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
冯紫英的客人是沈有容。
年前沈有容就来过一趟,此番再来也是因为和直接上司王子腾有过一番交锋之后,让沈有容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才回来找冯紫英。
沈有容对冯紫英的观感很复杂。
作为一个五十出头的宿将,如果说对仕途没有一点儿追求,他不会不辞辛劳的奔波于家乡、福建和京师城之间,现在家乡顾不上了,但是却多了登州,那里是登莱水师舰队的驻地。
当然,对仕途的追求不是为了升官发财,而是想要实现自己胸中的抱负。
沈有容觉得自己虽然年过五十,但是身体状况却处于一个正值壮年的状态下,足以胜任任何事物更繁重艰巨的挑战。
多年在辽东和福建的任职经历,让他对从金州到永平再到登莱一直到长江口和漳州沿海的海况十分熟悉了解,这是其他人都不具备的优势。
眼看着海上倭寇气焰未消,西夷人却又已经大举进入东亚,佛郎机人占领了苏禄吕宋,红毛番企图染指东番,还有英吉利人已经深入到了南洋,开始和红毛番争夺香料,沈有容是一直忧心如焚的。
大周沿袭前明海禁政策已经行不通了,尤其是沈有容在感受到了红毛番先进的舰船、火炮和火铳威力之后,这种压力更是让他夜不能寐。
虽然他击退了红毛番对澎湖的染指,但沈有容却很清醒的意识到如果不是自己的地利优势太过巨大,大周水师是根本无法和红毛番的舰船和火炮优势抗衡的。
如果大周不奋起直追,这种技术优势带来的差距会越来越巨大,到最后就会压过地利优势,尤其是朝廷对东番的管理也还失之于粗疏,更多的流于形式,那就更危险。
如果说没有开海之略,沈有容也就罢了,朝廷大政不是他区区一个参将能改变得了的。
大騎士
但是现在既然小冯修撰提出了开海,并且得到了朝廷大力支持,这意味着南北士人对这一方略的分歧基本上得到了弥合,并开始贯彻实施,整个进程就迅速推动起来了。
首席霸情:女人,回來
醫手遮香
朝廷新设登莱总督衙门,对于王子腾这种武勋出身的重臣出任登莱总督,沈有容没什么看法。
王子腾多年的京营节度使和宣大总督经历,加之他不但在元熙帝时深受重用,同时在进入永隆帝时代之后,一样未失宠于新皇,这样的人物出任登莱总督并不算坏事,起码在王子腾从朝廷弄来百万两银子打造登莱总督区时,沈有容甚至是十分振奋和支持的。
權少的新妻
但是没想到王子腾虽然弄回来如此多的银子,但是却一门心思花在了整合登莱卫镇和登莱军上,对于码头、船厂和水师舰队的建设几乎无暇顾及,这和当时朝廷设立登莱总督的意图完全不符合。
沈有容听冯紫英介绍过,朝廷设立登莱总督的目的有三个。
第一,打造一支强大精锐的水师舰队,能够控制整个渤海乃至黑水洋和西大海,确保运输船队可以在环渤海和朝鲜任何一处登陆靠岸,这个登陆靠岸当然不单单指货物,更是指军队。
第二,尽快找到、熟悉和打通通往鲸海和虾夷地的航线,并力争控制和掌握这些航线和鲸海、虾夷地,最终实现通过海上航线联结包括乞列迷人在内的东海女真,完成对建州女真的夹击目的。
第三,建立一支精悍的登莱军,作为未来蓟辽总督麾下两镇军队的坚强后盾。
这三个目的的是又先后顺序的,第一个毫无争议的是要摆在第一位的,那么从码头到船厂的建设是首当其冲的,然后就该是水师舰队的建设,舰船、火炮和水师士卒,这几者缺一不可。
第二和第三个目的都是建立在第一个目的顺利推进的前提下才能谈得上,要打通航线控制海域,都需要水师舰队,同样登莱军打造出来也主要是要通过水师船队运送到环渤海湾任何一处登陆对辽东镇和蓟镇予以支援。
但是现在王子腾的做法却是倒转来了,全力以赴先行打造登莱军,对于水师的建设是能拖则拖,能缩则缩,至于第二个目的,更是早就丢在了脑后,连提都懒得提了。
这也激起了沈有容的极大不满。
前期他就找过王子腾,但是王子腾在登莱那边呆的时间不多,经常以回来向内阁和兵部汇报进度为由返京,经常找不到人。
