞女,因为姐妹们的娴熟琴技歌舞备受冥皇喜爱。
故而被安置在皇宫一处冥殿演练休息,以便随时被召唤,为冥皇和皇宫大臣献歌献舞。
我们住的那个地方离冥皇修炼冥功的地方很近,暗香姐姐和小星儿都知道的。
獨家婚寵
我因为听说冥皇的修炼房有很多幽冥秘籍,所以就想着到那里偷一些回来修炼,好有朝一日逃出去,去找书郎的魂魄。
于是,经过长久观察,熟悉地形后,我曾多次去哪里投去幽冥秘籍,并成功修炼了一些。
不过前几次都十分幸运,冥皇掀岸都不在那里。可是最后一次去时,正碰上他在修炼四则九梦神功,我很快被他发现。
冥皇掀岸暴跳如雷,说我神念中进入了冥界第一神功四则九梦神功的发诀,当时就要诛杀我,但是当时他因为同时还在修炼其他的冥功,而我也学过一些幽冥神功,他无法侵入我的元神,杀死我。
所以盛怒之下,把我打入皇宫幽冥魂狱,准备押往绝阳迷域。后来的事,你们都知道了。”
月兰思索了一会儿,说出了当年去冥皇掀岸修炼神功之地的原因。
“四则九梦神功,到底是什么幽冥功法呢?为何冥皇掀岸对它如此紧张,实在有些令人费解,总让我感觉四则九梦绝非只是幽冥神功那么简单。
因为,无论是冥皇太子独幽,还是万世侯统亿年,屠云户都对它无比重视,他们争夺月兰妹妹的目的也是为了这四则九梦。
月兰妹妹你自己可以感应到四则九梦神功是什么样的存在吗?”
柳牵浪透过幽灵舟,看着天宇漆黑的幽冥之阳和三片鬼军大营,先是若有所思,然后问月兰。
官場沈浮
“没有啊,虽然冥皇掀岸认为他的四则九梦神诀进入了我的魂门,可是我直到现在一点儿感觉也没有。
冥皇太子独幽他们都争着向抢到我,然后吃了我的魂魄。据说这样就可以得到四则九梦神功法诀了!”
月兰很茫然的说道。
“会不会只是冥皇掀岸疑心太重,根本就没什么四则九梦神功法诀进入到月兰妹妹的魂门之中,这只是误会而已。要不然,月兰妹妹怎么会没有一点感觉。”
暗香公主看着月兰清澈的眼眸,怎么也看不出什么异常,然后看向柳牵浪,猜测说。
“哎呀!你们都乱猜什么呀,进到月兰阿姨的魂海去看看,不就清楚了。”
蹲在柳娟肩头的小红点儿,用小翅膀摸着脑门儿想了一会儿,娇声娇气的说道。
“嘻嘻!小红点儿妹妹就是聪明!”二十一个精灵神此刻也活跃起来,怕小红点儿发现自己偷了她的蜂蜜,纷纷恭维着。
“那是,我小红点儿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鸟儿了,对吧,皇后妈妈。”
小红点儿听惯了赞美,二十一位混沌精灵的赞美,自然毫不客气的收了,然后自己又加了一句。
“嗯!皇后妈妈的小红点儿是世界上最聪明的鸟儿。
对呀,小红点儿说的没错,弟弟若想知道四则九梦神功法诀是什么,你可以元神出窍,进到月兰魂海中看一看的。不过,不知月兰妹妹是否愿意。”
柳娟抚摸着小红点儿的小脑袋,点头,觉得小红点儿说的有道理。
“这?”
柳牵浪自然想到过,不过进入对方魂海,对方以往所有的记忆都会暴露的,实在是一种大大的冒犯,柳牵浪想到归想到,无路如何也不好意思提出来的。
“咯咯,娟姐言重了,月兰生平简单,并没什么人生重大秘密,牵浪哥哥尽管查询就是,不过,可不要笑话我以前的事呦!
我的艦娘不可能這麽萌 不想去上班啊
爹爹总说我像一个傻小子似的,一点儿大家闺秀的样子没有。”
月兰并不在乎,不过粉面含羞,自嘲的笑道。
九幽龍戒
“嘻嘻!真的,那国弟舅舅带我去好吗,我也想看看月兰阿姨以前的样子。”
“吐噜!”
小红点儿飞到柳牵浪的肩头,歪着脑袋央求。
“呵呵,既然你月兰阿姨不反对,只要你皇后妈妈同意就行。”柳牵浪感激的看着月兰,点头笑道。
“也好,说不定还能替你送个信儿什么的。不过元神出窍,入位月兰的魂门,并非小事,你们无论结果如何,必须在外面两天的时间出来,不要误了夺阳大战。
事不宜迟,现在月兰,牵浪,小红点儿就立刻准备,进入睡眠,我们为你们三个护法。”
龍族之穿越千年的少年 千年月
柳牵浪魔魂回忆中,渐渐确定了仙神世界所有元神魂魄的初始之源,女月男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