而登莱军的打造的确进行得如火如荼,当初登莱军编制设定在三万人,王子腾在相当短的时间内就已经将三万人从登莱两镇卫中抽调出精锐,然后自行招募组建完毕,开始了有条不紊的整训,不得不说王子腾这些方面还是有几把刷子。
但三万兵力原本是兵部给登莱总督衙门限定的三年之内逐步完成组建,王子腾却雷厉风行的在几个月内就完成了,这带来的后果就是他从兵部要到的银子都花在了登莱军上,而登莱水师舰队和登州码头、船厂、营房乃至火炮购置都遥遥无期了。
霸愛成癮:首席別碰我
沈有容实在等不起了,所以在年前便进京找王子腾反映了一回,但是效果并不好,王子腾心思都在登莱军上,对水师建设没太多热情。
没办法沈有容也找了冯紫英。
大漢之帝國再起
撿只猛鬼當老婆
再说沈有容刚直勇武,但是他也知道自己能坐上登莱水师舰队提督的位置是冯紫英的举荐,或者说,冯紫英就是他的举主。
一个四品参将的举主却是一个从六品的翰林院修撰,但事实却是如此。
冯紫英的能量也不是他沈有容能比的。
但冯紫英给他的答复是再主动向王子腾汇报,力求征得王子腾的支持,毕竟登莱水师提督隶属于登莱总督衙门,尤其是在建设阶段,更是如此,你不可能绕过登莱总督衙门直接干预,便是兵部也不能如此。
“王总督的态度就是这样,不管我怎么说,他都不肯答应。”沈有容脸上已经有了深深的疲惫和忧虑,“据我所知,王总督甚至有意要游说兵部和内阁,将登莱军扩充到五万人,如果是这样,未来水师舰队别说三年,就是五年十年都别想建成,我这个水师提督就毫无意义了,我还不如回我的福建去当那个参将。”
“将登莱军扩充到五万人?”冯紫英都吃了一惊。
虽说早就知道王子腾的心思是登莱军,对水师舰队肯定不会太重视,否则怎么可能就因为自己的举荐就让沈有容担任水师提督了,自己举荐一个登莱军中的参将试一试?想都别想,王子腾仍然是要把登莱军牢牢控制在他自己手中。
但扩军到五万人这就太夸张了,兵部和内阁如何可能答应?登莱军本来就是为辽东镇和蓟镇作为后备的,照你这个扩张速度,你都要迅速赶上蓟镇的规模了,那就失去了设立登莱军的意义了。
本来设立登莱军的目的就是要精悍灵活,便于水师船队运送,你现在如此膨胀,怎么灵活运输?
“嗯,扩充登莱军不是我关心的,只要总督大人能说服朝廷,都无所谓,但是朝廷拨付登莱总督衙门的钱银有限,而且明确规定是以打造一支强大水师舰队为第一目标,这本末倒置,主次颠倒,就是我不能接受的了,现在码头建设一半不到就停工了,船厂建设全靠从海通银庄贷款才得以顺利进行,但一旦涉及到建造水师舰船,还有火炮铸造,这都是要花海量银子的,海通银庄的贷款也是有限度的,半途而废,损失更大,我不明白总督大人究竟是如何着想的,难道朝廷会容忍他这般?”
沈有容极为烦恼。
他不想和王子腾把关系搞僵,虽说任命需要得到王子腾的点头,要免沈有容这个登莱水师提督就不是王子腾能行的了,那需要兵部和内阁才能决定,但是作为登莱总督王子腾有一百种办法让你这个水师提督当不下去。
冯紫英却不意外。
王子腾打的什么心思冯紫英多少了解一些,手中无兵,他这个总督就是空头总督,他手底下还有一帮在京营和宣大已经逐渐被陈继先和牛继宗排挤出来的心腹将领需要安置,只有登莱军打造规模越大,他才能把这些人安置下去。
惟我獨仙
如果不能解决手底下人的要求,他日后如何来领率这支队伍?
至于说他这么急于打造登莱军,还有没有其他更深层次的想法,就不好说了,冯紫英只能说但愿他没有,否则,那就是王家要么登天,要么灭族二选一了。
“这样,士弘将军,我争取找时间在和王总督见一面谈一谈,不过在此之前,你还得要想尽办法按照进度推进,尤其是船厂既然基本上已经成形,连一些西夷匠师都聘请到位,那么设计、选料这些就必须要干起来,哪怕规模小一些,原来预定三五艘同时开建,现在可以一两艘尝试着来,这样也能积累经验,日后避免犯错,……”冯紫英鼓励道:“这边我会尽快给你一个答复。”